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使命重要性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5475字
  • 2021-10-20 15:54:27

金宇鼎盛茶馆,外面。

穿着中山装的吳軍海刚走出大门,就见一名穿黑衣的男子,形态有些慌张,手里拿着不是他的名牌包包,正向他跑来。

没等有所反应就撞了他一下,那男子还回头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匆忙跑开了。

刚要走向他的车就听到后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快!帮忙抓住他,是小偷,我的包就是被他抢的。”

吴军海一听就向那名拿红包男子的方向快速追去,别看他胖但是跑起来不比任何人慢。

男子不敢多留就要逃跑,还死命撞开走路的人群,有几名小姐还被他给撞倒在地,从里面还露出春光,这引起不少人的驻足围观,这让抓捕行动更难了。

不过功夫不忘有心人,没等男子跑出几步远,就被一人给绊倒在地,包也飞远了。

就在他准备翻身爬起来时,结果那人一脚踩在小偷的背上,让他根本爬不起来,后方跟来的吴军海一看赶紧跑过去。

那名帅哥看到吴军海走过去,这才把脚放了回去,只见吴军海走上前去把小偷给擒拿住,并拿出随身带的一对银色连环手铐给他拷上,让其在没有反驳之力。

吴军海这才看向帮助他一起抓住的男子,此人正穿着一身白色风衣,不过长相也很帅气,是美女追捧的对象。

“谢谢你!还请见义勇为的先生跟我去警暑总局做一下笔录,我们总局会给你一笔丰厚的奖励作为答谢。”吴军海说着拿出警证给他看。

“那倒不用了,毕竟做好事不留名。”那名帅哥摇了摇头说着就转身准备离开。

可丢包的女子不能放过这么帅的人,就跑過去一把抓住男子的大长胳膊,柔声的說:“小哥别走啊!我还没有好好答谢你,更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麼?你別告訴我,你是雷鋒大帥哥!”

“哈!我叫暗影流星,小姐姐可以放開我了吧,这样会让男女授受不亲的。”那名帥哥见她死抓的不放,又不好动武,只能把姓名告訴她了。

“哦,那你能把你的微信號和QQ號告訴我,本姑娘自然而然的放开你,不然你是休想走开。”女子還是不放手还继续问他要别的。

“这样做,很容易惹火烧身的哦。”暗影流星看着她说,而另一个手上面有着看不见的电流,正来回蹿。

“那我也不怕,请你告诉我好了。”女子摇头说,因为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而且要死磕到底,除非按照她的意愿来才行,毕竟她大家族出身从小就娇生惯养。

暗影流星没有回答只是用一根手指轻轻的在她的手上一碰,她的手好像觸電了一樣,条件反射的把胳膊鬆開了,他一看是个机会便撒腿就跑。

等女子反应过来之时,暗影流星早已经跑远。

“这人并非池中之物,所以你是降服不住他的。还是由着他去吧!爱就要学会放手。”吴军海看着那人离开后过去对女孩说。

女孩点点头赞同他的话,只好默默看着已经走远的那名帅哥。

而吴军海则打开蓝牙耳机跟总部通电话,很快那边就有人接听了,是个妹子声。

“你好,执法部门,请问有什么事?”

“喂!我是吴军海,在金宇鼎盛茶馆这里逮捕了一名犯罪嫌疑人,请马上派警车过来支援。”

“好的,请说一下你的编码。”

“111666x。”

“好的,这就给您派送,请稍等。”

随后吴军海挂断电话,就和那名丢包的女士等起来,不过有很多人民群众过来围观,都拿手机拍摄还传到抖音和快手里,点击率也是老高。

没多大一会,一辆拉着警笛的蓝色警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两名穿着警服的探员,都是年轻人,个头都在一米八三上,长相很帅气。

其中有一名探员警衔是队长级别,他来到人民群众的面前,就立马说:“谁是吴大长官吗?

