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意外之死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358字
  • 2017-10-17 22:31:45

事情并不十分顺利,自落水醒来,青莲亦是头一次做这等不容失败的秘密行为,武功上的缺陷让她先天矮了旁人一截,一旦出现任何差错,都会使她陷入极大的困境之中。拿了钥匙,趁着无人注意,青莲匆匆赶往孟诗诗的住处,一路走得慌乱匆忙,竟然迎头遇上了一个人。

是杨淑敏,她的心咯噔了一声。

方才一直瞧不见她,还奇怪她能跑哪儿去,没想这个时候给撞见了。

老天果真是从未长过眼,更不爱助着她……

“姐姐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开口的姑娘一身白衣,柔和而带着不明意味的眼睛,被夜色遮盖住,乍看去,确实是个可人儿。

然而这姑娘看似随意的一问,到底还是让青莲一下子冷汗直冒,暗骂怕什么来什么!

“下午吃多了果脯,不知为何肚子疼,你瞧,冷汗都出来了。”青莲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掩藏不住自己的焦急,干脆破罐子破摔,将计就计了。

杨淑敏会意后略带笑意地捂嘴说道:“是妹妹的不是了,姐姐不必理会我,快些去吧。”

这姑娘虽古怪了些,好在面子上还是顾着的,青莲冲她点头,匆匆越过她,脚步越来越快,身后却没有明显的脚步声。

一阵风起,吹得青莲脖子发凉,一小片掉落的枫叶从她眼前飘过,青莲没由来的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去看她,她竟然也同时回过头来。

一瞬间的对视,青莲不禁错愕。

杨淑敏仍旧在笑,灯火阑珊处,那般温温柔柔的笑容,神秘又温婉。

青莲不由心慌意乱,最终只得猛然回过身不再看她,逃也似的匆匆离去。

那一路之上,青莲都深陷在疑神疑鬼之中,生怕杨淑敏做出什么事情来,坏了她的计划。一步三回头,频频四处眺望,确认无人,她这才掏出钥匙,成功避开丫环们,带出了孟诗诗。

“朗哥哥在何处?”青莲紧张兮兮走在前面,孟小姐小碎步跟在后面,半句话不离叶朗。

“你先跟我走,立马就能跟他汇合。”青莲压低声音道,带着她偷偷离开,本就担惊受怕,她还在青莲耳边这般喋喋不休,令青莲大为不悦。

这姑娘比她还不上道,走在廊下时不躲不避,忽然远远有人经过,青莲赶紧拉住她躲在角落里,她还懵懵懂懂,不知为何,青莲真是头痛欲裂。

这不,人还没脱离险境,已经开始说着以后的话了:“姑娘,大恩不言谢,今后若是——”

“先不要说这些!”青莲忍不住打断她,“路都没走到一半儿呢,你就忙着谢我,没准儿下一刻咱们便被抓回去了,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

孟诗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我明白,姑娘,我都听你的。”

“那好!”青莲拍了拍她的手背,道:“那就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孟诗诗露出疑惑,青莲解释道:“你一跟我说话,我就分神,到时候记错了地方,没找到你的朗哥哥,却去了别处,事情便麻烦了。”听完这段话后的孟诗诗用力点头,忙闭上了自己的嘴。

看来把叶朗搬出来是个正确的决定,自那之后,这大小姐便只顾小心翼翼跟在青莲身后,不再多说一句废话,青莲叫她走她便跟着走,青莲停了下来,她便也随之隐藏起来,青莲轻松了很多,也稍微不再那么紧张。

暗自估摸了一下时间,尹修应该已经把叶朗从地窖里救了出来,眼下只要赶往一早约定的地方汇合,由尹修亲自送他们二人离开,那么这桩事便算是成了。

“待会儿见到叶朗,你们便赶紧离开,莫要亲亲我我耽搁时间,知道了吗?”青莲用再直白不过的语言叮嘱她,孟诗诗脸露错愕,“这……这是……”

正是妙龄的姑娘,又即将与情郎相见,青莲知道自己确实说重了。实际上一旦与他们汇合,有尹修在,青莲根本不怎么担心。

之所以这么说,是考虑到万一他们二人在她和尹修面前亲亲我我,互诉衷肠,会令她不知如何面对尹修。毕竟青莲与他之间的关系,曾经有过那般的亲密,如今却绝口不提半句情话,一起瞧着旁人成双成对,只能徒生别扭罢了。

孟诗诗显然无法理解她这些微妙心思,倒是脸上红红的,最后还是点点头道:“我……我明白。”

女人的话能信一半儿就不错了,即便青莲自己也是女人!反正事实的结果从来不是她一个弱女子可以去掌控的,两人刚刚到达约定地点,昏暗灯火下,孟诗诗颤声唤了一句“朗哥哥。”叶朗便拉她入怀,二人旁若无人地深情相拥。

怕什么来什么,青莲尴尬地别开视线,发现一旁沉默不语的尹修正看着她,对旁边的一对苦命鸳鸯视而不见,好似除了青莲,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没遇到什么麻烦吧?”他低声问她。

青莲点点头,不敢直视他那沉甸甸的目光,“他们二人便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将他们安全送离。”

“我会的。”他说,视线却仍然在青莲身上,不曾移开分毫。

“你……你自己也小心。”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的眼中果然泛起一丝涟漪,很快又被那深深的黑夜所掩盖,终于不再看她,偏过头对那二人道:“走吧。”

目送着他们离开,青莲长长叹息了一声,同时也松下了一大口气。夜灯已经次第点燃,远远可见树影山石中隐藏着昏暗的光。该去把这场戏看完了吧,柳燕儿嫁人的模样,她还当真有些好奇呢!

