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划清界线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2988字
  • 2017-08-10 16:04:48

熊熊的火焰许久才渐渐变小,黑烟弥漫不散,她从小门出来后不知身在哪个方向,想要找到若水他们,无奈山势复杂,在林间绕了许久才终于到了正门,整个黑虎寨已经一片灰烬,幸而大火没有蔓延至整个山林,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可是若水他们还是始终看不到半个人影。

她有些心慌,在黑虎寨附近见着一匹栓在树桩上的马匹,内心挣扎了无数次,最后翻身上了马,沿着记忆中的路线朝原路返回,她更愿意相信他们已经安全离开,途中又偶遇进城的路人,上前拦住对方细细询问了一番,才终于找着正确的路线回到了程家堡。

一身狼狈地归来,程家堡三个字清晰入眼,她终于释然,如同回了家一般跃下马急切地去敲门,待门一开,她整个人躺倒了下去,两眼一黑再无知觉。

醒来时已经入了夜,耳边静谧无声,窗外偶有蝉鸣,青莲睁开眼,发现自己已在躺在了之前入住的房间里,床帘上垂挂着淡雅流苏,被褥上绣着精致牡丹,桌面上暖暖的熏香,熟悉的布置和气息令她安心,她仿若重获新生,紧绷的情绪一下子洗涤一空。

刚想起身,一个丫环正巧推门而入,见到她起身的模样喜说道:“青莲姑娘醒了?”旋即朝门外喊道:“云庄主,青莲姑娘醒过来了。”

那丫头将手中端着的药水往桌上一放,紧接着门外传来一连串稍显急促的脚步声,青莲转过头,便对上了云邵甄略带担忧的脸,他几步上前坐在她旁边,道:“感觉可好些了?”

青莲冲他一笑,扶着床沿玩笑道:“云大哥,我真是没用,次次受伤都要你这个救命恩人来照顾,现在好像又麻烦你一次了。”

云邵甄笑道:“你若知道麻烦我,便不要再受伤,这就是最好的报答了。”她心中一暖,很是安静地点了点头。他道:“把手伸出来。”青莲依言照做,他便将手指搭在她脉上凝神倾听。安静不言之间,青莲忍不住偷偷打量他,云邵甄出生名门,据闻家中世代行医,可武功也十分厉害,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气质很是儒雅,更是曾经救过她性命的恩人。

自醒来过后遇见的所有人中,恐怕只有云邵甄才是真正配得上正人君人,正派人士之称了。

她忽然道:“云大哥,你……你真是一个好人。”就连眉眼之间,也瞧不见半点戾气,让人平生依恋和信任。

云邵甄有些好笑地道:“怎么说?”

她冲他一笑,道:“你救了我,也救了村民。”当初梅岭有人死伤,贺兰陵说不是他所为,青莲渐渐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话了,若非忌惮云邵甄,恐怕他会直接前去将东西抢走,而非让尹渠偷偷前往,就像他在黑虎寨所做的一样。届时那些无辜的村民兴许……

也许,也许骄傲如他,根本不屑于说谎,但也许傲慢如他,也根本不屑于去澄清太多的因果,有人说谎是刻意为之,也有人说谎是懒于解释太多罢了。

他说不是他所为,就真的不是了吗?

云邵甄颔首应道:“学医者倘若不救人,又学来何用?”

医者救人,这般简单的道理,可又有几人能真正将其践行呢?借医行凶之事在武林中屡见不鲜,但云邵甄是不一样的,他终究是不同的。青莲微微一笑,忽然觉得云邵甄和贺兰陵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难怪人家成了武林盟主,贺兰陵那厮只能混成一个臭名昭著的魔教称谓。

她应当与贺兰陵不再见面,跟着云少甄方为上策,那家伙太危险了,她必须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放眼整个江湖,能令贺兰陵那厮忌惮三分的,恐怕只有眼前的云邵甄了。想必跟着他,便可以不再与贺兰陵有任何的瓜葛,也不会再见到今日这般血腥的场面。

她忽然道:“云大哥,我可以跟你回云凤山庄吗?”

