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苍国初春
  • 锦世长缘
  • 帝子璃
  • 1498字
  • 2022-04-21 09:52:17

苍国天灏七年,初春。万物复苏,给本是一派冬意的皇城平添了许多喜庆。

“月明宫”,苍国用来祭礼的地方。

各侍女婢子来往匆匆,踱着统一的小碎步,廊腰缦回,娇羞容美。明天是祭春神的日子。按照以往的惯例,苍国唯一的封国王爷楚韶会来此迎新火,以求来年国家兴昌,而她们则需要在明日之前布置好月明宫所有的陈列。

不远处,祀礼总掌事审视着每处摆设,对身侧的月明宫领侍说道:“明个儿之前这里必须要布置好,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咱家就不费口舌了。今年皇上会带文武百官一起迎新火,所以月明宫明天的祀礼,务必要认真对待。”

“这个奴婢已经吩咐了下去,还请掌事放心。”领侍恭着眉眼谄媚道。

“嗯,知道就好。”祀礼总掌事瞥了眼领侍,拂袖而去。

对于月明宫内干活的众人来说,这早已是期待已久的大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但这种兴奋,并不是因为能够亲眼看见当今圣上,而是如果明天祀礼一切进展顺利,月明宫每个人的赏赐都会多上几倍。

领侍笑着看了看祀礼总掌事离去的方向,转身走进了大殿。

嘉云王府。

在苍国子民看来,嘉云王府是比那皇宫还要神秘的地方。

大片的梨花开的正盛,微风拂过的空中,花瓣打着旋儿,跳着舞。静谧中带有和谐的动感,动静结合,呈现出特有的美丽。

翠首亭内,女子身披白色绣云凤凰锦,松挽长发,单手扶书,悠闲地品尝着去年的贡茶,一举一动尽是凌厉傲然。与那倾城的容貌相陪衬,更显其气质绝佳。

明眸皓齿,深黛长睫,若说其最出彩的地方,便是她那双宛若天上璀璨星辰的眼睛,不容得人忘却。

苍国更是有段民谣,小儿朗朗上口,“美人西街,不见其颜;贵在庙堂,不听名华。”说的就是这位白衣女子——云恭璃,嘉云王府圣璃公主。

“这《四国风云志》的作者,对于各国人物奇谈的描写,倒是令人深究。”云恭璃嘴角微扬,略有所思道。

其贴身侍女云忆笑颜道:“公主,这几日您天天看书,不累吗?这些书,您自幼就不看了呢。”

“我是在给生活,找一个乐趣。”云恭璃浅笑道。她不会解释她这是在恶补四国地理历史知识。

云忆眨了眨眼,低头嘀咕道:“公主只要您别再明日醒来又不认识我了,您想找什么乐趣都好。”

半月前,当她推开梨苑大门,如往日一样准备叫公主起床梳洗时,屋内,空气中弥漫的杀意不禁另她屏住了呼吸。那双不同于往日,虽充满神采却又如同深渊看不到底的眼睛着实把她吓了一跳。然而更加惊悚的还在后头,公主似是变了一个人,竟然走出了梨苑······

云恭璃看了眼云忆,面色平静道:“这种事以后是不会再发生了。对了,这几日怎么不见陆伯在我眼前晃了?”她可记得那几日,那个憨态可掬,满眼精明的王府总管可是整日地围在她的身边,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似是在处理福禄阁的事情。”云忆道。

“福禄阁怎么了?”

云忆叹了口气,“公主啊,您是在和云忆开玩笑么?苍王爷与婉郡主三日前在福禄阁因为一把玉扇子与伙计争执的事情早已传遍整个苍都了,说是咱们王府故意损坏器物,然后赖上前来购买的富贵人家,叫人赔偿呢。”

福禄阁,苍国最知名的玉器首饰店,嘉云王府的产业之一。

“那,陆伯是怎么个处理法呢?”云恭璃道。自古清官难断王公事,何况是苍国唯一的封国王爷。这种矛盾的事情,只怕陆伯有七颗玲珑心,也防不住别人的从中作梗。再简单说,她不是不知道福禄阁发生了什么,而是她不相信这种明面上三言两语的事情。

那可是被传呼其神,得众人仰慕的王爷。

“不知道。听说陆伯被此事困扰,瘦了一圈呢。”云忆道。

云恭璃轻放下了书,起身离去。云忆紧跟在云恭璃的后面仔细询问道:“公主,可是回屋?”

“许久没有去花林,今个儿时间还早,去看看琴。晚上多准备些食物送到璃阁,陆伯若是回来了,叫他等我。”云恭璃浅笑着渐行渐远。

云忆停住欲跟随的脚步,识趣地转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