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似曾相识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199字
  • 2017-08-29 12:53:59

“不行,我得做点什么!”青莲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被子穿好鞋袜,一阵风似的急急冲往了客栈门口,只是在路过云邵甄房间时,她不自觉放慢了脚步,发现里面仍然亮着灯,烛火昏黄,白纸窗前身影如旧,这更加给了她无限的动力。

这一次,一定要为他做点什么才好。

店小二正在柜台前拄着手昏昏欲睡,青莲上前敲了敲,他猛地惊醒,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不大乐意地瞧着她,道:“这位客官怎么了?这大半夜的怎还不睡……”他小声嘀咕揉着眼睛,显然不大开心青莲打断了他的瞌睡,扰了他的清梦。

青莲才懒得管他的心情,四周看了看,见周围昏黄一片,寂静非常,没什么可疑的人,便捂着嘴,装模作样地说道:“我问你个事……”

“什么事您说。”他强撑着眼皮回应她,仍是昏昏欲睡。

青莲清了清嗓子,挺直了腰杆后故意挑眉,拉长声音说道:“你说我大半夜的不睡觉,为啥偏要来找你?”她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想先放个迷雾,让他心生压迫,之后才方便她问话。

那店小二先是一懵,接着恍然大悟般,目光颤动,摇晃不定,青莲正想赞他还不算太笨,这么快就明白过来,这店小二脸上却渐渐泛起兴奋和羞涩,乍一看去浑似已经睡意全退,“这……姑娘……这可真是……”他说着嘴角上扬,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这小鼻子小眼睛的家伙,究竟想哪儿去了?

“别瞎想!”青莲一巴掌拍在他脑门儿上,气得七窍生烟,话都说不出来了――这猪一样的脑子,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真是不敢相信。

店小二冷不丁迎面挨了这么一下,脑袋一痛,满脑子想法也当即荡然无存,变得老实巴交起来。

失策啊失策,青莲心中大为失望,尴尬地再次清了清嗓子,一手拄着身子,一手敲着柜面,言归正传道:“我在你们这客栈里住着吧,晚上总睡不着觉,稀里糊涂的好像听到点儿什么声音。”她挑了挑眉毛,希望这家伙能明白她所指为何。

那店小二似是被她打怕了,捂着脑袋缩着脖子,别别扭扭地解释道:“咱们这店儿最近生意还不错,住的人确实有点儿多,可能别的客人说话大声了些。”偷偷看了看青莲,见她依然脸色不善,连忙改口道:“您要是实在不习惯的话……我明儿看看能不能给您挑间僻静些的?”

“不是这个!”青莲一摆手,这家伙实在太笨,竟然还抓不住她的重点,连忙打断他,主动提醒道:“我是说,我觉着吧,头顶上有声音。”她伸出手指指了指上方,冲他挤了挤眉毛,夸张地道:“就是头顶瓦片上,好像有人走来走去的!你想想看就知道,大半夜的可把我瘆得慌,还怎么睡得着?”

想到之前他昏昏欲睡的样子,青莲心上一计,一拍桌子,添油加醋地责怪道:“你倒好,竟然还在这里呼呼大睡起来!”这可是她亲眼瞧见的,先把所有的不是一股脑儿往他头上扣了再说,之后才能把握先机。

“那怎么——”店小二一脸为难,想要开口解释。

“对了!”青莲忙不迭再次打断他,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她神秘兮兮的凑近他,压低声音道:“我听说,最近啊这店里不大太平,有采花贼出没,你说我一个姑娘家……”

“怎么可能?”那店小二脸色都变了,眼神更是闪烁不定,青莲心中一亮,果然有问题。

“怎么不可能,我都亲眼看见了!”青莲猛然放大声音,方才故意压低声线,这下子突然拔高,徒然改变的态度果然吓得他连退两步,青莲不依不饶,继续装作怒气大盛的模样呵斥道:“我花了钱在这里住店,该出的银子一笔没少,你们却包庇采花贼,这是至我们客人于何地?”

“姑娘,您小点儿声!”那店小二已经站直了身子,心慌起来,眼睛不停瞧着楼上,颤声解释道:“这里哪有什么采花贼……”似乎生怕被旁人听了去。

这小子皮倒是厚,竟然还敢装蒜!

“那我今天晚上亲眼看见有人把店里的姑娘掳走了,难道我看错了吗!”青莲更大声地说道。

“哎哟,姑奶奶,您小点儿声,这要是让客人们听到我可还怎么做生意?”他一脸痛苦地对她说着,“我们真没有包庇谁,这些话可把我们冤枉死了,天地良心,咱们可都是本分人――”

“哼,你以为你遮掩狡辩我就相信你?”青莲站起身,转身便要往楼上走,嘴里还不忘道:“我这就去告诉店里面的其他人,若是还有别的姑娘住店,天知道万一哪天被采花贼掳走了,又该找谁说理去?”