云邵甄微怔,眼神很是复杂。

意识到自己的话太过模糊暧昧,青莲立马解释道:“我是说,我是否可以在云凤山庄找个差事,即便端茶倒水也可以。”说完后又觉得自己没有说清楚,生怕云邵甄误会她,她继续道:“我爹娘都已经不在了,之后也不知道去哪里,这程家堡毕竟与我非亲非故,我也不好意思久留。”

斟酌了自己的话,仍然觉得不对,硬要说的话,云邵甄与她不照样是非亲非故的么?青莲不甘心地继续说道:“云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跟着云大哥去云凤山庄,即便不给工钱我也心甘情愿,只当是报恩了。”

他的眼里渐渐露出笑意,道:“我也要在程家堡呆上一段时日,离开时,倘若青莲姑娘仍有此意,那便随我去吧。”

这显然是答应了,还给了她后悔的机会,青莲忽然觉得眼前之人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上天派来拯救她的仙人,脸上一喜,眉开眼笑就道:“谢谢你,云大哥。”

说话间,若水那丫头忽然推门而入,叫道:“青莲姐姐。”一面说着,一面已经迎了上来。

云邵甄站起身让开些许,若水便一屁股坐到了她的床榻上,叹了一口气,道:“怎么每次都是青莲姐姐受伤。”青莲笑着捂住她的手安慰她,问道:“程少主他们可好?”醒来后光顾着跟云邵甄说话,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不过看到若水在此,便知晓其他人约莫也无碍。

“都好。”若水点点头,开始说起了青莲不知道的那些经历,“我与那尹渠打了没多久,黑虎寨后院不知为何着了火,很快整个寨子都燃了起来,那尹渠也不知为何趁此机会溜走了。眼见火势越来越大,我们也只能先行撤退,回了程家堡。”

“若水姑娘的话可没有说全。”程世钧和余政随后踏进门来,远远站在旁边看着青莲,余政说道:“当时若水姑娘见你不见了身影,担心得不行,她以为你仍在寨中,便要往火海里闯,我们费了好大劲儿都拉不住,只好趁她不备打晕了她。”

“若水姑娘也是刚刚醒来,还冲我发了脾气,怪我当时打晕她,一听闻你回来的消息,便立即赶过来了。”程世钧看着若水,露出赞赏惊叹的神色。

青莲听完这番话望向若水,忽然觉得眼睛朦胧,似有泪水掉下,她与若水萍水相逢,她竟如此待她,恐怕连亲姐妹也不过如此。她伸手拥住身旁的小姑娘,轻声道:“若水,谢谢你。”

若水红着脸,小声说道:“青莲姐姐没事便好。”

经过他们一番讲述青莲才知道,原来她骑的那匹马正是程少主他们刻意留下的,他们怕她失散后回去寻他们,因而特地为她留下了马匹,也正是有了这匹马,她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回程家堡,否则一入夜,山林之中野兽出没,危险就更加无法估量了。

经历了黑虎寨那一日的种种,青莲的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曾经以为魔教之称兴许只是江湖众人对断水崖的误解,然而如今,她只希望远离青龙教的每一个人。第二日清晨,她找来一块宽大的黑布,将贺兰陵送她的所有东西全部放在里面,包括香囊,银子,匕首,还有离开断水崖时带上的每一件物品。

将这所有的与贺兰陵相关的东西紧紧系好,又将他所送的四套衣衫叠好并排放在旁边,然后坐在屋内等送餐的丫环。才过了一小会儿,那送餐的丫环进了门,将食物放下便要告退,青莲指了指桌上折叠好的四套衣服,道:“你帮我把这几件衣服拿去烧掉。”

那丫环惊恐地看了她好几眼,道:“青莲姑娘,这衣服好好的……”即便被折叠起来,从衣料到染色,都能瞧出这衣服的精致和讲究,也难怪一个小丫环无法理解了。

青莲冷声说道:“这衣服沾了死人的东西,不吉利。”满手血腥之人所送的东西,她如今用着不仅心中不安,更会觉得恶心。

那丫环瞬间明白,点点头道:“今日便为姑娘处理干净。”说着,将衣服捧起来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出了门。

桌面上只剩下那个黑色的包袱,被裹得紧紧实实,已经看不清里面装了些什么,然而青莲却清楚地记得,她在断水崖的每一件东西是如何得来,与贺兰陵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她曾经竟然觉得与他相处亦有不耐的时候,甚至偶尔会产生些微的怀念。

这真是罪不可恕。青莲单手抓起那黑色的包袱便往城外走,一直到了城外的小河木桥之上,瞧见河里水流湍急,她将手里的包袱一抛,扔进了河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她必须要跟那个魔鬼划清界限,从此之后,贺兰陵此人与她再无瓜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