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擦身而过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850字
  • 2017-08-30 13:07:05

“跟我来。”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然后便转过身往远离客栈的方向跑去,灯笼灭后,小道里一片漆黑,若再远些,就瞧不清了……

青莲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全然忘记了这是一个江洋大盗,甚至还可能是个采花贼,而她是个黄花大闺女,竟然就那么跟着他跑了出去,在小镇错落的巷子里左转右转,最后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死巷。

四下无人,一片静谧,他终于停下了脚步,背对着她,青莲也随之停了,在淡淡的月光之中,隐约能瞧见他模糊的背影,挺拔英朗,周围一片从未想象过的死寂,只有他们二人。后知后觉的,青莲这才开始紧张起来。

“你……”她吞了吞口水,声音带上些颤抖,“你究竟要……”

“不要再查关于无名客的事情了。”他言简意赅地直奔主题。

“那些姑娘……”

“她们如何尚且不知,但我会设法调查营救,有传言说那些都是被强迫嫁人的姑娘,我此番若查证为实,也自会将她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他转过身来,脸上仍然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事情并不像外间传闻那般,如今有人借我名号行事,世人愚昧,自然辨不清真伪……”

这人竟然好像在向她解释,青莲不知为何情不自禁地愿意相信他,但还是直言了自己的不明之处:“你……为什么特地告诉我?”

“我已经说了,不要再设法查探关于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了。”他再一次提醒道,“对方十分棘手,这不是现在的你能够应对的。”

听起来,倒好似是为了她好,青莲偷偷握紧了手心,再一次确定这个人是认识她的,也许是失忆以前,可是……失忆前的她,究竟是什么人呢?

云邵甄说,她曾经习过武,有不错的武功底子,而眼前这个胆敢抢劫官银,甚至令官府都大为头疼的人物,竟然让她觉得从未有过的熟悉。

难道……曾经她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吗?

“你认识我对不对?”青莲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对他说道:“你认识我!”这一次,语气却是肯定了。

老实说,她很激动,自从梅岭河边被救醒来,虽说从未在嘴上提及过,实际上,什么都不记得的日子并不好过,甚至令她异常恐慌。她是什么人,她来自哪里,在这世上可有亲人,可有姐妹,甚至……在她这样的年龄,可有一个情郎或者夫君?

当日她是在河边被人救起,那么她为什么会落水,是重大哥所说的,被魔教妖人甚至是仇家迫害?亦或是仅仅途径此地,不小心落水?倘为后者,她可有同行人,去向为何……

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无法操控自己命运,永远蒙在鼓里的感觉,令青莲夜夜难寐,连觉也睡不踏实。

而眼前这个人,这个一身黑衣,出入神秘的蒙面人,便是她遇见的第一个,可能真正知道她过去的人。

他一下子沉默了下来,那张黑布蒙住了他的脸,可那双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漆黑如同此时的夜空,里面甚至荡漾起来涟漪。

他竟然笑了,然后慢慢抬起手,要揭开脸上的黑布。

“扑通扑通。”青莲的心跳得快要炸裂,呼吸一下子急促紊乱。

脑中浮现出长长的水岸边,追着她奔跑的少年跳下了水,溅起的水花在日光下晶莹似玉。

那双漆黑的眼睛和眼前这双眸子重叠在一起,荡漾着内敛又温柔的笑意。

是他吗?会是那个一次次出现在她梦中的,名叫尹修的少年吗?

“你……”她大口大口喘着气,心口涌起从未有过的紧张,仿佛初次见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青莲姑娘!”背后一声大喊,紧跟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随之而来。

一切温柔如风的气氛戛然而止,黑衣人连退两步,踩着墙壁轻盈而上,一眨眼不见了人影。

何玉凡我跟你没完!青莲气得直骂娘,一回头,云邵甄已经越过她追了上去。何玉凡竟然还敢跑到她面前,担忧地问道:“青莲姑娘,你没事吧?”

你不来我就没事了!青莲心中翻江倒海,巨浪滔天,嘴上却还不得不感恩戴德地道:“我没事,真是谢谢你们!”她言不由衷地说着,浑身忍不住的颤抖,面容是从未有过的扭曲和僵硬。

客栈里面的店小二约莫怕出事,竟然也紧跟着扑哧扑哧追了上来,“可算赶上啦,方才瞧见姑娘一个人就出来了,我不放心,立马就通知了云少侠他们。”瞧他那副模样,似乎为了能带着他们及时赶来营救而很是洋洋得意。

青莲偏不谢他。

本来就似被当场喂了一口黄莲,憋闷不已,却偏偏一个字都无法说出,只差那么一点,只要他们稍微晚来一点点,说不定她就……

如果可以,她非常想不顾一切地尖叫一声或者大喊一通,以发泄她此刻从未有过的憋闷。

但她不可以,她还没有失去理智。

算了,横竖他们也是一片好心,青莲尽量掩饰着自己巨大的失落,冲他们苍白地笑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云邵甄回来的时候,已经偶有鸡鸣,快到天亮,青莲忐忑不安地和其余人一起等着他,所有人都一整夜没有合眼。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他抓住那个人还是不希望,然而当她连打两个呵欠后,迷糊看见云邵甄独自回来的身影,之前所有的揣测瞬间失去了意义。

――作为武林盟主的云邵甄,居然再一次空手而归。

不只是青莲,何玉凡和杨念歆二人,更是同时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呵——”云邵甄坐下来,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一直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一个不知名的年轻人,轻功却已经在我之上。”

青莲惊得嘴巴里可以塞两个鸡蛋了,那个人……竟然如此厉害?