“嗯,我就是。”吴军海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说。

并拿出他的警证给两人看,两人接过来一看立马向他敬军礼,毕竟军衔在那摆着。

吴军海点头回礼随后又把那名偷包客交给他们,两人压着他上了警车。

接着吴军海又把包还给了丢包的女子,女子接过来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他点头就向路虎极光车走去,因为他还要去探望住院的女儿。

白天是人类的天下,而到了晚上就是魔戒骑士狩猎的天下。

他们所狩猎的都是附体在人类身上的阴我霍垃。

夜晚

弯弯的月亮像小船一样的飞上天空。一下子就照亮了整个黑暗的夜空。

在穆斯贝尔街道上,一名无家可归流浪的乞丐抱着自己破烂的包裹,正考虑着晚上要去哪里睡。

就看到巷子里堆放着纸壳箱时,便高兴地笑起来声音很大,惊醒了还在吃垃圾食品的小猫。

于是流浪汉走过去准备把纸箱子撕开并铺在地上,是打算在这睡下,毕竟就这有地方。

当他要走过去时,在楼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笑呵呵的对乞丐道:“老人家,我看你没地方去,不如去我家住一晚吧。我还可以去给你汉堡包吃。”

流浪汉听到这里很是动心,当他准备答应下来时,就从那边走过来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帅气男子,这人就是暗影流星。

他先是拍了拍乞丐老人的肩膀说:

“喂,老爷子。我劝你别去他家住,因为他家不安全。”

“少侠,可是我已经没地方可去啊!就他家比较适合我,而且我身上没有一份钱了。”

乞丐老人可怜吧把的看着暗影流星说。

老人知道在这黑灯瞎火的能遇到好人不容易,但是遇到坏人也很简单,可是他别无他法只能任人宰割,毕竟他好久没有吃顿饱饭了。

“您不就是缺钱花?来,这点钱给您,不多的也就一千钱左右,看都这个点了还是先去吃顿饱饭吧,我帮您把这好好收拾收拾,您再回来睡。”

暗影流星说着从布袋中取出一袋金币,就给了他。

老人接过钱,很是感激的说:“小伙子那谢谢你,你可真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好人有好报”

“大爷,不用谢,不用谢。都是我们年轻人该做的,您还是拿着钱离开这里吧!”流星笑了笑回答他。

老人家拿着钱高兴的数着钱,没有急着走。流星没有再搭理老头

而是从魔法衣中拔出魔戒剑给刺中砸来的木箱子,箱子上便流出一道道黑色的血液。

老人家太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否则这么普通的空箱子居然会流血,一定会惊讶的掉下巴。

而刚才的男人也已经消失在眼前。

“老爷子,还请快些走吧,若太晚,各家餐馆可就关门了哦。”

暗影流星一看那老人还在那里,就催促老人道。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少侠了,帮忙收拾了,也真心的还要谢谢您的大恩大德啊,”

老乞丐还差点要下跪,太好被流星给拦住了,老人家又表示谢意后带着破烂包裹就跑开了。

老人家刚走没多远,那人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流星微笑着看着他。

“不好意思,把你的美味给放跑,你也太重口味了,那么老的肉也吃,换做是绝对不会吃一口。”

中年人可没给流星好脸色看,非常愤怒因为他的美味就这么得被暗影流星给骗走了。

他发出震震吼声,身体突然扭曲,变得黑暗深邃,两只血红的大眼睛从黑暗深处睁开。

【可恶的魔戒骑士,坏我好事……】

“我靠,还真让你给说对了。”原来他和扎鲁吧在打赌。

说这东西会不会是霍拉,是恐惧兽,札鲁吧却说他是霍垃,霍垃能说人话,恐惧兽不会。

“哈哈,也不看看本大爷是谁?我能看错。好了,它的体型很巨大,要小心哦,流星。”扎鲁巴开口道。

“知道啦。不管那家伙是什么,只要斩了就没问题!”

霍拉用它的长鼻子吸来很多杂物向流星发来。

眼疾手快的流星用魔戒剑砍开扔过来的杂物。

在月光的照耀下,流星看到霍拉的身体特别的巨大,但它的长相很像长鼻子大象。

流星发言道:“这家伙该它不会是从非洲来的吧,怎么全身都是黑色的。看来整个胡同都是他的身子吗?!”

