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人心莫测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4016字
  • 2017-09-10 22:12:01

马蹄渐渐放缓,终于停了下来,四周仍是葱葱郁郁的树林,但视野比之前处已经开阔了许多,能瞥见远远排列的农田,炊烟不断,却不知离孟家庄是否更远了。

“已经甩掉他们,应该暂时追不过来了。”身后的人声音沉沉的,在她耳边回响。

“恩。”青莲点头,耳朵有些发烫。

他稍微松开了搂在身前的她,率先跳下马来,然后伸手,目光深深的看着她,片刻后,一双更为白皙的手搭在了他的手掌上。

那一瞬间,青莲猛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许多年前,她也曾站在树下,望着眼前那个伸手凝视着她的少年。

“月儿,过来,我带你回去。”少年骑在马背上,伸出手目光明亮的看着她,“又摔伤了,再晚些天黑了,想回去可就麻烦了。”

站在他前方的少女穿着一身窄袖的红衣,衬得脸色越发红润,鼻尖上还挂着些微的汗珠,伸手用手背抹了抹,动作大方,不带半分矫揉造作,那双亮澄澄的皮靴子上,沾染着些微的泥土,右脚不自在地歪曲着,似乎并不是非常灵活,她背着手,眉眼上挑。

“我自己会骑马,师兄该去多练练武功,别总是一直跟在我后面。”少女嘀咕着低低地说了一句,旋即偷偷一笑,上前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整个人稳稳一跃坐在了马背上,“仅此一次,以后用不着师兄带我。”

她背对着少年,声音矜贵,不可一世,然而踩马镫时动作太大,触动到受伤的脚踝,她又吃痛地唤了一声,“痛死我了。”

“那你就不要再扭到脚,或者在哪里摔倒,再或者不小心落进水里……”

“好了好了,你说完了没有。”少女回头忙不迭捂住他的嘴,目光带着些微的凶狠和威胁,“你要是敢跟爹和妹妹说了,我跟你没完,听见没?”

少年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到,马儿一晃,便紧紧搂住了她的腰,她浑然不曾察觉,只侧身用力捂住他的嘴,故作凶狠的威胁他。

少年的耳朵渐渐开始发红了。

“知道了。”风过时,她听见了少年低低的承诺,“以后不小心受了伤,便来找我吧,我保证不会告诉别人。”

“这可是师兄说的?倘若哪一天被爹爹和妹妹知道了,我可会不问因由,直接来找你算账的。”

“是,我说的。”

茫茫的树林里,天地日月皆为陪衬,仿佛唯有他们两人骑马而行,绝尘而去,青莲恍恍惚惚,甚至只想那么随着他浪迹天涯,倘若无人阻挡的话。

“怎么了?”直到他开口问话,青莲才意识到自己的恍惚和失神。

也许是因为逐渐接触到过去的人和事,自从青龙湖落水,至遇见黑衣蒙面的尹修,她开始越发频繁地想起一些事情,虽仍旧不够完整,却渐渐明晰了起来。

真正想起过去的一切,或许只是时间的问题,这令她感到欣慰。

“听说你的轻功十分厉害,甚至在云邵甄之上?”青莲扶着他跳下马来,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尽量轻松的问他。

“只是地势熟悉而已,并未在他之上。”他牵着马将其栓在一颗较为粗壮粗壮的大树旁,动作不急不缓,说话的声音依旧平静,听不出一丝波澜,“这世上,想要超过他的人很多,但事实却是何其艰难。”

“可是云邵甄就是那么说的。”青莲挑眉,笑看着他,“你不会比他差。”言语间倒有两分自豪和赞扬之意,也不乏些微的鼓励。

“那只是他的谦虚之辞罢了。”他低垂着头瞧着手中的缰绳,将其紧紧栓好,话音间听不出丝毫的争胜之心,“他一向是个低调的人。”

青莲跟在他身后,继续问道:“听起来你很了解他?难不成有过什么交集?”尹修终于转身看了她一眼,然后就走到另外一颗树下坐定,稍微往后靠了靠,就闭目养神去了。

他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情绪也很低落,青莲不是没有看出来,然而,这一切实在是太荒谬了,她觉得莫名的委屈,又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小家子气。

若非亲身经历,青莲绝对不敢相信,一个昨夜还与她深情拥吻的人,第二日便似换了个人一般,对她爱答不理,忽然冷淡下来,连半点的温存都没有。哪怕那次在漆黑的小巷子里,他蒙着面,他们之间也不至于如此。

青莲走过去在他面前盘腿坐下,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他似乎感受到她的视线,终于睁开眼来,阴影斑驳,眸如黑夜。

“你今天早上去了大半天也没回来,我还以为你要逃走了。”青莲故作轻松地跟他玩笑。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开口,却被青莲更为急促的话语抢先,打断了他,“之前见到你还会对着我笑,可是今天却没有了。我这是要被抛弃了吗?”她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笑容多么的困难和僵硬,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发着抖,她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不会再露出别的表情。

渐渐的,青莲发现自己有个习惯,便是当心中不安的时候,便喜欢先行开口,去试图看穿对方的心思,然后将即将发生的一切掌控在自己手里,而非被动接受。

实际上,那是因为害怕,正因为害怕,那么与其听别人说出口,倒不如自己率先把最差的可能说出来。

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她终究太过莽撞而不够自爱了,这就是惩罚。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将剑抱在怀里,背靠着树干闭上了眼睛,声音清冷得与她那模糊的记忆中天差地别,“休息一会儿还要继续赶路,我说过,会把你送到最近的小镇上。”他单手缠着绷带,一圈又一圈,被衣袖遮盖住,抱剑时手臂轻抬,便再次显露了出来。

青莲甚至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可曾在何处受了伤,伤势如何,就被他推到了一个远远的距离之处。

也许只是她想太多了,青莲这样告诉自己。

“那也不急,反正我们——”青莲忽然止住,这才反应过来他的话中之意,“你是说把我送过去,那你呢?”想起他今日一直冷淡的态度,青莲心慌着却不知该如何平定。

“待孟家庄的婚礼一完,我也可以送你去云邵甄那儿。”他睁开眼睛淡淡看着他,“你和他一起来的不是吗?”

