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沉沦之心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311字
  • 2017-09-09 19:41:30

感到心慌,是在清醒过来的第二天。

前夜的画面在脑子里久久不散,青莲半坐在水边,将脚边上仅有的些许野草一寸寸拔尽了,仍旧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她有些说不出话。

不敢相信,又不得不相信,那次与贺兰陵差点儿做出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换了一个人。并且,此人与她之间的交集,算起来要比前者少得太多太多。如果前者只是一时迷惑,并且还及时收住了的话,那后者就全然不同了。

手里的野草叶面细长而略粗糙,握在手心一半露在了外边,没有风,已然在晃动。

她发现是自己在微微颤抖。

难道她以前不仅是个江洋大盗,还是一个如此随便的女人?这实在是令她难以接受,可是事实又确实如此。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给自己找足了各种理由,譬如一定是昨夜那孟诗诗在她酒里加了药,那药里必然有什么催情成分,本就是设法令她失身所用,否则,她也不至于——

“月儿……”昨夜他沙哑着声音轻呼这个名字场景,仍旧一遍遍回荡在脑海中,迷乱而又清晰。

终究是越界了,终究是发生了。咬紧了唇,又紧紧闭上眼睛,青莲仍旧不知打道该怎么面对已经发生了的事情,这对于她空泛而混浊的记忆又是一层迷雾,直到她耳边出现了一阵不明的声音。

“什么人?”青莲猛然出声。

河对岸忽然一批人马急速而至,略略看去至少有十几人之多,河中水浅可见底,他们竟然没有下马,直接在马背上就要越河过来,那些人穿着打扮都十分一致,细看过去不仅衣服,连兵器都是统一的,看起来来头不小。

青莲大喝一声后,那些人动作越发迅速了。

“你们……”她站起身,看见他们带着的刀剑,吓得丢掉手中的杂草,转身就跑。

刚跑了几步,远远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一阵旋风般的速度,尹修已经将她拉上了马背,急速策马奔腾起来。

“哪里来的马?”青莲喜出望外,还以为这家伙一早就消失不见,是没脸见她,或者不打算负责了呢。

之所以怪天怪地怪自己却没有怪他,便是因为天一亮,一切变得有些微妙。他瞧见了青莲落在衣裙上的那抹残红血迹,当时她抱住自己的身子,察觉了他微微凝固的表情,自那后,便久久不能释怀。

昨夜孟诗诗曾说她早非处子之身,他或许当真了。

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青莲以为他若是当真喜欢她,定然因该会为此感到开心,然而事实上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我去附近看看。”他低低说了这么一句话,起身时紧了紧衣袖,手腕上还缠着绷带,青莲甚至没有来得及问询关于他的哪怕仅是一些小事,他便率先离去了,一去就半天都没有回来。

当时天才蒙蒙亮,青莲靠在河边的一颗大石头上,蜷起双腿,抱紧了自己的身子,望着他离开的方向,许久都没有出声。

在她后悔之前,他好像先后悔了,青莲那一瞬间感受到这般的情绪,这实在令人不敢相信。

没有安慰,没有亲昵,没有任何的甜蜜,她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甚至有些心慌,可嘴上偏偏不敢直接如此问。

“你方才去哪儿了?”她尽量表现得不带着半点责问。

“附近有打猎的人,去跟他们借了马。”他穿过青莲的腰捏紧缰绳,在她耳边说道:“那些人是顾家的护卫,已经追了我近半个月,待会儿甩开他们后,我就送你去最近的镇上。”

“顾家?是被你将女儿抢走的,说你是采花贼的那一家人?”

“那个人不是我。”他有些无奈地再次解释了一番,即便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他似乎却不愿意被青莲误解。

青莲当然知道不是他,也知晓这其中定然有什么别的因由,可她就是想听他解释而已,“好吧,那你勉强就——”玩笑着想转过头想与他说话,眸黑如夜,面色萧冷,才瞥见了一眼,忽然便记起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再想起自己方才说的话,这可不是刚刚把你给采了么?