巨大无比的霍拉朝着流星怒吼

【可恶的魔戒骑士,你为什么要妨碍我吃人!这个世界有这么多没用的人污染着这个世界!我就该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哈哈,这种话从霍拉嘴里说出来怎么听得那么别扭啊,真是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呐!”扎鲁吧听到这句就嗤笑道。

流星就用魔戒剑指着它说:“说的对,霍垃口里的话就是很别扭。也很大言不惭地以正义感,作为吃人的借口真让我感恶心到顶了!

你四舅姥姥大爷的给我听好了。

每一个来到这世界上的生命都是宝贵的,珍贵的!没有有用和无用的说法!是你夺走他人活着的权利,夺走他们得到幸福的权利,这种行为是犯罪的,那我绝不姑息,将你的阴我斩断!!!”

【真可笑。就凭现在的你用那吊剑斩杀了我、那我现在就吃了你!!!】

霍拉愤怒地射出黑影一样的手爪。

同时,暗影流星将交叉着的双剑高举过顶头,接着双手十指和手腕配合舞动起来,随之两把魔戒剑在空中划出了两个银色的光圈,接着两个光圈向彼此合拢成为一个紫色六角星的召唤阵。

在召唤阵洒下的光芒沐浴下,一道道的银光覆盖在了流星的身上,等召唤阵的光芒褪去。

流星就以绝影骑士·祖狼的姿态出现在原地,而他手中的魔戒剑也变成了祖狼的佩剑,银狼剑。

“撒!尽管来吧!”流星摆开架势,气势如虹的对在场的霍拉喊道。

对于这简直就是挑衅的话,霍拉群立刻就冲了上去。

霍拉看到这套铠甲的出现,有些害怕。也有点想打退堂鼓了,毕竟这是它的克星。

流星用左手手背抵住横过来的剑身,弓下腰并摆出家族特有的起手式。

【可恶啊没想到多年未出的牙狼铠甲在你小屁孩的身上出现了,而且还是我们恶魔最害怕的牙狼!!!!】

霍拉张开如深渊般的大嘴,气势汹汹地向流星逼近。

“真是无脑热血呢,但我不讨厌就是啦!”

左手背铠甲上的扎鲁巴张嘴吐出青色的魔导火,熊熊的烈炎包裹在黄金骑士剑上,炽热的火焰燃烧这片区域着空气,在剑刃上嘶吼着。

说时迟那时快,流星奋力地斩出一个巨大的十字冲出,火炎直射入霍拉嘴中并爆裂开来,而霍拉的身体也被炸得粉碎,变为一个个消散的符文。

流星转过身,铠甲便回到异次元中。

“哎可惜我的烈火炎装啦。用在了普通的阴我霍拉身上。

“你就知足吧以前的霍拉可有比这个还要难对付的”

流星收起魔戒剑,和扎鲁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走远了。

街区的夜晚恢复了安详的宁静,白衣骑士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默默地守护着人们幸福的灯火。

在另一处地方,那些高楼大厦商场门前人流量都特别大,这一片是整个城市人最多的一处地方了。

但是没有人看不到的地方那里有个小精灵,大耳朵尖鼻子红嘴巴大眼睛穿着蓝色长袍,搀扶着比他还要老些的精灵往前走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商场门前那里有个古老的坐地钟表,这时时针打在12上从表里出现一道光打在他们的身上接着他们就被一道光带到钟表里去了。

另一个空间,上面有个金色的大太阳里面有一个蓝色的月亮下面是特大号的大风车,上面的风扇在转悠。

里面有很多个古老的房间,有的有西方文化有的带有东方文化,还有跟多奇形怪状飞来飞去的妖兽。

在一个房间,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治疗器械和魔导医术器械都是很昂贵,有的叶比较稀有。

