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郎骑竹马来
  • 剑耀九歌
  • 极光之北
  • 3228字
  • 2016-08-24 12:28:47

喉头轻动,李沐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这么紧张。

花梨木打造的雕花椅上,铺了细腻娟织的坐垫,照理来说,坐上去应该十分舒服才对。但是李沐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让他不自在的目光,来自上首。那个坐在主位上的魁梧身影。那人捧着青瓷茶杯,不紧不慢地喝着茶。

这茶在李沐手边也有一杯。只是闻着茶香,李沐就知道这绝非自家店中的那些劣等青茶可比。

“喝茶。”那人看李沐有些拘谨,示意李沐可以放松一些。“今日请你来,只是闲聊一番。切莫紧张。”

李沐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拘谨。

大厅之上那高挂的横匾映入眼帘。

“东胜魁首。”

这四个字,是压力的来源之一。

东胜是地名,指大贠治下,东南胜州。也就是李沐所居的州府。

魁首两个字,很好理解。那便是第一的意思。这四字连在一起,便是胜州第一。

什么第一?武道第一。

坐在李沐上首的,赫然就是胜州武道第一人——烈火掌宁席白。据说,宁席白的武功已入化境,若是江湖之中有排名,足以排入前十。

毕竟天下一十三州,能心安理得地受下一州第一之名,若没有名副其实的真材实料。恐怕早就被人夺了去。

大贠王朝共封天下武道魁首一十三人,人称十三魁首。能评上这魁首之名的人,要么武功足够出神入化,要么势力足够强大。总之,便是要在江湖之中,有足够的实力,才会被朝廷所承认。

宁席白穿着一身玄色衣衫,就端坐在雕花椅上。只是不紧不慢的喝茶,但是只是这一股久居上位的气度,足以让涉世未深的李沐额头见汗。

“听知桐说,你家里是开茶馆的?”宁席白开口问道。

李沐连忙点了点头。

宁席白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仿佛在李沐到来之前,就准备好了问题。于是,便按着顺序问李沐第二个问题。

“家中父母可健在?”

李沐清了清嗓子,说道:“家父尚在,家母自我出生起便不曾见过。”

“哦。”宁席白淡淡一个哦字。

李沐不知他具体是何用意,只能用袖口微微擦了擦手心的汗水。

“可有房产?可会武功?”宁席白的问题接二连三。他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对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的压力太大了。于是想笑一笑,缓和一下气氛。

李沐偷偷瞥了一眼宁席白,后者不笑还好,一笑,反倒是让李沐更加紧张了。因为他家中,只余一间茶馆谋生,除此之外,他哪里还会有房产。至于武功,他爹李列从小就让他专心读书,不让他瞎混,所以根本从未接触过。

李沐当然也不是傻子,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他心里清楚。那肯定是无法让宁席白满意的。可他无法欺瞒宁席白。且不说宁家在胜州的势力,就凭宁知桐是他女儿,李沐也不敢欺骗于他。

于是他老老实实地摇头。

宁席白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但是心中已经对李沐的情况掌握了一二。知道了这些情况,他心中倒是有些为难,“知桐这个丫头,这可让我难办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不再言语。

大堂之中便没有了声息。

“宁……”李沐开口,只称了一个姓,但后面的称呼,却是让他有些犯难。叫伯父?今天他也是第一次到宁家来,如此称呼未免太过亲近一些。叫家主?那未免也太生分了。

“宁爷。”犹豫再三,李沐叫出了这个称呼。

宁席白一口茶水含在口中,差点喷了出来。这个称呼,若是江湖人来称呼一声,宁席白并觉不妥。可这个只比女儿大了一岁的毛头小子这么称呼,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还是叫伯父吧。”宁席白放下茶杯,“毕竟我可是听知桐提起过你好几次了。”

“呵呵,知桐她……”提起宁知桐,李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宁知桐是宁席白唯一的女儿,也是李沐所爱慕的少女。宁席白这个位列江湖十三魁首之一的大人物,能够如此和颜悦色地召见李沐这个小人物,还不是为了女儿的终生大事?

若不是他的宝贝女儿宁知桐几次三番提起这个李沐,宁席白又怎么会去注意这个小子?

