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情迷意乱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2944字
  • 2022-01-28 15:15:02

那天他穿的仍是紫色,衣衫和满床绸缎融合,色彩灼眼,唇色太过鲜红,似血液浸染,一眼看去触目惊心,令青莲无端的慌乱。

一种难言的不详之感蓦然升起,令她心惊肉跳。

她其实一直不太明白,断水崖上地方之大,房屋之多,他为何偏偏要待在那么一处僻静的小阁楼里,极少见人,也哪里都不去,整日要么写些不明所以的酸诗,要么画些云啊雾啊山啊水啊,甚至云海日出,洞穴奇石都未少过。难得有一天画了一株桃花树,树下却连个人影也没有,白瞎了那么美的景致。

都说人面桃花相映红,也不知是眼光太高,还是性情太淡,他心中似乎连个像样的美人都没有,倒也怪可怜的。

青莲不由得啧啧叹息一声“高处不胜寒”。

又或者,只是因为“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青莲一直觉得那段青青瞧着就很不错,与他倒甚是相配,后来知道这姑娘原来与他幼年就已经订亲后,更是大为不解,因为在她看来,贺兰陵那家伙似乎根本就没把人家放在心上。

那段时间里,他要么消失不知踪迹,惹得青莲以为他已经离去,差点就在温泉里与他坦诚相见了。要么就往窗户边或院子里的榻上一躺,闭上眼睛就是大半天,浑似天崩地裂了也与他无关。

这也是青莲最乐得清闲的时刻,搬个小木椅坐在院子里,自个儿剥橘子吃,累了就晒晒太阳,也是昏昏欲睡。

有一次真睡着了,一觉醒来,天地寂然,月明星稀,她摸着疼痛僵硬的脖子,转头往旁边看去,贺兰陵不远不近地坐在亭子里,眼神宁静,正默默地看着她。

那是青莲第一次怦然心动,觉得这人有时候,其实可以变成另外一幅安宁平和的样子,那模样着实令人沉迷。

住在断水崖那段日子只有短短七天,事情却发生了很多,大部分都被她刻意忘记,可总是在某个时刻,又记忆犹新。

青莲见他做过很多事,却偏偏没见过他练剑,若非事先知道了他是谁,还以为他是醉心山水的隐居诗人,又或者至少是弃剑退隐的无名侠客呢。

转念一想,也是,既然武功已经厉害到人人皆知,所以就开始装模作样,附庸风雅起来了。

终于能够在合适的时候把“装模作样”这个词还给他,青莲心中甚感欣慰,尽管只是悄悄的,在她自己心里过了个瘾而已。

“喂……你没事吧?听得见我说话吗?”瞧见他醉得不省人事,她还是有些心慌,忐忐忑忑地盯着他看,“贺兰教主?贺兰……贺兰陵?”直呼其名时,心里还真有些紧张。

他似是难受得厉害了,听见有人唤他名字,才半睁开眼睛,稍微侧过身子迷蒙地望着她,嘴唇开合,发出些声音,却总是不知道呢喃着什么。

“什么?你在说什么?”青莲瞧着他有些不对劲,隔着太远,又不怎么听的清,扶他过来时还特意给他枕上枕头,现在又被掀到旁边去了,就这么看着实在不让人省心,青莲老是想上去给他扶正。

那枕头还用金丝线绣了一只圆月和玉兔,青莲第一次瞧见就想偷偷跟他换了,一个大男人,居然睡这么秀气玲珑的枕头,她觉得有些暴殄天物,可人家横竖不答应,听到她小心翼翼的提议后,他冷冷看着她不吱声,青莲再不好意思开口了。

毕竟她当时还是个俘虏呢,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不敢再多造次。

“不把枕头给我,却自己留起来糟蹋,这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么?”青莲冲着他努了努嘴,几日来的抱怨一股脑趁机说了,“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意料之中没有回应,她轻哼一声,“你也知道自己不对吧,是吧?”压抑了许久的话语,一口气噼里啪啦倒了出来,“只知道欺负我,放心吧,以后我下山了,定然会让你贺兰教主恶名远播,不辜负你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

嘀嘀咕咕一段后,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青莲觉得自己幼稚又无聊,便停下了动作,怔怔地看着他。

“……心……”他按了按自己的额头,把脸埋在手间,仍旧喃喃自语,渐渐地竟然浑身有些发抖,看起来很不好受。

“什么?”

