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送别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3647字
  • 2014-07-18 15:24:44

经过几日的辛苦,终于把早季稻给撒播好了。没几天田里就长出一茬茬嫩黄的秧苗来,长约一寸左右,远远看去,如一块块嫩黄的地毯柔铺在山野上。

等到春种完成了,就意味着知青返城的时间也到了。

刚经过几天延绵的春雨,这天正好放晴,季婉茹她们几个准备送送返城的知青。虽大伙儿曾闹得不愉快,但毕竟相识一场,以后天涯海角、天各一方的还不知能不能再聚首,此时送送还是要的。

几个知青的行李都早就打包好了,只等着回去的通知一下就能立即动身了,此时也没什么可收拾了。更何况也没什么好东西,捡几件能穿的换洗衣服,大家就轻装上阵了。

他们先要搭车到县里,再搭县里安排好的拖拉机到省城,等到省城就可以坐火车返乡了。

村长早就说好了,等春种忙完了,村里的牛也没什么活干了,可以让他们坐牛车去,省得大老远的走去。

这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大家就已经聚集在村长家准备出发了。顾晚觉得自己从重生到这里,还没走出过村子,吵着要一起去。季婉茹觉得也没什么就答应了。等到几个知青对着村长千恩万谢之后,两辆牛车缓缓的驶离了村子。

牛车太小,只能男女分两辆坐,挤挤囔囔的。想到能回家了,几个知青都归心似箭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我家在J省C市,那里靠北边,一年起码有半年都是冬天,可冷了。一到冬天大伙都不怎么出门,每次出门都觉得鼻子都要冻掉,因此每次出门我妈都要把我捂得严严实实。我们那跟着一样有一大片山脉,不过比这大多了。以前小时候没事时,我爷爷和爸爸就会带我进山打猎,野鸡、野鸭、野猪那是常见,有次我爷爷和村里人进山还打到过熊瞎子呢……”想到马上能回家乡见到日思夜想的亲人,刘强伟就忍不住絮絮叨叨的念叨着。

“我们那没什么山,冬天也不会那么冷。不过水多,出门一条石子路,旁边就是一条小河,房前房后都是水。除了连片的小楼就是那一条条蜿蜒的小河,以及河上的拱桥。平时出门路远就坐那小小的乌篷船,可方便了。”听道刘强伟的话,陈红梅也忍住说道。

“我家那倒没什么,从小到大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爸妈整天忙得见不到人影。我爷爷家住在胡同里,整条胡同都是一排排连着的小四合院。胡同里都是老人和我这样的小孩,平时大伙一帮子调皮捣蛋着,今天把这家的窗子打破了,明天又把这家的厨房烧着了,整天上房揭瓦的没少被我爷爷打。”很少说话的顾世钧也喃喃的说道。

……

听着他们一个个诉说着曾经的过往,牛车上蔓延着一股思乡的愁绪,几个女知青都红了眼眶,但都强忍着没掉下来。

伴随着踢踢踏踏的踩地声,牛车载着众人向县城驶去。路不太好走,直到走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了县城,等到顾晚下车时只觉得浑身酸痛。

“呀哟,我的妈啊,痛死我了。”顾晚揉了揉身上,坐在车上还不觉得怎么,等一下车就受不了了,全身上下都酸痛的要命。

顾晚现在所在的县城叫清河县,因母亲河清河而著称。清河县比较大,人口也多,听说是S省省会城市QY市下属人口最多的大县。

顾晚向四周环顾了一下,只见靠着主干道的街道两旁建着两排房子,房子虽不算很新,但以两层楼房为主,街道却整齐干净。路上行人很多,大都穿的还算整齐,偶尔还能看到几个骑着自行车的人从身边经过,看来经济情况还算不错。要知道在七八十年代,自行车还没普及,是很贵的,能骑自行车的那都是有钱人。

大伙儿和赶车的大张叔、小张叔约好下午两点左右在刚下车的地方集合后,就陪几个返城知青在县政府门口等其他村的人,等了大概半个来小时人都来齐了,去往省城的拖拉机也来了,也就意味着离别在即。

好多女知青都哭了,男知青还好,但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大伙不分男女、不分老幼,放下成日里的偏见或忌讳,三三两两的互相拥抱着。毕竟这些都是曾经互相扶持相伴着走过许许多多坎坷岁月的朋友、知己、甚至如同亲人。如今大家返城,也就意味着以后咫尺天涯,也许终生不会有再相见的机会。此时怎么会不伤心不难过呢。

看到这顾晚也是眼眶一红,而旁边的季婉茹和赵魏红等几个早已哭的泣不成声。

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等到听到拖拉机开动的声音,大伙都拼命地挥着手跟自己的同伴道着别,有些人甚至随着拖拉机而跑着,但在多的难舍,也只能化为浓浓的思念和真挚的祝福。

“一路走好啊!路上小心啊!记得常给我写信啊!以后有空去你那找你啊!”一声声真挚的叮咛,不管以后能不能实现,但此时都倾注了大伙浓浓的不舍。

送完了返城的知青,赵魏红提议逛逛县城。

“反正现在还早,要不我们到处逛逛,好不容易来一趟,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呢?”

