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备考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00字
  • 2014-08-18 23:12:12

自那日之后,季婉茹她们就进入紧张的复习之中。

对于她们来说,时间紧迫,情况不太乐观。

她们已经放下书本很多年了,该忘记的也忘记的差不多了。几人中响应号召下乡最久的当属张明毅啦,他来小河村已有九个年头了,就连最晚来的赵魏红也有六个年头了。如今在叫他们重拾课本,那是相当的困难。不过没办法,这再困难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可最困难的地方却不是这个。他们不但晚上要挑灯复习到半夜,白天却仍要照常上工。如此一来身体就有点受不住了,没几天就个个熬得两眼发青。

但这时后却没一个人发牢骚抱怨的,仍是咬紧牙关硬撑着。也是,有这时间,还不如花在复习上呢!

顾晚看着母亲一天天瘦下去,让原本就显得瘦弱的身子更加单薄了,心中实在是不忍。加之隔壁的宋芝阿姨还要分心照顾孩子,眼瞅着越来越跟不上大伙儿的进度,急得直上火。这不,没两天,她那嘴角就起了一窜水泡了。

顾晚仔细考虑了一下,便想出了个解决办法。

“妈、张叔叔、钱叔叔、宋阿姨、赵阿姨,你们先听我说一下,等我说完你们如果又什么意见再说。”这天吃过晚饭,顾晚把几个知青都叫到了知青大院,说是有要事商谈。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吧,别耽误了叔叔阿姨看书的时间。”季婉茹一脸没好气的说道,这些天她真是累狠了,平日里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原以为她小孩子家家的,哪会有什么正经事啊。

“是这样的,我看妈你们白天要干活,晚上又要忙着看书,忙的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了。我看这样下去不行,还没等考试,身体就有可能先垮掉。加上宋芝阿姨还要带孩子,这不耽误她看书吗。我就想,既然这样,干嘛大伙儿不聚在一起,这样每天大伙儿轮流做饭,我就帮着宋芝阿姨照顾小宝。如此就省得大伙儿每个人回家还要单独做饭,宋芝阿姨也不用担心小宝没人照顾了。”顾晚把自己的想法简单地说了一下。

“这主意好,咱们白天要上工,晚上还要复习,蜡烛两头烧的,弄得我每次晚饭都是草草随便啃个饼子就了事一下。这不,没几天就瘦了一圈。”赵魏红一听顾晚的话,就觉眼前一亮。

“对啊对啊,要不是家里孩子还要吃饭,我也不会每天一回家就做晚饭了。按我自个的意思,在这紧要关头,谁愿意花那个时间在做饭上啊!”张明毅也是一脸认同的说道。

“不过,这…就是太麻烦小晚了!”钱毅却是一脸不太好意思的模样。毕竟让顾晚一个小孩子帮忙照顾另外一个孩子,说起来还真有点为难她。可是想到每次半夜妻子着急上火哭的两眼通红的情景,他都难受的紧。要不是因为自己,妻子如今也不会这样。

“没事,钱叔叔,反正我平时也没什么事,这紧急时刻当然要采取紧急办法了,我这闲人也就当废物利用吧!”顾晚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平日里他们两夫妻也没少关照自己和老妈,这次就当她回报一下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了,什么叫废物利用,懂不懂遣词造句啊!”季婉茹没好气的拍了拍顾晚的头笑骂道。

其实她也不是瞎子,看不出宋芝的着急,只是没想到什么解决办法罢了。如今听了顾晚的话,倒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我觉得晚晚这主意不错。正好我们都集中到一起,还方便了我问你们问题呢。我有许多不懂的地方,正没地方问呢,如此倒便宜我了!”季婉茹一脸我占便宜了的笑了笑。

接着她又说道:“还是我闺女懂事,跟妈心有灵犀,妈一有困难就相出了个这么好的办法,还真是妈的贴心小棉袄!”她说完还捏了捏顾晚的脸颊,一脸欣慰的模样。

钱毅和宋芝听季婉茹这话,一时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也知道季婉茹这样说也是给他们台阶下,不让他们夫妻两有什么负担。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觉得更加感动。

“还愣着干嘛呢,还不去看书,嫌时间太多了啊!”季婉茹看他俩那副模样,有点受不了。她唬着张脸,就朝大伙儿喊去。

不过她那张脸就是再严肃也严肃不到哪去,更吓不住大伙儿。可想想时间紧迫,大伙儿也就没再耽搁,都回家收拾收拾准备在这知青大院暂住落脚了。

随后等大伙儿简单地收拾了下,便都聚在了知青大院。最后大伙儿商量了一下,才好不容易在几位女同志的强烈要求下,决定了晚饭轮值表。第一天季婉茹,第二天赵魏红,第三天宋芝,如此三天一个轮流。

本来两位男同志说男女平等,也要求加他们轮值的。可几位女同志觉得他们做饭慢,让他们来做饭,那样更浪费时间,还不如她们几个女同志辛苦点,这样还更方便快捷,省时省力呢。

原本两位男同志还要说什么的,但顾晚跳出来保证说,就让她和张建国两人每天摘好洗好菜,她妈和两位阿姨只要负责做就行,不用花太多的力,这才打住了他们俩的话

如此,复习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大伙儿没日没夜的忙着,顾晚和张建国也时不时的穿插其中帮点小忙,也算是尽自己的一份心了。

一九七七年十月,国家正式发布恢复高考的决定,一下子报纸、新闻广播里都是这个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举国沸腾了!

然而,许多人都被这消息给震懵了,等大伙儿回过神来的时候,都忙着找教材,准备复习呢。

可这教材哪是说有就有的,以前的很多都毁的毁、烧的烧,存下来的都寥寥无几。一时间大伙儿就都跟抢劫似的到处买书,出版社连夜加急的印书,书店门口也排成了老长的队,可十年的学生有多少啊,那点书哪里够啊。

大伙儿想尽办法的弄书,只要家里有亲戚有关系的,不管隔的多远,能帮忙的就劲量帮个忙,有的甚至是托到姥姥的姐姐的小姑子的堂妹的朋友,甚至更远的也不是没有。

弄到了书的人家,就把书寄往家里孩子下乡处。一时间举国到处是寄书寄东西的,天南海北的到处都有。可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没买到书,。最后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借别人的书连夜抄好了再还回去了。

张明毅就抄了一份寄出去了,据说是家里有个堂弟没买到书的。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

不过,季婉茹却在人人到处托关系买不到书的情况下,收到了一份来自京城B市的包裹,包裹里是一套复习教材,甚至还有一些试题资料。

顾晚看到母亲当时一打开包裹看到那些书时,就两眼发红的进了屋很久都没出来。等她出来时已过了两个来小时,不过她什么也没说,仍是照旧上工、复习的。

见母亲没提起,顾晚也没多问,。在她心里,只要母亲一切安好就行了,其他的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