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再次相见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4475字
  • 2017-09-20 09:46:30

青莲一边骂着自己不长记性,一边尽量寻找着回去的路,也不知为何,庄里的下人偏偏一个都没见着,昏黄的灯笼次第排列,有些地方稍微显得暗些,枝影横斜,青莲更是不敢往里去了。

隐隐约约间,似有忽高忽低的歌声,婉转清扬,如青山流水,又似黄莺轻啼,在那灯火阑珊之处悠悠传来,惹得人不禁侧耳倾听。

似受到蛊惑般,青莲随着这声音步步走去,暂且忘却了回去,掀开遮挡的垂柳,入眼的是一座红柱绿瓦的凉亭,纱幔如薄薄的月光飘动,一个下巴尖尖的小姑娘抱着琵琶唱歌,眼角一颗小小的痣。

一曲唱完,她微笑着对青莲点头,声音清越动人:“姐姐请坐。”

不问来路,不问因由,看来是个不太简单的偶遇。

青莲蹑手蹑脚地在她对面坐下,那姑娘便放下琴,不急不躁地拿起桌上小巧的紫铜酒壶,为她满满斟了一杯酒,青莲面前恰有一个空置的酒杯,显然是早有准备,只待来人。

青莲却无心在意,只顾着打量她——楚楚可怜,眸光带水,又是一个美人,且令人讨厌不起来的美人。

“你是孟诗诗孟小姐?”青莲忍不住猜测道。

“姐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她又为自己斟了酒,略略抬手示意碰杯,青莲忙不迭地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当她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两人各自抿了一小口,酒淡,味道清甜,不辣口,令青莲颇有回味。

记得在断水崖的日子里,贺兰陵有时也会突来兴致,想要喝点酒解闷,第一次瞧见他喝酒的时候,他正在院中画画,忽然唤青莲去屋子里将酒坛子取来。

这家伙长得偏秀气,喝酒却很是豪放,大碗大碗的,跟喝水似的一饮而尽,倒也不负魔教之名,看得青莲暗自心惊。

以为是什么美味的琼汁玉露,待他醉倒睡去后,青莲倒出来偷偷喝了一口,那味道至今想来仍令她头皮发麻,只一小抿,就有些头脑发晕,忍受不住了,那家伙却面无表情地喝了几大碗。

若非知道他什么德行,青莲甚至一度怀疑他存心买醉,甚至寻死,她觉得自己似乎了解他,又对他一无所知。即便发生了青龙湖落水的那件事,青莲仍无法真正对他产生厌恶。

对于这个人,她好像总有无限的包容和莫名的好感,无论他做过什么事,但凡有一点点是好的,她便记得一清二楚,而那些无数不好的,却每每被她无意识抛之脑后。

对面姑娘忽然微微一笑,捂嘴叹道:“这才几年,姐姐便不记得我了?”

青莲的动作一滞,脑子里不小心走远的无数的思绪顿时收拢,盯着眼前浅笑盈盈的姑娘,内心立马沉了下来。

一而再,再而三,黑衣人,柳欢,以及眼前的孟诗诗,屡屡遇见触及她过去的人,青莲忽然之间不再激动,反倒是冷静了下来,心生警惕。

云邵甄身边跟了一个在水边捡来的失忆之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有心打听,一问便可能知晓一二,眼前之人说的话可真可假,且并无什么实际证据,她必须谨慎应对,而非盲目去相信。

“这么说来,你认识我?”青莲脸上仍旧表现出惊喜的样子,可内心却谨慎又谨慎。

“姐姐分明防着我,我即便说了,姐姐也不一定会相信。”

这姑娘眼睛倒是有些毒,居然看出了几分她的心思,青莲冷下脸来道:“你尽管说,信与不信我自会判断。”

“我只是想知道,姐姐是否见到他了?”孟诗诗忽然说道,尽管这小姑娘仍看似谈笑风生,青莲却注意到了她眼中的在意和紧张。

“谁?”青莲不大理解,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影,难道是那个黑衣人?