脸上一下子红得发烫,只好继续看着前方说道:“怎……怎么都好,还是先甩开他们吧。”

他恩了一声后一直沉默着,许是急着甩开追兵,便再没有多说其他。耳边风声呼啸,眼前的树叶一丛丛越至身后,速度很快,眼花缭乱,她有些分不清虚实了。

昨夜与尹修所说的每一句话再次浮现在脑中。

她不愿意自欺欺人,当时的自己其实是那么的清醒,一字一句,皆自真心,都令人脸红心跳。

“当初你蒙着面,我便猜测着,你到底是什么模样。”她想起自己是如何抚摸他的脸,睫毛随之颤抖着,声音似呢喃一般,“可是现在的我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出你的脸……”

其实他的身体是有些凉的,手腕上还缠着绷带,探入她腰间的时候,粗糙地摩擦着她偏柔嫩的肌肤,青莲被惊得汗毛树立,睁开眼睛看他。

“你是尹修对吗?那个人……是你吗?”那个随着跌落的她跳下水,紧紧抱住她的少年。

“是……”他眸光沉沉,声音低哑。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青莲喃喃低语着,月在头顶,仰头便可瞧见,然后是他的眼睛,她忽然觉得天高地远,自己也仿佛被抛至高空,然而沉沦。

——从头至尾,她都没有任何的犹豫和畏怯。

自他在小巷子里离开后,何玉凡曾一再追问她,“那人很危险,你不会武功,怎会和他跑了那么远?”

“我……我也不知。”青莲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清其中因由。

“我明白你想要为少主做点什么的心情,但那也太过鲁莽了,出了事如何是好?”他摇头叹息,一副孺子不可教的姿态,“到时候反需要少主去救――”看到青莲沉默不语,他连忙安慰她,“我也不是怪罪你……”

没有人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作为一个失却了记忆的人,一点点的线索都足以令她失控,更何况胸口那翻滚着的激烈情绪,无法启齿,无人可知。

青莲只能当即承诺,“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她明白何玉凡不过一番好心。

“那你见到他的真面目了吗?”何玉凡话锋一转,开始在意起她的成果,“与他说话了吗?还是说他威胁了你什么?”

“没有。”青莲忙不迭摇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你们就赶过来了。”

“那他为什么要来见你?”

“我也不知道。”

她不愿意告知,也无法告知任何人,对于尹修的出现,是多么令她在意,或许从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眼下的这一切。

她的手抚摸过他的脸,又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任由他搂紧自己的腰,紧紧贴在一起,亲吻,又亲吻,反反复复,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冷却浑身的燥热,以及那无处发泄的热情。

“我为你撒了很多慌。”青莲喃喃低语。

他稍稍离开她,似乎终于对她的话开始有了一丝难掩的兴趣。

“我承诺了不再去接近你。”青莲紧紧靠在他怀里,亲昵拥吻着道,“而事实上,过去的几日里,我只想了一件事,那就是怎样才能再一次见到你,直到今天――”她猛然睁开眼睛,眼带春色,荡漾着涟漪。

尹修抵着她的额头无声地笑了,似乎很是开心,似孩子一般,“月儿……”他喃喃低语,咬在她耳边唤她,令她的心柔软成沙。

何玉凡说,他应是一个不羁之人,不将世人言语放在心上,方才能够不畏人言,无所不为,可青莲却只在他眼中瞧见了深深的压抑。

究竟是谁,又或者说究竟是什么压迫了他,而又究竟为何,他会在这个时刻,变得开心。

倘若你恋慕一个人,而这个人同样如此,那么就不该隐晦不言,平白蹉跎岁月。

青莲微微睁开眼,“这情话好听吗?你会觉得我不够矜持吗?还是——唔。”

他不由分说地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唇,渐渐将她压在草地上,夜晚的风被吹得有些凉,裙子被掀开到膝盖处,更是凉透心扉,他的唇摩擦过她脖颈上细嫩的肌肤,带着无尽的柔情。

一切便开始失控了。

“月儿……”他沙哑着声音抱着她一遍遍轻呼这个名字,既深情又带些痛苦。

落水时那模糊的记忆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那个时候,他便是唤着月儿,在她身后奔跑着。

她……是叫月儿吗?这是她的名字吗?

青莲呢喃着道:“你究竟……”换来的不过是他一再重复的轻唤和呢喃。

“月儿……”

“……尹修……师兄……”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应道:“我在这里……”

所有的对白终于都被夜色和更多的触碰而淹没,一夜无话。

耳边的风呼啦啦响,马背颠的她头晕眼花,相似的山与树,难分的石头与河水,令她根本记不清所有的路线,靠在身后那个人胸前,一整天脑子都是乱糟糟的,甚至将可能遇见的危险抛之脑后,她不该陷入这种状态。

“不能跟他们解释清楚吗?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青莲强打起精神,突发奇想地提出一个建议,试图缓和这种冲突。

尹修的声音直接在她耳边,风一吹就散了,“他们不会听你的解释,只会直接动手,实在没必要与他们照面,增添无辜的死伤。”

“所以只能避开他们?”人数太多,又来势汹汹,可能本身就不打算商量的吧。

“嗯,眼下唯有如此。”

青莲稍微回头看了看,淌水而过拖慢了他们的速度,好在自己发现得算早,那些人影变得越来越小,没过多久,但觉天高地远,身后也早瞧不见追兵的影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