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孝子
  • 每日怪谈
  • 颜子初
  • 6057字
  • 2016-09-09 11:14:20

闲时路过街边,看到街边准备拆迁的杂物间里住着一个中年男人,那个男人住在杂物间好像很多年了,从我搬来的时候,就好像住了很多年了。男人住的杂物间和大家停自行车电动车的杂物间一样,很小,不通风不透光,晚上睡觉不能关门,不然闷得不行。不过都住在杂物间了,也不怕小偷关顾吧,也没什么重要的,但是男人却不是这么认为,他给杂物间门安了一个链子,链子挂上之后,门留一个小口通风,外人也进不来。杂物间最里面的架子上,摆着他的全部家当,一套进口的工具。就是那种国外进口的电动工具,还是充电的,什么手砂轮这些的,每次拿出来看完,男子就会把它用干净的布擦干净,包上塑料袋,放回盒子里,杂物间里都是灰,工具上却一点灰都没有。男人一个人生活在杂物间,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看着一个手掌大小的黑白小电视,一过就是一天,有时候拾得一些木方子或者玻璃,就做一些小玩意,比如工具的架子啦,小凳子小桌子啥的。

后来我在小饭馆吃饭,听到有人谈论男人,大家笑称他叫孝子。

对,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孝子。男人年幼的时候本来住在上海,父亲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因为嗜赌如命,所以在一次赌局上,把他压在了赌桌上。他的母亲是地地道道东北人,听说男人被父亲带到了赌场,急急忙忙赶到,发现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丈夫压在了赌桌上作为赌本,一怒之下,带着孩子和丈夫离了婚,回了娘家。

回了娘家之后,男人的母亲为了养大孩子,卖过牛奶,卖过衣服,开过小吃部,最后靠着自己当总工程师的父亲找到了一份工作,进了一个事业单位。男人的母亲失去了丈夫,也失去了自己的青春,找了一个独眼龙结了婚,从此重心都放在了男人身上,寸步不离地守着这个仅有的儿子。男人每次出门,他母亲总会想办法叫他回来,借口大抵是心脏难受,血压上升之类,闹了很多次,男人才知道,虽然自己母亲确实是先天性的心脏病,但是每次都是谎称自己难受想绑着他,所以男人并未打理,依旧自个玩自个的,按时回家。但是男人的母亲并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的儿子被别人抢走,所以就开始有意的记住男人朋友的电话。每次男人一出门,他母亲就给他朋友一个个打电话,温柔地警告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要老是叫自己的儿子出去玩。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哪里还会有人愿意找男人出去呢?几次的恋爱,也在这一个个电话当中,告吹了。

直到男人二十七八岁,男人的母亲才意识到,男人到了年纪了,应该要结婚了,就托人介绍了一个河北的女人。这个女人二十四五岁,家境不错,未婚,看着男人踏实肯干,平时还会修修家电啥的,也不在乎男人有没有钱,一来二去,就结婚了。

结婚当天,气氛还是很好的,男人年轻时候长得很帅,鼻梁高高的,皮肤很白,人高高瘦瘦的,穿着西装和平时一身机油泥土有明显的对比,所有同事亲戚都眼前一亮。婚礼进行地很顺利,到了新婚夜里,本来住在另一栋房子的母亲突然造访,二话不说就睡在了男人婚房的沙发上,美其名曰,和他继父吵架了没地方住。正常人都不会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会变成这样,果不其然,第二天早上,母亲一走,这个新婚的女人就和男人吵了起来,男人知道是自己理亏,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妥,就一再道歉,女人终于原谅了他。

男人的工作比女人上班要早,每次早早就出门了,女人早上起来只有自己也不想做饭,就经常下楼买早点吃,但是结婚一个月之后,男人的母亲每天就会趁着男人上班去的时候,明目张胆直接开门进来,若是看到男人休息在家,就装作关心自己儿子的样子说自己来送包子;大部分时候男人自然是不在的,母亲上门看到女人下楼买早点,就会阴阳怪气地说,怎么这么馋,天天吃包子,都被你吃穷了。女人顿时就愣住了,说道,我拿着自己的工资买的,我乐意。接着婆媳二人就在楼梯间大吵一架,然后女人愤愤地上班去了,看到女人走远,男人母亲就会拿起自己的电话,拨通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告状,说自己的新媳妇如何如何骂她。

