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再次被抓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3584字
  • 2017-08-17 23:08:56

青莲绞尽脑汁设法想要严肃又不冒昧地告诉程二小姐,有些事情不该是这么草率就能决定的,特别是婚姻大事,可是瞧着对方目光炯炯,眼含笑意,她一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谁还没有个少女心性呢?这是她失了忆,没准儿曾经的自己更为疯狂,亦不是不可能。

“啪——”殷红霞一掌击中了鬼娘子的肩膀,令她倒退数步,口吐鲜血,殷红霞乘胜追击,一刀接着一刀地劈过去,一路斩碎了无数的桌椅,木屑飞溅,鬼娘子左躲右闪,猛然间撞到在了石桌之上,痛呼之声未出口,身子已经先于大脑连忙滚向旁边,石桌几乎在她离开的那一瞬,被殷红霞劈成了两半。

一方穷追不舍,一方躲闪不及,鬼娘子这一次似乎在劫难逃了。

头顶的桌子忽然间被一刀劈断,青莲尖叫一声,殷红霞冷锐的刀锋贴着她的头皮划过,差点就让她人头落地。

“糟了!”程二小姐知晓形势不对,嘴里嘀咕着就地一滚,瞬间离开了危险之地,青莲却整个人趴在地上腿软无力,入眼能见的是殷红霞快速移动的双脚,而一直躲闪的鬼娘子,更在越过她的身子后滚落在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殷红霞看来是下死手了。

“今日程家堡情况有些复杂,赵爷来的兴许不是时候。”沿着长廊走着的两个人一前一后说着话,最先开口的是引路的仆人。

“噢?这话怎么说?”刚刚被下人引入的赵谦正不解何意,远远瞧见打斗场景,露出惊讶之色,“这是……”他正巧看见鬼娘子颤抖着站起身,短刀紧紧握在手中,眼里带着倔强的色彩。

“贱人,最后一刀,我便让你人头落地。”殷红霞挥舞着刀锋一跃而上,堡主夫人苏月楠颤抖着念叨了一声“月真”,旋即双眼一翻,苍白着脸晕倒了过去,被身边众人连忙扶住。

“娘,娘你怎么了?”程世钧抱着母亲,慌乱地去摸她的额头,“快去叫大夫过来!”身旁一个丫头惊慌知错,忙不迭匆匆跑去找大夫了。

刀锋此刻已经劈近了鬼娘子,程堡主冷冷盯着这一幕,手中的刀柄攥得死死的,手背上青筋暴露,他心中万般挣扎,可他还是没有出手相助,一面是夫人的亲生姐妹,一面是整个家族的荣耀和正义,他根本别无选择。

而各路江湖朋友同样冷冷盯着这一幕,见证着恶名昭彰的鬼娘子被殷红霞就地正法,兴许会人头落地。

——无人上前帮她,即便是她的亲人,因为她站在了道义的反面,成为了众矢之的,即便有人心存不仁,也无法开口。

“啊——”意识到必然发生大的惨剧,青莲把头一埋,整个身子死死趴在了地上,生怕血迹飙到自己脸上。

忽然一声脆响,一柄飞刀从旁而来,浑似一道闪电划过,快得几乎来不及反应,殷红霞惊呼一声连忙收手,手腕上划过一丝血迹,她回过头,叫道:“是谁!”

赵谦一个侧身躲在了暗处,示意跟随的下人不要吭声,那家仆毕竟是程家堡的人,心中稍微向着鬼娘子,便果真噤声了。

鬼娘子趁机迅速使出轻功,一步步踩着混乱的酒桌,飞跃过无数的宾客头顶,那碧绿的衣衫随着身姿如影飘逸,“殷红霞,今日之耻,我苏月真铭记在心,终有一日定会亲自找到你,报了今日之仇!”

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又许是习惯使然,她逃离之前,竟然随手抓了一个人,可就是她随手抓的这一个人,却偏偏是最不相干的一个。

“我的妈呀!”趴倒在地的青莲还没来得及逃窜而出,那鬼娘子已经飞跃至身前,像揪着一个麻袋一样把她提起来,似大鹏鸟一般几下就飞出院子远远逃走了。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怎么比贺兰陵那厮还要野蛮!青莲心里叫苦不跌,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提来捏去,横竖又打不过人家,因为怕死还不敢发火——这窝囊劲儿,她越想越委屈,一路被提着走得飞快,眼泪鼻涕横流没有停过。

“救命呀,若水——重大哥——云——啊!”一支树枝从脸上硬生生划过,疼得她龇牙咧嘴,再说不出半句话来了。

沿着街道边上上高高的围墙高低而行,不知过了多久,在青莲已经头晕眼花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眼前是一处农家,推开门,一股尘土味儿,看来还是不怎么住人的一户农家。

“老实点儿。”鬼娘子把青莲往里面一推,不耐烦地叮嘱了一句,“敢有什么动作我就砍断你的腿。”然后在她身上点了两下,她就动不了了。

“你干嘛抓我?”青莲瞧着她脸上那不悦的神情,生怕波及自己,尽量小心翼翼问道,“现在跑了这么远,他们也追不过来了,你就放了我吧。”

“放了你?”她冷笑了一声,一边开始从柜子里翻出衣服往身上套换,一边说道,“我放了你,然后等着你叫人来抓我吗?”她的动作很是迅速,身上衣服被划出一道道痕迹,或大或小的伤口处,血迹大部分还未结痂,随着她的动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吓得青莲的心也一颤跟着一颤。

