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吴军海的离开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3147字
  • 2020-12-30 09:26:42

目木剑接着走上前并拉住她的手,就向楼梯口走去,而穿着警服的吴军海也冲上楼梯刚好和他们着了个面。

当他看到目木剑牵着他女儿的手就明白一切情况,目木剑有些尴尬的送开了手并说:“长官,你也来了。”

“嗯,谢谢你,来接我的女儿。”

他的话刚说完,在胸口处就出现一个尖刺,还流出血,疼哭的大叫一声,接着有些晕眩向后倒去,还好一旁的李冬雨跑过去扶住。

目木剑一看直接很是气氛便向后边的僵尸火速开枪射击,飞出的金色子弹都带着他的怒火和杀气全部打在那货头上,接着它化为灰烬。

当旁边的吴雪如看着那情形一时间傻住了,但脑海里原本风平浪静却在这一刻起变的波涛汹涌,让她痛苦的蹲下来。

目木剑过去并从衣兜里拿出两个红色小药瓶子,分别从小药瓶里取出两个丹药放进吴军海的口中。

并把他给扶起身来,双手放在肩膀上,把身体的里的罡气传授给他一些。

这样他感觉到后缓慢的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李冬雨和蹲在一旁的吴雪如。

“您醒了,感觉如何?”

“还行。”吴军海说着又咳嗽几声,随后吐出一滩血,弄在地上。

“赶紧在传点。”冬雨吩咐道。

“不用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仙去。”吴军海摇头说。

“长官,你说什么傻话,我在传点。又不累。”目木剑说着就要继续传输。

“我说不用就不用,难道没听不懂我的话吗?还是命令不好使了。”吴军海怒骂道。

目木剑听了只好作罢。

“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可是我都这样了,能活过来就是奇迹,所以我把女儿托付给你,希望你能善待她。”他看了一眼他女儿就对目木剑说。

“长官,你这是说啥话,都会好起来的,一定能行。”李冬雨一边说,一边用手安抚他的伤口,但眼泪不听使唤的流出。

“哈!还请让我把话说完,不要你多么的好,只需要她身体好,吃嘛嘛香就行,也是我的心愿了。”

当听到女儿的两个字时,吴雪如原本无光的眼神一下子多了很多色彩,接着站起身跑到军海的面前一下子抱住了他。

“父亲,不要走,别离开女儿。”

“女儿,你记忆恢复了,也不枉我下去告知你母亲。”

“嗯,我好了,不,别走。”

“爸爸!是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的,我在天上保护你,闺女一定要好好的。”吴军海说着还是流下眼泪,这让吴雪如抱住了他并痛哭起来。

众人看到着也有些不舍,毕竟这么好好的生命在众人的面前死去。

“目木剑,我以你的上司,再次命令你。”吴军海看着一旁哭泣的目木剑说。

“长官,我在。”目木剑向他警礼并站直说。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下命令,就是为了一件事:保护我的女儿安全,能否做到?”吴军海看着他说。

“长官,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就没人会伤害到你的女儿,就算是那也要踏过我的尸体才行。”他打包票的说。

“好!就把她托付给你了。”吴军海说着把女儿的手放到目木剑的手上,他仿佛看到了女儿和他结婚的那一时刻,接着幸福的闭上眼睛。

“爸~”吴雪如在他身上哭泣,目木剑走过去抱着她没有说话。

随后三人找了个地方把吴军海的尸体给安葬了,接着就出了医院大门找了辆车向远方的城市开去。

在地铁站,现作为地下临时避难所,这里人满为患,不过有警员在这维护秩序,都是三五成群的一堆并没有靠拢。

在一个角落里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青年手握一把刀,而一旁的是个很是听话的小女孩,而这两人就是乙羽,那个小女孩名叫涵涵。

一名警员走上前并拿着大喇叭喊话:“大家都安静些,不要在讲话了,请听我讲几句。”

可是场下的人们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继续在那讲个不停,他们都是在讲家园重建工作。

这让警员一度尴尬,于是拿出枪支对上方开了一枪,“砰砰砰大的几声这才把大家给镇住,不敢继续说话都望着他。

“这就对了,安静才是最好的事了。

刚接到上峰命令,我就跑来告诉大家一好消息,就是在忍耐会几天的时间一切都会过去。

因为各地政府和各地领导对我们这里很是上心,各地区的民众都开始捐款,还有军备物资也已经在路上了,还请大家放宽心,人民政府是不会放弃我们的。”

