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是村长家的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33字
  • 2014-08-06 17:22:02

月黑风高的晚上,正是小偷作案的好时候。

此时的顾晚和张建国俩人正躲在顾晚家的厨房里。厨房的木门半掩着,稍微留了点缝隙,通过那门缝正好可以看见对面菜地外围得动静。

“小晚,我说那小偷应该不会来了吧!”张建国边说边不时地拍死叮他的蚊子,直拍得“啪啪”作响。

这大热天的晚上,谁会跑出来偷东西,而不再家睡觉纳凉啊!这厨房里蚊子真多,又大又肥一只,没几天就叮的他满身是包。

“我觉得吧,那小偷肯定不会来了!你说他都来偷过一次了,谁会那么傻再来偷一次等着你来抓啊!”张建国循循善诱的劝说道,两手不停地挠着腿上刚叮出来的两大包。

实在是他俩躲在这都已经等了四五天了,别说小偷了,就连个鬼影都没见过。反而他俩被折腾的够惨的,每天躲这儿喂一晚的蚊子,弄得全身是包,白天又太热睡不着觉,缺觉缺德厉害,两眼乌青的,跟个鬼似的。

“你小点声,拍那么响是想把小偷给吓跑还是想怎么地,有那么多蚊子吗?”顾晚可不会跟他那么客气,忙淬道。

“你…我拍个蚊子你都要管啊!你也不想想,我大晚上的不睡觉跟你在这躲着是为了啥!还不是怕等小偷真的来了,你一个人对付不了啊。真是好人没好报,狗咬李洞冰不识好人心啊!”张建国被顾晚气的一噎,忍不住抱怨道。

“谁要你来了!如果我对付不了小偷,到时我不会扯着嗓子大叫吗?再说了,什么叫帮我,这菜地难道没你一份吗?被你这样一说好像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似的!”顾晚这嘴皮子那可是经过多年的商场磨练,才有这样的效果的,就张建国那熊样哪会是她的对手,没说一两句就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已是半夜快十二点了,四周安静一片,除了草丛中的蛤蟆和虫叫声,再没其他声音。

顾晚动了动快僵住的身子,舒展了一下。从来时他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两眼放光的盯着对面的动静,一下子就盯了这么久。

不是她不累,也不是没有蚊子咬她,实在是不找出那个偷菜贼,她咽不下心头的这口气。

经她分析,这小偷偷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谁会明知这儿有东西可偷,却能忍住放过的,这就是人的惰性。尤其是这缺吃少喝的年代,那就更不可能了。

因此自从上次菜地被偷以后,她一直记挂着这事。直到半个月后,地里的菜又重新长好了,而偷菜贼见一直没人寻找小偷,心中的防备也肯定放下来了,这才和张建国躲这儿专等着守株待兔呢。

他俩就这样一直等着,直到两点左右还没见有所动静。顾晚心想,今天可能又是做无用功了。此时脸上的失落怎么藏都藏不住,毕竟任谁等了这么多天都毫无收获,也会这样的。

顾晚刚准备起身,让张建国回家去的。突然就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点动静从对面那传来。

顾晚一怔,忙捂着张建国的嘴,并对他使了个眼色,并朝对面抬了抬下巴。张建国那是谁啊,他可是成天跟着顾晚混的。一看顾晚那动作、那眼色,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张建国用手指了指自己被捂住的嘴,示意他明白了,让顾晚放开手。

顾晚见他明白,放开手,便转身朝外张望。

他俩等了会儿,没看见外面有什么人。顾晚便轻轻的推开了厨房虚掩的门,随后两人便轻手轻脚的朝土堆那走去。

刚走进土堆那,俩人就听到土堆那面悉悉索索的响声,声音虽不大,但仔细听听还是能听见的。

顾晚朝张建国示意小心了下,两人便慢吞吞的爬上土堆。刚露出个头,顾晚就借着月色,隐隐约约的看见个黑影正在自家菜地里埋头苦干呢!而从那身影来看,应该是个女的,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实在是天太黑看不清啊!

那偷菜贼也很警惕,动静放的很轻,还不时百忙中抬起头四下张望。

顾晚见那黑影往这边往来,忙拉着张建国往下躲。而后便示意张建国跟着他,便又从土堆上下来了。

顾晚硬生拉硬拽拉着不肯走的张建国又回到了她家厨房。

“你干嘛呢,没看见那小偷又在偷菜吗?”张建国气愤的说道,不过他还记得控制下自己的声音,以防把小偷给惊走。

“拿麻袋,拿棍子啊!”顾晚头都没抬,仍旧低头找被她事先放在这儿的工具。

“拿那个干嘛?你再这样磨蹭,小偷都要走了!”张建国急道。

“你想啊,就算我们抓到那小偷,我们能怎么着她啊?”顾晚一边问他,一边把找到的工具塞给他一份。

“抓到了当然要她给赔偿我们,再让他游行示众,让大伙儿好好看看这个偷菜贼!”张建国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咱先不说那偷菜贼肯不肯赔偿我们的损失,就说抓她游行示众吧,那也不现实。难道你要把我们偷偷种菜的事公之于众吗,然后让别人给我们扣上一顶‘挖社会主义的墙角’的帽子?”顾晚问道。

原本还一脸愤怒的张建国一听这话,不动了。这可是大事,不能随便乱来。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放过她吧”张建国蔫蔫的问道。

“那怎么行,没这么便宜的事!你手中现在拿着的是什么?”顾晚眉头一瞄,就一脸放光的看着张建国。

张建国低头看着手中的麻袋和木棍,略一思索就蔫坏蔫坏的笑了起来。

两人一对视,便心知肚明的拿着东西又往菜地那轻手轻脚地走去。这回和上回可不同了,两人分两头从土堆那爬进菜地,慢慢的向偷菜贼身边靠近。

幸亏今夜夜色黑,加之两人是几岁小孩子,个小好躲藏,这才没被偷菜贼发现。

等到靠近偷菜贼,个高点的张建国拿起手中的麻袋就朝低着头拼命摘菜的偷菜贼头上罩去,接着两人就拿着木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通狠打。

那偷菜贼被袭了个措手不及。虽她是个大人,人高马大,但毕竟脑门被麻袋罩着,看不清面前的情形,只能拼命地挣扎着,不一会儿就被打的嗷嗷直叫。

还好顾晚两人是小孩子,力气小,不然这样一打,非打出内伤不行。顾晚也提醒了张建国一下,叫他别太用力,只要让她受点皮外伤给个教训就行,出人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通乱打下去,地上的偷菜贼受不了了,只听她嗷嗷叫个不停,最后一句话从她口中脱口而出:“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再打了,我是村长家的!”

顾晚和张建国一听这话就愣了,接着就更加生气了。真没想到是这婆娘,她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不知哪得罪了这瘟神,没事总找他们麻烦。

顾晚和张建国又打了几棍,踹了几脚,就对视一眼跑了。

等到那偷菜贼村长家的婆娘扯掉头上的麻袋,唉唉叫的爬起来时,哪还看得到半个人影啊。最后她只能忍着痛一路哀叫的往家去了,至于她那一身的伤要怎么跟家里人解释,那就只能她自己知道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