云邵甄从不是狂妄自大之人,相反,实际上他非常谦虚,然而即便是这样的他,说出这番话,也足见他对自身武功的自信,以及对黑衣人实力的认可和难以置信。

而和这样一个人或许认识的她,究竟又会是什么来历呢?

青莲忽然就头痛起来,那个黑衣人叫她不要管他的事情,难道说继续深究下去,会遇到什么危险吗?另外,她若是还想单独再见他一次,又该怎么办?要如何不动声色地避开云邵甄他们,又恰巧能见到他?

那双微微弯起的眼睛,即将揭开的黑布,挠得她心痒难耐,仿佛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能触碰到自己的过去。

就在青莲坐立不安,磨磨蹭蹭地熬到第二日午时,孟家庄派人过来了。

来者是个管家模样的先生,姓庄,穿着体面,言语得体,他上前来恭恭敬敬行了礼,就说道:“云庄主的好意家主万分感动,只不过……无论是新夫人,还是我家小姐,都仍旧安好,家主着小人前来带话,还请云庄主不必担忧,另外——”

“可是,何大哥确实捡到了刻着孟小姐名字的手镯,这又是怎么回事?”青莲忍不住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小姐说,她前些日子出门买了些胭脂水粉,回了家才发现自己的镯子丢了,说不定,便被哪家的姑娘捡了去也不无可能。”他好声好语地解释了一番,又道:“另则,我等也带上了数十名家中护卫,会在这方圆百里搜寻无名客的行踪,尽量解救那些不幸的姑娘。”

云邵甄点点头,十分客气地道:“那便有劳了。”就此绕过这桩事,不再过多追问纠缠。

青莲万万没有料到,这件事情,竟然好像就这么不冷不淡地结束了,无波无澜,没有引起半点冲突和是非。

云邵甄似乎向来是个点到即止的人,可青莲并不甘心,她仍旧对那个黑衣人的身份耿耿于怀,不能忘却。这是她无法向任何人言明的心底秘密,也似乎也只有她。

当天夜里,她又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面四周都是晃荡的湖水,水岸上,她伏在一个人的背上一直沿着岸边缓步走着,月亮的倒影垂落在水面,波光粼粼,夜风清凉。

她呢喃着唤了一句什么,那个人停下脚步,嘴角微微上扬,可是青莲看不清他的脸。

一眨眼,画面又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小巷子,长而曲折,蒙面的黑衣人闪了一下又消失,她连忙跟着追了上去,一直追一直追,却怎么都追不上。

好不容易追上了,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弯起眼角,要揭开脸上的黑布,青莲屏住呼吸看着他慢慢揭开。

——黑布下面,又是一张漆黑的布,什么都看不分明。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青莲否认着这无法接受的结果,要上前去触碰他的脸,他却一直后退。

青莲紧跟着追上去,“你给我看清楚,让我看清楚!”大叫着从梦中醒了过来,满头大汗,望向窗外,日光晃荡着入眼,早已经天亮了。

缓和下急促的呼吸,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才发现鸡鸣狗吠时有入耳,青莲起床喝了一口水,又独自沉默着坐了一会儿,待整个人平复下来,才发现有人说话的声音在外面传来。

声音不大不小,显得异常清晰,听他们的内容,似乎要按照原定计划,立马启程赶往孟家庄去,而孟老爷子的婚礼,就在三日后。

当天开始下了些雨,青莲心中装了事,一路上都没怎么开口说话,隆兴是个热闹的地方,深秋季节,即便街道一片萧索,仍不减人们的热情,孟家庄处在闹中取静之处,稍稍远离了人烟,地势拔高小半,便似单独处在一个小山坡上,周围红枫弥漫,寻个合适位置可俯瞰全城,而庄园内更是别有洞天。

“且随我来!”仆人引领他们在庄园内观赏,刚走了没多久,便发现一处空旷之地,许多大大小小的鸽子来来去去,咕咕叫着,有的扇动翅膀渐渐飞远了,有的刚刚回来。

一个佝偻瘦弱的布衣老者蹲在地上,正从碗里撒开玉米粒和小麦子,挨个儿喂食着它们,飞回的鸽子有的落在他的手上和肩膀上,有的直接落到地面,啄食着撒开的玉米粒。

青莲第一次瞧见这样的画面,忍不住赞叹道:“好多鸽子啊!”

“那是庄內养的信鸽。”仆人解释道,“因为孟家庄的主人不喜爱外出游走江湖,与外界之间,便常常用信鸽联系,你可别小瞧了这些小小的鸽子,它们数量之多,能到达的地方遍布天南地北,而江湖上稍有名气的势力之处,都曾留下过它们的痕迹。”

“那么,云凤山庄也是其中之一吗?”青莲好奇地追问一番,仆人笑着看向云邵甄,云邵甄道:“倒是有那么几只,是我们云凤山庄的常客。”

看来这孟家庄和云凤山庄的关系不简单呀,也不知平日里这么多联系,都是些哪方面的事情?这些她自然不方便开口问。

那仆人又指引着他们继续向前,青莲亦步亦趋,发现庄中格局都各有讲究,很是不凡,一边左右瞻望,一边听其讲解介绍,伴着红枫绿柳,花香漫漫,令她沉闷许久的心情总算开阔了不少。

“那是什么?”她发现一处院子里,种满了不知名的花,花蕊细长,花色艳丽,风一吹随风而动,开得格外妖娆,便心生好奇,问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