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分身术

  • 鸦karas之希望之光
  • 侠之者
  • 3660字
  • 2020-07-09 13:19:17

其实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让场下的观众根本看不到场上到底什么情况。

当他们回时发现擂台塌方,头顶还下着雨,一看是头顶上方有个很大的窟窿。

主持人带着维修人员和设备把那些舞台给修缮了一下,已经完好如初,不过有些地方还是能看出来。

大家都把手里的伞给撑起来,这样雨就打不到他们的身上。

不过很快就有主持人走上来大吼一身后都不在叫唤。

那名男主持人整理了一下衣服就上场了,拿起话筒对大家说:“我代表全体成员向大家说声对不起,刚接到官方的通知刚才的战斗被迫取消,不过下面还有一场比赛是传说级的比赛,不知道大家还想看不?”

“是传说级的,百年不遇,当然想看了。”

一人说想看,很快大家激情再次被点燃,接着跟人大喊出想看二字。

“既然大家说了,那我们以隆重的掌声、欢呼声、呐喊声、有请荣誉之王虎王神和百兽之王兽王闪亮登场。”主持人一看有效果了就宣告。

大家这才是真正的压轴赛,虎王要比牛王还要厉害,战绩就没有败过的,还是打过多少联赛的职业级选手,他是拳法家职业高手。

百兽之王兽王是他的老对手了,两人斗了很多年了,一直没有胜负,也是每年黑拳赛上最耀眼的一对高手。

其实他们之间都有一个秘密就是他们属于一家黑拳公司的员工,也是无人所知的秘密,所以两位到那都是金主供奉。

随后,从黑幕走出两名五尺大汉,肌肉都很发达,还能看到他们身上的伤痕,不过对他们来说那不是伤而是一道道的荣誉章。

这就像部队的兵王身上的伤疤一样都是被他们叫做功勋章,能看出他们战斗过几次。

出现的两人来到舞台中间,两人互相拱手,接着两人就对打起来,谁都不让谁,两人打斗的样式就和摔跤手一样,谁要是把谁给摔到在地谁就占着上风。

在离这不远处的草坪上,有两人正是鸦和暗黑赛罗。

暗黑赛罗的周身开始出现了火花,慢慢的整个身躯被火焰所覆盖。

“奥特飞踢!”

随着一声低喝,赛罗终于是蓄力完成,如同天外陨石一般朝着鸦快速踢去,从外看去宛若一个巨大的火球。

“奥术之法盾。”看着朝自己攻击过来的赛罗,鸦可也不敢有所大意。

因为实力被压制到几乎对等的关系,赛罗刚才出招的姿势还是被鸦给看到了,就赶紧凝聚盾牌来抵挡,所用出乃是一个凸起的菱形盾牌。

旋转打击,如果是平面护盾一定会撑不住,会被以点破面。

“砰”剧烈的撞击声穿出了老远,方圆数里陆地上的生灵植被都直接被这股强大的冲击波给击杀了,一个都没有留下,可想而知破坏力有多大。

就连他们对撞之处的地平面都下降不少,还在那留一个巨大坑。

“可以啊!居然用这招挡住我的奥特飞踢。”黑暗赛罗双手放在胸前,看着前方虽然充满密密麻麻裂缝却没有破碎的菱形盾牌,傲然说到。

“噗!”

在赛罗话语刚刚落下,鸦kars是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虽然是挡下了赛罗这次攻击,可是余波加上反震力也让他受了不小的伤害。

“就才这一脚,你吐血了,真不经打。”赛罗看着他说。

“你这就不懂了,吐吐血更健康。”鸦直接回怼过去。

“小子你就嘴硬吧!等会有你好受的。”

“不要以为你的等级能够压制我,但是我的能力还没有爆发出来,所以还不知道谁输谁赢呢。”

“哦,是吗?那就让你尝尝这一招。”

暗黑赛罗说完之后,将头镖拿下装于胸部上,上面的灯开始闪烁起来。

鸦见状先把刀收起来,而后从钠戒中取出一件像是纱衣一样的衣给服穿在身上。

暗黑赛罗看着他鼓捣半天连一个魔法护盾都不出虽然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懒得再等下去了。

接着大喝一声,胸部灯便发出一道如月牙状的光刀射向了鸦。

刚才套在身上的如面纱般的衣服释放出一个薄薄的防护光罩,保护住了鸦的身体。

而射来的光线打在防护罩上面,就如同鱼入大海没有起一丝波澜。

“这怎么可能?”

暗黑赛罗见此也是一惊,便加大输出力度,可是还是毫无作用,只要一触碰到那层薄膜就直接消失在天地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近身格斗吧!”暗黑赛罗说着从头顶上拔出两个大角,接着将其拼合成一把弯月战刀,随后就向他冲去,速度极快。

鸦一看也赶紧取出刀来,也向赛罗杀去。

两把刀对在一起擦出电光火花。

就这样,两人打的很快从右边打到左边天空,又从左边天空打到天穹之上。

一时间两人不分你我的打斗,只能看到两道光在那来回碰撞,因为他们的动作太快,不能用平常人的眼睛去看待。

“鸦karas,跟你打就等于跟一只猛兽打,你太变态了,没想到你这次出现能力如此强大,不过你依然不是我老大的对手。”暗黑赛罗手叉腰说。

“是吗?那我这次更不会放过你了。”鸦看着他说。

接着在心中念动一连串的咒语,就发现手中的鸦刀刀刃分成两把,在中间出现锋利的虎齿,还有一层紫色电流并发出电磁声“噼里啪啦”,而他的眼睛也变成红色,身后长出一对翅膀。

