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倒霉一天(上)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3614字
  • 2020-12-09 04:46:31

天台上……

“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白衣男子不停的挥舞着双手,似乎这样就能够驱散恶魔保护他安全一样。

一个穿黑色裙子的女人把带着肉色丝袜腿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就说:“你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吧,为什么还要跑呢?”

随后用舌头舔了舔男子手臂上的血红色经络。

“因为不知道你们会是这样做,而且这跟先前说的规矩大有不同,还有我的女友已经远去,所以何必在居住在那。”男子挣脱开后说。

“小子这样说,就是你的不对,自己口口声声说合作,现在却逃跑,真不把我们放眼里。”那人说着衣服被狰爆,暴露出本体,灰黑色的身体,犹如麋鹿一样的触角,短小的翅膀,泛白的眼睛。

“啊!怪物。”男子说。

霍拉正要扑向男子,却被一把剑给挡住了。

“霍拉会成群出来,还真是稀奇啊,虽然很难得,但你们还是解散吧!”说出这话正是刚好赶来的光影斩牙。

接着他一用力,素体霍拉直接被顶飞了出去,在空中旋转几圈,便落在地上。

这些人才看清他,是穿黑色风衣,手拿两把银色短剑,把柄处成黑色。

“魔戒剑,是魔戒骑士吗?这不可能,本城市的魔戒通道都关闭了,没有职业者能进入。”素体霍拉说。

“一切皆有可能。”魔导轮希露瓦说。

“不要跟他废话,我们上。”一人说着就张牙舞爪向他冲去,那些人紧随其后。

“就先一招解决你!”只见斩牙手中的魔戒剑连出窍都没有,只是一用力,巨大的力量便加持在了霍拉身上,它瞬间便被抽爆了。

那些人一看不敢上前,只能和他拉开架势。

“喂!zero,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传来,而且很近。”希露瓦闻了一下周围传来一股刺鼻的味道说。

“嗯,有的,就是太难闻了。”光影斩牙点头说。

“这个是从那边的白衣男子身上传出来。”

“嗯。”斩牙点头说着看向坐在地上喘气的白衣男子。

“从他这味道来看,似乎是腐烂的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成为甜品了。”希露瓦说。

“什么?!”斩牙不明白它说的。

“血色甜品,是一种魔兽开吃的食物,能够让它们得到最强进化,实力大有提升。”希露瓦解释道。

就在这时,三个穿黑色连衣短裙女子吼叫着冲过来,速度快,在她们所过之处都有留下一红点。

斩牙看着她们冲过来用出一掌,看似简单的,其实蓄力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们过来刚好碰到打出的掌芒,直接给弄飞出去,真的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随后在空中翻滚几圈就倒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只能吼叫。

很快那里红点聚合在一起,形成紫色六角星,释放出耀眼的紫色光芒,这让斩牙没有想到被弄,周围一片白。

随后从里面飞出多只素体霍拉,每个都有2米以上的个子,青面獠牙,爪子锋利,吼叫一声后就冲向他。

斩牙双手挥舞着魔戒剑将几头霍拉给劈开,让其不敢靠前,这正好给他时间了。

接着两把魔戒剑换成正手握,剑的前端叠在了一起。

随后将交叉着的双剑高高的举过头,接着双手十指和手腕配合舞动,两把魔戒剑在空中划出两个相同银色的光圈,两个光圈向彼此合拢,慢慢合成一个召唤阵,而且光芒强盛。

霍拉看到后知道这是什么就冲过去,想要阻拦。

斩牙知道不能多等,脚用力一踏身体腾空而起,直接进入召唤阵里面。

早以等待的小天使拿着银色铠甲着装于他的身上,一下子就变了模样。

头盔是个高低耳的狼头,无比凶狠,让人看了无比可怕,搭配银色武装铠甲,有武将的风范,后背是个黑色风袍,在腰间腰带中部位是个交叉符号。

而双手的魔戒剑也变成了祖狼的佩剑,银牙剑。

那上加了护手,可以保持手持的稳定性。

双刀的柄尾部也以锁链相连,可以甩出一支作为远程攻击和用锁链捆绑控制霍拉的行动力,再近身肉搏击杀。

随后他出现在墙上看着下方在吼叫着霍拉,就摆开架势,气势如虹的大声喊:   “霍拉们,你尽管来吧!”。

对于这简直就是挑衅的话,霍拉们立刻冲了上去。

接着双手轮舞,银牙剑开始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道道的银色轨迹,也化作了一把银色的死神大镰,收割着冲上来的霍拉性命。

只见在一道道一闪而逝的银光之中,霍拉的身体残肢和鲜血不断的飞到半空中,然后无力的落在了草地之上。

解决掉霍拉的光影斩牙便朝着白衣男子方向走去,却浑然不知有危险正在逼近。

原来一束银色的光正悬浮在他身后400米左右的上空,并在不断的拉近和他的距离。

骑士的本能令斩牙警觉出,于是他放慢速度,并做好防御准备。

出人意料的是那束光芒的速度却提高了将近一倍,一秒钟后,光芒与他的距离已经近的可以让人辨认出形状——是把能量光剑!

此时,光剑距离他的后心竟已不足两米左右!

又是生死之间的抉择!

