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争风吃醋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4852字
  • 2017-08-11 20:21:20

落水的事可大可小,严重了丢命也不足为奇。青莲听了也有些慌,跟着程世钧匆匆赶到那下人所说的水池边,有几个丫头和家丁已经围了起来,透过人与人的缝隙,能看到杨淑敏浑身已经湿透,连柔顺的头发也湿润成了一块儿,湿漉漉搭在身上。

有丫头给她披了披风,她裹着坐在池边的石桌上,擦着身上和头发上的水渍时,一直不断地咳嗽着,面色也微微发白,那模样看起来,好像确实是有些吃不消了。再转眼看到站在一旁面带慌乱的若水,青莲的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不妙,很不秒!不出所料,匆匆赶来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出声,杨淑敏就已经一边咳嗽一边抬起头看着若水,眼含悲切,泪光流转,“若水姑娘,你若是讨厌我,我不出现在你面前便是,你又何须如此害我?”

这话中之意太明显不过了,慌乱失措的若水眼中忽然之间怒火燃烧,“你又想诬陷我?”上前便要一巴掌扇过去。

――动作戛然而止,扬起的手被正巧赶来撞见这一幕的程世钧握住,他冷冷的眼神似寒冰雪夜般。

“程少主……”在心上人面前,若水一下子变得谨小慎微。

“若水姑娘,这里是程家堡,还请若水姑娘自重。”许是一连串发生了太多的事,程世钧难得的语气不大友善,甚至是对待若水这个客人。

若水脸色瞬间煞白,她纵是再如何单纯迟钝,也明白了这语气已经足够沉重,作为一个应该被礼待的客人,程世钧却对她说出了这番话……

程世钧说完后松开手,若水扬起的手臂无力地垂落下来,“我……”眼眶里泪珠涌动,强忍着不流泪,却干涩着喉咙无法开口,眼睁睁看着程世钧转过身对杨表妹嘘寒问暖一番后,见杨表妹浑身发抖,竟将她打横抱起,头也不回地朝屋内去了。

明晃晃的日光下,水淋淋的院子里泛着晶莹的光,有人的心,碎成了碎片。

众人渐渐散去,若水默默地望着那二人离去的背影,忽然蹲下身子,大哭起来。青莲见她哭得浑身战栗,忽然无限悲伤,她蹲下身子,抱住若水道:“没关系,若水,会过去的,没关系的。”

“青莲姐姐……”当青莲拥抱住她的那一刻,她哭得更厉害了。

天性豁达的若水,不懂遮掩,不懂伪装,就这么直接而纯粹地表达着她的悲伤和无助。

和若水回了屋,青莲用手帕沾了水,替她擦着红彤彤的眼睛,道:“究竟怎么回事?”若水红肿着眼睛说道:“那个杨淑敏,私下里总是跟我阴阳怪气地说话,青莲姐姐,我说不赢她,一生气就动手推了她一下!她自己没站稳,便说我恶意害她。”

青莲自然知道,有些女人从不动手,平日里爱装可怜,但说起话冷嘲暗讽,阴阳怪气,要多讨厌有多讨厌,这杨淑敏约莫便是这类人了。

若水说起来声音都颤了,眼泪也一直止不住,“程少主定然讨厌我了。”这似乎是她最为介意且难以接受的事情。青莲叹息着安慰她:“那程少主虽然是有些怜爱她,但我看也未必就喜欢她。我会帮你想法子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了,好不好?”她伸手去抹若水脸上的泪水,一张俊俏的小脸上,全被眼泪打湿了。

若水抬起头,眼泪汪汪道:“青莲姐姐……”

“我在这里。”青莲上前抱着她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轻拍着她的背,又是好说歹说,安慰了半天,她才将眼泪止住,却依旧神情恹恹。

一个英姿飒爽的小姑娘转眼成了这副模样,青莲心疼得厉害,想来想去,一出门便抓了个丫头道:“带我去找你们家二小姐。”谁知道随便抓的一个丫头,竟恰好是程家二小姐程疏彤的贴身奴婢,当即就为她引路了。

平日里在程家堡瞧见的其他丫头都规规矩矩的,有一句答一句,小心懂事,从不说多余的话,这丫头却难得十分健谈,途中还与她闲聊了好些话,短短一段路,青莲已经知道了她叫翠儿,是程家堡的老奴叶婆婆的孙女,爹娘在大雨中落水丧生,她便从小在程家堡伺候程二小姐长大了。

如此一来,程家堡便像她的家一样,难怪比起其他丫头,她反倒自在随意许多,没有那么战战兢兢。

青莲跟着翠儿走了好一儿,绕来绕去,才终于到了一处院子。见到程二小姐时,她正在房中和几个家丁围在一起赌钱,因输了钱,脸上贴了好几张欠条。只见她大咧咧穿着薄薄的衣衫,与那几个家丁一起围着桌子大喊大叫,“大,大,大。”“小,小,小。”一开盅,各自叹息大骂。

这场面让青莲惊得下巴都呆掉了,毕竟不久前才瞧见她眼泪汪汪和大哥吵了一架,原本还担心自己是否来得不是时候,程二小姐兴许还在气头上,伤心处,谁知道会是这幅场景。

程二小姐和家丁们赌得几近忘我,翠儿在旁连唤了几声小姐也没被听到,青莲依旧还是傻在原地发愣,翠儿十分尴尬地看了她一眼,突然喊道:“老爷来了!”

