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起年鱼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25字
  • 2014-08-13 23:35:18

最近几天,天格外的好,到今天已连续晴了将近一个礼拜了。

顾晚这段时间可是兴奋地连觉也睡得特别香甜。因为经过她和张建国这段时间的卖菜,刨除给张建国的零花,已经积攒了一笔不小的钱,不过离她想要的数目还差一大截,但她仍是小心的把钱藏好了。

连续卖了一段时间的菜,这几天已没什么菜可卖了。正好这段时间卖菜她也觉得挺辛苦的,权当休息休息了。

这天上午,差不多十点多左右,顾晚正窝在暖和和的被窝里不愿起来呢。虽没什么睡意,顾晚仍是在被窝中打着滚,正玩得惬意时,就听张建国的声音从她家院子中传来。

“小晚,小晚,你在家吗?……”张建国一路小跑着进到顾晚家,可怎么喊都没人应声。他走进堂屋也没看到顾晚,便忍不住加大喊声叫唤着。

“叫什么叫了,这儿呢,这儿呢!”实在是受不住张建国那么大的喊声,顾晚赶忙应声道。

听到顾晚的应和声是从隔壁的房间传来,张建国也没在意她话里的抱怨,一脸笑嘻嘻的推开房门就往里面走去。

“我说你叫就叫吧,用得着这么大声吗,震的我耳朵都发麻!”顾晚一见他进来,便朝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抱怨道。

张建国可管不了那么多,现在他一副心神都在另一件事上。

他一脸兴奋地说道:“你怎么还没起来啊!快点起来吧,我听说今天下午要起年鱼了。两个塘子都一块起,现在他们就在放水呢。国华他们都去看了,你也快点起来,等吃完饭和我们一起去看看!”

张建国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原本躺在床上无聊的紧的顾晚一听村里要起年鱼了,忙一咕噜的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她从小生活在大城市,家境又好。只吃过烹饪好的味道鲜美鱼,却从没看过这鱼是这么从池塘里取出来的,更不要说这农村每年一次起年鱼的盛况了。她对此还真是挺好奇的。

顾晚和张建国早早的吃过午饭,就和几个路上碰到的小伙伴往村西头的塘子那赶去。等他们一伙儿到那时,塘子周围已站了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老老少少站了一圈,不过个个脸上都带着一股兴奋劲。

顾晚看到这副热闹的场景,不由的更好奇了。她一把推开挡在她前面的张建国,往塘子里瞧了瞧。只见原本半满的塘子,此时水位已经很低了,她都能看到许多鱼在那游来游去呢。

因这两处紧挨着的塘子原是后来人工挖的,就比紧靠它们的另一条河沟地势要高些,这样也正好利于起鱼了。只要在两河交接出挖开个扣着,再用渔网兜着那口子,不让鱼儿顺着水流溜出去就行,等到塘子里水放的只剩一层就差不多,再把缺口填上就行了。

村长带着村里几个青壮年正在不远处嘀嘀咕咕的讨论着,具体说的什么因离的有点远,加之人多说话声音大,听不大清楚,不过顾晚猜应该跟起年鱼脱不了干系。

岸边也站了许多穿着黑色连体靴裤的男人,他们就是等下下塘子捞鱼的。而他们身上穿的这种黑色连体靴裤是用皮革做的,起防水防泥的作用。否则这大冬天的,天气再好那也是冷的,更不要说在河里捞鱼了,而用这靴裤却方便多了,好洗耐脏防寒呢。

没过一会儿,村长就示意大伙儿下水了。只见一个个穿着黑色靴裤的男人们往塘下去,十来个人三三两两的划着小木船分头撒渔网的,也有一些在岸边近处拿着木桶抓鱼的,幸亏这水浅,只有那么薄薄的一层,否则哪能抓到啊。没一会儿就捞了许多,岸上站着的几个等候的人忙把那一桶桶的鱼接了上来。

岸上看着的小孩子看到不时的捕捞到许多鱼,叫的更欢了。等到看到一些鱼被接上岸,忙一窝蜂的向那边用过去。

顾晚也是一脸兴奋地跑过去,好不容易等她挤进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往那些木桶里一瞧。嘿,还真多!

只见地上已摆了十来个大木桶,木桶里挤挤囔囔的挤满了鱼。那些鱼个头都挺大的,大的起码有一二十斤,小的也有两三斤。况且品种也多,鲶鱼、草鱼、鲤鱼、鲫鱼等等都有,不过顾晚仔细的扫了一眼,发现还是草鱼和鲫鱼比较多。

眼看着不时被送上岸的鱼,大伙而都快乐开了花了。几个小孩子更是直接,直朗着今晚有鱼吃咯!

张建国看到这么多的鱼,也是兴奋极了。他不时的拽一把顾晚的胳膊,嘴巴里也是念念有词。

“小晚,快看,好多的鱼啊!”“小晚,你看,这条鱼好大啊!”“小晚,今晚我准叫我爸烧一条来解解馋!”……

此时顾晚可顾不上回答他的话,她正在心里计算着这么多的鱼,分到她家能有多少呢!

等待太阳快落西时,两个塘子里的鱼才起的差不多了。起年鱼是有标准的,那些太小的鱼是不让起的,就算无意中被捞了上来,也是要放回塘子再养养等到来年再捞的。

而直到天都已经黑透了,顾晚家应分得的年鱼才被她老妈提回家。

今年两个鱼塘总共捞了八千五百来斤,而全村老少共七百来人,按人头来算,一个人大概能分到一十二斤,剩下的那百来斤就分给了今天出了力的人。如此一来,顾晚家分了二十四斤年鱼,两条鲫鱼三条草鱼,也足够娘俩过个好年了。

今天要杀这鱼也太晚了,顾妈季婉茹就用木桶装了点河水养在厨房里,准备等明天再收拾收拾。

顾晚一听心心念念了一整天的年鱼不杀了,心情也是有点小失落的。不过她也知道这天太晚了不好收拾,也就没收什么。

可隔壁的张建国此时却不依不饶的吆喝着,非要今晚就杀一条鱼炖了吃。张明毅实在是饶不过他家儿子的死缠烂打,只能杀了一条炖了,这才让张建国消停了下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