第49章 闲话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862字
  • 2022-04-25 21:17:12

一般说媒,媒人都是尽捡着双方好的说,一个小小的优点都能夸成花。可稍微对城东这片区熟悉点的人都知道,吴主任家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成日里不是街上溜达就是吃喝玩乐,没个正经事坐,好在有个好爹,时不时帮他擦擦屁股,这才没惹出什么事来。

可这话刘大姨不高兴了:“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吴家条件好那在周围也是数一数二的,只这么一根独苗,往后你若找了他,那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过上少奶奶样的生活。再说了,这年轻小伙子,家里又有钱,花点怎么了,只要婚后改好了就行。”

“说的好听,这么好你怎么不把周蓉嫁给他!”季婉芸撇了撇嘴,站在旁边帮腔道。

“芸芸!”还没等季婉芸继续说,季姥姥赶忙打断她的话。虽说刘大姨介绍的这人她也不喜欢,但长辈说话,做小辈的这么阴阳怪气也不像话。

“呵,你当我哄你们啊,这棉纺厂附近,有多少想跟吴家结亲的,可惜人家吴家没看上。要不是你蓉妹子年龄不合适,我还真想高攀一下。”刘大姨可没那么讲究,况且想要女儿嫁个好人家这事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

“周蓉只比她小两岁,有什么不合适的,就怕她想嫁人家没看上吧。”周蓉长得平常,却是个掐尖要强的主,从小就跟泼辣的季婉芸不对付,两人只要在一处,总能掐起来,严重点,打起来都是常事。

刘大姨说了老半天,也劝了老半天,说的口干舌燥,季婉茹也丝毫不动心。她心心念念就是找到顾清远,从没考虑过其他人。

眼看劝不动,刘大姨丢下一句:“死脑筋,看你一个离了婚的,又带个拖油瓶能找到什么好人家”便拂袖而去。

可等晚上吃完饭,季姥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坐在女儿床头,叹了叹气,仍是轻声问道:“要不...你还是去见见?”

“妈,有病吧,当初......”还没等季婉茹说什么,一旁的季婉芸反驳道,当初她说结婚时,家里死都不同意,怎么如今换成姐姐就成了。

“滚!全给我滚!你们就给我作吧,都是群老姑娘,留在家里吃干饭啊!”季姥姥也为刚才说出的话感到后悔,只能恨恨的骂两句,便赶紧出了女儿们的房门。

不是她不知好歹,只是大女儿离婚这事始终横梗在她心中,下不去也上不来。大女儿说是说要找那个未见面的前女婿,可人海茫茫,偌大一个京市,想要找个人如大海捞针。这能不能找到都成问题,就算找到又如何,婚都离了,还能复婚不成,就算能复婚,这离过婚的心里难道没疙瘩。

季姥姥躺床上翻来覆去,一晚没睡。弄得一旁的季姥爷也没法休息:“老婆子,想开点,儿女自有他们的缘,求不得也替不得,随缘吧!”季姥爷倒是想的开,这么多年下来,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想开点也放过自己是他这么些年悟出来的道理。

“哎......”最终季姥姥也只长叹了一声,再没说什么。

季家虽推辞了,可吴庆祥没死心,后来有陆陆续续找了刘大姨几次,还是旧识重提,不管季家如何拒绝,可隔断时间吴家又是让人上门,就跟牛皮糖似的,粘上了就甩不掉了,搞得一家子烦不胜烦。

实在没办法,趁着周日放假,季婉茹通过刘大姨把吴庆祥约了出来,想要一次性把话说明白。

约定的是周日上午十一点,富祥茶楼。大中午的,大家都回家吃饭了,茶楼里没什么人整好说话的。季婉茹带着顾晚以去图书馆为由从家里出来的,不过她们早早出门,也真是在图书馆看了半上午的书,这也不算骗人。

等到快十一点左右,顾晚就见一打扮油里油气的年轻人走进富祥茶楼,并直奔她们母女这桌而来,便知这人就是那吴庆祥了。吴庆祥这副模样,跟顾晚想象中的混混差不多,说句纨绔子弟也不过如此,只是他没人家有钱。

