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迷失路途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4899字
  • 2017-09-23 22:33:44

“若是有那么一件事,你想要忘记它,却无论如何也忘不掉,该怎么办呢?”

“那便记住它,深深地记住它,当这份深刻的记忆已经令你习以为常后,你便不会去在意是否已经忘记。”

“这话何解?”

“因为它已经变得不再特别,既然已经不再特别了,又何须刻意去忘记呢?”稍微的停顿后,声音继续响起,“所以,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什么?”

“青莲想要忘记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事呢?”

“我……啊,若水来了,等等我,我跟你们一起去。”青莲支支吾吾地提着裙子快速跑开了,留下云邵甄站在原地,清晨的日光似金子一般洒在他的身上,那份光芒刺痛着她的双眸。

翩翩君子,恰若朗朗乾坤,她转过身不再去看他,怕一看,只会心生悲哀,自惭形秽罢了。

千不该万不该,千万个不该去试探云邵甄的想法,还妄图隐瞒他事实,旁敲侧击的方式骗骗若水还行,云邵甄的话,果真不应该这么草率。

明日便是孟老爷子成亲之日,孟家庄越发热闹起来,想必时辰一到更是一番盛景,却又有几人知晓这背后隐藏的诸多是非?头顶的红枫越发色泽浓艳,似彩霞一片,抬起头,一片灿烂光景,庄园的一隅,却有人几多哀愁。

若水是个闲不住的主,听说孟家庄的丫环们布置新房,下人们忙得不可开交,她一大早便起身要去凑热闹,还叫青莲也随她一起,若帮了忙,兴许能讨到些瓜果吃。青莲兴致缺缺,当即点头敷衍,叫她洗漱收拾干净了尽管先走一步,自个儿却坐在院子里享受难得的安宁。

谁知与云邵甄一番对话,落得个尴尬境地,居然只好拿出若水来避开。

一个谎言撒成这样,被看穿也是迟早的事,尽丢人,她无奈地踢着脚下的石子。

出了院,估摸着路线瞎转悠,脑子里的那点儿手段逐渐开始明朗,明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必定人杂事多,最为适合潜入……究竟该怎么救助孟小姐呢?恐怕还是需要若水帮忙,而那叶朗被关在哪里仍旧不知,眼下正巧去探听探听。

麻烦啊麻烦,真不知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要管这桩闲事!

摇头晃脑地叹息着,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一个人,“你……”

他将她一下子推进了门内,门一关,整个屋子昏暗了下来,甚至连尘埃都在依稀的光束中起舞,青莲急促地喘息着,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的脸色却有些冷。

“你还好吗?”他握住她的肩膀,从头到脚细细看着她。

这真是猝不及防,原以为他再不会主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没想到这么快又见了。

你还好吗?如此简单,又似是温柔的问候。

他的呼吸比她还要急促,沾了汗水的头发贴在额角,眉峰紧蹙,眸子漆黑,可原本那双令她魂牵梦萦的眼睛,却似是整夜没睡般,泛着点点红丝,她竟然心口微疼。

“我好不好与你有什么关系。”青莲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偏头不看他。

他沉沉看着她,从眼睛到脸颊,从眉间再到下巴,似是看着最为挚爱的珍宝,待青莲鼻子越发酸涩了,他忽然说道:“那一夜她一开始确实想要害你,但最后于心不忍,所以只在酒里面加了些媚药,并无什么致命的毒。”他说到这里,眼里带些悔恨,“对不起……那晚我真的不知道你……”

青莲不想听他说这些,再多的借口,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打断他道:“那么,你怎么确定那个女人没有骗你?她说没有致命的毒,你便相信了?”

果然,他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才听他说道:“即便是那样,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说什么?”青莲仍旧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月儿,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沙哑着嗓音再次重复了一句,忽然把她拉入怀中,紧紧抱着她,声音里带些沉闷。

房间里本就有些闷热,他也不知在哪里沾了水,身上还有些湿,这般亲密接触着,连带着将她的衣服也稍微带上了些湿意,可两人的身子却仍然微微发着热。

若是着凉了,可就不好了。青莲再如何冷硬着心肠,数落他万般不是,却也记得昨晚他与柳燕儿的对话,句句牵挂着她,心头一软,伸手回抱他,轻轻摸着他的背,“到哪里弄成这样?又没有下雨……”他用脸密密地蹭着她的,亲昵着没有出声。