顾晚一路上已经偷偷打量了赵魏红很多次了,她觉得今天的赵魏红好像变了很多,整个人安静了好多,不知是否是被返城的事打击到了。

宋芝一听这提议第一个就同意了:“真的,我也想逛逛!天天呆在村里,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

钱毅听她说的郁闷,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前几天他俩摆了两桌酒,请了几个知青和村领导喝喜酒,并请村领导开了证明,也算正式告知大家了。现在他可是有妻有子万事足,宠妻无下限啊!以前钱毅看顾清远和季婉茹两人甜蜜,只觉得腻歪。如今轮到自己,才亲身体会到那种幸福。

季婉茹无所谓,反正来都来了,早点回去还是晚点回去差不多,随大流就是。

顾晚却兴奋的不行,这正中她的下怀。她早就想逛逛县城,然后再好好考虑以后该怎么办呢,真是一瞌睡就遇上枕头了。

顾晚忙狂点头道:“我也要逛,我也要逛。”

大伙看她那可爱劲,都忍不住笑了。

宋芝也被她那萌样刹到了,笑着逗弄道:“就不给你逛,就不给你逛!”

大伙笑得更欢了,顾晚无可奈何的甩掉宋芝的手,只觉老脸一红,假装若无其事模样。但心里的小人儿却泪奔了:“你说我这容易吗我。”

几个人先逛了下县城最大的商场,商场位于县中心的一栋三层大楼里,一楼卖的是吃喝的东西,如吃的米菜,喝的饮料罐头。每种东西种类都很少,柜台上还摆了一些蔬菜,虽都是蔫的,但那价格却是杠杠的。毕竟在这青黄不接的春季,有这些就不错了,就是平时,菜价也不便宜,想要后世的新鲜蔬菜那是想都别想。

顾晚还记得前世曾在网上看到有人回忆这段岁月说道:“那是生活条件差,一年到头难得吃到几回肉,每到秋冬季时就忙着储藏白菜、萝卜,一吃就是四五个月,等到春天时就青黄不接了,储藏的菜吃了一冬都没了,但新种的还是秧苗。”

当时看到这话还不以为然,等到自己来到这里时,才明白这种感受。如今她已经吃了几个月的萝卜咸菜,虽中间钓了两回鱼解解馋,但那鱼又不是总是有的,难得有那么一两回,这已经是烧高香了。

几个人逛完楼下又到楼上逛了逛,楼上是卖布和衣裳鞋子一类的,以及一些大件的家用摆件。楼下人稍微多些,楼上只卖布的地方不时有几个人,但也是看的多买的少,大件那几乎没人。

等到逛完商场,唯一给人留下的映象就是:东西的价钱是杠杠的,卖货的售货员是牛逼哄哄的。

中午大伙就随便买了点烧饼吃了了事,不是不想吃好的,只是现在的饭店只有国营的那一家。开始大伙原打算奢侈一回,等到进去一看,里面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用餐,桌子板凳上油腻腻的,伙计也是一副鼻孔朝天看不起人模样,再看一下菜单上那价钱,贵的那叫大伙儿鼻血上涌啊。得,咱是穷人,吃不起啊!临走还收获白眼无数。

一点钟左右,大伙来到约定的地方,大张叔和小张叔还没到。顾晚无意中瞄到旁边的小巷子里有家废品收购站,反正现在也没事,跟母亲说了声就跑了进去。

顾晚一进去就看到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正在装地上堆得书,忙装作附近的小孩到这玩耍样子,跟那位女店家说着话打探到,这家废品收购站由他们两夫妻看守着,平时被收缴了的东西都往这送,除了少部分被烧毁,大部分都堆在里面的仓库里。

顾晚随便往那堆书里一看,只见横七竖八的胡乱的堆了一地,各色的书都有,其中竟还有几本线装书,书皮老旧,泛着黄。不过最让顾晚在意的是靠角落的一本书名叫《数理化自学丛书》。

她可记得七七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一经报道,全国到处疯狂购书,其中就有这本。记得看报导,大家通过各种关系买这本书,如亲戚的亲戚的亲戚,甚至还有许多人抄书寄给全国各地的亲朋好友,然而仍有很多人没买到。想想离七七年也不远了,母亲没得到返城名额正好可通过上大学的方式回家乡。此时机会在眼前可不能错过。

顾晚忙蹲下来,对女店家说道:“阿姨,我帮你吧!”说完就捡起两本书往旁边的袋子里仍。

那女人看着顾晚可爱懂事的模样,也很喜欢,忙说道:“哎哟,小姑娘真懂事,不用,你坐旁边看着吧。”

顾晚可没停下来,仍旧卖力的捡着,直到季婉茹来找她。

“晚晚,该回家了!”季婉茹喊道

女店家看孩子的母亲来了,有点不好意思:“大妹子,真不好意思,你家孩子真懂事。”

季婉茹也没当回事,再说人家还当面夸奖自己孩子呢。也面带笑容的谦虚道:“没事,没事,小孩子能帮什么忙啊,没添乱就很好了。”

“那可没有,这孩子帮了我挺多的呢。”女店家再三感谢道,也没什么可送的,就一地书。然后又犹犹豫豫的对顾晚说道:“小朋友,你看阿姨这里只有这一地的书,要不你随便拣本,也算阿姨意思意思。”

这话正中顾晚的下怀,只见她喜滋滋说道:“谢谢阿姨,我很喜欢这些书。”然后就走到角落捡起那本《数理化自学丛书》

季婉茹本想推却的,但看女儿搂着那本书如捡到松子的小松鼠模样,也就接下了。母女二人和女店家再三道别后搂着那本书跟大伙汇合回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