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番戏弄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527字
  • 2017-08-08 15:22:17

隐约听到有女孩子的笑声,似清脆的银铃在耳边回荡,久久不去,青莲蓦然惊心,吓了一跳:如此关键时刻,她怎么睡着了!

似鲤鱼打挺般起身,迅速爬起来打算移步回去,忽然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是谁,在那儿干什么?”

青莲循着声音转头看去,但见一个大眼睛的姑娘正坐在山林里的树上,正笑嘻嘻瞧着她,眉眼儿弯弯,睫毛细长,机灵得能掐出水来般。

真是一个山间的精灵,水里的仙女,怎么瞧不像个坏人,青莲心生好感,直言道:“我找你们教主,你知道他在哪儿么?”

那女子扶着树干,腿晃来晃去,笑着问她道:“你找他做什么?”

“他在我身上下了毒,说我活不过今晚了,我要找他拿解药。”不提还好,一想到这点,青莲心口悲凉徒生,浑似到了最后一日。

那女子却稍稍一怔,旋即笑了起来:“姑娘可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青莲亦是一愣,抬头望天,才发现东方鱼肚发白,竟然已经快要天亮了。她颤声道:“我要死了……”旋即立马去摸摸自己的脸和鼻子,看看有没有七窍流血,然而摸来摸去,也没有摸出什么异样。

小姑娘笑得更轻盈了,“陵哥哥逗你玩儿呢,你当真了?他的话,可当不得真。”

陵哥哥?那是谁?青莲不明所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姑娘口中的陵哥哥,大概便是贺兰陵了。他居然是吓唬她的?这也太缺德了吧。又想起他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好似言谈举止间,随随便便就要了人的命,他一说,她自然就当真了。

难不成,他果真只是随口说说?青莲一屁股坐回石头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气愤。

空中一只乌鸦展翅而飞,“扑哧”拍打了一下翅膀,那瘦小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之前,偏偏落下一泡鸟屎在她旁边的石头上,仿佛嘲笑着她的愚蠢。

那女孩儿见她一副失魂落魄之状,继续笑着问她道:“你还要去找陵哥哥么,我知道他在哪儿。”

“我不去找他了。”她躲他还来不及呢,找他做什么,自寻死路么?

要是我有武功,且十分厉害,倒是一定会找到他,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那张好看的脸上被打开花!当然,这些她只感自个儿偷偷想想。

那女孩儿还是笑嘻嘻看着她,却不再说话了。

青莲此时更没有心情说话,呆了一会儿,仍是不敢相信,又站起身蹦了两下,再左右挥挥手,扭了扭腰,感觉确实没有什么大碍,终于放下心来。

那小姑娘好玩儿地看着她,道:“你在干什么?”

青莲咧嘴冲她笑:“我要去那林中找点儿东西。”说着便绕过她往林中跑去,又怕她跟旁人说,她一边跑一边喊:“我找到东西就马上回来啊。”旋即撒丫子往里跑,隐约听到身后传来有些焦急的声音,她却只顾着趁机逃跑下山,早听不清她喊了些什么。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既然已经没毒,她自然要为了自己拼出一条道路。

眼前山林越来越密集,她跑了许久,觉得后方无人追来,这才松下一口气,渐渐放缓了脚步,四下一望,惊觉入眼一片阴森,竟望不见下山的方向。

她一时有些发憷,稍微退了几步,忽然一阵扇翅的声音,飞鸟惊散而去,又有更大的声响蠢蠢欲动。

“谁!”她大叫一声,下一刻便听见飕飕的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林中穿梭。

她环顾四周,心口砰砰直跳,暗暗揣测道:不是撞鬼了吧。一回头,迎面撞见了一张狰狞发青的脸,嘴角还留着凄厉的血。

“鬼啊!”她大喊出声,连退数步,脚下踩到了一颗石子,身子一下子扑到在地上,“救命——”

那青面鬼一伸手,卡着她的衣服将她提了起来,她像个菜篮子一样被他提着在林中飞来飞去,吓得鬼哭狼嚎,一时间脸上泪水横飞,间或有树枝划过她的脸,疼得她更加撕心裂肺了。

这青面鬼越飞越快,越飞越高,她心中害怕,却只顾不断挣扎,没料到刺啦一声,他抓她的那块衣服断裂,身子一下子从空中掉了下来。

“救命啊——”青莲吓得魂飞魄散,随之大喊着直往下坠,眼前恍惚闪过一片淡紫色,一瞬间,被人给搂住腰轻轻落了地。

她惊魂未甫,抬起头一看,一张俊秀冷冽的脸,眉飞如剑,唇红似血。

是他!她忍不住叫道:“贺兰陵!”

