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流言再起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74字
  • 2014-07-12 10:10:32

没过几天,返城的事就有了眉目。

这天因没什么事,几个知青都凑到季婉茹家聚聚。正说笑着,就听到院子外面有人在喊他们。

“快…大家快去看看,听说返城的名单出来了,已经贴在村宣传栏那了。”只见张明毅扶着院门喘着粗气,大概是跑的太急了。此时见消息已带到,便直接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喘气。

听到这话其他人还都没反映过来,反映最快的是其中的一位女知青赵魏红。她刚一听说就扔下手中剥到一半的栗子就往外跑。等到大家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跑出老远了。其他人也急急忙忙跟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这一定是搞错了!本可能没有我的!”等到大会赶到宣传栏挤开围观的人群就听到赵魏红失控的尖叫声,声音中带着一股不可置信和绝望。

怎么会这样,自己当初一听说这事,就让老娘帮忙找关系,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鬼地方。在这每天拼死拼活的挣工分还吃不饱,饥一顿饱一顿的,这对从小没受什么苦的赵魏红来说,这儿无疑是地狱。原本上周家里来信都说了已经找好了人,这事差不多都定了,现在怎么会这样。

大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往宣传栏一看,只见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五个名字“赵世钧、刘强伟、顾清远、钱毅、季婉茹”。

看到公布的名单,个人反应不一。上面有名字的都高兴不已,但也没表现的太夸张,毕竟还有人没得到嘛。正所谓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其他上面没有自己名字的就不太好了。作为唯一一个没有得到返城名额的男生的郑修明,此时紧握成拳的双手已青筋暴起,脖粗脸黑的。尤其是剩下的三个女生,包括赵魏红,此时都已经哭得满脸是泪了。

季婉茹也觉得诧异。顾清远当初走时曾跟她提过这事,自己也跟张明毅商量过。只是当时他们两觉得两人条件不符,没什么希望就没再提了。怎么现在又有自己的名额了?难道是顾清远帮忙弄到的。

还没等她想清楚,就见赵魏红向她扑了过来。

“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个破烂货能得到,而我们却没有。这不公平,这不公平,你这贱人,你使了什么狐媚的伎俩得到名额的?”赵魏红扯着季婉茹胸前的衣服就往下拉。

赵魏红也够聪明的,她不单说自己没得到,而说“她们”,把其他几个没得到名额的人都算上了。

只见没得到名额的几个也没过来帮忙,要说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心中都在难过,谁还会管你高兴地人的事。

其他几个看到赵魏红闹得实在太过分了,忙上前扯开两人。

“魏红,你先冷静下,这事也不关婉茹什么事啊。名额又不是她定下来的,你找她指什么气啊。”老好人刘强伟劝到。

“呸,你倒是说的轻巧,要不咱两换换,看你愿不愿意?”赵魏红气道。

刘强伟一听这话也不出声了,谁不盼望着回家乡啊,谁会愿意把好不容易得到的名额让给别人。

“怎么不关她的事了,原本返城的名额就不应该有她的,现在凭什么有她?”赵魏红再接再厉道。

“怎么回事,什么叫不应该有她?”旁边的钱毅觉得她好像话里有话,忙说问道,其他人也都向赵魏红看过来。

想到自己早知道这件事,到处求人帮忙,却没把这件事告诉其他人,想想就有点心虚。但想到自己可能抓住了季婉茹的狐狸尾巴,可以让大家知道她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以及本来都到手的名额却被季婉茹夺走了,不由尖声喊道:“获得返城名额的条件是要是单身,不能在当地已经成家立业了的。”

其他人一听,也一阵诧异。如果按这标准,季婉茹是够不上条件的,但是现在通知上却有她的名额。

“你听谁说的有这个条件?”一直没出声的顾世钧问道。

“我上次回家探亲时听说的,还听说规定了一定要是单身,不能在当地成家了的。”赵魏红理直气壮的哭道,她现在也不觉得没把这事告诉大家而心虚,反正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其他人听到这里,都把头转过来看着季婉茹,希望他能给大家一个说法。

季婉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事,谁会相信啊。最起码如果这事换成自己,自己也不会相信。

赵魏红看到季婉茹不作声,叫的更加猖狂了。眼看着这事越闹越大,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旁边已经有人去找村长了。

等到村长来了,看到围着这么多人,赵魏红还在扯着季婉茹诘问不休,忙出声制止道:“这什么事啊这,大早上的吵吵囔囔的,还让不让人歇息了。平时天天忙到晚,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最近休息几天,就不安生了。大家没事都回家吧,都回去吧,别都围这了。”

赵魏红可不会让村长这几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忙对村长哭诉道:“村长,您来的正好。你可得评评理,凭啥她季婉茹都结婚了还能得到返城名额。”

村长一听,心中不喜。要说这返城名额嘛,还是村委商量后自己亲自定下来的。赵魏红现在这样,不是质疑自己办事的能力吗?再说这赵魏红平时就一副城里人高高在上的模样,对自己这个村长也不怎么尊敬,现在又这样。真是气死他了。但村长仍一副主持正义的模样正色的说道:“赵魏红同志,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名单都是在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下,结合各位平时的表现,经过村委反复商量、比较,由村委投票决定的,肯定不存在徇私的事情。”

村长这话意识再明显不过了,谁叫你自己条件不够,反而还来质疑我们村委的决定,真是不自量力。

“再说了,至于你所反映的季婉茹同志条件不够的问题,那就更好说了。其实吧季婉茹同志和顾清远同志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离婚了,只是因为双方认为这是私事不想让大家知道,就让我们村委帮忙隐瞒了下来,这也没什么,如此正好符合了条件。”

其实村长也不是想要替季婉茹出头,只是觉得赵魏红挑战了他的权威,这才借此警示一番。

村长话一出,引起惊呼声一片。大家齐向季婉茹看去,大多人都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她。

在这个年代,离婚可是件大事。尤其对女人来说,一旦离婚,那就是下半辈子的幸福都给毁了。不但要独自承担起家庭重担,还要忍受外人的指点。再婚那是想都别想,如果你敢想,群众的唾沫星子都能把你淹死。

季婉茹仍站在一边没作声。原本离婚就不是什么好事,说出去也觉得丢人。当初离婚时拜托村长帮忙隐瞒,没想到现在还是说了出来。

看到这,赵魏红也知道这事如今只能这样了。想到当初刚知道这事时还很开心,没想到原本以为一定会又自己的名额的,如今却弄成这样。不由心中一苦,又嘤嘤地哭起来了。

“别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季婉茹,我赵魏红发誓不会让你如愿的,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赵魏红暗恨的想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