见青莲怔怔地望着她,孟诗诗微微一笑,那笑容里竟然透着点儿不合年纪的淡淡哀愁,“姐姐自然猜到了,其实我十分讨厌姐姐你,今日引姐姐来此,原是想杀了你的。”

“什么……”青莲惊得手一抖,差点儿让酒洒了出来,但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既然她说‘原本’,想来是已经改变想法了。

果然,孟诗诗又饮了一杯酒,自顾自说道:“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你武功恢复了,我便再也无法杀死你了。可是,他却为了你,宁愿为我鞍前马后,做了他曾经绝不可能为我做的事,呵呵――”

她忽然开始不带停歇地说起话来,一口一口喝着酒,脸上始终带着笑,但眼眶里竟然隐隐泛着水光。

青莲听着浑身别扭,不知如何回应,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孟诗诗却似乎自顾自情绪泛滥,对她诸多埋怨和嫉妒,青莲又不知如何安慰她,于是只好干咳了几声,也随着喝了几杯酒以缓解尴尬的情绪。

酒可消愁,酒亦醉人心,瞥见对面的姑娘一杯又一杯将酒水往嘴里灌,再这么下去,非得出事不可,青莲终于还是忍不住道:“我看你还是别喝了。”

“你以为我醉了?”孟诗诗终于抬眉瞥了青莲一眼,微微笑着,脸上酒色泛滥,却仍旧是那般哀愁不散,“我没有醉,我清醒得很。倒是姐姐你,明明听我说了今夜是来杀你的,竟然还敢喝我的酒……”

青莲一愣,呆呆看着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话中含义。

她古怪地一笑,道:“你怎么能保证,我没有在酒里面加些别的料呢?”

什么?青莲一下子扔掉酒杯,厉声喝道:“你在酒里下毒了?”

这个疯女人!青莲懊悔不已,她真是太过自负,自认为能猜中旁人的心思,认定她嘴上说了出来,便定然已经改变了注意,竟然就那么放心大胆地,与一个来意不明甚至曾企图杀她的人对饮至此,没想到,反而中了她的计。

青莲忽然间心生慌乱,站起身欲直接走人,渐渐地感觉到身子里似有一波波热浪席卷了四肢百骸,双腿无力,暗道一声糟糕了,这一次不是在断水崖,也不是如之前被贺兰陵捉弄般,仅仅自己吓了自己一整夜。而是真正的,喝下了这个女人的毒酒。

“你把解药给我!”青莲焦急之中立马从背后取出匕首,露出刀刃,想要以此威胁她。

孟诗诗也随之站起身来,一来一去,单手不过两下,就制服住了此时的青莲,夺走了她的匕首不说,还一下子把她推到了地上。

武功不在,弱肉强食,青莲心慌起来。

孟诗诗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冷冷笑道:“真想不到,有一天你会如此自掘坟墓,让自己落到这等任人宰割的境地。”她眼中透着些微的不解,但更多的却是痛快。

青莲气得浑身发抖,脑子飞快地运转着,试图想些办法求救,孟诗诗把弄着从她这边夺走的匕首,挑眉赞道:“挺别致的刀。”似乎对这精致的匕首很是刮目相看。

当然别致了,贺兰陵特意送给她,还曾经在黑虎寨捅过人,被扔到河里,又失而复得的东西。

若非出于劣势,生死堪忧,青莲很想让孟诗诗把匕首还给她,想必她听了定然会神色扭曲,无法理解,或者直接拿去扔掉。

“你放心吧,这毒要不了你的命,杀了你只会让他恨我罢了。”孟诗诗的视线再次落到了青莲的身上,“如今,你的武功已经尽数失去,只要今日容貌一毁,贞洁不再,便再也不会令他心动了。”

“你……”青莲颤抖着往后退,身体的无力和灼热以及孟诗诗方才的话,令青莲渐渐意识到自己饮下了什么。

这个因嫉妒而变得歹毒疯狂的女人,再如何生气,也不能惹怒她。

“我……我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不去招惹他……”青莲尽量向她保证,说她爱听的话,甚至胡乱编纂,“其实,我曾经被青龙教的人抓上断水崖,已经不幸……不幸失身于魔教教主贺兰陵,早非处子之身。”

见孟诗诗眉眼一亮,青莲再接再厉,“是云庄主见我可怜,才收留我,允我余生随着他,做个供其差遣的丫鬟。”她将自己说得无比低贱可怜,便是为了让孟诗诗心中愉悦,不再嫉妒憎恨她。

至于贺兰陵,本身名声就臭,定然也不在乎江湖救急处,被她污蔑一下了。反正差点让她一命呜呼的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果真,孟诗诗面露愉悦之色,瞥了她一眼,轻轻笑道:“真是不可思议,你如今落到这副田地,想必尹修哥哥也该死心了才是,否则他便是瞎了眼,还对你这般痴心一片。”

“尹修……”青莲心头一颤,分明听见了孟诗诗的话。

果真是叫尹修吗?

