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暗藏杀机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5104字
  • 2017-09-20 06:42:03

事情的前因后果弄清楚后,青莲的心情非但没有松懈,反而越发沉重和郁闷起来。也怪她一时心软,瞧见那孟诗诗哭得梨花带雨,竟然答应了帮她和叶朗逃走,而转念再想到柳燕儿一行人的所作所为,更是一时难以安宁。

绝对错不了了,柳燕儿第一次见她时所说的话,果真不是随便说说的,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都与曾经的自己交集颇深,青莲甚至觉得,那个叶朗说不定跟他们也有什么牵连。

可尹修曾义正言辞地提醒她,让她不要管这些闲事,这并非是眼下的她能够应付的。青莲再糊涂也明白,他们几个人之中,或许只有尹修有可能站在她这边。

她究竟该怎么办?那个柳燕儿和假诗诗,果真是不好对付的狠角色么?而曾经的自己与她们,又会有怎样的过节?

“出来了?”听见轻微的关门声,若水回头看了一眼,瘪瘪嘴,“怎么这么久,我都快睡着了。”想她若水一心想要成为一代女侠,甚至开宗立派,如今却沦落到帮人看门,实在是太过大材小用。她冲青莲一个劲儿的抱怨,青莲神思恍惚地摇着头,压根儿没注意她在咕囔些什么。

“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走吧,耽搁了这么久,再呆下去可就麻烦了。”若水推搡着她,一边左右张望着一边催促着赶紧离开,正迈下台阶,忽然脸色一变,“有人来了。”

“什么?”被若水连拖带拽,不由分说地拉着藏在了假山背后,青莲踩在泥土里的一小块儿石头上,差点儿摔了一跤,“哎哟――”

“小心点儿。”若水忙拉着她,她颤颤巍巍,手脚并用趴在假山上,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躲好后,青莲四顾一看,除了昏暗的烛光所及之处影影绰绰,其余地方更是漆黑一片,正奇怪若水该不会听岔了,怎一个人影都没有瞧见,很快便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那是迅速而密集,微小又谨慎的声音,如同脚密密踩在瓦片上,窸窸窣窣,不注意时甚至听不明确。

一眨眼,果然有一个黑衣人影一闪而过,从屋顶直接翻身入了廊下,像一个影子般一晃而现,那身姿矫健敏捷,挺拔俊逸,在月色下宛若一道幻影,青莲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不久前曾经缠绵拥吻的身体,怎可能这么快忘记?青莲心跳猛然加快,径自不能呼吸:是他!他怎么来了?

她控制不住地抓紧了若水的手,觉得头晕目眩,站立不稳,若水奇怪地瞥了她一眼,忽然明白过来,“那个人就是……”

“不要过去!”青莲连忙用力攥着她的手,拉住快要动身过去的若水,对着她拼命摇头。再怎么说的漂亮,心也不曾放下,她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

“姐姐……”若水恨铁不成钢,“是他对不起你,你怕什么,我就要去问问他,凭什么愚弄姐姐的感情,我——”

“不要过去,若水!”青莲拼命压低声音与她说话,同时紧紧攥着她不放手,一再地恳求。

若水怔怔地看着她,忽然意识到这人对青莲意味着什么,正如程少主之于自己,当初杨淑敏落水,自己何尝不是委屈不已,却何曾怪过程少主?

喜欢了一个人,便是将他放在了心尖上,嘴上如何不在意,都只是说说而已。明白了青莲的坚持,无可奈何间,若水只能一跺脚作罢,“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青莲长长呼了一口气。

赌气也好,后悔也罢,他始终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怎可能说放下就放下?这世上只有一个青莲,便也只有一个尹修。

青莲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紧紧盯着他,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而转动,他伸手正欲推门,忽然被另外一个闪身而出的人影拦住,一来一去,两人已经动起手来。

月光下,比划的身影快若闪电,一轻盈,一敏捷,各自轻功都不简单,青莲伸长了脖子目不转睛地看着,黑白光影间,衣袖在频繁的交手中翻飞而过,露出一只略显纤细的手,紧接着,被双方压制住而暂缓下来的打斗中,青莲终于瞧清另外那个人的脸。

“柳燕儿?”青莲喃喃自语,“怎么是她?”

似是为了不惊扰到旁人,他们打得十分克制,在院下拆了数十招也未分出胜负,尹修趁机又去推门,那柳燕儿显然着急了,迅速地伸手拦住后,低声质问道:“你去见她做什么?”

尹修一掌击中她的肩膀,令她连退数步,这才冷冷回道:“与你何干?”

