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叶川生病了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3609字
  • 2020-09-11 14:52:39

在西七路的一个普通老厂房,这家厂房原来是用来做糕点和做糖的和做面条,可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就倒闭不干了也就没人光顾这里,里面机器全部给搬走就留下这座空房子。

这里杂草丛生还能看到几条小蛇在里面抓虫子吃,这不今天一家房子有人在里面。

在一个厂房里,厂房很大可以是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已经没有任何机器了,但是房间还要一些零部件和几台电气设备,上面的排气扇还时不时的转几下,里面很黑很潮。

中心处有一个红木做的大沙发,那上面躺着一个青年穿着青色中山装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但长相还可以。

他就是吴军海四处寻找的人,名叫叶川,但是现在的他受伤了脸色发白,其实那次在隧道被那只机械兽给打伤的,因为没及时治疗而感染,伤口已经化脓。

沙发旁边放着一个棕色大长箱子,里面放着一把组合而成的狙击步枪,在地上有个黑色书包,但这里全是换洗的衣服,和多颗金色子弹。

突然出现一个矮个子的精灵兽,其长相怪异,有一对大耳朵搭拉下来,尖鼻,眼睛上方眉毛那里有两对长长的触须,不过它有些胖嘟嘟,穿着一套金色遮衣服它叫卡布达。

“大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啊?不如我去乌鸦先生那给你拿些药来吃吧!”卡布达问道,很是关心它这个大哥哥的,毕竟是他从废墟里救出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

在一处废墟的荒城,因为战乱所有人都逃离了这里只留下一座空城。

城里道上趟满了死尸,那些人死的很是凄惨,就连五六十岁的小孩都不放过,就连90岁的老太太也战死了。

一个15岁的小男孩穿着布衣跑来了这里,他无家可归,四处流荡奔波到那里,对他来说能有口吃的就行。

穿着衣服有些破烂不堪,到处都是小洞,脸上不是泥就是土都看不清楚样貌了,不过他后背是一把黑色武士刀是杀一头幽狼兽去军工厂所的。

他四处找吃的,但是他不吃人肉,但是他也有狼的属性,能够闻到五公里以内食物气味,能够在晚上看清人和动物,这些都是他下生就带的。

很快就在一个古老的酒楼上找到酒和肉,酒能够提神,都是一些魔能烈酒,他狼吐虎咽。

他已经快一个星期没吃上一顿像样的好饭了,那是因为他是从一个暗杀组织逃出来了,但是他的弟弟还被关在那里。

在暗杀组织的人只会教你如何去杀人和如何使用各种兵器和智能武器,还有如何去破译各种密码等。

在吃了一会时,就听到有小婴儿的滴哭声,是离他比较进的,但是他没有搭理以为这是假的,因为他都遇到过都是恶人的恶作剧。

可是越听越像是真的,于是他先从后背拿出刀来,识别了一下方位后就跑了过去。

很快来到一个大树边上躺着五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发现女子身旁有个小果篮子,里面躺着一只没有成型的精灵兽。

但是他看着说:“小宝贝,你遇到我说明我们有缘,既然这样那我便收留你好了。”说着过去包起来就离开了。

现实——

“哈?我这种病,什么药丸都救不了我,而我的手都怪它被弄成这样,真是可恶,咳咳!”叶川很是气氛的说,因为看到他的手有爪痕,而且口子也不小,上面还流着鲜红色的血。

不过他生气而引起了咳嗽,一直咳出血才停止。

在旁边的卡布达一听,它的表情有些难看,也很心疼它大哥这样。

“大哥哥,你不是还在追击叫御座的妖怪吧。

其实他们也不算是妖怪,只是他们跑去吓唬吓唬人类有什么不对的?而且人类就该教育,因为他们把我们生活的地方给弄成这样。”卡布达说道。

“你这小孩不懂,但是你给我听着:如果你不想死于非命的话就给劳资离开这个混乱的都市。

人类早晚会到那个最可怕恐怖的程度,无人阻止,鸦也不行。”叶川用生气的眼神看着它说。

卡布达被他说的低下了头,不敢在说什么,但是眼睛却从没有离开过他。

“好了没啥事就不要打扰我,因为我睡一会,这样能让伤势恢复些。”叶川说着闭上眼睛。

“好的,你睡吧!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卡布达说着再次化成虚影,消失在那。

在一个中药铺门前,卡布达出现在那就敲敲门,听到有人开门就赶紧隐身。

一个老者过来开门结果发现没有人在外面,就随手把门关上了就回到里屋。

卡布达出现在那看到柜台上,那里全是各种药物就把需要的二话没说拿了起来全部装入自己所带的包中,在接着看到一些好吃的在桌子上就拿过来放入包中,留下点钱后就离开。

傍晚时分,在厂子里叶川听到手机的滴滴声,拿出来一看上面的地图出现一红点正在移动,就知道他追踪的那个显身了。

就站起身来便听到有脚步声,赶紧拿出别再腰间的左轮手枪并对准那边。

“大哥别开枪,是我。”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在他面前显现出来,正是穿着红色遮阳衣的卡布达,不过它这次没有空手而归,带了很多东西回来。

叶川一看放松下来把手枪放回原处,看着它说:“下一次出现定要说句话,不然会擦枪走火的,那样后果不堪设想。”

“嘿嘿!知道了,老大。”卡布达笑着说,然后便把东西放到他身边,并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面包给了叶川。