男人的第一段婚姻,就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挑拨,一次又一次的吵架中维持了不到一年成功离婚。男人的母亲仿佛觉得自己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边安慰自己的儿子骂着女人和女人的家里说他们不是东西,一边装作很热心的样子给男人物色新对象。男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拒绝了,虽然母亲做的不对,但是至少母亲生他养他很辛苦,自己不能这样,就没有说什么。

直到男人三十一岁的那年,网络发达,男人在游戏中认识了一个她,那个她年轻漂亮,温柔可人,男人觉得爱情真的第一次眷顾了自己,但是第一次婚姻的失败,让他更加小心,提前和她打好了预防针,结婚之后直接住在了她的家里。女方的家长本来也是嫌弃这个男人二婚又没钱,但是自己姑娘喜欢,又有什么办法呢?两人就结婚了。

因为平时都住在女方家中,而女方家在省会城市,男人的家在另一个城市,那时候交通虽然便利,但是因为距离,男人母亲也没有上门,可能是觉得自己上门是客场,赢面不大吧。直到后来,男人的母亲谎称心脏病发,让男人回家,这成功把男人和她拴在了身边,这次男人母亲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这个女人了。但是世事总是不能如人所料,男人的母亲觉得自己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儿子了,就想办法把男人和她都关在家里。所以男人母亲费劲千辛万苦,旁敲侧击,各种类似特务一样的活动,终于不负众望,得到了她朋友的所有联系方式。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每次他们出门,还没到约定的地点,就会接到朋友的电话,说男人母亲心脏病发要回家,男人自然是知道情况,但是她朋友并不知道,只当这是个得了媳妇忘了娘的男人,就少了跟他们来往,也不再叫他们出去。而知道事情真相的,也不愿意冒这个险,也就不叫他们出门了。

男人母亲这一招,让这对本来活跃的夫妻,除了上班,只能乖乖待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而男人母亲觉得这还不够,自己如此优秀的孩子,被这一个浪荡的女人迷住了,这种女人,肯定要赶得远远的,不靠近自己的宝贝儿子才好。所以男人母亲觉得,是时候进行终极必杀了。

她的工作特别轻松,因为也是一个事业单位,福利优厚,上班时间短又清闲,所以在家时间特别多,不能出门,她就只能在家打打游戏看看电影啥的。刚开始,日子还是很轻松,男人疼她,家务都没舍得让她干,她在家的饭,男人在上班前都会弄好,放进锅里一热就能吃。而这种贴心的行为,在男人母亲眼中,就是这个浪荡的女人迷惑得儿子不行了,不然怎么会做这种女人该做的事情,自己的儿子应该好好工作好好赚钱来孝敬自己才对,哪能孝敬别的女人?所以每次她没事在家的时候,男人母亲总会上门,各种找茬,各种吵架,然后她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哪受过这种委屈,大哭一场后,男人回家,就会看到自己媳妇冷冰冰坐在电脑面前,一言不发看着他。本来被自己老妈告状已经很不耐烦的男人,看到这些,火蹭一下就上来了,然后又是一次大吵,吵着吵着,所有发生的事情男人都明白了,就开始道歉,开始哄,但是他也没别的办法,谁叫那是自己的妈呢?辛辛苦苦生自己,养自己,不容易。

后来她就把门锁换了,不让男人母亲进门,直到回来住快一年的时候,有一天她在床上睡觉,恍惚听见自己的门被人撬了,刚刚准备起身,就看到男人母亲气冲冲冲进来,拉起躺在床上准备起身的她,拽到地板上,就是一顿掐,连掐带踢过后,她赶到自己身下一暖,一股血从身下冒出,她满脸刷白,男人的母亲见此,吓得直接跑下了楼。她忍着剧痛,爬到床边,打通了120。果不其然,她流产了。

