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过年(二)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16字
  • 2014-08-15 23:15:03

大年三十,合家欢聚,共庆新春。

顾晚不知道别人家三十晚上是怎么过的,可在她印象里却没什么美好的回忆。

前世,在S市,夏家虽称不上顶级豪门,但商业巨富还是能数的上号的。每年除夕,顾晚一家都要回爷爷奶奶家过,除她家外还有大伯叔叔他们两家。这人一多是非也跟着多起来,攀比炫富、明争暗斗那是常有的事,要不是老爷子强烈要求这天必须全部到齐,她是乐得自在不去的。

而如今,虽只有她们母女两过除夕,但母女俩说说笑笑,你帮我夹两筷子的菜,我给你倒点自家酿的米酒,那是说不出的开心快乐。

感受着这股平和温馨的幸福感,顾晚不由的眼眶一红,眼泪已盈满眶。

顾妈季婉茹正跟顾晚说话呢,可老半天都没听见她的回声。季婉茹一抬头,刚准备说出口的话就被满眼泪水的女儿吓得顿住了。

“晚晚,你怎么了,怎么好好地哭了,你别吓妈妈啊!”季婉茹一把扯住顾晚,就急得手忙脚乱的一通忙乎。

看自个把母亲吓着了,顾晚一把搂住母亲,略带哽咽的出声安慰道:“没事,就是因为跟妈妈在一起,觉得很幸福,一感动就掉眼泪了!”

听到女人的话,季婉茹才长舒了口气。

“你这孩子,刚才吓了妈一跳!小丫头,不知羞,动不动就掉马尿!”季婉茹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取笑道。

顾晚又不是真的小丫头,一听这话也不介意,搂着母亲就在她怀里扭来扭曲的撒娇道:“掉马尿就掉马尿,人家本来就最爱妈妈嘛!”

季婉茹看她那副爱娇的模样,喜欢的不得了,哈哈笑道:“好好好,妈妈的小心肝宝贝!”

母女俩一边吃着零嘴,一边正说着话,就听院外有人进来了。

“阿姨,小晚新年好,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穿着一身新衣服满脸带笑的张建国推门进来就张口一出。

“哟,我好像记得你还比我大两岁吧!怎么这年纪大的管年纪小的要压岁钱呢,这不是反了吗!”顾晚一脸揶揄的说道。

“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见过来了,快到阿姨这来,这红包早给你准备好了。”季婉茹没好气的嗔了顾晚一眼就对张建国招了招手。

张建国理都没理她顾晚的揶揄,就乐颠颠的跑到季婉茹身边,接了红包,宝贝的往怀里一放,就站那儿笑得见牙不见缝的。

“嗛!”顾晚看他那副财迷样,没好气的嗔道。

这时候的压岁钱还很少,少则几毛,多则几块。不像后世,随随便便出售就是几百上千,甚至几万几十万都有。

不过有这几毛几块的钱,小孩子们就已经很知足了。相对这时候的他们来说,这就是笔巨款。有了这些钱,他们就可以买平时吃不到的零食和玩具了。

“小晚,去放鞭炮啵?”张建国小脸红扑扑的兴奋地问道,国华刚叫他去放鞭炮和地龙呢,想到小晚肯定没出去,便转身过来叫她一起去。

“不去,我可不敢放那鞭炮。那玩意多危险啊,万一不小心炸到了自己怎么办!”顾晚撇撇嘴回到。实在是放多了五彩缤纷的烟花的人你再叫她放爆竹,那简直都不忍直视了。更何况如果她跟着走了,这大过年的就留母亲一人在家那多不好了!

见顾晚真的不想去,张建国只能遗憾的自己玩去了。

然而张建国走了没多久,张明毅几个知青就一齐敲响了顾家的院门。

“婉茹啊,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张明毅和钱毅、宋芝夫妻俩以及赵魏红一进来就给季婉茹拜年。

季婉茹一看来的是他们几个,便高兴地把他们让进屋来,嘴里也同时恭贺道:“新年好,新年好。”

他们这一来,稍嫌冷清的屋子一下子就跟着热闹起来。

“小晚,过来,叔叔给你红包!”张明毅从怀里拿出红包说道,其他几个也跟着拿出红包来。

有红包拿谁不乐意啊!顾晚一听这话就乐颠颠的跳了过去,三两下手里就接过四个红包。

“你说你们拉就来吧,还给她准备红包干嘛!”季婉茹不好意思的说道。

“过年当然要给红包,这是习俗!要是我还小,我要都要从你们那要个红包,难道你们不给!”张明毅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在场的人听他这话,都不由得笑了。

这人多热闹,大伙儿有说有笑的磕着瓜子,时间就过得飞快。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大伙儿都散了,各回各家。

除夕夜十二点,只听劈里啪啦的一声声爆竹声在家家户户想起,接着就是关门守好财神爷,以期盼来年发大财,行好运。

正月初一早上,大伙都早早的起床吃好早饭就要去拜年了。

小河村这里有个习俗,那就是正月初一早上不能吃荤菜,既使昨夜有剩的也不能吃。

吃过早饭就要挨家挨户的去拜年。即使平日里没什么交集,只要是同村的,这日你也要上门拜年,只是待的时间长短不一样罢了,平日如果相处的好的话就多待会儿。而家里的男丁最先则要去村里的祠堂那祭拜一下祖先了。小孩子是最喜欢这天的,整个村子转下来,收获的是无数的红包以及那满口袋的零嘴。

大年初二,出嫁的女儿回娘家。这天,出嫁的女儿们拖家带口的拎着包包裹裹回娘家拜年,大伙儿热热闹闹的过个喜庆年。

如此一直延续着,直到正月十五元宵节。元宵节,吃汤圆,看花灯,赛龙舟。一个接一个的,直到口福眼福都大饱一场,这新年才在人们的依依不舍中过去。

元宵节过了,也就意味着开春了,田里的庄稼、地里的菜也要开始重新中上了;寒假过完了,小孩子们也要报到开学了。原本沉寂的大地也从冬眠中被唤醒了过来,开始焕发生气了。花草树木发芽了,冰川解冻了,燕子也从南边飞回来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