他摸了摸它的头说:“谢谢你,我们一起吃把。”

接着拿出一块面包分给它,自己吃剩下的。

卡布达看着自己大哥吃起来,就很是高兴,接着也狼吞虎咽起来。

等吃完东西,卡布达给他的伤口撒了点白色药粉,就抱扎上药布以防感染。

“谢谢你。”叶川看着卡布达包扎完,便摸了摸它的头。

“大哥,不用客气,这是小弟该做的。”卡布达说。

叶川点点头就站了起来后走向了他的哈雷机车面前。

卡布达一看就知道他大哥要出去,说:“大哥,你要干嘛去?不要走,你身上还有伤。”

“卡布达听话,在这待着,我已经等了很长时间,这次我必须去。”叶川说着就骑上机车便开走了。

卡布达担心他大哥会有事就跟在后面。

在一个路上,有一辆开着警笛的越野车在跑,周围的车辆都给让道。

在车里面副驾驶上坐着一个胖大叔穿着维护警察服带着黑边眼,而旁边的驾驶室上坐着一名穿着维护警察服的帅男子,就是他的脸有些黑。

两人就是吴军海和目目剑了,这次是轮到他们出来巡逻。

这时,车上的广播上发出声音来,是个女生报道员说:“各个巡逻单位请注意,在暗门路上一辆面包车与公共汽车发生相撞,情况还不确定。”

“看来又有事发生了,我们需要过去看看吗?长官。”目木剑问吴军海说。

“不用,会有警员去看的。”吴军海看着窗外说。

“嗯,好的。”目木剑说。

此时,从他们的车旁边冲出一辆纯黑色的摩托车,亚光的漆面上暗红色的条纹彰显着车主的独到品位,正是哈雷飛龍8500K,是一款绝版摩托车,開著是特別拉風。

鲜红的落叶被厉风绞碎在地,车速飙到了95车速以上,直接把前面的车给落到身后。

而这车主正是穿着青色中山装,戴墨镜的男子,还背着一个黑色的大长背包,这人就是叶川。

“前方的车辆,请靠边停车!”

这让坐副驾的吴军海很是生气,因为法律是不允许任何车辆超拉警报的警车前面的,于是,他打开扩音器喊话。

可是前方骑着摩托车的叶川根本就没有服从,一直往前开着,还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

目木剑直接加速马力开到了叶川的旁边。

“喂!快停下车子。”吴军海按了落窗开关,窗户自动放下来,他便开口向叶川问。

摩托車上的叶川卻只是摆了摆手一挂裆一踩油门,摩托車发出响声接着就跑了出去。

“老大,他不是我们一直要找的凶手。”目木剑说。

“嗯,是这小子,赶紧把车开快点超过他并给劳资拦住,别让他给跑了。”吴军海有些生气催促着旁边的目目剑说。

“好嘞。”目木剑说着也一踩油门,汽车飞了上去,周围车辆也赶快让路不敢招惹他们。

但是有人把这一段事件给发到网上,网友们的评论和点击都是老高老高,这样叶川也成了网上知名人物,好心的网友给叶川打了马赛克。

但是大家都在评论叶川的不文明行为举动,都要帮助警察叔叔抓住他,他的行为是公然挑衅行为,警察会以犯罪而逮捕他。

在车上,吴军海从扩音器旁边拿起通话机说:“总署,我这里是306号维护警车,发现可疑的疑犯就在前方,还请赶紧过来支援。”

在光明大风车里的一个治疗室里,一名穿着白色大风衣的乙羽。

正在给躺在炕上的小精灵兽喂汤药喝,可是汤药苦,精灵兽全给吐了出来还弄了他一身。

乙羽一看就拍了拍衣服,将其把脏东西给弄掉,又让人给弄了一碗。

“抱歉,抱歉。”精灵兽看着他说。

“没事,来继续喝,虽然苦一定要忍住了,只有喝掉它病才能好利落。”乙羽摇头并安慰说。

“好的。”精灵兽一听张开口,乙羽一点一点的喂进去。

禅定室里,一个坐在蒲团打坐修炼的女孩,穿着黑色紧身装搭配紫色公主裙,扎着两个马尾辫,额头上戴着眨眼式护目镜。

她突然睁开了眼,看向窗外那个摇摆不定的风铃,接着掐指一算,知道了有事要发生。

接着一伸手,一只白鹦鹉便飞到她的手心里,对着它讲了点什么,白鹦鹉点点头就飞走了。

同时,乙羽给躺病床上的绿精灵喂完药,就看到白鹦鹉飞了进来,接着它飞到他的肩膀上。

白鹦鹉在他耳边小声细语的说了几句话后就飞走了。

乙羽赶紧把药递给别人,然后就向门口走去,便看到在那的百合音,向她点点头后就去了一个地方。

定位传送仪。

能量盒已经充满,足以支持传送,多个有效传送点也亮着。

乙羽走过去,站到传送阵的里面,随后输入一行子。

“已选择传送点,请确定。”帮助精灵说道。

“确定!”乙羽喊道。

“设置临时回程传送点为此处坐标,是否确定?”

“确定!”乙羽要发疯了,都什么时候了,还那么啰嗦。

“设置完毕,传送点确认,倒计时五秒,5, 4.3.2.1传送。”

突然白光一闪,乙羽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