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生出是非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438字
  • 2017-09-14 19:01:22

青莲心中焦急,却又不得章法,眼见若水那丫头旋风一般冲了出去,还把门给她关上了,她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半点办法也没有,心慌得直冒冷汗。途中似乎有个丫头来敲了敲门,许是想再送些茶水来,没听到回应,便以为她已经睡下,竟然就那么离开了。

求助无门,眼见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青莲心中不妙的感觉越发浓厚起来,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后,云邵甄一行人终于归来了。他站在门外连敲了几次门,唤了几声青莲,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难不成出去了?”她听见何玉凡的声音。

“青莲姑娘一直呆在屋子里,没瞧见出去了呀。”一个小丫头的声音说着,“你瞧,门都关着呢,许是睡着了……”

“睡着了经我们这番敲门,也该醒了。”何玉凡不解地说道。

“门好像没有锁?”似乎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云邵甄用力推了推门,“咯吱”一声开了,天已半黑,天空一弯淡淡的月牙和零星几颗星辰入眼,屋内更是昏暗了许多,动弹不得的青莲看见一身青衣的云邵甄,如同见到天神下凡。

阿弥陀佛,你总算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云邵甄在旁人的疑问中为青莲迅速解了穴,青莲却二话不说地推开他,直接朝门外冲出去了。

“可别生出什么事端才好。”青莲急匆匆就要往外面跑,甚至不知道究竟要去哪里,腿已经先于大脑行动了。云邵甄用力拉住了她的手,她回头喊道:“云大哥!”

云邵甄面带担忧之色:“你这是怎么了?”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毫无目的和鲁莽,连忙拉着他的衣袖道:“云大哥,你可看见若水了?”云邵甄摇摇头,瞥了瞥身旁,其余人也随之摇头。

她又道:“那孟诗诗孟小姐呢?”回应她的,亦是齐齐摇头。

“糟了!”青莲暗道一声,忙不迭地说:“若水误会了一些事,眼下恐怕去找孟小姐麻烦去了。云大哥,你快想想办法——”倘若果真弄出什么伤残,无论对若水,对云邵甄,都不是什么好事,若水这丫头也真是的,要替她报仇也不该如此明目张胆,这可该怎么收场才好啊。

她急得直冒冷汗,云邵甄从她胡乱的话语中大致明白了些许,用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偏头对旁边一个老者说道:“庄老——”那跟随他过来的管家应了声,似是了解到他的用意,后退半步侧身引路道:“若是小姐的话,我想她应在那里,各位请随我来……”

青莲说得急促而慌乱,庄老也明白了事情的紧急,走路时加快了速度,没有片刻的停留和踌躇,而青莲更是没有心情去想其他。

为了自己的情敌担惊受怕,这委实不该,可那孟诗诗毕竟是孟家庄的大小姐,云大哥也好,若水也好,都不过是客人而已,且不说明面上说不过去,万一真的翻了脸,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怎么都是吃亏的,若水那小丫头怎么就那么冲动呢。

也怪她自己,平日里自以为什么都懂,却瞥不住话,就那么把事情说给若水听了,万一这丫头今后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天啊!”青莲扶额叹息,边走边大口喘气,生怕出现什么乱子。

前方遇见了拦截的护卫,庄老正在与他们说着什么,双方竟然产生了些许争执,青莲和云邵甄几人等在远处,瞧见庄老大半天还在说话,她心中焦急,只觉得身边的山石,远处的云彩,满眼的红枫都显得那么碍眼,巴不得一马平川,直奔而前。

许是她表现得太过焦躁,云邵甄忽然出口安慰她道:“没事的。”

她见他眼中带笑,似是愿意为她承担所有的后果,眼眶有些湿润,她青莲何德何能,得他如此对待,她真是欠他太多,再不能为他惹出什么麻烦了。

“要尽快找到若水。”她尽量不让自己被情绪所淹没,再一次重复了眼下的重点,让自己显得理智。

他点点头,却仍然叮嘱她道:“不要太紧张。”

她深吸了两口气,冲他笑道:“好。”

“让开!”忽然一声大喝,一个陌生男人从护卫团团围住的院子里冲了出来,他怀里抱着一个受伤昏迷的女人,动作很是急促慌乱,几个护卫齐齐上前拦截他,双方便在不断地冲撞中相互推搡,被他抱在怀中的女人恰好垂落下一只手腕,手腕上滴着血,靠在男子心口的面容稍微露了出来,脸色苍白得吓人。

青莲定睛一看,这脸色苍白的女人不是孟诗诗是谁?

她吓了一跳,早顾不得去管那个陌生男人的来头,只望着那滴落的血迹,心肝颤动地想着:若水下手也太狠了,这可怎么办,她要是死了,这可怎么办呀!

“她……她现在怎么样?”青莲连忙上前去询问,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那个男人被护卫层层挡住,正撞开前面几个护卫猛地往外面闯,听见她的询问,他看也没看她,只反复说着一句话,“大夫!去找大夫!”