一群的人急急忙忙将桌上的骰子银两藏好,四散而去,拥挤的屋子顿时敞亮起来,程二小姐抬头一看,喜道:“是你!”

她说话时,吹起了额头上贴的长长纸条,看来十分喜感。青莲忍不住笑出了声,程疏彤倒也不恼,一下子把脸上的纸条撤掉,对翠儿道:“你又吓唬人了。”旋即跳下凳子上下看了看青莲,嘴角一扬,笑意满面,“你想明白了,要带我上断水崖,去见贺兰陵了?”

翠儿见她们两人已经坐下来说话,便转身倒水去了。青莲望着程二小姐喜滋滋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有些不理解,问她道:“你为什么想见贺兰陵?”

“人们都知道,这世上武功最厉害的两人,一个是云凤山庄的云庄主,另一个便是青龙教教主贺兰陵了。他们究竟谁是天下第一,众人各有说法,我也一直十分好奇。”

“你想见他,就是为了看看他武功有没有云邵甄厉害,是不是天下第一?”这个理由不会太牵强了吗?她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何须去在意这么多?还是说她因为失忆了,就理解不了如今的年轻小姑娘们了?可若水也不是这样的呀。

“当然不是。”程二小姐当即否认,眼眸突然变亮,握紧手心道:“我从小便立誓,定要嫁给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传奇人物。云庄主我已经见过了,我若是再见到贺兰陵,那我便知道,我今生究竟要嫁给谁!”她转头望着青莲,目光炯炯。

她这一席话让青莲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思绪,为了让自己不至于表现得太一惊一乍,大惊小怪,稍微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说出已经准备好的说辞:“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才能见到贺兰陵,不过,你也必须告诉我一件事。”这也是她匆匆来找程疏彤的原因。

“你这是答应了?”程二小姐听话只听一半,顿时露出喜悦的表情,下一刻仿佛才想起了她的要求,很是干脆的点点头:“各人说一桩对方想听的事,这很公平。”这时翠儿已经上了茶,推门又出去了,给二人关好了门,程二小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道:“你说吧,什么事?”

“今日上午,你与程少主说的杨淑媚,究竟是谁?”不把这一点弄清楚,那她永远也拿不准程世钧对杨淑敏的心思,以及偏袒的来源。

“就这件事?”

她点点头,“就这件。”

“你问这个干什么?”程疏彤放下手中的茶杯,有些奇怪地道:“难不成是好奇么?”青莲不知如何回答,她却突然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你是为了若水问的。”

这姑娘其实十分冰雪聪明,青莲也不打算隐瞒,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我真羡慕她,有青莲姑娘这样的朋友。”程疏彤冷不丁说了一句,青莲不由得愣了一下,她又道:“我和青莲姑娘也可以做朋友么?”

青莲笑道:“当然。”原本是句客气话,这二小姐却当了真,当即要与她立誓。因为青莲记不得自己的年龄,便谎称与她年龄相仿,她们便约好,她称她疏彤,她唤她青莲,还象征性地做了个仪式,大有义结金兰之意。

只不过程二小姐生性向来大大咧咧,不遵寻常规矩,青莲更是脑子里一片空白,记不得任何繁文缛节,因而做得不伦不类。无论如何,她们总归名义上成了好姐妹。

关系一确定,话题也随之聊开了。

“杨淑媚勉强算是我表姐,也是杨淑敏的亲生姐姐,我从小便和她们一块儿玩,至于大哥的话,确实是从小就喜欢她。”

青莲心道:果然如此。“然后呢?她究竟去哪儿了?”从上午的对话听来,杨淑媚应该是不在程家堡的,这人才是若水真正的头号情敌,程世钧对杨淑敏的怜爱,很可能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

“五年前,程家堡在武林大会上大胜扬州贺家,父亲宴请众人,并为大哥向杨氏夫妇提亲,提及了早早订婚一事。而杨淑媚却当着天下众人的面,不惜违逆父母也要拒绝大哥,令我大哥颜面扫地,而杨淑媚也在当晚匆匆离开了程家堡。”

青莲还以为这样就完了,“所以她离开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也不是。”程疏彤摇摇头,继续说道,“她毕竟是个姑娘家,离开不过两个月就被杨伯伯他们找了回来,然而这一次回来,却变得魂不守舍,沉默寡言起来,旁人以为她还在为订婚一事而耿耿于怀,后来听照顾她的丫头说起,才知道她离家出走后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途径池州的梅岭附近时,曾经救了一个受伤的男子,回来后她暗中多番打听,才知道那受伤的男子便是青龙教教主贺兰陵了。”

池州?那不就是她落水醒来的村子附近吗?难道当年的贺兰陵,也十分巧合地在那一带受了伤,被人救起?