眼见自己落了下风,柳燕儿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我警告你,不要干涉孟家的事情。”她的声音平日里是轻柔而蛊惑人心的,此刻却无端带上了一分陌生的狠厉,话毕后忽然扬起手,甩过一排流星镖。

流星镖“唰唰”一出,快得让人反应不及,那一刻青莲已经惊呼出声,身子朝前恨不得上前替他挡住,若水紧紧拉住了她,才不至于当真冲过去。

一眨眼,尹修眼疾手快地侧身躲过,青莲分明瞧见了,依旧心跳如雷。

方才……她竟然那么害怕……若非若水拉着她,她恐怕已经冲出去了,若非打斗的二人太过投入,恐怕那声惊呼,也已经让人发现了她。

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实在不该再自欺欺人,分明那么在意他,一颗心无时不为他跳动。

“若水,你看那柳燕儿的武功如何?”青莲惊魂未定地询问,再顾不得佯装矜持或冷静。

若水一直不满地咬着牙,她恨不得将这个伤害了青莲的男人一刀给劈了,可瞧见她方才那副紧张的模样,若水只能拍拍青莲的肩膀,轻轻松松地安慰道:“放心吧姐姐,那女人不是他的对手。”

青莲六神无主地点点头,无心再多说其他。

多次被打断推门而入的路,尹修终于转移方向,瞬间上前擒住了对方的手腕,一用力,柳燕儿手中紧握的暗器也随之落地。

“好身手!”若水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那我也警告你们,不要趁机打月儿的主意。”尹修的声音已经冷了好几分,警告意味同样毫不掩饰。

青莲心头冷不丁一跳,听清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果真是向着她,在意她的,可是他们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交易?他与那个假诗诗,又究竟是怎么回事?

“得亏我妹妹对你一片痴心,我常说天下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可是你尹修竟却是对一个忘了你的女人这般死心塌地。”柳燕儿手腕被擒,却并不焦躁愤怒,反倒是轻笑了一声,开合着那樱桃般的红唇柔声说道:“老天真是不公平,怎就没有个好男人叫我遇上。”

那媚眼如丝,夺魂摄魄的模样,激得青莲血气上涌,就差上去扇她两巴掌,直骂她不要脸了。难怪鬼娘子说赤水幽冥岛出的尽是些狐媚子,一落了下风,方才那狠样竟然就消失得无踪无迹,说话变得越发风骚起来。

青莲生出一种近似于自己男人被勾引的愤怒,甚至一再想要去质问她,你怎么敢?你凭什么敢?心中把柳燕儿从上到下骂了不下一百遍,可她内心深处仍然明白,这种角色恰恰算是男人的克星。

然而尹修果真是尹修,既然对真心喜欢的青莲尚且能够冷言冷语,不予理会,更遑论旁人?他似乎根本无意与柳燕儿多说,顺手推开她,转身便要继续入屋。

“你的月儿如今身处险境,你打算就这么袖手旁观吗?”柳燕儿话中有话。

尹修的脚步果真顿住,他没有回头,声音却沉了下来,“什么意思?”

若水靠在青莲耳边,偷偷说道:“姐姐,我看他似乎十分在意姐姐,之前定然有什么误会。”青莲瞪了她一眼,她努努嘴,“你瞧,那柳燕儿说他对你痴心一片呢。”

青莲耳朵烧红,那颗拼命想要冷静的心,竟然冒出一丝丝难以言说的欢愉,大脑也开始嗡嗡作响。

不该如此,实在不该如此。用力掐了一下若水的手,青莲呵斥道:“别胡说八道了,你想被他们发现吗?”

若水摇摇头,冲她吐了吐舌头,这才赶紧闭了嘴。

青莲自认为不得不佩服柳燕儿,分明是她技不如人,处于被压制的状况,却仍旧能够谈笑风生,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姿态,只见她微微笑着对尹修道:“你如此明目张胆,毫不掩饰地护着那个女人,又是什么让你觉得,我那嫉妒心极强的妹妹会就这么放过你的心上人?你不要忘了,我们采玉可是个用毒的高手。”

“你们还对她做了什么?”

柳燕儿站在原地,嘴角噙着笑,沉默着不作声。

青莲明白她的心思,她便是不想尹修进这道门,所以站在原地,要尹修自己过来问,这是心理战,她自认为抓住了对方在意的痛点。果然,尹修妥协了,一步步下了台阶,再次走到了柳燕儿身前,柳燕儿眼里的笑意渐渐浓烈,她似乎赢了。

“啊――”一声惊呼。

出乎意料的事情突然发生了,尹修竟然一把掐住了柳燕儿的脖子,冷冷道:“说!”

“天啦,干得漂亮!”若水轻呼一声,若非青莲拉着她,恐怕要跳起来鼓掌了。

“你……你这样我……我怎么说?”柳燕儿显得很是吃力,开始设法为自己开脱。

“你这不是在说吗?”尹修对柳燕儿似乎已经没有了耐心,强硬且极端的逼问她,即便隔着很远,青莲仍旧瞧出了那份力道有多大。

柳燕儿的脸都有些发红了,可是到了这等境地,她竟然还在笑,“不是我们,是……是采玉,你要去问问她,只要你开口了,她必定……必定什么都会说的。”

尹修沉默不语,似乎在考虑她的话是否可信。片刻后,手中的力道越发加重,柳燕儿的脸色终于开始发白。

“去……去迟了,若生出什么变故我可就不敢保证了。”柳燕儿困难地呼吸着,却还不忘动脑筋句句引导他,“难不成这不相干的孟小姐……比你的月儿还重要?”