转过身打算回去,忽然眼前闪过一个影子,鬼魅般一闪即逝,吓得她连退几步。

“尹修——”在青莲惊慌失措地求救时,有人在暗处忽然往她脖子上劈来,眼前一黑,青莲当即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迷迷蒙蒙间仿佛刀光剑影萦绕不散,浑身疲倦而沉重。终于醒来时头昏脑涨,肩膀和脖子都酸痛得要命,睁开迷蒙的眼睛,首先瞧见头顶横斜的房梁。

“啧……”青莲试着动了动手指,却隐约觉得有些湿,再摊开手掌摸了摸,发现自己手里握了什么东西,手掌收紧时触觉黏糊糊的。

什么东西会黏糊糊的呢?

青莲心头一颤,努力撑起身子,抬起头顺着手掌处看去,手心里握着一柄匕首,匕首的手柄处全是血迹,染红了她整个的手掌……

鲜血从她的指缝间流了出来,而就在她的手最为接近的旁边,一个躺倒在血泊中的女人,正微微睁开眼睛,痛苦地看着青莲。

狭长而妩媚的双眼,红艳的唇,这个女人……这个浑身是血,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女人,竟然是柳燕儿!

“你……”注意到青莲的目光,柳燕儿单手紧紧捂住肚子想要说话,可是指缝里不断有血液溢出,令她几乎难以开口,“你为何……”

显而易见,造成这致命伤口的,便是青莲手中的匕首。

“啊——”青莲吓得连忙扔掉那柄匕首,可是手上黏黏的触感却怎么也丢不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怎么是她?究竟发生什么了?

柳燕儿伸出血淋淋的手指向青莲,痛苦地想要朝青莲爬过来,嘴里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你……”

那双眼睛满含不甘与痛苦,青莲吓得连忙往后退,“不是我……不是我……”语无伦次地后退着,后背已经抵在了桌腿边。

“来人,将这里围起来!一定要保护好夫人!”

“把这里都围起来!千万不要让贼人逃走了!”

青莲浑身一凛,猛然转头,透过模糊的窗纸,但见外面火光密布,似乎有许多人举着火把将这间房子围了起来。再朝柳燕儿看去,她一直伸着想要触碰什么的手,竟然在一瞬间颓然落地,再没有动过。

房间里忽然陷入一片死寂。

“你……你怎么样了?”青莲颤抖着问她,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柳……柳燕儿?”青莲盯着那嫁衣在身的年轻女子,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柳姑娘?……柳欢?”

还是没有回应,外面已经被火光照映得一片明亮,青莲从一开始的懵懂,惊慌失措,开始真正变得害怕起来——倘若他们闯进来瞧见这幅场景,她该如何自圆其说,他们又会如何处置她?

满地的血,无论是她的手上,还是柳燕儿的身上,甚至那嫁衣仿佛也是被血染成,触目惊心。

青莲冷汗直流,双腿发软,紧张地吞了吞口水,颤颤巍巍地爬着凑上前,将手轻轻放在了柳燕儿的鼻子下面——竟然已经断了气。

“怎……怎么会这样?”青莲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带血的手,脑袋里乱成了一片。

她……竟然就这么死了,如同死不瞑目般睁着眼睛……

这到底是为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火光四照,孟家的所有护卫举着火把将青莲的去处堵得水泄不通,而那仅有的一扇门成为她唯一的护身之物。

“围起来,全部围起来!”

外面的声音不时传来,屋内柳燕儿那双无法闭上的眼睛仍然死死瞪着她,仿佛化作孤魂野鬼也不愿意放过她。青莲颤抖着双腿,四肢无力地试图站起身来――怎么办?无处可逃,漆黑一片,怎么办……

“啊——”忽然有人拉住了她的手,随着她的一声惊呼,那个人一用力,便拉得她的身子控制不住地往后退。

“谁——”青莲惊慌无措,动作太大拂起了风,烛火一闪而弱,一闪又再次明亮。

她被拉住跌倒在床上,床幔翻飞之间,明灭烛火下,她这才看清身上的人——长发如墨,紫衣宽袖的衣袍,如夜亦如星辰的双眼,一张冷峻中带上些邪气的脸,竟恍若隔世再见。

凝视她时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带着点点笑意,戏谑,又恶作剧般,“好久不见了?”

“贺兰陵!”青莲轻呼出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