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水之初
  • 刺:迷途记
  • 长云子
  • 1532字
  • 2022-06-06 00:49:06

失足落水,满目疮痍。

潋滟的水波在头顶晃晃悠悠,张开嘴,无数的水涌进口腔,难受,无法呼吸。

分明瞧见水平面近在咫尺,可身体却不断下滑,眼皮渐渐沉重,一片黑暗。

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活在水底,目光清晰,呼吸顺畅,抬起头瞧见有人在水面撑船而行,撒网捕鱼,她望着他们,瞧见他们来来去去,换了一拨又一拨的面孔,做着千篇一律的事情,如同千百年未曾变过。兴许,她前世今生,化作了湖底的一只鱼儿,望着苍穹变幻,斗转星移。

那颗明亮的星辰旁边,有一弯皎洁的月。

“是死了吗?”

“死了,你看看,都没气儿了。”

“刚才还动了下手指呢,哎,云大夫来了,快让他看看,快让云大夫看看。”

昏昏沉沉间,听见旁人七七八八说着话,身子被挪来挪去,她轻咳了一声,忍不住吐出了一口水,下一刻,下巴被一双修长的手轻轻握住。那手很是冰凉,她打了一个寒颤,迷迷糊糊间,隐约瞧见一个穿了青衣的人,那人似乎很是担忧地望着她,眼神温润如玉,温暖如风,她喃喃道:“你是谁……”下一刻,又不省人事了。

再次醒来,已经住在了一间干净的房间,身旁再无人吵闹,唯独能听见窗口树枝上,一声声清脆的鸟鸣。鸟鸣?她猛然睁开眼,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直直坐正,转动着漆黑的眼珠子四处打量——古朴陈旧的四方木桌,桌上一小壶茶水,墙上挂了蓑衣草帽,而她身下躺着的这张床,却是一个极为简陋的木板床,只搭了个白色透明的防蚊罩子,房中隐隐透着谷草的尘土味和潮湿味。

寻常农家?还是到了什么穷乡僻壤之地?

“他们在临安城外一口气杀了我们数十个兄弟,我等已经聚集了各路英雄好汉,就在村外五里之处的梅岭与他约战,定要取了那贺兰魔头的性命!”随着“嘭”的一声巨响,椅子被拍碎的声音传了过来,似天崩地裂,她一时不料,被吓得尖叫了一声。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匆匆响起,淡青色的粗布门帘被掀开,一个脸色红润,眼睛明亮的小姑娘露出脸来,见她傻愣愣坐在床上,便冲她一笑,喜道:“姐姐你可醒了。”

这小姑娘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穿着粉桃色短衫,上有鹅黄色梅花刺绣领子,下穿紧致长裤,裤脚紧紧缠绕好几圈绷带,脚踩一双亮棕色的短靴,十分敏捷的打扮,她头插一支简单的簪花,发饰是常见的双丫髻,像个常年习武的马背上的姑娘,那份明朗气质和不同寻常的装扮,令她一时呆住。

她不明所以,只愣愣坐在床边,一时不敢说话。

那小姑娘回过头冲门外喊道:“那位落水的姐姐醒了。”接着,又几步上前来笑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她脑子里一片浆糊,恍惚间似浮现出一个青莲的图样,便喃喃低语道:“青莲。”下一刻,却惊觉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小姑娘却拉着她道:“青莲姐姐随我出来坐吧。”

“青莲……”她仍旧有些迟缓,不敢确定自己的名字,那小姑娘扑哧一笑,“这不是姐姐方才说的么,莫不是把自己名字都忘了?”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这才道:“我叫青莲……”

她身体刚刚恢复,似是受了寒,浑身仍旧有些瑟瑟发抖,只呆呆被小姑娘拉着,亦步亦趋地出了屋,来到了更为宽阔的一间房屋。一抬头,才发现这房间里坐了好几个人,他们全穿着紧身服饰,不是束了裤腿,便是束了手腕上的袖口,还个个配了武器,带刀的,持剑的,拿长枪长矛的,还有扛着斧头的,个个凶神恶煞,十分典型的江湖人士。

青莲心中一惊,叫道:“你们……”

那小姑娘道:“姐姐落了水,虽然已经醒来,可脸色还是如此惨白。幸而有惊无险,再休息几日约莫便无碍了。”

青莲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小姑娘继续道:“你快说来听听,好好地怎就落水了?”

“还能是谁?”方才听见过的那个男子声音又响了起来:“定是那魔教妖人所害!不然好好的姑娘怎会落入水中?倘若不是云贤侄救得及时,这姑娘一条性命便没了!”说罢,又换了一副关怀的语气道:“姑娘可还安好?”

青莲还是点点头,却不敢说话。心中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