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审讯李冬雨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3165字
  • 2020-07-17 15:35:27

新宿警署8号楼层往前数第六个办公室,门前牌子上写着干涉科。

里面就两个人吴军海和林心如都坐在那看电视上所播放的探索奇异事件节目,还一边嗑瓜子。

里面播放到主持人李冬雨发出的一声尖叫后就倒在水里,而电视机一下子出现白屏状态,吴军海觉得知道她们一定是出事了,就快速站起身来。

在一旁的女警察心如看到了他这动作就开口问:“老吴,你这是去干嘛?”

“当然是去找他们了。”吴军海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黑鹰别在腰间。

“那你知道她们在哪录制吗?”心如问。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说着他拿起椅子上的衣服就迅速跑了出去。

在外面都是单桌单椅,有多名警员在办公。

吴军海看了一眼,说:“特遣一队,何在?”

很快几名成员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看着吴军海。

“很好,全部收拾东西跟我走。”他说着就往楼下跑。

一队的人员赶紧穿上放在后面椅子维护警衣服,并把防护背心带上,又拿上在墙上挂着的枪支和设备,跟上了他的步伐,然后一起下楼。

在楼下,就有两辆车在那等候了,是一辆灰色的越野车和一辆白色的路虎极光车。

警员们纷纷上了灰色越野车,而吴军海他自己上了前面那辆路虎极光车。

驾驶员小林就问:“队长,我们去哪?”

“去火车站那边。”吴军海看着前方说。

小林点了一下在方向盘上屏幕,接着就出现一个七星阵符号,这是北斗导航系统,是为全球用户提供全天候、全天时、高精度的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的国家重要时空基础设施。 

然后点击进入页面并输入地点。

找到离目的地最近的一条路后便启动车辆开出了总警署大楼,后面的越野车紧随其后。

很快驾车来到魔导列车车站的卫生间门前,那里已经拉上警戒线,并有人在那警戒,不过这些人并不是他的队员,来自刑警支队。

吴军海提前下了路虎车,观察那里的地形,就发现那早有多名记者在那拍摄,还有路人在围观,还有些群众在那议论纷纷。

他就带领一队警员们进入卫生间,一队就开始检查,有的对所有地方进行拍照,有的在做笔录。

有的则跑在问一些路边的行人问题,还有的快速的将三具被抽空氧气的尸体搬了出来,并用笔画上轮廓。

吴军海刚一进来就带上黑色口罩蹲下来看了一下那些人的脸部和嘴巴,都是一样的惊讶表情,面瘦肌黄,脸色苍白,身体只剩下皮包骨,这让其怀疑到底这些人都看到了什么。

很快,几辆救护车也赶到现场,医生和护士快速下车跟维护警交流了一下便带人进入卫生间。

一个医生来到吴军海面前敬礼后说出他的来意,点头答应,医生就吩咐护士们就将死者抬上担架并用白布遮住脸面,让人看不到他们的那可怕的面容,随后就带人离开。

目木剑坐在一处草坪上看到救护车来后,便去找一警员把情况说了一下就坐着车去了医院。

到了那医生就让其做全面检查,毕竟他也沾染上不明物质。

这一转眼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大家都在忙。

在新宿警署高层大厦,周围布置了很多岗哨,楼顶上爬着隐蔽很好的一名穿着吉利服的狙击手,手中的枪是一把射程远,击杀快的巴雷特狙击步枪,这人是特种兵出身,旁边有人穿着吉利服拿着高倍望远镜观察下方情况。

在8楼888号房间,上面门牌是警署司,是整个警署最高长官所在的地方。

这间办公室也挺豪华的,有红木沙发和防弹玻璃的桌子,上面还放着青花瓷茶壶和茶杯,在桌子前面是一台贴在墙上的十二英寸液晶电视,上面正在播放安化黑茶的宣传广告。

一名穿着西装革履打着蓝色领带的国字脸中年大叔,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正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泡些茶喝,他叫邹豪文。

就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报告。”这声音铿锵有力。

“进来。”邹豪文说着就继续品茶着喝。这是他今年到胜利茶城找金宇茶庄的孙老板买的上好冻顶乌龙茶,这茶是产自台湾省鹿谷乡凤凰村永隆村彰雅村(冻顶巷)。

门被打开走进来,穿着中山装带着西部牛仔帽子的帅男子,他就是刚从车站厕所回来的目目剑了。

他走上前看到邹豪文在喝茶,敬军礼说:“长官好!我是从拉菲克拉特来的目目剑,前来向长官报告!”