孟诗诗身上的血迹已经染红了他的衣服,他却浑然不知,只是盲目地说着同一句话,想要救回这个姑娘。

“哦哦,对对对,大夫。”青莲忙不迭转身想要寻人,云邵甄等人已经围了上来,杨念歆道:“我学过医,让我看看。”那男人一听,总算不再横冲直撞,反而蹲下身子,稍微放低了怀中的女子,让杨念歆上前替她诊治。

一群护卫拿着手中的兵器面面相觑,庄老使了一个眼色,他们最终只是围在旁边,没有做出旁的行动。

青莲紧张地站在一边,见那孟诗诗被掀开眼皮时放大的瞳孔,总觉得事情不太乐观,那鲜血一滴滴落在地上,更是触目惊心。

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青莲简直不敢想,左右张望着,又看不见若水半个影子,这丫头,难道已经逃之夭夭了吗?虽说她恨死了孟诗诗,可还是不希望她就这样死了啊!死了她可就麻烦了。

青莲一面紧张地注意着孟诗诗的伤势,一面打量四周的地势和护卫情况,待会儿要是这孟诗诗一断气,她得想想从哪条道逃走最快,可是云邵甄是个正人君子,定然不会同她一起逃跑,那可怎么办?

她正急得满头大汗,忽然远处一个穿着得体的老爷子匆忙跑了过来,身后跟了一大群人尾随,看那架势,约莫便是孟老爷子无疑了。

“诗诗,我的女儿!”他用了他最快的速度赶来,瞧见孟诗诗奄奄一息的样子,略有些枯槁的双手不住地颤抖,脸上焦急愤怒之色俱有。

青莲心头一凉,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完蛋了。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敢来招惹我的女儿,你看我不杀了你!”孟老爷子才一到跟前,忽然就拔出身旁护卫的长刀,朝那抱着孟诗诗的陌生男人砍去,那男人动都不动,似乎魂都没有了,这一刀下去,恐怕立即被他劈成两半。

“喂,你怎么——”青莲忍不住惊呼出声。

“孟老爷子。”云邵甄眼疾手快,单手便止住了这位持刀的孟家庄主人,“虽然晚辈不知老爷子和此人有何过节,但是眼下还是救回孟小姐要紧,有什么恩怨,待她醒来再说吧。”

那孟老爷子激动不已,面色发青地举着刀道:“云贤侄有所不知,他……他……”许是因为武功实在不敌云邵甄,又确实是在意女儿的伤势,他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罢了!”旋即扔下刀,对那陌生男人恶狠狠道:“我姑且让你多活两个时辰,滚开,别碰我们诗诗。”他上前一脚踢开那个人,那个人嘴里念叨着“诗诗,诗诗……”双目呆滞,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

青莲看得目瞪口呆,孟诗诗命悬一线,孟家庄竟然没有一个人去追究若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眼见着众人忙不迭将孟诗诗送进了屋子里,一群人烧水的烧水,煎药的煎药,来来去去忙得不可开交,孟老爷子冷着脸坐在一旁,那个陌生男人痴痴望着晕倒的孟小姐,这情形,真是一言难尽。

青莲求助地看向云邵甄,想问他万一出事了可怎么办,若水又究竟跑哪儿去了?他恰巧也看向她,却冲她摇摇头,示意暂且等候,稍安勿躁。

“小姐失血过多,身体十分虚弱,眼下我已为小姐包扎,待服下开的这些药方,能否醒来,便看小姐自己的造化了。”一直守护在侧的杨念歆如此说,后续赶来的大夫略一把脉,也表示赞同。

“这是云凤山庄秘制的伤药,兴许能帮上些忙。”杨念歆拿出一个棕色的瓶子,取了两粒喂进了孟诗诗嘴里,余下的递给了身侧的庄老。

“多谢杨女侠还有云贤侄。”孟老爷子起身特地表示了谢意,望向自己昏迷不醒的女儿,又是一声叹息。

青莲站得有些远,从人与人之间的点点缝隙中看去,但见那孟小姐白皙的手腕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脸色白得十分吓人,双眼紧闭,确实已是昏迷不醒,危在旦夕之状。

没见她之前,只记得这姑娘一副恨她入骨,眉眼上挑的嚣张模样,以及尹修离开时那声嘶力竭的不甘和怨恨,如今见她奄奄一息,青莲所有的记恨似乎都淡去了。她眼下担忧的只有若水的去向,以及这件事究竟该如何收场。

“云大哥……”青莲有些六神无主,连忙趁众人不注意,拉着云邵甄后退到不惹眼的地方,小声说道:“怎么办?若水她……”

“放心吧。”他冲她笑了笑,许是为了不让别人听见,他稍微凑到她耳边说道:“不管结果如何,我保证不让若水出事。”

“真的?”她猛然抬头,似求助般确认,眸中带光。

“真的。”他轻声说。

她信他。似吃了定心丸,越是紧张,便越是拉着他的衣袖,久久不愿放开,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礼,手一松,有些尴尬。一转眼瞥见何玉凡正巧投过来的不明眼神,更是有些不大自在,而正是这走神的一小会儿,孟老爷子那边又生出事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