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初见(一)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460字
  • 2014-07-31 23:06:03

“你这是干嘛呢?”顾晚看着前面弯腰驼背,一会儿战战兢兢,一会儿又左顾右盼,一副小偷模样的张建国,不由得朝天翻了个白眼。

“大哥,咱这是来抓贼的,而不是来做贼的!”顾晚一脸无奈,实在是看他猫着腰左顾右盼,一副不堪大任的模样,就让人很有揍人的冲动。

顾晚暗自缓了缓气,自个安慰自个道:“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这个…这个…呵呵…我想岔了!”张建国不好意思的憨憨一笑。实在是他一直想着小偷的事,一时又是兴奋又是紧张,而这一没注意就成刚才这样了。

顾晚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又继续往前找了。

张建国原本就不好意思,被顾晚这样一瞪,更加不知所措。但又见顾晚不理他,只能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跟上了。

顾晚找的很仔细,她正拿着树棍,一寸一寸的找着线索。突然,就听到张建国“啊”的一声惨叫,接着又听到他连续数声的喊叫,知道“砰”的一声闷响,世界归为平静。

一时顾晚也被张建国的惨叫给吓懵了,等她反应过来时,张建国已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了。

顾晚吓得跳起脚就朝刚刚声音传来出跑去,嘴里不忘急急的叫到:“张建国,张建国,建国……”

但是,数声叫喊后,却无人回应。而顾晚目前所站之处的前方只有一个斜坡,下面灌木丛生,具体什么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这一片被踩过得痕迹可以得出,张建国应该是一脚踩空了跌下去了。

此时顾晚才知道害怕了,这张建国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该怎么向张叔叔交代啊!

“张建国,张建国…,你回句话,应下声啊……”顾晚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但都没听到一点回应。直到顾晚实在等不下去,准备下斜坡时,才听到张建国的回应。

“我在下面,我的手碰到了,好痛,呜呜呜呜……”张建国虚弱的喊道,接着便是一阵微弱的呜咽声传来。

顾晚一听这话,忙顺着斜坡,慢慢的往下爬。好在这斜坡不陡,要不凭顾晚这豆芽身想安全下去,那可真是异想天开。

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顾晚才喘着粗气爬到了斜坡底。

只见这斜坡底是个两边夹着斜坡,中间一条小溪的山坳,溪水正从山上慢慢的往下流。而我们的张建国同志正满头满脸满身杂草树叶,一身脏乱不堪的斜斜的躺在一颗半大的树底下。不过看他的表情,情况应该不太好。因为他正用右手抱着左手,皱着眉,一脸苦楚的流着宽面条呢。

顾晚也不敢耽搁,忙手慢脚乱、艰难地跑过去。说她是跑,还不如说是走那,实在是杂草太多太长,都有她半人高。

“怎么了,这是?”顾晚焦急的问道,又不知道他哪磕着碰着,也不敢随便碰他。

“好痛!小晚,我的手好痛!呜呜……”说着又低声的哭着。

“哪痛了?手怎么了?”顾晚轻轻地碰了碰张建国那被右手抱着的左手,就见张建国疼的瑟缩了一下。

不会吧,难道摔着摔着就把手给摔断了?那可出大事了,该怎么办呢?

顾晚一听张建国喊痛,就觉得心中一团乱麻。心慌、手脚忙乱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顾晚,别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好半天顾晚才静下下来,心想此时只能尽快下山,看看张建国的手有没有事了。希望老天保佑他没事,要不然她都能遇见老妈的佛山无影脚了朝自个的屁股飞来了。

打定主意,顾晚正准备扶起受伤的张建国,就听到不远处数窜脚步声隐隐的传来。

这重生一回,顾晚觉得自己没得到任何逆天的金手指,不过她却发现自个的听力、眼力异于常人,就算很远的微弱声音或东西,别人听不到看不清,自己却能看得清、感知得到。

此时亦是如此,顾晚一听到声音,就觉得真是刚打瞌睡,枕头就自动送过来了。自己刚刚还在烦恼要怎么样才能尽快把张建国扶下山,这帮忙的人就来了。

顾晚高兴地站起来,刚扬起手准备叫喊道,叫声却卡在了喉咙里。然后叫见她迅速蹲下身,一手捂住张建国的嘴,一手竖起一指抵在嘴巴边朝张建国示意静声。

张建国也被顾晚这一连窜动作给吓傻了,不过好在他看懂了顾晚的意思,知道她这样做肯定有原因,自己只要照做就一定不会吃亏,也就忍着手痛憋着不出声了。

此时的顾晚心中却是一片翻江倒海,蹲着的腿也隐隐有点发抖。

就在刚才,她正准备出声叫喊时,就看见一伙儿大概五六人正从远处的山上下来,一溜儿都是身强体壮的男人。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这群人看着就给人一股危险感。只见这伙儿人都是一身狼狈,全身灰溜溜的脏乱不堪,看着不像村里或者这附近的人,而且看他们的气质给人一股不是善茬的感觉。最最重要的是,顾晚远远地看到打头的那人腰间好像别着把手枪。凭着多年的超强第六感,顾晚觉得只要自己一出声,他俩大概就要出事了。

好在刚才顾晚反应迅速,那伙人又离得远,加之这个山坳早操茂盛树木又多又密,顾晚他俩藏身之处杂草树木又更加多。且他俩又是小孩,穿的都是军绿色的布衣,要躲藏好不被人发现那是再容易不过了。

大概过了七八分钟,就听到一阵说话声在离他俩躲藏处不远想起:“六子,没听到啥声音啊,你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其中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

“我也不能肯定,就好像听到了点声音。”接着又是一阵稍微尖细的声音说道,应该是那所谓的六子了。

“可是我们这一路走来,连半个鸟影都没看见,更别说人影了!”首先出声的粗犷男抱怨道。

接着又听到那六子出声道:“大哥,我看刚才真是我听错了,那我们就别找了。”只听他顿了下又继续道:“大哥,你说我们这样及一餐饱一餐的要到什么时候啊?我这肚子从前几天吃了几个从山下的玉米地里偷来的玉米就再也没填过东西了,现在都饿的一直叫唤着。”

又是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这也不是没办法吗?谁叫那群臭当兵的穷追不放!”这应该是那所谓的老大了。

“妈的,这群挨千刀的臭当兵的,跟蚂蝗似得,黏上就摆脱不掉,不就是杀了几个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刚开始那粗犷男骂道。

……

随后又听到他们说了几句话,再后便又是一阵慢慢远去的脚步声。

直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确定那群人走远了,顾晚才放开捂着张建国的手,便一脸虚脱的模样随便往地上一坐。顾晚只觉得整个人都浑身一软,此时再提不起半点力气。刚才当她听到那人说杀了几个人如杀只鸡似得随意,便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还在终于熬到那群人走了。几天真是出门不利,到了八辈子霉了。

张建国也好不到哪去。此时他正如滩烂泥般躺在地上,原本就因受伤而变得苍白的脸,如今就更加苍白了。毕竟是个孩子,遇到这种事这反映都算正常。刚才还真难为他没叫出声来,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