为了活命而嘴上保证着不会见他的话,忽然之间就说不出口了。

那个人……那个人真的就是……

敏感而难以触及的名字冷不丁出现在孟诗诗口中,青莲忽然间就失了分寸和主意,失魂落魄,任由她如何贬低均不反驳。

也许这位孟小姐嘴上出了气,便不再有兴致对付她了。

然而孟诗诗并不罢休,上下看了青莲一番,摇着头道:“可这张脸,实在不该留。”她的语气平淡而冷静,却丝毫没有透出商量的余地,握紧匕首朝青莲走了一步,目光沉沉。

青莲惊恐地随之往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山石上,再无可退,孟诗诗手中的匕首渐渐靠近青莲的脸。

刀是好刀,可偏偏是伤人的利器。

手柄上蓝玉灼眼,刀锋冰寒。

“砰——”一块石子击中了孟诗诗的手腕,她吃痛,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

青莲忙不迭爬起来就要跑,脚下一扭,整个人跌倒在地,抬起头,发现一个黑影出现在不远之处,依旧是蒙面人的装扮,可是那身形,那双眼睛,分明就是曾经与她说过话的黑衣人。

“是你!”青莲惊喜非常,叫道:“你来救我了?”

比起青莲的喜悦,紧跟着追来的孟诗诗却停下了脚步,露出了悲痛欲绝的神色。她没有说话,只是单手握住受伤的手腕,那白皙的肌肤已经沁出了不少血迹,显然伤得不轻。

乍一看去,楚楚可怜,令人心生怜惜。

黑衣人径直往青莲面前走来,他身后天际的月牙宛若一帆轻舟,颀长挺拔的身影犹如梦中所见,他越来越近,头顶一团阴影笼罩,青莲不知为何心跳得无比的快。

“你……”她张口欲言。

“对不起……”他低低说了一句,然后蹲下了身子,双手探入青莲的颈项和腿弯间,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靠近的时候,那气息熟悉得令她差点落泪,青莲轻呼了一声,脸红得发烫,分明连他的脸都没见过,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快,又这么依赖信任他?

“尹修哥哥,你当真要如此对我?”孟诗诗眼中含泪,咬牙发出的声音却透着极力的克制,显然还不想失态。

尹修将青莲抱起来后,终于偏头看了她一眼,“对不起你的人是我,不是她,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其余的,请恕我爱莫能助。”

这句话似乎杀伤力极大,只见那孟诗诗听后面色发白,近乎站立不稳,尹修抱着青莲走过她身边时,她忽然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起来。

“你以为你这么对她,她就是属于你的吗?”孟诗诗有些失态地拔高了声线,那浑身颤抖,泪光如水的模样,令人不忍细看,“你还不知道吧,方才她亲口所说,她早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不仅失身于断水崖,还将后半生都许给了云邵甄,早没有你的份了。”

为求活命胡言乱语的话,这聪明的小姑娘竟然也当真了。

青莲却无法开口解释清楚。

明显感觉到抱着她的人身子僵硬了一下,吓得她闭上眼睛不敢吱声,然后仅仅是片刻的停顿,尹修便继续带着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孟家庄。

是的,他竟然带她离开了孟家庄!青莲心中有些慌,不明所以,可却又说不出地喜欢,只是一靠在这人身上,便心生无限依恋,好似愿意随他去任何地方,即便充满危险。

这究竟是怎么了?她禁不住问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可以说还是陌生人的男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一直到了城外的一处小河边,他才将青莲放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让她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脸上被匕首划出了非常细微的痕迹,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小盒药膏,在河里洗了手,才开始取药轻轻抹在她脸上,他的手腕上缠了绷带,并不十分流畅,可还是小心仔细地对待她。

她并没有被怎么伤到,青莲知道,他在意的只是这件事的本质――她差点儿遇到危险,而他却差点儿错失。

“孟家庄眼下并不安全,所以我擅自带你离开了,要不你写封信给云邵甄,就说你有事先行离开,在城外等他?”他半蹲着身子与青莲说话,为她将方方面面都想好了。

可是青莲却只注意到他的声音低沉好听,眉间沁出了浅浅的细汗,还有那双漆黑的眼睛,一如继往地令她沉沦。

他没有说一句煽情的话,可青莲偏偏就觉得自己情动了。

“我可以……看看你的脸吗?”她望着他的眼睛喃喃低语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