也有很多小床位上面有患者都是长相跟那位精灵一样,只是身上的衣服不一样,它们都是穿着白色长袍的病号服。

有穿着蓝粉色长袍的小精灵医护人员在飞来飞去忙碌着,这里几乎每天都有来这看病的小精灵们数不胜数。

在一位躺在96病号床上是一个受伤有些严重的小精灵,在那不停的咳嗽,它好像是受了什么严重的伤,治疗的医生精灵和护士精灵都在抢救他,还有在一旁流泪的女精灵是他的妻子。

穿着白色风大衣的帅青年乙羽刚好从外面进来发现这一情况,就快速走过去拿起一杯银色乾隆杯放在九龙形状的台子上。

九龙形台子上方有个绿色蛇头,蛇头落到杯子里,便从口里吐出一些绿色汁液,接着他拿起来给受伤精灵喝。

可是受伤精灵喝了一口便给吐了出来,还把药杯给打翻在地,里面的药汤也撒了一地。

它对着哭泣的女精灵说了几句让人听不懂的古迷语就闭上眼睛化成一道光消失在那。

“老公。呜呜X﹏X”那女精灵爬在床上哭泣着。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发生,乙羽心里也很难受,握紧拳头对在一旁还在哭泣的女精灵安慰的说:“你请节哀顺变,不过我一定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但是这段时间还请你耐心等待一下。”

“那谢谢!大人。”那名哭泣的精灵一听能让这位大人出手帮助,她很是高兴并向他鞠了一躬的说道。

乙羽点头后就离开那个房间,出了房间,对在站岗的大耳朵精灵兽,它长得有些像加鲁哥兽,也背着很多子弹,也手拿两把加特林说:“你帮那名精灵兽做好善后工作。”

“是,保证完成任务。”站岗着大耳朵兽立马敬礼说,乙羽点头就转身离开。

于是乙羽来到拐弯处,在那点了几下就出现一个古老的电梯,电梯的门自动打开,他就走了进去,这个电梯能够通往大风车任何一个地方。

坐着电梯进了5楼,这是书的世界,摆放着很多书籍和古老兵器就进入了另外一个房间内。

这个房间里面有很多书籍和书架,这些书籍都是很古老的,每个里面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内容。

乙羽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就找到靠窗户的地方坐下来便开始翻看起来,而他所翻看的那些书籍。

在那上面的每一页都有不同图案和古老的符文和每一页都有不同的奥妙和奥以在里面。

他不知看了多久,但在那已经摆了很多古老书籍,说明看了比100多本以上了。

就在这时,木门被人给打开,乙羽一听立马回头看,在门外站着正是他的上司,穿着黑色紧身服搭配公主裙,扎着两个双马尾辫的女孩,在额头上戴着一个紫色眨眼形状的护目镜,这人就是百合音了。

“百合音,你来了。”乙羽合上书站起来说。

“嗯,乙羽你是所看这些书籍都是一点没有用的,根本就找不到相关精灵死亡的事,不管看多少遍都没有结果的。”百合音徒步走进来站到他的面前说。

“那这是为什么嘞?”乙羽看着她有些不明白她的话,不是说不懂就从书籍上找答案,那她怎么说不行嘞,他便开口问道。

百合音走到不懂的乙羽身旁,看着他便给他解释道:“在很久以前有个叫乌鸦的男人,他把这座新宿之城给推到了死亡的边缘。

所以只有你能够阻止他,才能将这座新宿城之的人们从苦海中解救出来,也只有那样才能阻止精灵的死亡。”

“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御座,而且已经落入他的手中的人和兽,都会经过改良成机械魔妖兽。”乙羽想到什么说。

“没错,他们已经不是妖怪了,需要除掉所有元凶,请将这个城市再次恢复和谐,这个才是乙羽你真正的使命和任务,不要放弃,因为有很多受苦受难的人们在等着你去拯救。”百合音点头的说。

“是,请放心我会完成这个荣誉的使命。”乙羽坚定不移的说。

他是没有想到看似很是和谐、繁荣的城市而是变成一个可怕的城市,他知道不能被着外表所迷惑。

“嗯,我相信你,目前御座在蠢蠢欲动,城市危机再次降临!”百合音开口说。

“嗯,是时候出发了。”乙羽说着站起身看向窗外的夜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