青莲推了他一下,声音黏黏腻腻,令她自己都感到陌生,“嗯?”顺着用干燥的手掌在他身上摸索,试图拭干些许,这份心软来得如此突然,她忽然不想跟自己较劲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是方才采玉在池边戏水,浇到我身上,月儿,我——”

青莲猛然推开他,心里似下起了鹅毛大雪,面色霎时变冷,采玉,经过了昨晚,她若是还不知道采玉是谁,就当真蠢笨如猪了。

尹修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不会撒谎,她心中自嘲地想着,该表扬他老实吗?一问他就如实回答了,她倒宁愿他闭嘴不言。转过身拉门欲走,被他猛然按住了身子。

“让我出去!”青莲冷声说道。

早料到她会如此,他无奈,将她的手也按住,使她全然无法动弹,言简意赅地道:“我有话对你说。”

青莲冷笑,“我跟你无话可说。”

“月儿……”

“我不叫月儿,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也不知道谁是你口中的月儿。你要是再这样纠缠不休,我就叫人了。”

“月儿。”他从背后抱住她,整个压在她的身上,青莲后背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耳边便是他沉重的呼吸,她试图推开他,他却不由分说抱得更紧了。

“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相信你吗?”青莲眼眶发红,声音越发哽咽,太多的委屈憋在心里,一开口,只怕会倾泻而出,分明做出了那么不负责任的决定,竟然还敢来招惹她。

他摇摇头,竟然改变了口吻,在她耳边说道:“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只要你在这世上一天,我就不应该离开,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想要去哪里,想要做什么……”他的声音里带着无限压抑,青莲从未会怀疑过这份深情,但是对于他的反复无常,却失望而不解。

如果相爱,便勇敢的在一起好了,任何困难皆可二人共同面对,携手同行,所以她才会在初见之时,被心中那模糊却强烈的情感所左右。

她看不起懦夫,如果尹修是的话,也只会令她失望罢了。

正如分离时她曾经告诫过他,只要你将分别这句话说出口,今后一别,不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足以让我原谅你,更遑论这般反复无常?

“那你早干什么去了?”太过亲密的接触令她浑身发软,青莲转过身,道:“你放开我!”

他按住她的手,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她,她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那个眼眶发红的自己,一张脸上全是委屈,而这些委屈,其实更多的来自于渴求,求而不得,才会感到失望。

“要怎么做你才会原谅我?”他认真地问她,青莲沉默着摇头。

“怎么都不行吗?”他一点点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放开你的手,这样也不行吗?”

青莲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似乎丧失了初见时一往无前的勇气,又或许有了某种沟壑,再无法迈过。

“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为自己空白一片的大脑而绝望,曾经以为遇见他便是找回了自己,可是迎接她的,依然是永无天日的苍茫。

“我会帮你记起来的,无论需要多久……”他轻声说着,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看着青莲蓄满了泪水的眼睛,他目光沉沉,终于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手被按在门后渐渐压紧,吻也带着些强迫和压制,两人的身子靠在一起,她已经退无可退,脊背紧紧压在了门板上,房间里只能听见二人急促的呼吸和喘息声,她甚至感觉到,连此刻的空气都有了某种变化。

“我——”她不甘心这样,开始挣扎起来,他搂紧她,一边吻她的脸颊,一边带些急切地说道:“月儿,你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

或许他有太多的理由和原因,言语里的情绪带着浓烈的迷惘和沉痛,好似已经永远失去了她。

“我不知道?我当然不知道!”青莲眼中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甚至变得声嘶力竭,“我只知道你要了我的身子,转身便要丢开我,我早已经打算忘记你了,你之前说走就走,现在又这般对我,你把我当作什么了,你告诉我,你究竟把我当做什么了?”

当初压抑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他究竟为何如此反复,冷淡如冰的是他,热情似火的也是他,如今摇身一变,又要上演一往情深的戏码,她除了承受仿佛别无选择,这究竟算什么?青莲心中怨恨和酸涩重叠宣泄,用力咬他的唇,他吃痛,退开怔怔望着她。

青莲已经泪流满面,失忆的恐惧,对一切未知的无措,她如同一个走失的孩童,一个被蒙住了双眼的行人,惶恐无知地前行着。

遇见他,便似漫漫长夜的黑暗中握住了一束微弱的光,她那么急切又主动,甚至摒弃了一个女子应有的矜持,献出了自己,换来的却一场骗局般的收场。

之所以没有全然崩溃,不过是强行的压制和忍耐罢了。

或许时间一久,她可以试着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不过是一场意外,生活还将继续,无论好坏。然而他竟然还敢出现,再次来扰乱她的心扉……青莲闭上眼睛,终于还是在他面前露出了这般的疯狂和落魄,“是不是一眼要亲眼瞧见我这幅模样,亲眼看见我为了你哭泣,你才甘心?”