光影斩牙用出紫疾魔瞳,眼睛就从黑色变成紫色,一下子就看清了光剑的前进路线,就马上急停并击出魔戒剑,不偏不倚的击中了光剑的最软肋。

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剑鸣,斩牙只觉得握剑的右手已经分手失去知觉了。

那把本应被击飞的光剑只是稍稍被改变了前进方向,偏离了几寸,便从斩牙的肩头掠过去,差一点便碰到他了。

光剑刚过,一道黑影便以足以产生幻觉的速度闪过斩牙的眼前。

黑影比光剑还快的速度“飞”向光剑,理所当然的抓住剑后,黑影又在半空没有任何借力点的情况下,以同样的速度回身刺向了斩牙。

此时的他右手还未恢复知觉,只得向一旁纵跃出去,也知道对手不是等闲之辈,这一跃出便用上他的全力,落到高速路旁的空地上。

便开始重新锁定黑影的动向,但是事实却不必如此,黑影就在他的眼前,手上的光剑夹着死亡的剑风,刺向了斩牙的咽喉部位。

就在电光石火之间,斩牙辨认出黑影一身青衣,却已无暇再顾及这些琐碎事,现在的他已来不及再做出二次闪避。

只有拼上百分之百的力气,与对手硬拼!

当然,见识过对方力量的他不会再去格挡对手的光剑,他反击的目标手腕。

又是一次生死的碰撞,这一击必杀也赌上了自己的生命,不过他似乎赢了,魔戒剑在光剑触碰到喉咙前的零点一秒,削中了青衣人的手腕。

即便是魔界骑士“祖狼,现在斩牙的心中也不由得涌出一股胜利的喜悦感。

但是,他高兴的还太早了。

在青衣人被击中后,就像被定住般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它的手腕不但没有和身体分离,甚至连一点受伤的迹象都看不到。

迟疑了一下,斩牙立刻明白过来击中的只不过是一个残像而已。

“他在上面!”这时魔导轮希露瓦大声提醒。

结果已经太迟了,就在斩牙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天空的瞬间,光剑抵住了他的眉心,吓的闭上了眼睛,不敢在看。

一个低沉而怪异的声音传进斩牙的双耳,这声音听上去像是闷在盒子里的蛤蟆叫:“你还没死呢,魔戒骑士。”

斩牙听到这猛地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还站在这片空地上,而青衣人并没有对他下死手。

但光剑仍架在斩牙的脖子上,这意味着不能轻举妄动。

“为什么你不一剑杀了我?这是在羞辱我吗?”斩牙不解的问道。

青衣人沉默了一会儿,又用那蛤蟆似的声音说:“呵呵,你的命不值钱,而且我只是不想让死在这把剑下的灵魂再增多了……所以,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便会放过你。”

斩牙盯着面前的青衣人,没有再说什么,实际上却是默许了这人的话。

不管怎么说,在刚才的决斗中,是他放弃了抵抗,而青衣人作为对手饶过了他的性命。

事实证明他技不如人,这是等级的压制。

……一阵风刮过空地的上空,四周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响,风过后,便又恢复了平静。

“好,你说吧!只要不违背原则上可以帮,但就这一次。”斩牙说,是选择战略性妥协,只有委躯求全的活下来就能办事。

“这个很简单,那就是退出这里,不要在管。”青衣人心平气和的说。

“这个,不可能的,职责就是保护人类,没有放弃可言,除非我死了。”斩牙很是坚决的说。

“那你就去死好了。”青衣人说着便要下杀手。

就在这时,一个光箭射了过来,速度极快,如光影一般,他赶紧脱离开来。

斩牙看到这个机会把武器重新握在手里。

青衣人看到杀斩牙的机会已经失去了,知道不能在多待就闪身过去抓住那人的衣领便飞上天空,这几乎是一气呵成。

也让那边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怕他拿人做挡箭牌。

青衣人大声说:“魔戒骑士,等下次见面,到那时你的项上人头就是我的,记住了本人叫林格。”

话音刚落,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地鸡毛。

这时从后方传来脚步声,斩牙听到便回头看去,是一名扎双马尾辫,长相可爱的女孩,手里拿着个短把粗毛笔,还穿黑色魔戒法师长袍。

斩牙发现了后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认出向这边走来的人。

她叫夜月,曾经和他并肩战斗过的。

“你咋来了?”斩牙上前问道。

“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被你家神官给传送来了,而且《王者荣耀》那款有些差一把就能上星耀,真是亏死了。”夜月没好气的说。

“哦,早说是这样,我就不用这么狼狈了。”斩牙说。

“活该你不行!但是那家伙着实厉害,看来等级达到了究极生命体。”夜月瞪视他一眼说。

“你认识那个叫林格的?”斩牙听出她的意思就问道。

“其实这个,我也是在魔戒书上看到过记载,上面所说他力大无穷,拥有超强实力,会用魔法。”夜月解释道。

“哦,那你可知道如何进行封印?”斩牙听了点头问。

“这个,还没法。”夜月摇头说。

“走,我请你去吃甜点作为接风洗尘。”斩牙说着就上去牵她手。

夜月没有让他,而是说:

“还是改天吧!因为我还要见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哦,那就说好下次,你定时间。”

“放心吧!会吃穷你的。”...

随后两人又聊了点其它,又互相留了手机号便各奔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