说起来,这人毕竟是程家堡堡主夫人的妹妹,比起抓程家堡的人,当然抓她这个不相干的外人划算些了,要她放了自己,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真是倒霉到家了,青莲想明白后,改变了一下战略,继续道:“要不这样,你……”

“砰”一声,门开后几个人相继走了进来,打断了青莲思忖已久的话,她脑子一乱,之前想好的全忘了,这群王八蛋,青莲绷着一张苦瓜脸,和进来的几人大眼瞪小眼。

“途中见到你的信号就立马赶了过来,怎么伤成这样?”第一个说话的人虎头虎脑,腰背雄壮,是个气势汹汹的人物。

“我也没料到殷红霞竟然直接带人去程家堡闹事。”鬼娘子擦着伤口嘶了一声,“能活着出来也算我命大了,这个女人,我和她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她将口中的血水吐到了地上,身子因为伤口的疼痛微微发着抖,但脸上却没有半分脆弱的神情。

柜子里放了药膏,这鬼娘子也是个女中豪杰,竟然当着好几个男人的面堂而皇之地露肩擦药,那几个男人也面无异色。

“我早说了殷红霞有意为难你,这不,栽跟头了不是?”一个手长脚长的老头子阴阳怪气地说着,“早叫你收敛些,你不听,现在吃了亏——”

“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鬼娘子将衣服往肩上一拢,已经站起身来,目光中是难掩的不甘和怒气,忽然间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目光冰冷地看向了青莲。

“小妹,这黄毛丫头是谁?”长得虎头虎脑的家伙终于注意到了绷紧了脸的青莲。

哈哈,黄毛?到底谁才是黄毛呢?青莲心中暗骂,但为了活命,也不敢果真开口顶撞反击,只能低着头,装作害怕的样子。

“抓来的人质。”鬼娘子冷冰冰说道。

“这小黄毛我看着怎么有点儿眼熟?”那虎大头似乎跟青莲杠上了,说了一句后,又走上前来,围着她转了一圈。青莲吞了吞口水,被这几人齐刷刷围着看,那感觉,仿佛一群拿刀的屠夫在围观待宰的羔羊!

而娇滴滴似她,如此惹人怜爱的青莲,正是这羔羊。

一群不知怜香惜玉的混蛋!

“我想起来了!”那虎头男人一个大呼,吓得青莲差点屁滚尿流,“这丫头,不就是贺兰陵身边的那个女人么!”

天,他们怎么知道的?她也没和他们照过面呀?而且……那天……那天……

“你……你们什么时候认出他的?”既然知道是他,那鬼娘子怎么也敢调戏他……早知道对方是谁,那你们还全都走了,对鬼娘子见死不救,这群人,脑子出问题了吗?

“还真是她!”又一个人重复了一句,根本没有在意青莲说了什么。

被无视到这种地步,青莲也是欲哭无泪了,但是……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时候认出贺兰陵身份的啊,青莲仍然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丫头竟然还有这等来历?”鬼娘子冷笑一声,似乎早忘记了不久前和青莲的一面之缘,“走吧,正巧咱们接下来要和贺兰教主打打交道,真是天助我也,胡乱抓个人,竟然就抓到了贺兰陵的女人。”

“那个……”青莲急忙辩解道,“你们误会了,我跟贺兰陵不是那种关系,真的,我也是被他抓走的,好容易逃了出来。”真要威胁贺兰陵,至少也该去抓段青青那个小姑娘吧,跟她有什么干系?在断水崖,她不过是一个曾经被支使过的俘虏罢了,能指望贺兰陵救她?果然还是应该想办法向若水,重大哥他们求助才是。

可惜这几个人就跟耳朵聋了一样,无论青莲说了什么,他们就像没听见似的,气得青莲牙痒痒,又没有办法,只能被捆绑着跟他们上路了,至于去哪里,她更是毫无头绪。

“你……你们难不成要带我去断水崖?”贺兰陵那家伙,应该还在临安没有回去吧?若是此去运气不好遇上了尹渠,那她恐怕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噢?”鬼娘子眉眼一挑,捏住了她的下巴,那手劲儿仿佛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一般,“这么说,你对断水崖很是熟悉了?”

“当然不是……”青莲忙不迭撇清关系,“我……我跟青龙教的人关系很差,特别是那个尹渠,她恨不得我去死,你们抓了我,只会顺了他们的意,根本威胁不了他们分毫——”

“刷——”短刀的刀刃刺进了她耳边的墙壁上,吓得青莲一下子闭了嘴,鬼娘子盯着她的眼神冷冰冰似一柄锐剑,哪里还有半分的妩媚,因为带了伤,她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我警告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胡言乱语胡说八道,我现在心情很差,不敢保证下次出手的时候,你还能完好无损。”

“我……我知道了……”青莲眼泪汪汪地不停点头,再不敢多说半句废话了,分明是亲生姐妹,这鬼娘子怎么和堡主夫人差别如此之大?

听鬼娘子的意思,大概要不了多久,她就又要和贺兰陵见面了,真希望那家伙不要转身就走才好,青莲吃不准他把自己放在了什么位置,反正肯定不会是多么重要便是了。没准儿人家贺兰教主一个心情不好,嫌她碍手碍脚的,解决鬼娘子的同时把她一起给杀了呢。

真是前途堪忧啊,青莲长叹一声,连眼泪也只敢往肚子里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