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再回孟家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4748字
  • 2017-09-14 09:19:42

离开尹修回到孟家庄,刚进门口没两步,就撞见了当日为她引路的老仆,他埋着头正愁眉不展地经过花园,形色匆匆,似是为什么事情而焦虑。青莲喊了一声“陈伯”,他这才猛然抬头,见到青莲先是一惊,进而一喜,忙不迭上前来,“青莲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

青莲冲他一笑,不再多言其他,陈伯当即命旁边丫头去通知老爷和云庄主,然后为她引路到房内,一边走一边说道:“昨夜姑娘突然失踪,不仅云庄主很是担心,深夜里四处寻找,我们孟家庄也发动护卫,将整个庄园都翻了一遍,没想到姑娘竟然是出去了。”

“我等找来找去也没有结果,甚至以为姑娘是掉进井里或者池塘,开始张罗着捞人了。”他笑了一下,叹道:“幸而姑娘无碍,也算是万幸了。”

青莲心中冷笑,你们家小姐做的好事看来你们全然不知,也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昨夜失踪后保不准孟诗诗又做了什么,以后还要和那个女人照面,她可不会再任其摆布了。纵有再多不满,到底人在屋檐下,青莲只能装作浑身疲惫,有气无力地道了谢,顺便解释了自己其实是被最近风声正紧的无名客劫走了。

“我当时十分害怕,幸而趁他不在,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真是九死一生……”青莲苍白着脸笑,算是解释了一番自己的失踪,也没有把帽子扣在孟诗诗头上。

如此解释其实有两个考虑,一是为了避免他们认为她不过是胡乱出去玩耍,平白给他们造成如此大的麻烦不说,对云邵甄的影响也不大好。其次便是她仍旧没有弄清尹修是否是真正的无名客,而近来作案无数的那个人,又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与尹修又有何恩怨?

尹修与她关系匪浅,若能进一步查清尹修的来历和身份,对于她自己的身世恐怕也会更加明晰。

她希望趁此机会能够尽可能多得到一些信息,不至于以后事事被动。

“无名客?”陈伯大吃一惊,“那无名客当真如此嚣张,胆敢在戒备森严的孟家庄内就劫走了青莲姑娘?”他睁大眼睛,显得有些不敢置信。

青莲一愣,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尹修和孟诗诗既然是认识的,要见面干嘛不直接以朋友的身份上门拜访,却以黑衣蒙面这样的方式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其实他还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曾经特意过来叮嘱她,让她不要调查关于无名客的事情,甚至一再强调那个人的危险性,这至少说明尹修对那个人至少是有几分了解的,倘若依照尹修的说法,那些劫走大婚女子的事情全是那个人所为,那么当日她为什么会撞见他抱着一床被子从客栈越墙而过?

根据云邵甄和何玉凡所言,他们一路追去,从被子里掉出了一个银镯子,银镯子上面雕刻了孟诗诗的名字,这意味着什么暂且不论,至少云邵甄何玉凡二人绝不可能撒谎骗她。

然而如果那被子里果真就是孟诗诗的话……想到孟诗诗哭红着眼睛的模样,难不成尹修那家伙当真是个采花贼,在那一夜把人家孟小姐给采了?

转念一想,这就更不对了,孟诗诗既然认得失忆的她,必然早早就已经认识了尹修,而非最近才……

青莲越想越觉得有些头疼,这里面的关系恐怕远不是她所能够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既然尹修和孟小姐关系匪浅,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他应该不至于被孟家赶尽杀绝……她思索片刻,酝酿着自己是否该给陈伯一些暗示和提点,以此借助孟家庄的势力,兴许能查出些蛛丝马迹。

“我也觉得很是奇怪,照理说孟家庄地势复杂,守卫众多,他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直接便把我带出了孟家庄,对这里的路线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熟悉。”青莲故意如此说了一番,偷偷注意着陈伯的神情道,“你说……那无名客究竟是怎么对孟家庄如此熟悉的?会不会其实他平日里就……”

“不会!”陈伯忽然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们孟家庄的人员管理十分严谨,谁出了庄都记录在册,更是对每一个人的出身来历都有过检查筛选,不可能会出这种人。”

“呵呵……”青莲轻笑一声,有气无力地笑说道,“陈伯想太多了,我的意思是说,来往孟家庄那些送菜送肉的外人,会不会恰是他乔装混进来的呢?”

