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钓鱼

  • 重生之农女大作战
  • 肥肥要减肥
  • 2141字
  • 2014-07-16 13:01:44

一转眼,时间已到初春。天空放晴,湛蓝的天空如被水洗过般,让人觉得通透而舒服,也终于能长长的一叹,吐掉一整个冬日留给人的压抑。

地上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只路旁的草垛上隐约还留着点点斑白。冰封了一冬的小河也如活过来一般,河水哗哗哗地往低洼处流去。花草树木仿佛也听到春天的召唤,露出了头来……

正如唐朝诗人钱起所说“山花照坞复烧溪,树树枝枝尽可迷”。

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到了,春种还会远吗?

最近几天,小河村的大人都在忙着犁田和浸种谷,为春种做着准备。这时被拘禁了一整个冬天的小孩子就没人管了,一下子都如脱缰了的野马似得,撒欢儿到处跑到处跳。

这天上午,顾晚一人无事,便随便逛逛。刚溜达到村东头时便听见有人叫她。

“小晚,小晚,这边,我在这呢,快过来!”顾晚四处张望了一番,便见右边桃树下的草垛旁蹲着一大圈人,正围在地上,不知在干什么。

顾晚原本不想搭理的,但仔细一看,叫她的正是隔壁张明毅叔叔家的赵建国哥哥,且那叫声又一声声的传来,只能硬着头皮的缓慢地渡了过去。想她一大龄女青年,难道还要跟一群小屁孩玩过家家吗?

顾晚走近一看,只见十几个小孩,那女都有,正人手一根树枝在铺满腐烂的稻草地上翻找着什么。再仔细一看,几人旁边正放着几个玻璃小瓶,瓶内装着一些正不断挪动的蚯蚓。

顾晚看着只觉头皮一麻,被那蚯蚓给恶心的不行。她最怕这些软体的爬行动物了,软软的、光溜溜的,想想更觉恶心了。

顾晚忙制止自己的想象,问道:“你们这是干嘛呢?”

张建国抬起头来,一脸憨厚的嘿嘿笑着说道:“找蚯蚓呢,我们准备去村前的小河沟钓鱼,你去啵,可好玩了,等下我给你钓鱼吃?”

要说这张建国,别看他一脸憨厚样,可皮实着呢,平日里和村里这帮小孩撵鸡斗狗的,什么调皮捣蛋的事没干过。还好有他外婆给宠着,不然少不了他爸一顿胖揍。

一听他这话,顾晚只觉得眼前一亮。这年头饭都吃不饱了,哪会有什么好吃的。从她重生到现在,都吃了将近半年的咸菜、萝卜,偶尔还能见点新鲜的,那都是好的,自个肠胃早已经淡的没点鸟味了。此时一听有鱼吃,那可真是有如天籁了。那哪能错过啊,忙如捣蒜般狂点头。钓钓鱼,这还是可以滴。

但旁边有人不乐意了,嘀咕的说道:“干嘛还叫她啊,她又不会钓鱼?”

顾晚还没来得及回,旁边的张建国不乐意了:“又没让你带,你叫什么啊!”只见他口气很冲的对刚才那出声的女孩呛到。

那女孩一听更不乐意,再加上看到张建国当着这么多人帮着顾晚说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就听她带着哽咽说道:“本来就是,你这无缘无故的就让她一起去,她又没干什么,凭什么等下还要分我们的鱼啊?再说她又不会钓,也没鱼竿,怎么钓?”说完还一脸仇视的并着得意瞅了瞅顾晚。

顾晚只觉得一阵无语,这真是祸从天降,挡也挡不住。自己没干什么吧,怎么就招来小姑娘的挑衅呢。

张建国一听她前面那话,不爱听了。怒道:“又没占你东西,大家都没叫你叫什么叫啊。大不了我和你们分拨,今儿咱们各钓各的,我和小晚算一拨。”说完这话又想到顾晚没钓竿,有事眉头一皱:“至于这钓竿嘛,谁还有多余的吗?”

一听他这话,许多人都一阵心动。要说这张建国会钓鱼,但也比他们多不了太多。这突然加了个不会钓的,那算下来他们可吃亏了。这好不容易钓回鱼解解馋,谁愿意多分给别人呢!大伙儿觉得这主意合算,反正下回还一起钓。

小孩中年级最大的赵国华看大伙儿的意思,忙站了出来说道:“我看那行,既然大伙儿都觉得这样好,那就这么办吧。至于钓竿嘛,大家都一人只有一副,也没多余的了。我爷爷又一副放家里,我回家拿一下,我这副就给顾晚吧!”

要说这赵国华,那可是村里这群小屁孩的头头。年龄在这群小孩中数最大,今年十一了,长得也壮实,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孩子们都听他的。

大家一听赵国华这话,都同意的点点头。

赵国华一把把自己的钓竿塞到顾晚手里,然后跑回家。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就在大家等的不耐烦时,就见赵国华猫着腰,拿着一副明显比他们手上拿着的要好的钓竿回来了。

赵国华跑的有点急,停下后还在喘气。

“你咋起那么久了,等的我们都急死了。”其中一小孩抱怨的说道,说完手还摸向赵国华手中一看就老好的钓竿。

赵国华一把拍开他的手淬道:“摸什么摸,快把手拿开。你也不知道这什么钓竿,这可是我爷爷像宝贝似的藏着的,平时谁也不让碰。听说这还是他年轻时,第一次亲自从山上砍了竹子给自己做的,随身几十年了,都还完好的保存着呢。”

他说完,他还用手摸了摸,像拿着宝贝似得,一脸傻笑的看着那钓竿接着说道:“要不是这次紧急情况,我也不会把它偷出来,这要被我爷爷知道了,可不得打断我的腿。”

张建国一听他这话,搭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拍:“好兄弟,算你有义气,以后兄弟有事就说,我一定帮忙。”说完还一脸义薄云天的模样,其他小孩也是一阵附和。

赵国华一阵得意:“那是自然,大家自各兄弟嘛。”

这出狗血剧是看的顾晚一阵无语,连翻无数白眼给他们,但都被大家给无视了。其实顾晚想说的事:“大哥,你难道不是自己一直想偷这个钓竿用用,可是没机会,今天正好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吗?而你爷爷不让你碰这钓竿,不是怕你乱碰给弄没了?还有大伙儿,这是乡下,我们现在正准备去钓个鱼,而不是在香港电影中,也不是去打架,不用兄弟义气。”

可大伙儿完全没感受到顾晚心中所想,只见一伙儿雄赳赳气昂昂的少年身后跟着一个一脸纠结的小姑娘向小河边挺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