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魅惑之术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2920字
  • 2020-09-16 10:49:36

走进一个下方全是很多大型电风扇在快速旋转着,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就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来到最前端上面只有一个像雨伞钩子似的东西他一看便直接过去拿住。

就在被他握住的那一刻东西瞬间亮起来,上面屋顶自动被打开露出天空,随后在他脚下的圆形转盘联动上面那个钩子和他一起往上飞去。

在那前面是一个体型很大用能源紫水晶做的透明妆保温箱,是能够扛过核武器和原子弹的轰炸,是世界第一件唯一能够抗过核武器和原子弹轰炸的东西。

还能看到里面的景象,在这里面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

如果是乙羽在这一定会认识她的,这个可爱的小女子正是百合音,只是她被御座鼩向给逮住了,是出不来的。

因为这里被设置了很强烈的符阵在上面是由高强的符阵法师夫子所雕刻而成。

其实这是御座鼩向的百合音,因为她不听御座鼩向的命令所以被他给关禁闭,这一关就是好几年的时间。

她虽然在里面不能活动和呼吸如同死了过去一般似的,但是靠里面的元气之能的输入让她存活到现在,还是保持着原有的模样。

从黑色带有龙纹的刀鞘中拔出黑色鸦刀对准里面的百合音严肃的说:“那家伙也是鸦的话,那他的本体一定是百合音,这座城市终究是要拒绝我了?”

他继续说道:“无论你如何否定我,本座都会用一切能力来改变这个城市和这个世界,会让你看到一个有秩序的新世界。”

鼩向说着把手中的武士刀放回带有龙纹的刀鞘中,接着竖着放在地上面。

接着他从口里念出一段听不懂的魔幻咒语名叫:“&amp¥£$。”

后在他脚下很深处的地方射出一道红色之光射向远方,接着里面传出阵阵魔兽之音,让人听的头晕目眩。

“哈哈!你们人类还有鸦karas都将死在我的计划里。”御座鼩向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莫尔慈医院,这是一家中医综合医院,很大很宽,里面东西样样齐全。

在急诊楼二楼一病房。这是个独立房间,里面东西十分齐全,全是高科技装备。

里面的洁白病床上躺着一个长脸青年,穿着黄色病号服,在闭眼睡觉中,这人就是被袭击的目木剑了,他已经睡了好几觉并且在做梦。

梦到他自己开着宝马七系来一个停车场,里面挺满了车,都是豪华的,没有一个级别在50万的,这让他有些皱眉因为没地方停,于是就找起来。

床位边上站着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长的还比较帅的帅哥,这个人是他同事赵一歌。

这时,一个穿蓝色护士服的小姐姐过来查房,站在一旁的赵一歌让开路。

小护士点点头,就走到床头边上看了一下挂的营养液打多少了,然后在手里本子上给记录下来,接着走到赵一歌的面前,又从兜里拿出一张递给他。

“怎么这么多钱?”赵一歌问道,

“其实不多的,都是误工费床位费高些,其他的跟原本的没有变化。”

“哦,这里面的钱还够用吗?需要我在给交点。”

“够用的,都花不完,还请麻烦你再这上面签个字。”

“好的。”赵一歌说着就拿出中性笔签上并递给她,护士接过来点点头就走了。

她刚走,赵一歌就听到有咳嗽声,回头一看躺床上的目木剑醒了过来,这让他很是高兴。

“老大,你先别说话,更别动,这里是医院很安全,我去叫医生。”赵一歌说着跑了出去。

目木剑听了他的话知道自己在医院,但是又想到自己这样,那么吴军海也差不多在医院,就有些为他担心,毕竟是自己的领导上司。

很快,医生和护士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了,先是把赵一歌给撵出去就给他做了一个全面检查,在仪器的下发现他以无碍了,才让赵一歌叫进来并告诉他这一好消息,让其很是高兴。

“那他何时可以出院?”赵一歌问。

“暂时还不能出院,得观察一至两天时间,这段时间多给买点营养东西补补。”

“好的,医生。”

目木剑看着医生离开,对在床边坐着赵一歌问道:“小赵,我们长官呢?”