“外间菜农走贩确实人员混杂,倒确可能有所纰漏……”陈伯低声自语了一句。

“我也只是胡乱猜测,更多的还是靠陈伯了,无论如何,孟家庄混进了外人倒也罢,若孟老爷子大婚之时出了什么乱子……”无名客近来干了些什么事,想必陈伯不会不知晓。

“多谢姑娘提醒。”他神情收敛,微微躬身点点头,低哑着嗓子向她保证道:“我马上就去吩咐,让他们多加注意,仔细搜查。”

“那想必便万事大吉了。”青莲微笑着轻叹一声。

说着已经快到了自己的住处,刚刚踏入院门,云邵甄没见到,倒是一个火红的小姑娘飞快地扑进了她怀里,叫道:“青莲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青莲被人一下子撞了个满怀,还未来得及呼痛,下一刻立马喜上眉梢,叫道:“若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突然就出现了,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呀。

若水应该也是刚到,一身红衣衬得明眸皓齿,灵气逼人,只是些微凌乱的头发,显示出过去几日赶路的风尘。青莲连连说道:“你……你怎么来了?”这实在是太过意外了,老天总还算照顾她,她给若水的信刚刚送去程家堡,原来若水竟然就已经在赶来孟家庄的路上了。

“孟老爷子的婚事,师叔也收到了请帖,我这次便是跟随师叔来的,他还在孟老爷子那边呢,我急着见姐姐,就先过来了,这才知道姐姐失踪的事。”若水简单解释了一番,青莲一拍脑袋直骂自己迟钝,“我早该想到才是。”或者也该问问云邵甄,否则也不至于去白白写一封信,这下若水一来,那封信若水恐怕近期也收不到了。

若水冲她一笑,由于性子向来随性不羁,是个女中豪杰,压根不在意自己满身风尘,反倒是退出两步上下打量着青莲,见她面有倦色,忍不住埋怨道:“真是一刻也不让人省心,我都听云庄主说了,在断水崖差点溺水,连在这孟家庄里,云庄主眼皮子底下也能出事儿,姐姐,你可真是让人担心呀。”

云邵甄?想到他,青莲看了一眼四周,发现其余屋子房门紧闭,似乎空无一人,倒是有一个小丫头上前解释道:“云庄主一大早就出庄去寻你了,现在估计还在外面呢。”

陈伯见状也当即补充道:“虽说不知晓如今云庄主身在何处,我们还是会派人出去看看,瞧见了便给他传个信儿。”说完立马冲旁边的丫头吩咐示意,那丫头领命后,急急就出去了。

“多谢了。”青莲冲陈伯笑了一下,再次感谢,对方亦是一番道歉以及叮嘱和保证,这才终于告辞离开,临走前,还不忘一再吩咐下人们准备热茶热水送来,为青莲若水两姐妹接风洗尘,也腾出时间和位置给她们聚聚。

“所以我才写信叫你来保护我,没想到一眨眼就见到了。”待他们没有了影子,青莲拉着若水的手喜笑颜开。

即便心中再怎么苦涩不已,见到若水便足以带来不少喜悦。倘若没有她,或许此刻的自己,会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大哭一场吧。

昨夜似梦,一场荒唐的梦。

若水眨眨眼,忽然挺直了脊背,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保护你可不够,我想好了,从明日起,我要教你武功!”

“啊?”青莲愣了一下,因为失神而显得有些迟钝,若水不高兴地道:“啊什么啊,旁人求着我教我还不愿意呢,要想不被人欺负,当然得要靠自己。”

她不是不想学,只是贺兰陵不肯教她,云邵甄说她不用学,这下好了,若水主动要教她了,要不她还是跟着学学,试试看吧?

青莲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尹修的事,将其沉沉压在心底,便与若水二人亲热地挽着手入了屋,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分别时各自经历的事情,若水自然半句话离不开程少主,“自姐姐被抓走离开后,我便想着要跟随师叔来救姐姐,谁知师叔却命我暂留程家堡,说是他一个人就够了。”

“这是为何?”青莲也觉得奇怪,重大哥为何不让若水来。

若水摇摇头,“我自然不答应,又怕时间久了便追不上姐姐,就打算自行前往,是最后云庄主允诺了和师叔一起去救姐姐,我这才答应留下来。”

“你留下也好,我这不是没事么?”青莲笑着对她说,还站起身来转了一个圈儿,示意自己安然无恙。

若水只笑了片刻,又再次摇摇头,“其实我……我……”她开始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脸上也很是怪异,青莲一再追问,这丫头才终于说出了实话,原来这一留,她便再次和那杨淑敏发生了冲突,程少主十分为难,竟然委婉地劝她暂时离开程家堡,她只得收拾行装,算是被人家扫地出门了。

这丫头可是失败呀,青莲目光惋惜地盯着她,若水脸色发着红,道:“那个贱人最会使手段,我……我说不赢她!”她近乎赌气地绞着手心。

是呀,这丫头脑子一根筋,人家程少主本就性子温和,怜香惜玉,她却偏偏次次硬碰硬,被那姓杨的耍得团团转,真是半点心机没有。青莲一想起这些事就头疼不已,更遑论之后还要面对一个不可小觑的孟诗诗。她轻叹一声道:“叫你走你就走,你这不是彻底输给那杨表妹了么?”

