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老家来信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075字
  • 2014-08-10 23:24:49

一眨眼,又过了半个来月。

顾晚已经放寒假了。这次期末考试,她又不负众望的以双百的成绩夺得了年级第一。

顾妈季婉茹自是非常高兴,接成绩单那天还为这事好好庆祝了一番。虽没有大鱼大肉、烟花爆竹,但小小的庆贺一下还是可以的。

然而虽放了寒假,空闲时间是多得很,可这大冷的天,出个门就能能把人冻僵,谁会愿意到处闲逛呢!这不能出去,就只能带屋子里了,这对于爱玩爱闹的孩子来说那可谓是酷刑了。

为打发时间,穷极无聊的顾晚想出个办法来。

她打算开个寒假补习班,专门教其他孩子功课,不管什么年龄段中的孩子都可以来参加。

在她这个补习班中,主要以帮其他人预习功课为主,同时还可以带寒假作业来此做,顺带着帮你解答疑难杂问。

为了让各家的大人放心的把自家小孩交给她,顾晚还扯了顾妈季婉茹和张叔张明毅这两张虎皮。他们两是下乡的知青,下乡之前都是读过高中的,以这水平教几个小学生那是绰绰有余的。加之顾晚这半年来在学校的表现,就更加具有说服力了。

不过这都是表面上用于应付家长的,实际上补习班有所大大小小的事都被顾晚全全包圆了。

笑话,她一个大学毕业生难道还会被这小学题目难倒!顾晚心想道。实在是她对于还要扯老妈的虎皮才能让人信服,是颇有微词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这补习班就设在顾晚家的堂屋里,屋子较为宽敞,容纳一二十个人那是没什么问题。屋里摆放了两张老旧的八仙桌和几条长凳以供孩子们使用,八仙桌一张是顾晚家原有的,另一张是从知青那边搬来的。知青走的多差不多了,空出来这么一张,顾晚便搬了过来临时借用一下。

寒假刚开始一个礼拜,补习班就如火如荼的搬了起来。刚开始大伙儿还只是处于观望状态,大多都是因好奇问问。直到张明毅把一脸不情愿的张建国给送了过来,情况才有了好转。

一开始,顾晚让张建国来参加补习班,张建国一听便跑的不见人影,这把顾晚气的够呛。

“臭小子,我这辛辛苦苦的是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你!要不是想帮你好好补习下功课,我用的着这么吃力不讨好嘛!”顾晚嘀嘀咕咕的抱怨道。

当初她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把自己以后的路大致规划了一下,便决定明年准备跳级的事。然后又想到张叔平日里对自家多有照顾,眼看离恢复高考已经不远了,而张叔肯定是要参加高考的。到时离开这而搬到城市里去,按张建国如此不知四五六的情况到时肯定赶不上趟,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好好训练训练一下他,也算是报答一下张叔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实在没办法,顾晚也不愿意天天跟他捉迷藏了,直接把这事在张叔面前挑明了,这才有张叔强压他去补习班的场景。

其他家长看到这场景,心下稍微一想,便也心动把自家孩子给送了过来。

要说这补习班也没收什么费用,只大家意思意思一下。有人拿了几斤大白菜,有人拎了几斤土豆,如此而已。况且大冷天的,孩子们都被大人看守着锁家里了,没办法出去玩。着光明正大的机会让你出来玩,还这么多人一起玩,那多好啊,谁不愿意啊!

随后大伙儿便蜂拥着参加补习班,挤挤囔囔的一屋子人,自是热闹不凡。

然而这天下午,大概三钟左右,顾晚正和张建国几人说着话,就听有人敲响了她家院门。

“谁啊,这大冷天的!”顾晚刚一走出堂屋,就被寒风吹了个透心凉。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缩着脑袋就朝院门疾步跑了过去。

一把打开半掩着的院门,顾晚就见村里一干事站在她家门口。

“叔叔,有事吗?”顾晚跺着脚、哈着手问道。

“这事季婉茹同志家吗?”来人也是严格武装,只露出半个脸的模样。

见顾晚一脸疑惑的点了点头,他又说道:“季婉茹同志家里来信了,今天中午刚到,正好我从这边顺路,便帮忙带了过来。她人呢?”

“我妈在隔壁宋芝阿姨那,还没回来。”顾晚回到。

宋芝已经生产了,是个男孩,带现在都快快四个月了。可是由于缺乏营养,孩子生下来就瘦瘦弱弱的,现在又赶上宋芝没奶水的情况。小孩子整天饿的直叫唤,可那声音微弱的还没小猫叫声大。这可把钱毅宋芝俩夫妻心疼的要死,实在没办法只能求助于有过经验的季婉茹了。

这不刚吃过午饭,钱毅就急急忙忙地过来拖人,直到现在还没见人回来呢。

“那我把东西给你吧!等你妈妈回来后,你就跟她说声进行了。”这大冷天的,来人也不愿一直站这风口上吹风,一把把一个大包裹和两封信塞到顾晚怀中,便转身就走了。

顾晚抱着这个大包裹,一脸哭笑不得看着疾驰而去的人影。用不用这么急啊,她都没来得及问是谁寄来的呢。

外面实在太冷了,顾晚也忍不住,跺着脚就冲回了堂屋,穿过人群进入左边她们母女俩住的房间。

顾晚一把把包裹放在床上,好奇的拿起怀中的俩封信看了看,两封信都是从京城寄来的,除了信封封面写着顾妈季婉茹的名字外,就只有寄信人了。一个是叫吴桂芝,另一个则是叫季婉萍,至于其他的就没有了。

顾晚也不好把信拆开了,便放在一边又拿起那个大包裹。包裹先是用塑料袋装好,在在外面包了层布兜子,以防掉出来。

这个东西没什么私密性,顾晚便把它拆开了。包裹看着那么大,其实里面也没什么东西,一身蓝色布衣,三样吃食,如此而已。

见没什么好看的,顾晚便把东西裹好,放在床头柜子里,等母亲回来查看。不过倒对寄信人比较好奇,因是外来户,平日里家里没什么亲戚来往。而看那寄信人,顾晚猜测应该是母亲老家那边的亲戚,甚至是姐妹等至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