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进京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37字
  • 2022-04-22 13:38:08

如今的火车还没有提速,那速度有够慢的。为了省点钱,几个人都是买的硬座。一路三四天下来,坐的顾晚都直不起腰来。好在季婉茹心疼女儿,还让她趴在自己腿上睡了一路,否则更是累人。

第四天上午九点半左右,火车进了B市西站。

火车刚一停,车上的人就一窝蜂的往外挤。那人多的,把顾晚挤得够呛,直到半小时后,顾晚母女和张明毅父子四人才总算挤出了火车站。

“呼!”顾晚一边四处张望,一边长出了口气,并擦了擦额头的汗。

要说这B市嘛,她前世也来过。毕竟是首都,经济繁华,政策又好,像他们这样做生意的肯定少不得来这,且生意做得越大就越离不开这里的人脉,因此,前世为走关系,搭人脉,她是来过这几次。

不过,那时候因公事忙,也从没好好逛逛,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不过肯定跟现在的不同,前世她来时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天桥高架。哪像现在,虽也有高楼,但毕竟是少数,如今楼还是以中层为主,马路宽广,绿化也做的不错,也不会像前世那样楼挨楼,拥挤不堪的模样啦。

原本钱毅夫妻俩也要跟他们一起回B市的,可他们俩又临时决定先回宋芝老家,再回B市。如此省得两地来回跑,节省时间,又可以顺路回学校,而不至于耽误报名了。

出了火车站,张明毅父子俩就跟顾晚他们道别了,毕竟两家一个住城东,一个住城南,相隔太远不顺路,最后也只能互相留了个地址,并约好回学校后再见了。

在她们回来前,季婉茹就已经提前给家里拍了封电报,说好了回来的具体时间。因此她们一出火车站,母女俩就站在火车站大门口等着家里人来接。

可是等了老半会儿,冻得顾晚手脚都有点发僵了,才看见一个一身黑布袄,带着个同色棉布帽的男人大老远就朝她们招手。

“小茹,这儿!”男人一边招手,一边大声的喊道,声音很大,好像生怕她们没听见似得。

季婉茹循着喊声看到那男人,也是一脸兴奋的死命的招着手喊到:“大哥!”

等那男人走进,顾晚才发现这男人看着挺高的,大概有一米八多吧,就是很瘦,跟竹竿似得。顾晚随便往他身上一眼扫过,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这男人一身洗的发白的黑布袄,衣服老旧单薄,上面打了许多补丁就算了,领口、袖口还磨破了口子露出里面那层薄棉絮。看这情形,她这便宜姥姥家近况不容乐观。加之来之前,她听母亲介绍家里的情况,那就更加不妙了。

要说季婉茹家原本还是正宗的书香门第,耕读世家。季家祖上是以读书立命的,祖上甚至还曾出过状元。她父亲则是一名大学老师,不过经过十年磨难,如今却瘫痪在床。家里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母,随身照顾着父亲。

季婉茹还有个姑妈名叫季红霞,丈夫叫李火根,在鞋厂工作。二人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叫李强,今年二十三岁;女儿叫李梅,今年二十岁,都没结婚。

季婉茹一共兄弟姐妹四个,她排老二。上面是个大哥,名叫季侯军,今年三十,正是此时站在顾晚面前傻笑的这位,已经结婚,妻子叫吴兰香,与他同岁。下面则是两个妹妹,就是上次老家来信时说的那两位啦。

不过顾晚她大姨上次提的那婚最后却没结成,一开始是家里人不同意,她大姨就跟家里闹,一直闹了大半年,等大伙儿被她闹得没办法都有点松动的时候,又正好碰到季婉茹给家里来信,提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时,她大姨又立马转变态度,这婚不结了。可男方那边是这么好打发的嘛,哦你说要结婚就结婚,这说不结婚就不结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啊!最后闹着闹着实在没办法赔了点钱给了结了。

兄妹两七八年没见,自是相当的激动。二人站在火车站门口又是一阵大哭,后来还是顾晚觉得丢人提醒说她饿了,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接着在季大舅狠狠夸了顾晚几句后,两人才领着顾晚坐车回家。

顾晚姥姥家城东,而火车站在城西,两地自是隔得很远。还好城里有公交,否则顾晚还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停下来休息休息一下呢。

不过即使如此,等到顾晚他们三下公交时,也是在一个小时后了。

顾晚姥姥家住在城东的柳树胡同,这一片都是连片的四合小院。不过由于离市区主干道比较远,地理位置偏,房子老旧,人口也比较杂,是名符其实的平民区。顾晚她姥姥家就住在柳树胡同往里数左边第四家。

距离家门口还有五十来米,就听见一声略带激动地叫声,“二妮子啊!”,声音哽咽。顾晚朝声音来源处一看,就见一院门口站着个看起来有六七十岁,头发发白的老太太。

“妈!”接着顾晚就瞧见母亲飞快的跑过去,一把抱着那老太太,接着母女俩就痛苦起来。

顾晚一听她妈这声喊声,还震惊的好半会儿。她没想到这个头发发白的老人家会是她那只有五十来岁的姥姥,这跟她想象的太不一样了。

其实顾晚那会知道这老太太是怎么把她自己给熬成这幅模样的。季老太太幼年家境还好,要不怎么会嫁给书香门第出身的季姥爷呢。可等她十七岁时,老爹老娘跟着去世。等她嫁给季姥爷,生下四个孩子时,季家太姥姥、老太爷又跟着去世,接着季姥爷又瘫痪在床,家里还有四个孩子要养活,这下子一家的重担都压在了她的肩上。恰好那时国家内乱,家庭重担,硬生生的就把她熬成了个五十岁的白发老妇了。

不过,好在如今长女归家,也让她一直惦念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

等母女俩又是一场大哭停下来后,季姥姥才总算看到了身后人小腿短的顾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