若水听她如此说也难过了一小下,垂着眸子睫毛扑闪的,可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忽然笑了起来,“若非如此,又岂能在今日和姐姐呆在一起?”青莲哭笑不得,叹道:“也罢,你留下也让他为难,倒不如暂时离开,过一段时间再见面,事情也就过去了,咱们再重新想法子与他拉近关系便是,如何?”

眼下若水本就已经不开心了,青莲便不再说她,反倒安慰她几句,今后再帮她想想办法,这丫头没人点拨一下可不行。

转念一想,帮起这丫头似乎头头是道,然而自己呢,真是一败涂地,荒唐至极!

若水使劲儿点头,又红着脸冲她笑,见到这世上最令她信任的人,青莲忽然有些受不住眼眶里即将涌出的泪水,连忙站起身背对她,去柜子里拿包袱,胡乱翻了件衣服出来,正打算收拾干净了去会会那孟诗诗,谁知这丫头跟着她屁股后面转悠,忽然拉着她问道:“那青莲姐姐呢,青莲姐姐可有喜欢的人?”

“你说什么?”青莲的脚步忽然顿住,眸光颤动。

“姐姐今日一直心不在焉,神思恍惚。”若水不知何时也变得细心了起来,小心地看着青莲的脸色,“我今日才想起,姐姐从未提及过是否有心仪之人,是否也有着和我一样的苦恼?”那双眼睛里,分明满是想要与她分享苦乐和忧愁的意愿。

这个姑娘虽然并不十分敏锐,却仍然试着去理解她,想要以相同的方式为她消忧解愁。

青莲很是动容,想到昨日的一切又忽然间苦上心头,那种被人愚弄的憋屈感再一次汹涌而来,“怎么可能一样呢?”她喃喃低语,瞧着这个唯一可以信任的姐妹,她忽然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倾诉欲望,不说出来,心里就像憋了什么似的堵着,难受得不行。

也罢,总该有个倾诉之人,方不至于将自己逼疯,拿在手中的衣物渐渐变松,落在了桌面上。她转身看着若水的眼睛,声音越发变得沙哑:“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告诉旁人,这是我的秘密。关于昨晚发生的事……”

日落西山,红霞渐渐布满天际,窗外开始能听见几声鸟啼,风起了,又淡去,屋里终于恢复了寂静。

“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若水撑着双肘趴在桌子上,睁大眼睛盯着青莲,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是啊。”青莲点点头,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以掩饰自己的一分难为情,“不然还能怎么办,死皮赖脸缠着他?人家分明就是愚弄了你一番,这种男人不要也罢。”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有些心虚,若水会觉得她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吗?若水可一直把她当亲姐姐一般对待,若是伤了她的心……

若水眼眶忽然变得有些红,不知是气的还是怎样,她一下子站起身来拎起长剑,藏蓝的剑穗子晃动间,已然将整把剑牢牢捏紧在手心,恨恨说道:“那种男人,当然是要亲手杀了他,看我现在就去把他押来给姐姐认错!”

哎哟,这小丫头,真是让人头疼又止不住的喜欢,青莲忙拉住她,捂住她的嘴道:“你小声点儿,小声点儿,我可是把你当亲姐妹才跟你说了,你别把我给出卖了。”

若水勉强算是冷静下来,一双大眼睛气鼓鼓地看着青莲,青莲无奈地道:“你不是答应我听了不许说出去么,你这样气冲冲出去,旁人如何想?”

“那我就去教训教训孟诗诗那个贱人。”若水咬牙切齿地道。

“不行,你——”青莲一下子动不了了,这丫头,竟然点了她的穴道,欺负她不会武功!她又急又慌,连忙用眼神示意,她虽然正想去会会孟诗诗,可却不是这种方式呀。若水拔出剑,笑道:“青莲姐姐,这穴道一个时辰后就会自行解开,我这就去帮姐姐教训教训那个贱人,姐姐放心,我不会说出姐姐已经失身了这件事的。”

她说完后捂了一下嘴巴,笑道:“这是最后一次说漏嘴了。”

一转身,就出门不见了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