“只有这一次。”尹修手一松,那柔弱的身影终于重获自由,大口大口喘着气,黑衣的尹修却已经离开了。她站在原地轻笑一声,理了理凌乱的衣物和头发,显然为自己的胜利感到了些微的得意。

“柳姑娘?”一个小丫头恰巧经过,端着一盆水惊讶地看着她。

“我来看看诗诗,不过她似乎已经入睡了,就不要打扰她了。”柳燕儿不急不缓地朝着房檐之下走去,“对了,记得叫两个护卫来守着小姐,不然出了什么茬子,可就麻烦了。”

“是。”小丫头紧张兮兮地应下,再抬起头时,柳燕儿已经朝远处去了,一眨眼,那身影便融在了黑暗之中。

小丫头终于放松下来,长长吐了一口气。

待所有人都已经散去,青莲仍旧处在混沌之中,若水担忧地看着她:“姐姐,柳燕儿的意思是否是说,那个叫采玉的人,对姐姐暗中下了毒……”

“我不知道……”青莲摇着头,双腿有些发软,“我只是喝了一些酒,我以为那应是媚药,但是……”难道不是吗?难道她果真想要她的性命?

“我们去找云庄主,云庄主医术高明,见多识广,他一定有办法的,姐姐——”若水也意识到事态可能的严重,站起身立马就要拉着她往回走。

“不要,不要去找他。”青莲心中惶恐不定,拖着若水拼命摇头,“不要让他知道,不要……”

“可是——”

“不能让云大哥知道,不能让他知道。”

“为什么?”若水不解地看着她,实在不明白她的拒绝从何而来。

青莲不知该如何解释这微妙却汹涌而来的情绪,只能拼命摇着头,她就是忽然非常害怕云邵甄知道,怕他追问下来后,了解到她已经和尹修有了肌肤之亲,且仅仅是在初次见过之后——他会怎么看她?又会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她?她不敢想象,甚至为此感到恐惧。

他在她心中好似高不可攀,不可亵渎,青莲甚至不愿让他知晓丝毫自己的污点,这份心思,或可说卑微,或可说憧憬,又或许没有任何一个词句可形容。

总之,任何不完美的自己,都不愿让他知道,算是对这个无数次救过她性命,又无数次照顾过她的人,难以言说的一份景仰吧。

“好吧。”若水妥协了,终于答应了青莲不去找云邵甄,她一咬牙,道:“那我们去找师叔。”

青莲一愣,“重……重大哥?”

重千山出自武当山,对医学丹药皆有些造诣,他得知青莲有中毒嫌疑之后,为她把脉诊断,又背着双手在屋内反复踱步,显得很是踌躇,青莲与若水屏声静气,生怕被宣判死刑,谁知重千山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我再三诊断,亦未察觉出青莲丫头有中毒的迹象。”

“没有?”青莲暗生窃喜。

重千山摇摇头,“又许是我能力有限,你也切不可放松警惕,以为万事大吉,不予理会。”

“那……我该怎么办?”

“是啊,师叔,你这说了等于没说,你倒是给姐姐想想办法,难不成等毒发身亡了才开始着急吗?”这丫头,就不会说句吉祥话。

重千山捋着胡须,忽然从袖间取出一个褐色瓷瓶,“此乃我武当秘制的救命丹药,无论是何奇毒,用此药皆能去其七分毒性,若本身未曾中毒,此药亦能强身健体,你且拿去,日服三粒,连服七日再行观察,倘若并无不适,要么你便没有中毒,要么……那毒便已经自行解除了。”

“谢谢师叔。”若水一把将药瓶夺了过来,拿在手中把玩了两下便递给青莲,“喏,姐姐,这可是救命的丹药,可好生收着了。”

这丫头总没个正经,青莲嗔怪地瞥了她一眼,伸手接过药瓶,对重千山鞠躬致谢,“谢谢重大哥。”

重千山不改豪爽本性,笑说道:“青莲丫头这命可是咱们一起救的,若不小心丢了,罪过可就大了。”青莲跟着笑了起来,他拍拍她的肩膀,“夜深了,快回去休息吧,休息不好也是养生大忌。”

这厢告了辞,一天的折腾总算告一段落。当晚回了屋子本应该倒床就睡,可是好说歹说劝不通,若水定要和她一起睡,青莲拗不过她,只能应下。

两个人排排靠在枕头边上,青莲脸朝上微闭着眼睛昏昏欲睡,若水那丫头却跟她絮絮叨叨说着程少主的点点滴滴,忽而又对她万分担忧,叮嘱她身体若有异样要及早说出,忽而又想起她那全然失败的爱恋,愤愤不平时还不忘询问其中是否有何误会。

青莲叹息着只是摇头,她和尹修之间即便是误会,那也无可修复了。

一场春梦而已,梦醒来,彼此皆是过路人,无论曾经如何,那日之后,她与他之间已经再无可能。

尹修……青莲闭上眼睛,梦里面,是他那双漆黑的眼睛,以及微微弯起的嘴角,那是她最初的心动,可那一夜之后,便唯有忘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