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No.5救命的上课铃声啊!

  • 鱼儿不哭哦
  • 糖虹唱
  • 2009字
  • 2016-09-01 08:00:58

宸落铃一副兴师问罪的询问眼神,看着戴若枫。

“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位‘新同学’的?”

尤其是“新同学”这三个字特别强调着。

戴若枫打着哈哈,就想蒙混过去笑道:“这个……其实在很早以前就认识了,算起来是我妹妹啦。”

“妹妹?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宸落铃微微蹙眉,“我和你读了六年的书,就没见你认过妹妹?”

宸落铃知道戴若枫没有亲妹妹,所以一口就认准碧鱼儿可能是戴若枫认的。

戴若枫有些心虚,看到宸落铃那仍然是询问的眼神,心里还是有些庆幸的,最起码宸落铃信了他说的话,那就好编下去了。

话说戴若枫为什么一定要对宸落铃解释,算起来两人是情侣关系了,只是各自都没有捅破而已,只剩下一张纸隔在两人中间。就连班上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有说什么。

“在……比认识你之前……还要早些……啦。”

戴若枫边琢磨边说道,还时不时观察着宸落铃的神色变化,若是说错一点就立刻否定刚刚说的。

“哦~那没事了。”

听到这句话,戴若枫松了一口气。就像紧绷的弦松弛了下来。

“似乎你很紧张?”宸落铃看着戴若枫。

“没有啦~”戴若枫瞬间松弛的弦再次紧绷起来,额头直冒冷汗。

“若枫哥哥!”身后传来碧鱼儿的声音,随着碧鱼儿就来到了身前。

“若枫哥哥?果然他们两个认识啊!”

“可恶!这戴若枫什么时候认识鱼儿的!”

“若是叫我,我必当上刀山,下火海!”碧鱼儿身后传来几个男生的声音。

这个时候,碧鱼儿和宸落铃两人对视着,都在互相打量着对方。

宸落铃微笑道:“鱼儿同学,你好,我叫宸落铃,同时是这个班的班长。”

宸落铃说话时,便伸出手示意友好。

“落铃姐,你好。”碧鱼儿同样伸出手来,同宸落铃握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戴若枫听到身后传来议论声。

“你看看,吃醋的感觉就是这样,表面上看似平和……”

“怎么感觉氛围有些奇怪?”

“哎哎,快走了,小心被殃及池鱼。”

渐渐原本围在戴若枫的男生全部都回座位。

戴若枫嘴角抽搐了几下,苦笑着。

碧鱼儿握完手,便蹭到戴若枫身上,挽着戴若枫的手臂,娇声叫道:“若枫哥哥,鱼儿好想你。”

戴若枫被这样一挽,心中大惊,慌忙道:“鱼,鱼儿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

再看宸落铃,笑容更盛了,笑眯眯的说:“戴若枫,新同学嘛,一定要好好照顾喔!而且看她这么黏着你,是哥哥妹妹该有的吗?”

戴若枫听到宸落铃的话,他哭丧着脸,十分难看,简直就像吃了黄莲一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只是兄妹啊!”

这个时候,戴若枫看到胖子那幸灾乐祸的表情。不止他,全班都是一副看热闹的神色。

戴若枫好不容易将碧鱼儿从手上拿开,正想向宸落铃解释。

“若枫哥哥,想疏远鱼儿吗?”

碧鱼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泪眼汪汪的凝视着戴若枫,到那种快要哭出来的地步。

“鱼,鱼儿,不是想疏远你,你能不能别哭。”

戴若枫快要疯了,宸落铃这边还没有解释,那边又来一个麻烦的!

立刻,周围向他投以充满敌意的视线。

“你惹哭新同学!”

“这……”

戴若枫突然发现,这些人都是美女人权保护团体的准会员。

“若枫哥哥,昨天夜里还陪着鱼儿在房里,今天就不想理鱼儿了。”

碧鱼儿就一口认定这个理了,就认为戴若枫不给拉着他的手就是想疏远她。而且,女生不讲理是女生独有的特权啊!

真是伤脑筋,怎么解释啊?

“呵呵,昨天晚上,陪谁呢?”

宸落铃笑容更为强盛,若说前面那一刻是一丝微笑,那次刻是满脸堆笑,看着戴若枫。

戴若枫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怎么感觉在宸落铃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惊涛骇浪!不行,再说不清楚,今天晚上会死得很难看的!

呵呵,宸落铃可是练过跆拳道,达到五段!别看她戴着眼镜就是那种斯斯文文的女孩,千万不能被她表面现象所蒙蔽。

“在~一~个~房~里!”

碧鱼儿话将全班都震惊起来!下一秒,全班的目光的都聚集在戴若枫身上,此时的戴若枫就犹如是一块巨大磁体,将全班的人都吸引住了。

这回,怎么解释?戴若枫浑身似冻住了一般,缓缓扭头,冷汗直冒。全班同学充满敌意的看向他,带着质问、愤恨、戏谑、如狼似虎的目光!全班,当然包括女生了。

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是身在人群中,而是狼群中!

“叮铃————————”

上课铃响,这简直是救命的神圣之音!在这一刻,他没有觉得上课是多无聊的事了,不会说“又上课了”这样的蠢话!

谢天谢地,戴若枫有一种想跪下来的冲动,大声对广播喇叭吼声说“多谢救命之恩!”

宸落铃“哼”了一声,便回座位了。众人的目光也都从他身上收回。

戴若枫擦拭额头的虚汗,还有碧鱼儿仍然汪汪泪眼的看着他,抽泣声传出。

“鱼儿,别哭了,我……”戴若枫看了看宸落铃,似下定决心,道,“我让你挽着手,行了吧!”

碧鱼儿才眉开眼笑地挽着戴若枫手说:“我就知道若枫哥哥不会疏远鱼儿的。”

戴若枫翻了翻白眼,知道?呵呵……

虽说上课铃就救了他,但是下课铃同样如催命之音,就像在说“你怎么还不死啊!”。

但是下课,戴若枫最后为了避免被一直误会,就向全班从头到尾的解释,从遇到碧鱼儿时解释。当然,一个人说绝对没有什么说服力,在上课时就同碧鱼儿沟通好了,叫她也帮陈述一些事实,才停止这场误会。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