“然……然后呢?”青莲想起她上午时曾说出是贺兰陵诱拐了杨淑媚,不禁变得紧张起来,仿佛听见的故事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般。

“她自从知道那个男子的身份后,便一直想要去找他,无奈曾经离家出走,爹娘和杨伯伯便对她严加管束,可是最后她竟然还是偷偷溜走了。总之,那一次她离开了差不多有大半年,再次回来时,整个人十分憔悴,大哥自然心痛非常,日日对她嘘寒问暖,就连我们去找她玩,她也常常推辞不见,有一日更是在屋中突然晕倒——”

青莲隐约有了不妙的预感,程疏彤仅仅停顿了片刻,便说道:“经过大夫诊断,才知道她早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青莲惊呼出声:“那孩子是贺兰陵的?”

“我也不知道。总之,她确实是爱上了贺兰陵,日日魂不守舍,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竟然又设法偷偷溜走,留信说要上断水崖追随心上人,再不归来。”

青莲回忆起若水曾经提及他们对断水崖地形的困惑,觉得十分古怪,“既然你们都不知道怎么上断水崖,她又是如何找到的?”

“那我便不知道了。因为旁人只知断水崖在台州西北的苍翠峰一带,大哥十分着急,便匆匆赶到那附近四处寻找,终于在找了长达半月后,于苍翠峰北麓的青龙湖畔,发现了她的尸体。”程疏彤叹息一声,小小年龄却难得露出些不合年龄的感伤,“连着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一尸两命。”

她不敢置信,颤声道:“谁,是谁杀了她?”贺兰陵真的会那么残忍,连自己的亲身骨肉都杀害?

程疏彤摇摇头,道:“没有人知道。只是大哥及杨伯伯皆认定是贺兰陵诱骗了她,事后又对她痛下杀手,因而多年来对贺兰陵恨之入骨。”

这个故事听完后,青莲唏嘘不已,心情比想象中复杂了许多,她原本也只是为了若水来了解程少主的情感纠结,却不知竟然牵扯出这样一段往事。心爱的女子死得如此凄惨且不明不白,她只要稍微想想,便好似能切身感受到他对贺兰陵的憎恨。这些年他对杨淑敏的怜爱,也就十分说得通了。更不用说,程疏彤还透露出杨淑敏和杨淑媚相貌有几分相似。

她恍恍惚惚出了屋,一路往回走,竟看到若水的身影出现不远处,她连忙跑了过去,拉着她小声道:“大白天的,你这是去哪儿。”若水仍旧不是很欢愉,道:“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青莲连忙道:“你出去干嘛?你见过程少主啦?”若水眼眶又红了,道:“他不愿意瞧见我,我又何必去招人嫌?平白惹他讨厌。”青莲暗叹这小丫头真是死脑筋,道:“莫不是打算把他让给那杨表妹?”若水立马道:“当然不行。”青莲笑道:“那不就结了。他眼下生了气,便是认定了你欺负他表妹,你可不能就这样默认了。”

若水抬起头,眼中有了犹豫,青莲继续道:“倘若你什么都不说,又避开他,他便只听那姓杨的胡说八道诋毁你,你该怎么办?”

若水终于开了窍,道:“我要跟他解释清楚。”

“对啊。”青莲拍手赞同,旋即又给她支招:“你先给他道歉,再问问敏妹妹的情况,最后再向他解释,就说今日你看见地上有蛇,推了她一下,不小心把她推进了水里,是杨妹妹误会你了。”

“可是,那杨淑敏分明是故意诬陷我,说我想要害她性命。”

“总之,你只这样说,告诉他是杨淑敏误会了你,别在他面前说杨淑敏坏话。”她深吸了一口气,道:“听我的,好不好?”

若水不甘不愿地点点头,看了看手中的一捧衣服,道:“可是,我还有事……”

“什么事,你给我,我去帮你处理。”青莲抢过她手中的衣服抱在怀里,听见若水说道:“这衣服是前些日子在城东的彩绣坊做的,尺寸稍微大了点,要拿去改改,就袖口这儿,再改小两寸。”青莲点点头,让她放心,便将她往旁边一推,用嘴型道:“快去,我先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