听她直呼自己的名讳,贺兰陵淡淡说了一句:“你真是越发胆大了。”旋即不再理她,松开她对旁边一人道:“去把这瓶子给他。”他说着伸出手,手心里是一枚碧绿的瓷瓶,晶莹剔透。青莲顺着他的视线,才发现原来他身边还跟了一个人,且是一个女人。

那女子闻声走上前来,接过了这个瓶子,神情冷淡又恭敬,正是昨天绑架她的那个女子,此刻这女人居然看也不看她,冲着她们教主大人点点头,朝那青面鬼的方向去了。

青莲自然也没有心情与那个相看两厌的女人叙旧,见贺兰陵一脸平平淡淡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气血上涌地就冲了上去,开口便想要骂他。他正巧回头,双目幽深冷冽,青莲一对上那双暗藏轻慢的眼睛,忽然就想到这人很厉害,她根本惹不起。

“你干什么骗我?”虽是质问,声音却弱得似蚊虫嗡嗡,毫无气势。

贺兰陵折身往回走,嘴上漫不经心地道:“你没有死,眼睛也好好的留在你身上,难道还不开心么。”

她仍有些后怕,紧紧跟在他后面道:“我快被吓死了。”不论是中毒一事,还是方才的青面鬼一事,她未言明,其实两者皆有。

他一下子笑了起来,“那是你胆子小。”

这人笑起来十分好看,从青莲的视线看去,那侧脸在树影下泛着光,眼睛和发丝黑得发亮,嘴唇红艳逼人,这样浓墨重彩的相貌,确实令人略感妖异,可也的的确确十分惹眼。

至少在青莲看来,她是为其外表感到惊艳的,然则他嘴里说的话却不那么讨人喜欢了,他居然轻轻松松地说:“若是我,便不会吓成你那副德行。”

青莲暗翻白眼:我和你能比吗?嘴上道:“你是什么人,谁敢这样吓唬你。”

他忽然就不说话了。

她见他这副模样一时有些害怕,小心翼翼道:“那个……贺兰教主,你如今不杀我了,那可以让我走了吧。”倘若她自己再胡乱闯,恐怕又遇上十个八个青面鬼,那她可吃不消了。

他也不看她,只淡淡道:“等个十日吧,云邵甄离开了,你便可以走了。”

青莲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你当真要去梅岭跟他决斗?”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去?”贺兰陵偏头稍稍看她,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里,透着些不以为意。

“他们说与你约战了。”

“他们是说了,我又没答应。”贺兰陵漫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脚步轻慢且随意,语气更显得颇是闲适悠然,“我活得好好的,干嘛要跟他们拼命。”

是啊,吃穿不愁,生命无忧,得此一处清僻静土无人打扰,又有下人侍奉无数,可怡然自得采菊山下,品幽然雅趣,亦可夜夜笙歌,醉生梦死,享半世欢愉,这神仙般的日子,谁闲的发慌还要去送死呢,倒是多活几日方是明智之举。

这话真是深得我心,青莲心中叹赞了一声,原来这贺兰陵才是我的同道中人,然而这似乎实在有些不合他的身份。她一时哑然,道:“那……梅岭那边……”

他淡淡说道:“让他们在那边等吧。”仿佛在说,那群傻鸟,老子才不陪他们玩儿。

青莲顿时就无语了,感情她当初紧张那么久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早知道就不逃跑了,也不至于遇上这倒霉催的事情。

跟着他走了好一儿,却并没有见到回去的地方,反倒入了一小片竹林,幽然静谧之意迎面而来,一排排半人高的竹栅栏隔出了一块地,里面赫然建了一个简单雅致的阁楼,阁楼有两层,在外瞧不透彻分明,然院内有石桌可见,桌上放了一把古琴,琴边的香炉里,还冒着缕缕细烟。

“那琴是你的?”她有些不太确定,原来此人还有这等雅致?

走在前面的人微微弯起嘴角,漫不经心地道:“断水崖上的任何东西,都是属于我的。”那身紫衣似树影间划过的一片云,声音似云间萦绕不散的水雾渐渐淡去。

这幅不以为意却又偏偏十分自大狂妄的语气,若非自己不会武功,青莲必然当场踹他一脚。

而事实上,她不敢。

“没想到你这人还挺雅致的嘛。”青莲言不由衷地赞叹了一句,这马屁拍得自己都有些别扭了,哪晓得贺兰陵看也不看她,自顾自推门入屋了,青莲转念一想,也好,我还不爱说那些违心的好听话呢,只要不得罪你,想必便万事大吉了。

她注意到贺兰陵走路时脚步轻盈,几乎听不见什么声响。记得若水曾说,真正的高手便是如此,能近人身而不被耳目察觉,由此可知,这贺兰陵的武功远在她无法想象之境,无论发生何事,切不可对他多生歹意,免得惹祸上身。

不敢去想太多,青莲连忙跟着入了屋,绕到他身前问道:“你怎么来这儿?怎么不回去?”她也不愿意像个老妈子似的一直缠着他问东问西,可除了眼前之人,她毫无其余救助的办法,只能厚起脸皮这般纠缠了。

他在屋内随意寻了个地方坐下,又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茶,这才慢悠悠回应道:“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要回去?”

“那你不早说?”青莲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我一路跟着你,结果还是要呆在这鬼林子里,万一那青面鬼又来抓我怎么办?”她可不想再被他提着在林子里鬼哭狼嚎了。

贺兰陵居然一下子就笑了:“我让你跟着我了么?”

瞧他这话说的?青莲气得不行,提高声线说道:“是你说让我在断水崖呆上十日的。”作为一个教的教主,不管是魔教还是什么,总不至于如此出尔反尔吧。

“我是说了让你在这里呆十日,又没说要管你死活,管你吃住。”他顿了顿,似是提醒她一般道:“你忘了么,我说过,断水崖不养闲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