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相亲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683字
  • 2022-04-24 21:30:16

眼看着大学快开学了,住宿这方面解决了,就剩下顾晚上学的问题了。

话说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办,首先这丫头没有京市户口,没本地户口想上学,按正常程序,那想都别想。当初季婉茹考上大学,户口是直接迁到学校,转成集体户的。可从来没听说过妈妈上学还能连带着帮子女迁户口的,这又不是上班换工作,所以如今顾晚还是农村户口。可问题是顾清远回城,季婉茹又考上大学,父母双方都走了,留个孩子在乡下也不是那么回事,就是村里也不答应。这向来父母离婚,孩子户口肯定得跟着其中一方,可人家学校说了,这事真的没法给解决,特例也不行,如此便只能先挂村里,等联系上孩子父亲再迁出来。

眼看着开学日子越来越近,季婉茹急的直上火,跑了相关部门几天,都没解决问题。好在这时大舅季侯军给出了个主意——把顾晚的户口挂在季姥姥姥爷名下。

京市作为首都,又是在这个年月,户口管控那是非常严格的。就连本地人,想要农转非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办成的,更何况这还是外地农村户口。可顾晚这情况又有点特殊,首先她父母原都是京市本地人,如今返城了也都是京市城市户口,按道理子女跟着回迁没什么问题,只是父母离异,父亲那边一时半会儿联系不上,母亲这边又不能挂靠,这不就只能先暂时放在关系最亲的姥姥姥爷名下,只要这边同意接收,相信问题不会太大。

不过话虽这么说,总能出点意外,这不吴兰香不同意了。按她想:这户口迁过来是小事,但以后呢,顾晚那丫头户口挂在两老名下,是不是意味着以后家里房子连带着两老的体己钱什么的,也有她的份。更何况当初她公公出事时,单位除了补偿款还承诺了留个工作的,这户口一迁,万一哪天......不行不行,因为这事,吴兰香怎么都不答应。

最后实在没办法,季婉茹母女写了个保证书,意思就是只要允许顾晚户口迁进来,从今往后,季家所有财产跟她们母女没半点关系,就这还是在季婉茹五十块钱加上保证书双层攻势下才勉强达成的。

家里意见统一以后,这事还得季侯军来办。虽说政策允许,季侯军仍是私下找了点关系,都说阎王好找,小鬼难缠,打点好总没有坏处。这不,没两天顾晚的户口就落好了。

这户口问题解决了,再找学校就省事多了。柳树胡同不远是有所学校的,小学加初中,就叫棉纺厂子弟学校。学校里也都是周边附近的孩子,好处显而易见,离家近,上学方便,又都是街坊邻居,孩子熟悉不用担心不适应什么的,但唯一不太好的是教学质量不太行。

因为这个,季婉茹就有点不太愿意。人之常情嘛,哪个父母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最后参考了几家学校的办学质量和学风建设以及离家远近等情况,终选了B大附中。要说这B大附中嘛,那可是B市最好的中学,学校集小学、初中、高中为一体,师资力量强,教学设备那也是顶级的。每年招收的都是B市最好的一波学生。因此要进B大附中那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先要进过全市统考,统考通过后还不见得就一定能被B大附中录取,随后还要参加学校内部的招生考试,只有通过了内部考试你才能算是真正的被录取了。

顾晚来时早已经错过了全市统考,更不要说参加内部招生呢,她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好在季姥爷原是京市工业大学老师,跟B大附中招生办王主任也曾是大学同学,且上学时关系还不错,这次顾晚上学的事就是走了他的关系。只不过关系归关系,如果孩子自身条件不够硬,那这事也成不了。对顾晚来说,好歹前世她也是常青藤名校毕业,正宗的海龟博士,小学生入学考试那还不是小儿科。最后B大附中给了个特招名额,总算是把入学手续给办好了。

如此,忙了几天,一家子才总算是都安排妥当,生活也走上了正轨了。随后大家就各忙各的,按部就班的过起了安生日子了。

季婉茹也开学了,大学生活并不会比高考前轻松,甚至更忙碌了。她们这一届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都是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厮杀出来的,但同时停课这么多年,学生基础也都良莠不齐,年龄层次也相差甚大。如今能有机会上大学,谁不是头悬梁锥刺股,拼命学习的,看书看得熄灯后点蜡烛都是小事。

就拿季婉茹寝室来说,一寝室八个人,年龄最大的叫吴咏梅,也是京市本地人,三十二岁,长得黒瘦显老像,东北插队十多年;一个叫孙小香,来自沪市,二十四岁,长得一般,但会打扮,看起来比实际要小;一个叫陈自南,来自C市,二十二岁,长得不错,性子跟名字相似,极其爽利;一个叫万招娣,二十岁,来自G市,皮肤白,性子有点弱,平日里见她都是缩着脖子的;还有两个来自H市,也都二十岁,长得苗条,脸上擦了粉的叫孟子义,圆胖憨厚点的叫秦珍珍,两人应该早就认识,每日都同进同出,性子有点傲,看人喜欢抬着下巴;而年龄最小的只有十七,叫任霜霜,也是京市人,刚高中毕业就赶上高考,长得极其出众,平日就喜欢独自一人,回寝室也不多话。这么一群人,就季婉茹来说,除了吴咏梅,其他人家里条件不会太差,毕竟能让女孩子上学,又考上大学的,能差到哪里去。

这不,为了能跟上同学进度不被落下,季婉茹天天扎根在图书馆,除了上课,就是图书馆与寝室来回,三点一线,把寻找顾清远这事都给耽搁下去了。可没等她找出空来,季家大姨林大梅找上门来,对,就是当初给季婉芸介绍相亲对象的那个。

“什么,说媒,说什么媒,给谁说媒?”好不容易礼拜天放个假,回来看看女儿的季婉茹刚踏进家门,就被她大姨一个大雷给雷懵了。

“你看这孩子,都是当娘的,还这么一惊一乍的。”林大姨喝了口茶,吐了口茶叶沫子又继续说道:“当然是给你说媒了,要不是亲外甥女,我才懒得管了!”

“不是,大姨,我没说您什么来着!”季婉茹一阵无语,这都哪跟哪啊。

“你都多大年纪了还不找,想等到啥时候,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趁着年轻还能挑个好点的。更何况你这离了婚又带着个孩子,拖得越久越难找。”林大姨可不管她的话难不难听,噼里啪啦一阵砸过来。

只是这话却让季婉茹一阵心酸,一直压在心头的事又蔓延开来。想想如今还不知道身在何方,人怎么样的顾清远,只觉心酸不已。

林大姨好心是好心,可这事办的却叫季婉茹哭笑不得。林大姨介绍得也是季家老熟人,原来跟二妹季婉芸相过亲,差点要结婚的那位。

据林大姨介绍,男方长得不错,家境又好,原本这条件自家大外甥女是配不上的,加上两家又有那缘故,就更不可能了。可谁叫缘分这东西就是这么奇妙呢,有一回季婉茹放假回来,在半路上捡了个钱包正好是对方的,这不一碰面,对方就相中了她,找人打听了下情况,男方家里死不同意,可拗不过孩子中意。林大姨对男方条件是非常满意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介绍给季婉芸,可谁知道临定事那丫头给她撂担子,让她里外不是人,不过不要紧,老二没成,老大成了也行啊,都是她外甥女,至于是哪个都没关系。

这不,男方一找来,她就趁着大外甥女放假在家上门说和来着,连相亲地点她都想好在哪,定叫这事给办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