当她做完所有的手术出来,醒过来看到男人,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自己全身的伤,自己的孩子,还有自己终身的不孕,所有所有的委屈全部集聚起来,哭的昏天黑地。男人觉得自己真的是对不起她,一边安慰,一边想办法。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那是自己的母亲,辛辛苦苦生自己,养自己,不容易。

大哭一场的她仿佛想明白了什么,毅然决然地要求离婚,也许她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可能超越他母亲的地位,虽然自己能够陪他过一辈子,却只能委曲求全,永远没有朋友,也不会再有孩子,守着一个老公,在家打一辈子游戏。

离婚之后的男人,独自在自己结婚的那个房子里住着,原来的婚房被租给了别人,自己搬到了原来书房的地方,用两三块床板搭了一个床,屋里除了一个巴掌大的电视,啥也没有,也不出门工作,每天坐在房里喝酒,对着只能收到两个台的巴掌大的黑白电视,一看就是一整年。看着男人的状态,男人的继父都不忍心,和男人母亲说了起来。男人母亲觉得自己做的很对,男人会变成这样都是那个浪荡女人的错,都是她,魅惑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只是做了母亲该做的,结果自己瞧不起的男人竟然这样说自己。两人大吵一架,男人母亲的心脏病突发,送进了医院。

为了救自己的母亲,男人就把母亲和继父所住的房子卖了,给母亲做手术,然后把母亲和继父接到了自己的婚房住着。男人母亲看到自己孩子的所作所为,就像斗胜了的公鸡,觉得自己多年的辛苦养育没有白费,自己的孩子终于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肯来照顾自己了。

男人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这么想的,只是默默照顾着二老,然后闲暇的时间,在自己的房间,看着小黑白电视,喝着酒,一天就是24瓶玻璃瓶的啤酒,然后再喝白酒,喝到迷迷糊糊睡着,才停止,第二天起来接着喝。男人母亲觉得,有一点小爱好没什么不好,喝就喝吧,也不去管,只要他能对自己好不就够了吗?

男人常年看着黑白电视,看着新闻联播,逐渐迷上了播音,买了一台电脑,对着电脑就开始学起来。男人母亲觉得,又有东西缠住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自己的儿子因为这东西都不理自己了。所以,每次当男人在念稿的时候,男人母亲总是找各种理由打断。因为上次生病过后,男人母亲就有点半瘫痪了,腿脚不利索,一边手也没力气了。对于母亲的打断,男人虽然觉得烦,但是依旧会马上过去照顾,一来二去,虽然男人在播音上有天赋,却一直只是处于模仿的状态没有突破。但是男人已经很知足,至少自己还有别的事情做,不至于天天待着无所事事。

所有的亲戚都只当男人是个孝子,母亲瘫痪在床,工作都辞了在家照顾母亲,无微不至。而男人自己呢?他曾经对一个自己的朋友说道,我已经不想着工作,不想着未来,不想着婚姻,就算他们百年之后,我流落街头乞讨,也心甘情愿。他的朋友犹豫了一下问他,那你觉得,你的两任妻子呢?她们都为了你付出了青春,甚至有一个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难道,这个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吗?男人沉默了。

男人母亲虽然在男人的照顾下,身体不至于更差,但是也没有好起来,挣扎了五年之后,终于与世长辞。男人又开始照顾独眼龙的继父。他知道,自己的继父虽然没有本事,但是,是真的对自己好,继父有个儿子,自己从小吃穿用度,没有不如他哥的,甚至很多都超过了他哥,也许这是继父因为喜欢自己的母亲才这样,但是,养育之恩不可忘,所以,他也尽心尽力帮着继父养老送终。