如此听来,他倒是对她知道的不少,可青莲仍旧没有来得及问出关于他的丝毫过去,这种不对等越发增加了她的心慌和不安。

你是谁,我为何独独会如此的相信你,那一声声低哑的轻唤,可曾只是我的梦境和幻觉?这些她都还没有完全弄清,怎可能就此放弃?

“好。”青莲尽量笑着说道,“之前我曾经说过要跟随他去云凤山庄,此番婚礼一完,待他离开孟家庄,我便去跟他说清楚,不再去云凤山庄了,今后……”

“你还是回他身边去吧。”

青莲怔怔地看着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冷不丁来的这么一句话,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都清晰入耳,打断了青莲所有的幻想和自欺欺人,从头到脚,冰凉一片。

“你要我跟他走?”青莲笑了一下,她想她这个笑容肯定十分不自在,但依然盯着他问道,“你我不过萍水相逢,一场欢愉后自此分道扬镳,是这个意思吗?”

青莲知道自己说话带刺,直接而难听,这来源于她此刻翻腾着难以熄灭的内心之火,以及莫名而来的恐慌和无措,她控制不了自己口出恶言。

或许她的话又刺激到他了,他目光晃动,又露出那种既复杂又挣扎的神情,张了张嘴,最后皆沉于深敛之中,令人难以看清。

“你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青莲微笑着道,“倘若是有什么苦衷……”

“我并无此意。”他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凝视着她的眼睛,似乎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定般,一字一句说道,“或者你要改道去别的什么地方也行,一路之上,我会护你周全,直到把你安全送达。”言下之意,这便是他眼下仅会负起的责任。

“无论什么地方?”

“是,即便是断水崖,我也会把你送过去——”不知为何,他忽然提到了那个地方。

青莲整个人依然如坠冰窟,她试图用仅有的一点理智来理解或思考他的话中之意:这明显就是不打算负责了,她难不成眼瞎,看错了他眼中的深情?就像之前对孟诗诗不会害她的错误认知一样,再一次看走了眼?

“哈哈,断水崖,你可知道贺兰陵不久前才将我扔进那寒潭之水要取我性命,你竟然要送我去他那里?”青莲简直不敢相信,终于失去了冷静站起身来,浑身颤抖着,变得有些声嘶力竭,“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你是在玩弄我吗?”

分明深秋,头顶却日光渐烈,青莲顿觉头晕目眩,好像稍微有点了解到孟诗诗当时那近乎崩溃的情绪了——她以为她会不一样,事实上谁都是一样的。

她真是自视过高,方才将自己弄到如此无法挽回的狼狈田地,没准儿这家伙还真就是个采花贼呢,她竟然还上赶着往前凑。

真是愚不可及,真真是愚不可及!

什么记忆,什么过去,什么月儿,什么师兄,那些不清不楚的幻境,全是假的,全是一文不值的狗屁!

她浑身颤抖着,大声嘶喊后耳朵里嗡嗡作响,头晕目眩,甚至有些听不清他的声音,她倒是希望自己能够听不见,可偏偏却又听见了。

“也许我不该出现在你的面前。”他同时站起身来,冷着脸转身要去牵马,约莫是打算立即启程赶路了。

“尹修,你都把我吃干抹净了你现在说不该出现在我面前,这算什么,始乱终弃么?”青莲声嘶力竭地冲着他喊道,不让他有躲避的机会,“你说呀,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在玩弄我?”青莲跑过去绕到他跟前,略有些气势汹汹地凝视着他的眼睛,“你回答我。”

两人面对面站立着,青莲眼眶发红地盯着他,浑身止不住地发颤,他目光沉沉,脸色发白,用力地握紧了手心,几乎快掐出血来,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

气氛忽然间凝固了,青莲仍旧感觉到些微的眩晕,但是她必须坚持住,在听见他的答案之前。

“我很抱歉……”他最后压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呢?”

依旧是许久的沉默。

原来如此,结果竟然是这样,青莲只觉得一股难以难说的气流在胸腔里翻滚,她突然笑了起来,“好,如此也好……”她喃喃低语着后退了两步,身子有些打晃。

“你……”他想要上前来扶她,青莲连忙躲开,扬起脸咬牙笑道:“那么尹修,你给我听清楚,我不是一个随随便便任人玩弄感情的人,今日我真心真意想要跟你,倘若你走了,那么我的心意便到此止住,不论你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和理由,都不会成为我原谅你的借口。”

她深吸了一口气后,斩钉截铁地说道:“今后,我与你之间一别两宽,也绝不会有再续前缘的机会。”

青莲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从昨夜还闪着明亮的星光,到今日的沉寂内敛,至此刻已然变得死气沉沉,她竟然还会觉得心痛。在许久的沉寂后,他似乎终于一点点找回自己的声音,干涩着喉咙,轻声说道:“我从未想要与你再续前缘,你也不必将我视作心中之人。”

果然如此,原来一切只不过是一场荒谬的梦境,无论真相为何,这便是他眼下的选择。

即便他的声音落寞地令她心口发疼,也不足以弥补她此刻所受到的伤害,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该如此待我。

青莲眼泪顺着脸颊划下,她听见自己说,“那么,我也不需要你留在这里,我会自己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