“我们老大还在住院呢!听那边医生说有点轻微脑震荡,胸骨有一直两块骨折。”

“那么严重,看来我们得去看看,快扶我起来。”目木剑很是震撼道。

“不行,还有你没听医生说你要休息,等你自己出院在去看也不迟。”赵一歌摇头道。

“好吧!”目木剑回答。

随后他又再医院住了两天,这两天都有伙计朋友去看望他,还给带了很多好吃的。

在第三天医生揍不过他,这才放任其出院,目木剑就驾驶着他那辆老爷车去了吴军海所在的医院。

在新宿之城的维护警高新医院,这家医院要比新宿中心医院要好一些。

不管是那一方面都很不错,他们做手术的大夫都是请最为高超的教授来主持。

这里住院还是看病拿药的人只有维护警察和家属,只有他们才能在这医院报销。

国家为了给保家卫国的英雄们所开设的,因为他们每天都很忙碌所以需要一家医院为他们服务。

在那医院二楼的骨外科6号病房,这是一个独立的房间,里面有无线网和液晶电视机,靠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卫生间。

17号病床上面躺着一位身体发胖,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大叔,他穿着黄色病号服盖着被子在睡觉,床着左边放着一个椅子,椅子上面放着维护警服,警衔为处长,右手上还打着点滴,是在给他输送营养液,好维持生计。

床位边上站着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长的还比较帅的帅哥,他叫目目剑,他是来这里看望的吴军海。

“长官,我来看您了,快睁开眼啊!”目木剑说。可是吴军海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一个穿蓝色护士服的小姐姐过来查房,站在一旁的目木剑让开路。

小护士点点头,就走到床头边上看了一下营养液打多少了,然后在本子上记录下来,姐着走到目木剑面前,柔声细语的说:“先生,麻烦再这上面签一下字。”随后从兜里拿出一张递给他。

目木剑接过来看了一下这是张药费单子。但是花的价格让他有些傻眼了,总共花了2万之多,这说明他伤的不轻,不过这些钱都是由政府给报销,自己只付点零头就行。

“不知我签说谁的名?”目木剑问道,他不明白要再这写哪个人的。

“当然是签写你的名字了,因为谁在这,谁就要签。”小护士解释道。

“好吧!”目木剑说着在医药费单子上签下大名。

护士看了一下就把单子放入兜里,便要转身离开。

目木剑一看赶忙出声:“护士小姐等一下,我有问题要问。”

小护士听到便转过身,看着他说:“先生,您有什么事请说,我能帮上的,一定帮。”

目木剑就问:“没啥事,就是不知我这位同事,现在怎么样了?他这操作很吓人。”

“先生,这个我也还不是很清楚,需要问医生。毕竟俺刚来参加实习没几天。”小护士说。

“那去把医生给叫过来,我好问一下咋回事,你看成吗?”目木剑问道。

“好的,先生,请你稍等,我这就去。”小护士说着就匆忙跑了出去。

没一会的功夫,小护士回来了还带着一名穿着白色大褂的年轻医生。

护士说:“先生,我把柳医生给带过来了,有什么事尽管问即可。”

“好的,谢谢了。”目木剑感谢道。

“没事。”护士点点头说。

目木剑便走过去伸出手,柳医生也伸出手与他握了握。

“你好!医生,病人现在情况如何了?我怎么看他还不醒来。”目木剑问。

“情况良好,为了让其好好休息,给他打了点镇静剂。”柳白看了一下电脑上的信息说。

“哦这样,那什么时候就可出院了?”目木剑问。

“这个,还需要请示一下我们院方领导才行,不如这样我去给问问,看看到底给你们怎么安排。”柳白想了一下说,毕竟这个他给安排不了。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柳医生。”目木剑说。

“不用,这些都是分内之事。”柳白说。

柳白出了病房,去了值班室一趟发现他要找的人不在,又一看手机就知道他还没有来上班,便找到在护士站忙碌的护士小薇说:“等会,方主任来了,叫我一声哈,本人有事找他商量,俺现在先去睡一觉。”

“好的。”小薇点头答应。柳白就去了自己办公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