“嘿嘿,婉如......”吴庆祥扫了一眼顾晚,便对着季婉茹搓了搓手,叫了一句,然后又习惯性的吹了声口哨。

顾晚满头黑线,被这声口哨雷得不行。季婉茹也涨红着脸,一脸羞愤模样:“我来就是想说,咱俩不合适,希望你以后不要打扰我及我的家人。”本还想好好跟他说清楚的季婉茹也不想再说什么了,硬邦邦的说了一句就想拉着女儿走。

可惜被吴庆祥拦了下来:“哪里不合适了,咱两男财女貌,多般配啊!”吴庆祥被拒绝也不尴尬,翘起一条腿就坐季婉茹对面,许不习惯,动了两下,便抬起一只踩在椅子上。

“哪里都不合适!”季婉茹不想跟他废话,直接拒绝。

“我觉得我们俩挺合适的,你看我条件这么好,你一个离了婚又带着个拖油瓶的女人,就算是大学生,也很难再找到想我这么优秀的相亲对象吧!”

看着对面一副施恩模样的小混混,季婉茹直接炸了,说特可以,但不要扯到她女儿,这是她的底线:“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再说一次我们不合适,烦请你另谋他人。”

“别给脸不要脸啊,给你脸时你就接着,别作三作四,还当自己是天仙下凡不成!”见季婉茹大庭广众之下不给自己面子,吴庆祥转身便变了脸色,凶神恶煞的对季婉茹颐指气使道。

“给你妈的给......”见吴庆祥变了脸色,一副要打人的模样,顾晚哪能人的住,可惜刚出口,就被自家妈拉到身后护着。

季婉茹死死护着身后的女儿,深吸了口气,重申道:“我说最后一次,我们不合适,你是什么东西,大街上人嫌狗厌的小混混,除了有个有钱的爹妈,既没学历又没工作,整天不是惹事就是抬手啃老。我再怎么穷,好歹是个大学生,以后也能凭自己本事挣钱养活自己。你说我们哪里合适哪里般配,真是笑话!”

这话一出,对面吴庆祥就满脸通红,猛地用力那桌上的茶具掀翻在地,瓷器碎片落了一地。

季婉茹母女俩吓了一跳,旁边店家眼看着吴庆祥想要打人,赶紧叫人拦着。眼看着不行,趁着这机会,季婉茹扯着顾晚快步跑了。“他妈的臭婊子,死婆娘......”跑着跑着,身后还时不时传来咒骂声。

等季婉茹母女俩一路惊慌的跑回家,跟家里说了下情况,家里人也实在是担心吴家来找麻烦,便让顾晚跟她妈去学校住几天,先躲躲再说。正所谓正的怕横的,横的怕丧心病狂的,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可她们躲是躲了,吴庆祥找不到人去却不会就这么罢手。没几天,柳树胡同这儿就传出季家大女儿私生活不检点,在乡下跟人私通生了个野丫头,如今人家不认,只能带着回来。那有什么离婚、前夫啊,都是她给自己的遮羞布什么。这话一传二,二传四,弄得到处都是,众人也不当面议论,可每当季家人走过,总能感觉其他人背地里嘀咕什么。

随后这话越传越难听,越传越多人知道,直到有天对门的胡继香一脸不怀好意的问季姥姥:“你家大妮子这事是不是真的?”

这胡继香自来就跟季姥姥不对付,巴不得看季家笑话呢,此时不踩一脚更待何时。

“什么真的假的?”季姥姥也感觉到最近街坊邻里暗地里好像在嘀咕什么,只是并没听说什么,可如今看胡继香这表情,肯定跟大妮子有关,而且不是好事。

“呀,你还不知道啊。”随后便噼里啪啦一阵猛说,说完还一脸你跟我装什么装的嘲讽模样。

“放你妈的屁,是哪个黑心烂肺不得好死的乱传话,乱传谣言的胡说八道,死后就得下十八层地狱......”季姥姥被气得个倒仰,自来好脾气,对谁都和气的性子,如今都被气得口不择言。

自来留言伤人,尤其对女人来说,这些污言秽语更伤人,哪怕最后你澄清了,也会有人在背后议论你,说什么,人家谁不说为什么偏偏说你,肯定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才会被人说。别说什么名誉侵害,谁会为了给你作证得罪其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从来不是说说而已的。这种事一出,只要不出事故,真真是求告无门。因此这在背后中伤的人其心可诛,而这些背后议论传话的也是帮凶,好不到哪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