“哎,等等,姑娘――您且等等!”那店小二急急忙忙绕过柜台跑了出来,苦着一张脸跟在她后面,就快哭出来了,“我对天发誓,咱们店真与那采花贼没有半点干系,你先听我说说行不?”青莲一边走他一边跟着,又不敢伸手拦住她,只能嘴里一个劲儿解释着:“此处倒确有一个无名客,但他劫走的都是大婚之夜的新娘子……”

青莲走了几步,脚快要迈上第一层楼梯的时候,见他已经十分慌乱,心知鱼儿已经上钩了,于是终于停下了脚步,偏头冷眼看着他,仿佛大发慈悲般说道:“行,我便给你一个机会解释,那你说说,关于那无名客,你都知道些什么?”

“这个……”他左右看看,摸了摸头,一咬牙说道:“姑娘这边来,我慢慢给您说……”

听了他的讲述,青莲才开始佩服起自己的才华来,真是老天也要助她,没想到,这店小二知道的事情还真有点多,若非一番威胁恐吓,这等小人物是绝不敢多嘴一句的。

与何玉凡所言相差无几的是,这江洋大盗无名无号,旁人称之无名客,据说是最近几月才活跃于隆兴一带,染指的姑娘大为富商小姐,也有相貌姣好的小门小户姑娘,甚至有些武功底子的家族门派竟然也敢上门招惹,此人背景神秘,颇有些神通,因而每每官府追捕在即,他都能侥幸逃离。

这家伙穷凶极恶,名声方圆百里无人不知,而隆兴一带确认被他掳走的姑娘,如今已经有十三人之众了,但还没有一个是在他们客栈里遭的秧。为了撇清关系,他一再提及道:“那无名客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杀人不眨眼的,我们怎敢招惹上他来?更别说包庇了,倘若果真有咱们店里的姑娘被掳了去……”他说着,眼里也是胆战心惊的。

青莲听后大为不齿:瞧瞧,人家劫富济贫时,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世人趋利避害,反复无常,改口倒是改得快。暗叹一声后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问道:“官府贴出来的告示,可有画出他的相貌特征?”

她总觉得白日里瞥见的那一眼,很是熟悉,可又不知道究竟在哪里见过。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她心里始终会觉得不自在,像被挠痒痒似的,去又去不掉,弄得她心慌难眠。

“有有有。”店小二忙点头,伸手往门外一指,“出了门左转走个百来步便有官府前些日子贴出的告示,我头两日经过正好瞧见了,还在呢。”

“这么近?”青莲不由得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无名客胆子竟然如此之大,在这等情况下还敢顶风作案,难道是有什么依恃不成?是武功极高还是背后有什么靠山?

“我现在就去看看。”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也不和云邵甄他们打个招呼,半夜三更一个人提着灯笼就冲了出去,一路穿过寂静无人的街巷,小跑着约莫有数百来步,才终于到了店小二所说的地方。

比想象中远了些,夜深时的路口,四周漆黑一片,秋季刚至,寒风飘零,青莲打了个喷嚏,提起灯笼伸长了脖子四处查看,摸索寻找了半天,果真发现了一张画像张贴在榜。

借着昏暗的烛火,青莲想要仔细瞧瞧那画像上的人,泛黄的画纸有两个角边微微蜷曲翘起,风一吹,哗啦啦响。她左手提了灯,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按住画卷的一角,又将灯笼略略抬高,一张简单而特征突出的画像赫然入眼。

有什么东西一片一片的碎裂着划过,偏偏拼凑不起来。

闭上眼睛,不久前那个从围墙之上越过的身影异常熟悉,睁开眼瞧着那副脸孔,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眼睛,鼻子,嘴巴,从上到下……

不对……有什么地方明显不对……指尖划过画像,心里泛起层层的沉闷和古怪……

――这张画像被人动过手脚!她猛然反应过来,那脸上的刀疤和嘴上的两撇胡子实在太过违和,手指将其稍稍遮挡住,其余的轮廓眉眼合在一起,那种熟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记忆里有什么东西开始渐渐浮现出来,眼前的画像逐渐随着她的记忆变幻,没有那刀疤和两撇胡子,一个更为年轻的脸愈发成型。

鼻梁高挺,眼睛深沉,嘴角紧紧抿着,那是……

“什么人!”背后忽然出现的脚步声,吓得青莲脑子里聚集的信息一下子轰然散开,惊慌着转过身去,那个黑衣人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是你……”青莲神情怔怔,手中的灯笼忽然一松掉在地上,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