分明想要离开得体面些,大家一别两宽,各自离去,他竟然连这个机会都不愿给她,要让她如何狼狈才行?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他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那目光深沉又辽远,仿佛直达了另外一个时空,她知道他看的是另外一个自己,那个全然不记得的,他口中的“月儿”,而非今日的青莲。

也许,她真的需要试着去找回遗失的过去,在他的帮助下,一点点的,回想起曾经的一切,那就……这样吧。

“无论是不是,你都赢了……”青莲冷漠又温柔地看着他,眼眶里涌起了泪水,泪中带着微微的笑,“你要怎么帮我想起来?是这样吗?”她非常轻柔的,伸出手攀延般搂住他的脖子,哭泣着踮起脚尖亲吻他。

做这件事并不陌生,至少对她而言,又或者因为对方是他,她再不像初次那般全然忘记了一切,她甚至在唇边尝到了自己泪水的味道,似海水一样咸,甚至带着些苦涩,他一定也同样尝到了吧。

尹修略有些失神地接受着她的亲吻,那副愣愣的失措模样,令青莲越发无法生出恨意,只是这般失控地亲吻着,竟然再次越过了界限。

她告诉自己仅此一次,仅此一次,她决不允许今后的自己,再是这幅没有出息,为了一个男人痛哭流涕的模样。

就当是为了寻回记忆,放纵自己软弱地哭泣,软弱地告诉他,自己被他伤得有多深,然后卑微地渴求他的怜爱,所有的坚强被击退,终究变成了这幅样子,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控制不住被击溃后,任由着被那汹涌而来的情绪淹没,凭着本能去做出行动。

丢掉了尊严,丢掉了理智,不过是个渴望被疼爱的姑娘罢了。

她的身子渐渐下滑,整个瘫软到他身上,闭上眼睛,问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疑问。

“可以告诉我一件事吗?”

“什么?”

“分开的那天,你最后对我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

“已经不重要了……”青莲听见他迷糊而朦胧的声音,“那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我不会再放开,一定不会……”他紧紧搂住她下滑的身子,顺着她跪倒在地上喃喃低语着,不知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短短几日,他竟然再度转变了态度,浑然摒弃了之前的坚持。

失去理智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失措的亲吻下,掀落了肩头的衣衫,在寂静沉闷的房间里,呼吸越发绵长。

青莲万万没有想到,她与他之间会演变成这样,再一次,褪去身上的束缚,欲以最原本的渴求之姿与他合为一体。

也许只有放纵自己,然后才能忘记伤痛,人或许就是这么卑贱而不知疼痛教训的存在,有过一次之后,似乎第二次,第三次,就变得不那么艰难了。闭上眼睛,衣衫褪尽,两人似忘却了周遭的一切,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姐姐,姐姐你在哪儿?”紧跟着还有重千山的声音,“方才她分明跟云庄主说是出来找你了,要不让云庄主过来找找……”

云邵甄……脑袋一片混乱的青莲仿佛被什么一下子击中,猛然惊醒,她连忙推开尹修,似做贼般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尹修被青莲一推,顺着她的力道半躺在旁边的门后,用胳膊撑着地面看她,目光幽幽,却不说话。

青莲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已经几乎脱得所剩无几了,他却仅露了上半身,方才意乱情迷,完全失去了意识,冷静下来后,青莲越发难为情,手忙脚乱地穿着衣裙,却怎么都穿不上。

太荒谬了,这人一定是给她下了毒,才会令她次次都丧失理智。

正焦头烂额之际,一只手忽然拦住了她,他半蹲在她身边,轻声道:“我来吧。”

这是个曾经与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她已经没什么可避讳他的了,于是点点头,转过身。他为她穿上滑落在腰间的衣衫,系好早已经散乱的腰带,动作仔细又认真,可显然他并不习惯或者熟练于做这件事,还是花费了好些时间,青莲沉默着没有打断他。

待他完成了,他从身后抱住了她,动作温柔,且毫无情欲。

“对不起……”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她知道,这句道歉是为了之前的一切,以及对今后的保证。

心头颤抖的那一瞬间,青莲脑子里想的是,你完了,青莲,再这样下去,你真的会爱上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