“……心……”模模糊糊,吐字不清了。

青莲不明所以,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凑上前,酒味在他衣服上沾染了太多,稍微靠近,青莲觉得自己也有些打晃了。

把他掉落在地的薄被捡起来,想要盖在他身上,见他额头寒湿一片,索性叹息一声,丢到了床底边,“喝不下,为什么还死命往嘴里灌呢。该不会想不通,想寻死吧?”青莲半跪在床边上,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还好,意识不清,没注意到这些刺耳的话,只是低声一直说着什么。

青莲试着拉了拉他的衣角边上,问他:“心口疼吗?是这个意思吗?”

他仰躺在床上,一只腿曲起,一只腿垂到地面上,侧过脸时视线稍稍落在了她的脸上,又渐渐涣散,再见他呢喃着什么时,已经越来越小声,完全听不清了。

看来醉得不轻,把什么老毛病给弄翻了。

“你这家伙年纪轻轻武功那么厉害,该不会练了什么魔功,把身体给废了吧。”青莲小声嘟囔着,也是趁他这个时候才敢把心里的想法当真说出了口。见他早顾及不上她的无礼和冒犯,就壮着胆子爬过去,往他心口按了按,稍稍试探着,“是不是这里,还是这里?”

身子倒是比她想象中结实些,只是隔着扎扎实实的衣料,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异样,又不可能扒开他衣服,瞧瞧里面是否带了伤。

那毕竟是太过露骨了,没人知道还好,要是恰好被尹渠过来撞见,必定一脚把她踹下山崖喂狼去。

“要不喝点醒酒的茶?”青莲转身视线扫了一圈,没找着。

一回头,他已经抖得十分厉害,嘴里念叨着什么,青莲又听不太明白,只是额头和鬓角处看上去湿湿的,也不知是否因为出了冷汗,嘴唇越发红得似血,青莲甚至想伸出手,试试看是否能擦出血来。

略一犹豫,想去碰碰他额头是否发烫,手突然间就被握住了。

她浑身一僵,“那个……”后面的话猛然间止住。

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怔怔地看着她,吓得青莲动都不敢再动一下。

当时的气氛说好不好,说古怪却又并不怎么古怪,硬要说的话,倒是十足的暧昧,甚至可以说是香艳。青莲发誓,她若是有钱了能去外面找个小白脸,也必然不会有他当时一半的蛊惑人心。

她半只腿跪在他床边上,单手撑在他耳边,原是想细细看看他可有受伤,他仰躺着似无辜的落难人,明明浑身难受,却紧紧握住她的手。

“你……到底……要……”她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不像自己。

一直涣散的视线竟然不知为何清明了许多,他将她的手放到自己心口处,仰着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嘴角稍稍弯起,像是在笑,只是那双眼睛,湿漉漉的。

手掌下他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扑通,到最后,青莲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他的,还是自己的心跳,那么急促,且慌乱。

一个平日里强势惯了的人,若有一天以这份相对弱势,任君采撷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没有人能控制住内心的某种压制的欲望和冲动。

她当时一定是被诱惑了。

青莲后来刻意去忘记了那件事,权当一场荒谬的春梦,却在这个相似的夜晚猛然想起,且清晰得历历在目。

差一点点,真的是差一点点,后来她是怎样蓦然惊醒后推开他,然后惊慌着逃走的,她甚至已经记不清了。

她以为他会忘记,清醒时候的贺兰陵,总不爱与旁人有任何的触碰。

那晚的他终究是不正常的。

当日的混乱和失控令她难以接受,然而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和近似纯粹的神情,一直在她梦里徘徊不去,和此时的尹修何其相似,那是某种深切的疼痛之后,短暂而虚妄的满足。

不过前者总带着令她心慌的灼眼,让她害怕地想要退却,后者却仿佛是前世错失的缘分,一遇见,便似刹那而过的烟火,只想立即抓在手心。

所以如今……所以如今……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又或者是药物作用,又或者是太久的压抑和孤单同时爆发,忽然急需什么来填补空洞的内心。

她就像飞蛾扑火一般,向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于初见之际,献出了自己。

并且,在当时,至少在当时,她确实是心甘情愿,没有丝毫悔意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