大家一听有救了,都很开心还有的在鼓掌喝彩,但是场面又开始乱起来,不过那人一伸手,所有人都闭上嘴不语。

“好了,下面用掌声在热烈一下,欢迎我们驻地长官为我们接下来的生活来讲两句话,大家掌声欢迎。”警员说着就鼓掌起来,由他带头,众人都跟着鼓掌。

随后从他一旁走出一名穿着警服的中年人,不过他带了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文绉绉,给人一种文化人的感觉。

“大家好啊!我是这的驻地长官我叫闫早发,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我,不过没关系现在都知道了。”他扶了一下眼镜说。

大家再一次发出热烈的掌声,他点了点头,就这样开始了慷慨激昂地讲话,一时间大家都为他的讲话感到有了能量一样。

“这外面发生的事情昭示了敌人的残忍目的,看看那些死去的同伴们,我们不能向罪恶低头,只有反击。”他握紧拳头,露出愤怒的表情说。

“反击!反击。”众人说。

“可恶的鼩向,他手下的御座们的极其目的就是要灭亡所有人类!想把我们都变为他的食物!”

下面的众人居然没有吵闹,在巨大的恐惧的压迫下,静静地听着局长的发言。

“怎么可以这样呢!人类怎么可以灭亡在这种家伙的手上······”

“怎么可以呢,居然灭亡在那种家伙的手上······”

“怎么可以啊······”

这位局长大人开始反反复复地说着,目光都涣散了。

“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他忽然又变得大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语调尖锐而怪异。

而底下已经有些小孩子被吓的哭出声来,随后钻进乙羽的怀里。

“我还有事,待会你跟着那位小姐姐出去。”她用手指着一旁在看戏的徐小颖说。

“我不,要跟着大哥哥一起。”小女孩摇头说。

“不行,大哥哥还有事要去处理,不能被耽搁了。”乙羽解释道。

“好吧!大哥哥一定要回来找我。”她说。

“嗯,会的。”乙羽点头答应。

“那我们来拉钩。”说着就伸出小拇指出来,乙羽点点头也用小拇指和她啦起来。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小朋友们,不可以哭鼻子哦,要学会坚强。”他露出诡异的笑容,歪着脑袋,看着下方的人类继续说:“但是强大的人类是不可以向御座鼩向低头,更不可以灭亡在御座鼩向的手上,我们要学会抗争······”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在忍耐,因为他看到场下的人类,不,在他心里不是人类而是肉。

“还有···这···这么美味的人类,怎么可以就这样灭亡呢······?!我要吃,就贡献给我吧!”说着他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变的巨大化。

底下的人看到后惊叫起来,人群开始不安定起来,在乙羽身边已经见不到那个小女孩了,接着他起身伸了个懒腰。

而局长大人只是一个劲地笑着,身体慢慢地发生着肉眼可见的变化,身体开始长出外骨骼,接着变身成一只机械暴龙兽。

“呀啊——”

底下的人群彻底崩溃了,惊叫声哭喊声混杂在一起,开始一起向出口涌去。

“你们一个个的都跑不了的······”局长狰狞地笑着,向前一步步的走去,口水都滴落在地板之上,把地板都给侵蚀了。

——“一、”

——“二、”

角落里忽然传来了女性计数的声音。

——“三、”

——“四、”

——“五、”

“这是······”已经只能勉强看出人形的局长歪着脑袋,开始打量着四周起来。

——“六、”

——“七、”

“鸦?”

——“八、”

——“九、”

他忽然激动起来,冲向声源处。

——“然后成为了十。”

一个巨大的机械手臂直接将挡路的人甩开、刺穿、切断。

——“摇晃吧,慢慢摇晃吧。”

他终于站在了声源的前方。

那是一台红色录音机在播放着。

随后,他的背后感觉一痛。

低头一看,在胸口处透出一截刀尖。

——“去吧,鸦karas。”

录音机终于把所有的内容都给播放出来了,就听里面嗤啦声响起。

听在他的耳中,只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羞辱。

“呜啊——”

他愤怒地转身,将身后的袭击者给甩飞去,乙羽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来了个狗啃屎的动作,很不雅观。

御座化的局长狂啸着,扑向一旁的穿着一身白色的衣的乙羽。

乙羽用乌眠刃支起自己的身体,轻手擦去嘴角的血,左手一松开黑色龙纹刀鞘掉在地上,于是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向体型庞大的妖兽扑去,他要以死相斗给那些人类有喘息的机会。

金属相击之声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