继父本来就比男人母亲大十几岁,当初的年代,二婚本来就是丢人的事情,找到个二婚的还愿意自己带着孩子的本来就不容易,男人的母亲只觉得自己是亏本了,找了这么个大自己十几岁的独眼龙,各种想办法苛待他,各种挑错,但是这么多年这个男人都没离开她,还对自己的孩子很好。但是男人母亲还是不知足,生活中各种挑错,各种折腾,到了后来,年纪大了,半瘫的时候,自己睡不着,也不让自己老伴睡,一会起来去厕所,一会要吃点心喝水,一晚上折腾十几次,继父苦不堪言却也没说什么,没有丝毫不耐烦。每每家里来人,男人母亲仿佛找到了一个倾诉的树洞,对着人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自己当初多少多少吃亏找了这个没用的男人,自己当初多少费心费力帮他儿子找的工作,自己这么多年过得有多么多么的苦。男人母亲的亲戚朋友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本来就不愿意来,是被男人母亲一个个电话各种骚扰来的,一听这些,满脸尴尬,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后来就越来越少人来看这个老太太。谁愿意看到一个身在福中不知福扰乱自己孩子婚姻绑着自己孩子和老伴不与外面联系的老太太呢?男人母亲依旧觉得自己是对的,却不曾想,自己并没有帮助过别人,也没有和别人打好关系,曾经薄弱的同事关系,早在这么多年死缠烂打让别人来看自己中慢慢淡去了,剩下的,只有不耐烦。如果说这些曾经的同事觉得这个老太太还有什么用处的话,那就是用来提示自己,要知足。

男人的继父在男人母亲去世之后的一年里,身体迅速垮了,也许是这么多年被男人母亲折腾的,内在都掏空了。在第二年春节,大年初一那天,终于也解脱了。男人在自己快要五十岁的时候,终于卸下了自己身上的两块重担,准备过自己的小日子。却不曾想,自己这么多年,没有照顾继父一星半点的哥,以继父法定继承人的名义,把仅有的一套房子转到了自己的名下卖了,然后逼着男人搬迁。一无所有的男人也未曾争辩什么,自己的四个不曾露面的舅舅也没有站出来,男人终于在自己五十岁那年,身无分文,被赶出了自己曾经的家。

后来男人就住到了这个杂物间,男人到现在都不曾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难道自己的孝顺,也变成了错吗?自己为了自己的母亲,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婚姻,失去了孩子,现在,还失去了唯一能够遮风挡雨的家。男人也不曾怨恨过什么,只是大家在问起来的时候,男人会说道,那是我妈,辛辛苦苦生自己,养自己,不容易。有时候也会说,自己从不怨恨,从不后悔,只是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妻子。更多的,他不明白,外人眼中不孝的哥,最后儿女双全,夫妻美满,有车有房有存款,他这个外人眼中的孝子,什么都没有,现在年过半百,只能住在这昏暗的杂物间,不流通的空气,不方便的水源,总是在提示自己,告诉自己,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自己。

我不知道,在午夜梦回,男人是否后悔过自己曾经的决定,是否后悔自己搭上自己的一生去做了外人眼中的孝子。也许,男人本身并没有错,错在他有着一个妈,但是这何尝不是男人的错呢?也许老太太年轻时候是独女,深受宠爱,是刁蛮任性一些,但是,若不是男人和继父这么多年的纵容和隐忍,老太太怎么会变本加厉呢?养育之恩,没齿难忘,难道男人的两个妻子,独自嫁到这个陌生的家庭,就应该受到这些伤害吗?我想,两个妻子痛恨的并不是男人这个妈,而痛恨的是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态度,这个男人的纵容,这个男人的妥协,让着两个背井离乡孤身一人的女人,觉得自己未来无望,情愿拼上自己的幸福和未来去了结这段关系。我不知道男人的亲生父亲如果在世,看到自己的孩子如今如此落魄会怎么想,会不会后悔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还是觉得,是男人活该呢?如果历史重演,男人的亲生父亲是否还会因为赌把自己的孩子压在赌桌上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历史不能重演,世间如此多孝子,谁能保证,在自己孝顺的同时不会失去什么呢?

大家自古只会说,忠孝难两全。那如果在孝道的对面,加上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友情,自己的未来,自己的一生,你又会怎么选呢?男人曾经说过,如果世界上有第八号当铺,他愿意典当自己接下来的寿命来保证母亲的健康。我觉得,若真的有第八号当铺,男人真的去典当了,那对他而言,真的是一种解脱。应该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人的一生,总是在不断失去和不断得到再不断失去,轻飘飘来,轻飘飘走,不带走一片尘埃。也许看到这里,你只想说一句莎士比亚的话:我虽然听得懂你字里行间的话,我却不懂你在说什么。好吧,谁在乎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