“知桐都跟我说过啦。老实说,我这个女儿,被我和她母亲给宠坏了。脾气差得很,也倔得很。所以,她对自己的事情,倒是很有主见。”宁席白说完这话,分明听到自己身后屏风后头,传来一个不满的声音。“哼。”

显然,宁知桐就躲在屏风后面,偷听自己父亲和李沐的对话。“哼。爹也真是,拿这气势,还不把人给吓死。烂木头也是,真是一根烂木头。平日里那贫嘴劲到哪里去了啊?”宁知桐撅起小嘴,对李沐的表现有些腹诽。

可她毕竟不过一十五岁的年纪,哪里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管多成熟多老练,在第一次面对老丈人的时候,终究是会显得有些畏首畏尾的。

不然你以为,老泰山的称呼是怎么来的?当真是有泰山压顶的压力啊。

李沐讪讪地笑了,平日里与宁知桐相处,倒真没有宁席白所说的坏脾气和倔强。宁知桐她,也多是有些少女心性罢了。

“不过,李沐啊。知桐若是认定了你。我倒也不强迫她改变主意。”宁席白收起缓和的笑脸,变得严肃起来。“可我宁家从父辈起,白手起家。创下偌大基业。如今更是宁陆王李四大家族之首。我宁席白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这家业,终究会要传到她的手中……”

说到这里,宁席白顿了顿,然后仔细盯着李沐说道:“我怎知,你就不是为了这份家业而来呢?”

李沐听闻,身子一僵。“不不,宁伯父……我……”

宁席白大手一挥,打断了李沐的辩解。“我宁某人身为十三魁首之一,名气够大,仇敌也够多。如今知桐在家中,我也能就近照料,护她无忧。如果她跟你在一起,你能保护她么?”

李沐背上的冷汗彻底打湿了衣衫。他满脸涨红,站起来说道:“宁伯父,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若有人想要伤害知桐,我定然誓死护她周全。”

这一番话,李沐说得激动。屏风之后,宁知桐的眼眸也闪过一丝别样的光彩。

可是,宁席白还是那模样。

成年人看的东西,远远要比这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要长远得多。

“年轻人,光有决心是不够的。你没有与之相称的实力。到最后,决心终究是个笑话。”宁席白淡淡的话语,仿佛巨锤,砸中了李沐。

李沐坐倒在椅子上,双手紧握,双目出神。

屏风之后偷看的宁知桐,秀眉一皱,就想走出来。但是看到自己父亲有意无意之中瞥过来的眼神,她的脚步又顿住了。

宁席白自幼对她,抛开宠爱之外,也另有威严。而今次李沐上门,也是宁知桐自己推动,才让宁席白有了看一看李沐这个小子的心思。

自己父亲,是在试探李沐么?

“可爹这些话,未免太重了一些吧。”宁知桐着实有些担心李沐。

李沐略略惨笑一声,“宁伯父,我如今学武,还来得及么?”

宁席白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练武之人,都是从小调理筋骨。年幼者三四岁便开始琢磨,年长者不过十岁。都是挑在幼童长大之前,打熬基础。如今你已一十有六,早已过了学武之龄。纵然习武,成就也十分有限了。”

李沐脸色变得煞白。这个结果,意味着宁席白分明是不同意这门亲的。妄他兴高采烈而来,没想到,却是受到了现实赤裸裸的打击。

宁席白看到李沐的脸色,也知道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重了。他也看到了自家女儿白嫩小脸上担忧的表情,终究不忍让女儿太过担忧。

于是,他说道:“当然,我宁某人不是那种一眼定人的傻子。今后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况且我们江湖人,与那些王公大户不一样。门当户对是锦上添花,真心诚意才是其中根本。”

“硬生生拆散知桐和你,这件事,我不会做。”

“但是,你是男人,我想有些责任,你也必须扛起来。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宁家家大业大,你要如何担起这份家业?保知桐衣食无忧?还有,宁某人仇敌遍天下,若是不讲道义及人子女,你又如何能护知桐周全?”

“……”李沐默然,这两样东西,他一样都没有信心。

宁席白看到李沐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眼前这个少年,在他眼中,毕竟还太过稚嫩。

“罢了,我就给你两点要求,你若答应,我们便再来谈这门亲事如何?”

李沐听闻,猛然抬起头。他的眼中又泛出光彩来。

“第一、入赘宁家。”宁席白伸出一根手指。

李沐眼神一顿。

宁席白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开始习武,打下基础。若是你同意入赘,和知桐成亲之后,我会教你武功。不求你天下无敌,但求你在我身故之后,可以护得知桐周全。”

李沐木然地点了点头,将宁席白所说记在心中。

宁席白看他的模样,知道今天所说得也够多了。于是微微招了招手。等在门外的婢女便把早已准备好的茶汤端了上来。

点汤送客。李沐是明白这个意思的。于是,他也知趣地起身,向着宁席白作揖行礼。“宁伯父,您的话我记在心里,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宁席白微微颔首。

李沐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