“是目目剑,快来坐下,不需要站着。”邹豪文很是和蔼可亲的点点头让他坐下。

“是,长官。”于是他走正步来到他一旁的沙发坐下,而他只坐沙发一边直起腰挺起胸,坐着是军姿坐。

“挺不错。”中年人赞叹道。

“谢!长官夸奖。”目木剑说着又起身给他敬礼才坐下。

“不用拘束,跟家里一样。”

“是。”目木剑点头回答。

“来品尝一下我这茶,如何?”邹豪文说着就给他倒上一杯。

目木剑端起茶杯,闻了一下茶香,就觉得清雅脱俗,再看起里面茶汤来,发现这茶汤色蜜绿带点金黄,又喝下一口,喉韵回甘浓郁且持久,就一下子让他尝出这是什么茶。

他闭上眼感受一下后说:“这茶,真是太好喝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冻顶乌龙茶。”

“小子还挺会品尝的,没错就是这茶,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邹豪文便问道。

“这个其实很简单,从茶汤和香气上就能看出来。”目木剑解释道。

“嗯,对了经历过那次事件之后没有在发生其类似事吗?”邹豪文喝了口茶说。

“这倒没有。”目木剑摇头说道。

“那就好,我调查了他们的身份,是貔貅帮,所做是为了报复社会,我打算今晚就对他们进行逮捕。”

“那真是太好了,就该将其绳之以法。”目木剑高兴的说。

“听说你在来的路上受了伤,没啥事吧!”邹豪文关心道。

“没事。”目木剑喝了口茶说。

“多注意点,那你可看见那个怪物的真实面目?”邹豪文又问。

“并没有,我当时也就听到他的声音而已。”目木剑摇头道。

“算了,你能平安无事回来就已经很好了。”邹豪文说着拿起遥控器随后对着电视机,就摁了一下那个红色开关健。

电视屏幕从黑变成有色彩的,那上面正在宣传着黑拳职业联赛的广告。

而一旁的目目剑看到桌子上摆着很多照片,不是人死,就是个大脚印。

他遇到这次事件在新宿中已经算是小的事件了,每天都有奇怪的凶杀案发生。

首先案发现场都是在厕所间或者工厂里发生。

每个遇害者的身体不是被抽空,就是直接被吞噬掉,可每次都会留下一两个生还者,此次事件也是一样。

“你先熟悉一下周围的情况,以后我在给你安排。”邹豪文看了会电视想了想说。

“是,长官。”目目剑点头答应道。

两人又聊了会天,他就让目木剑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目木剑毕竟也参与了此次事件,所以就在他自己的宿舍里写了一份电子报告发给一个负责这事的警官。

他没事就看看报纸,这不就被一警探给叫去做案件笔录。

于是去二楼审讯室,审讯一下主持人李冬雨,目木剑只好听从命令便去了那里。

在一间审讯室里,有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前面坐着正是此次事件的第一当事人李冬雨,而坐在他旁边正是穿着警服的目目剑还有一名做笔录的小警员。

“李女士,据我们调查很可能是人所为。”目木剑看着本子上的资料说。

“喂!我都说了,此次事件不是人所为而是妖兽河童干的,是河童,长官。”李冬雨听到是人所为,她的暴脾气就上来了起身站着大声吼道。

“小姐,这个世界就没有妖怪的,别听那些传言,要相信科学,还有小姐你一定是看错了。”目木剑开口说,因为他并不相信有妖怪在这个世界上。

“可我看到的并没有错。在我昏迷之前在水下是看到很多长相跟蛤蟆似的人形怪物,眼睛是红色的,很可怕。”李冬雨辨别道。

“好的,我们会根据你的笔录再次进行核查的,你现在可以走了。”目木剑说着起身走过去帮她把手上的镣铐解开,并把一个粉红色手机还给李冬雨。

“喂?!长官能告诉我一下,我朋友她怎么样了吗?”李冬雨想到什么就开口问道。

“这个暂时我们还无法告诉你,因为需要保密,还请你不要向外透露半点信息,那样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我们会随时和你联系的,请这段时间不要离开新宿之城,否则我们会对你以犯罪潜逃进行缉捕。”目木剑对她说。

“好吧。”李冬雨说着起身就和一名警员出门了。

不过出了警局,准备打车走。就有一辆车牌位为鲁L666的加长林肯来到那。

接着车窗打开,她就看到

“林叔,你怎么来了?”李冬雨对开车的人说。

“是老爷让我来接的,他很担心你的安危,为了早让你出来老爷特地去找吴军海长官释放你。”林叔解释道。

“哦,那你回去谢谢我爸!”李冬雨说。

“您还是自己回去说吧!”林叔说着就开车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