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惩(一)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170字
  • 2014-07-27 23:45:59

季婉茹和大伙儿围着村子搜寻了一天都没任何线索,无功而返让大伙儿的心情都有点低落。哪晓得刚一进村,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吵闹声,且那声音是从自家那边传来的。

想到独自在家的女儿,季婉茹心里着急,便加快了脚步往家赶。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了让自己心神剧裂的一幕。只见自家闺女正坐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隔壁张哥家的建国也躺在地上哭的满脸是泪,而村里的那些泼妇正人手一根大棒的围剿着他们。

“晚晚……”看到女儿那副惨兮兮的模样,季婉茹只觉心如刀绞,一声惨叫就脱口而出,接着便如炮仗般向女儿冲去。

季婉茹奋力的推开挡在她面前的人群,也顾不上是否撞到别人,此时在她眼里就只有自家闺女。

“晚晚,晚晚,你怎么了?妈妈回来了,你不用害怕了!”季婉茹一把抱着女儿,双手不停地在女儿身上到处摸,生怕女儿哪出问题了。同时眼泪也跟着不停地往下掉。

“咳咳咳咳……”刚才为求逼真,不小心哭的太过给呛着了,此时呛得连话都说不出了。顾晚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宽慰母亲而让母亲担心了。

张明毅也看到了自家儿子的惨状。自己从来都舍不得动一下的儿子此时却满身灰尘满脸泪痕的躺在地上哭的一抽一抽的,这叫他如何不心疼,如何不愤懑。再想到自己曾在妻子临死前发过誓,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儿子,可如今却让这群刁妇这样欺负儿子。

饶是一贯不动声色的张明毅也是两眼一红,但他强力克制住心底滔天的怒火,走过去,一把抱起儿子,接着便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儿子脸上的泪水和灰尘。

“晚晚,你……”季婉茹刚准备继续询问女儿,就觉手一紧,然后就见自家女儿趁人不注意,朝自己眨巴眨巴了眼。

季婉茹先是一愣,但幸亏她反应快,没两秒就反应过来。再看女儿那两眼带着狡黠的光彩,便知她肯定没吃亏,因此刚因女儿而担着的心总算能放下来了。就不知这丫头又出了什么鬼主意,搞出这么一大出。别人不知她家晚晚什么性子,她这当妈的可了解,别看表面一副乖巧温和模样,其实这鬼主意却是一出一出的。季婉茹如是的想道。

不过她这回可冤枉了人家顾晚了。这一大摊子可不是顾晚弄得,只不过她正好将计就计,替自个找回场子罢了。

她忙接上前面的话道:“你有那不舒服吗,她们打你哪了,告诉妈,妈替你讨回公道?”

天下的母亲大底如是,自家的娃再怎么样都是好的,有错的肯定是别家的,顾妈季婉茹也是如此。虽说自家的晚晚小聪明不少,但对上一群大人那是肯定要吃亏的,吃了亏咱就要找回来。

“村长…你看这怎么着吧?”张明毅可不是季婉茹,那么好说话。他咬了咬牙,才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破口大骂,随后也不看其他人,一脸铁青的对村长说道。

原本因季婉茹的突然冲撞而被吓着的女人们刚好不容易从傻愣中回过神来,却又被季婉茹问的傻了眼,又看到其他人看向她们的异样眼光,都恨不得找个地洞藏起来。毕竟她们一大群大人欺负俩小孩怎么也说不过去,如今被人家家长当面质问,饶是自问脸皮够厚的赵大姐,此时也被羞得老脸通红。

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质问,以及不作声地一脸羞愤难当的加害者,眼看就要僵在这儿,村长不得不走出人群料理此时,毕竟他家那个蠢货也在那儿。

“谁来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村长一脸严肃地对着那群惹事的女人问道。

但没人回答他,一时整个场面静的仿若无人。

“既然没人说,那你说说吧!”看着此时都低着头、羞愧难当的一群女人,村长指着赵大姐说道。毕竟这群人中就属赵大姐手腕心计最强,找个会说话点的,到时大伙儿面上也不至于弄得那么那看。

“这…这…这个…”赵大姐第一次觉得自个心态以及表达能力太差,如今被村长一问就噎在那儿。再想到自己干的事,便窘的吞吞吐吐老半会儿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着平时一脸精明,一副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模样,而一到关键时刻却如哑巴般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的赵大姐,村长此刻只觉得肝疼。

如今的场面更加难看了,就刚才赵大姐那吞吞吐吐的语气,落在旁人眼里也更加证实是她们一伙大人欺负两小孩了。村长刚准备说话把这尴尬局面给圆过去,一声响亮的打嗝声恰如其分的打断了他的话。

“嗝……”,一声又一声的打嗝声不断在人群中传开。实在是刚刚表演的太过,哭的都差点岔气了,此时还有点缓不过气来。

不过还幸亏顾晚的这声响亮的打嗝声,把趴在自家爸爸怀中抽噎的张建国给打醒了,只见他抬起满是泪横的小脸,一脸愤怒的喊道:“她们都说我和小晚是小偷,偷了村里的玉米,还说要搜我们的家,还要打我们!”

张建国半真半假的说道,哼,叫你们欺负小晚,叫你们胡说八道,我看你们怎么办!

“这小子胡说,我们只是说是她们偷了玉米,又没说过要打她们!”一听这话,刚才还装哑巴的村长家的婆娘就一脸气愤的争辩道。

一听张建国的这话,刚开始大伙儿只是一惊,对这事也是半信半疑,毕竟哪个大人会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啊!接着就听到村长家的婆娘这样一说,都一脸诧异的看着那些闹事的女人们,相信此时大伙儿对这事只怕都确信无疑了。至于你们最后到底打没打孩子,也没什么区别吧!

顾晚一听她那话就乐了,真是老话说得好啊: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今都不用自己动手了,敌人就自动把脖子伸到她的刀口来了,这真是件高兴的事。

看着还一脸气愤,一副无知蠢钝模样的自家婆娘,此时的村长气的都满脸青黑。村长只觉得今天自个的老脸都被这无知蠢妇给丢尽了。刚才还想把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今看来要想善了,不那么容易了。

而村长家的那婆娘原本的愤愤不平,也在大伙的异样的眼光和自家男人的锐利的怒瞪中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不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