“但是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暗黑赛罗说着甩出手中的弯月战刀,速度极快,去的方向正是鸦那里。

他看了后振翅一飞给躲了过去,但是赛罗一笑,原本化成弯月战刀却分为两个头镖,又从后面向他飞了过去。

刚准备杀向赛罗的鸦突然感应到危险降临,侧身躲过后发现头标不是很好躲的,它们再次掉头杀回来,这次速度提升一倍。

鸦只好一边躲避一边想,很快想出一个主意,接着双手合十,默念:“影分身之术。”

然后就开始跟他玩起兜圈圈的游戏,一玩就是两三圈,但不要小看这两三圈,是相当于人类微转草场三百圈。

紧接着一个急刹车向着赛罗那边飞去,飞镖就跟在鸦的后面。

可结果没跑几步,就被后方的头标给击中,鸦向他挥挥手就化成光消失了,这让赛罗很高兴,可是高兴一会觉得不对劲注意起周围。

因为他发现周围的一切景象还跟先前到这的景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他不敢放松半点。

过去几分钟后,觉得鸦karas以死亡,就准备解除身上的魔气。

可就在这时,一道杀气杀来,不过被他轻松躲过。

在他另一边,出现鸦karas,而这个鸦跟先前的一模一样,赛罗一看再次甩出头标杀向鸦。

鸦这次和先前的一样跟他玩起躲猫猫,不过这次支撑的时间还要长些,最后被头标击杀。

这两次击杀让赛罗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让他很是兴奋觉得能够杀掉天敌,这让其去死都高兴。

“鸦karas,就算你出现的在多也会被我统统杀死。”

他的话音刚落,又出现一个鸦karas,不过这个没有拿鸦刀,直接奋不顾身冲过来,太好他反应及时用出拳芒将其击杀掉。

没等有所喘息,又出现五个,但是这几个都拿鸦刀,身上杀气也很重。

“难道我是入鸦karas的窝里了吗?怎么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而且还杀不完。”赛罗心里想,但是没有停下就控制着头标杀了过去。

终于在击杀掉第五只鸦后,就有些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他根本想不到会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鸦。

接着天开始出现不一样,从黑夜变成白天,只不过一点就是没有月亮和太阳。

这让赛罗明白过来了。他这是进入了鸦设置的圈套中,他对着天空说了句:“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你是逃不出去的。”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鸦的声音。

“鸦karas,出来吧!把我杀掉吧!我不想再和你这变态打了,太费脑力了。”暗黑赛罗看着周围说。

“哈哈!其实我就没有离开过你,而且我一直在你身后站。”

赛罗一听这个声音真的是从他身后传出来,他立刻转身回头看发现鸦karas在向他招手。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设下这个连环杀伐的。”

“告诉你也无妨,那是在你杀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启了。”

“鸦karas,我承认你聪明。”说着暗黑赛罗再次出拳杀向鸦karas。

鸦也在这一刻全身蓄力完毕,眼中原本是蓝色的却变成红色眼睛,双手举起鸦刀,天空的颜色原本时黑蓝色变成暗红色,在他后方还出现一个巨大无比的圆月。

而鸦的身下得影子变成一只长有翅膀的乌鸦人。

这些都是在他举刀的同时所完成的,朝着黑暗赛罗砍向一刀,刀中发出一道强烈的红色刀芒。

身下的影子也朝着它极速奔去,刀芒所过之处在地上留下一道很深的深沟。

下方的黑影先碰到暗黑赛罗,让其固定住,接着刀芒打在身上。

不知从哪里射来一道光束,不偏不倚打在赛罗的镭射灯上。

暗黑赛罗痛苦的大叫一声后身体就发生爆炸,产生惊天动地的声响。

在巡逻的民警也感应到,驾驶着警车向这边赶来。

鸦看着破烂不堪的场面,为了不让人发现从兜里拿出金色手枪就向天打了一下。

只听轰隆隆的打雷声响起,然后就下起大雨,周围土地都给淋湿,不过那里再次长出草被,并恢复如初,已经看出被破坏过的痕迹,他也消失在那。

很快,民警赶到那里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东西发生坍塌事件,但是他听到声音就是从这传来的,摇摇头便驾车离开了。

然后鸦站在一个高高的建筑物上,背后的黑色披风在随风起舞,他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群,眼睛的红色再次变回蓝色。

身上的铠甲自然脱落回到召唤空间之中,也恢复了原来的那个帅气的模样。

乙羽看着黑夜闲着有些无聊,就从兜里拿出一盒刚开封不久的老刀牌香烟,从中里面抽出一根放到口里。

接着又从兜里拿出银色火机并打开,上面一下子喷出的火焰是绿色的,直接点燃了香烟头随后抽起烟来。

不过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草丛里藏有一人,正拿着一把狙击大炮在瞄准他的头,此人正是叶川。

他瞄了一下乙并没有开枪,而是悄悄的退了回去。

等乙羽抽完烟看了一下天空,前面出现一个紫色六角星,他就一跳进里面,没一秒便消失在那,其实这。

很快在第二天一大早,各大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就刊登出来一条震惊人的消息就是一代拳王被人射杀在距离黑拳职业联赛的大会堂一旁的草丛里。

这个的消息火速在整座城市蔓延,最后被吴军海给接管下来,吴军海觉得他的死亡原因有点蹊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