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月光孤岛 帮我摆个阵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005字
  • 2017-05-13 22:49:48

仅仅是片刻的功夫,随着岛中央的那棵巨大的穹窿沁天香的炸裂,宣告着这座岛的灭亡。

不幸中的万幸,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已经撤出了座小岛,撤出了这座在十几分钟前还宛如是人间仙境的小岛。

“夏神医……”步青天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夏春来,这可是他不知多少年凝结的心血啊,竟然就这么毁了!

没想到夏春来却笑着摆了摆手,十分云淡风轻地说道:“哎,无碍,人老了,也就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了。”随后又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两艘船,示意他让自己上船。步青天立刻会意,伸手将夏春来引到自己船上。

船上,陆非宇和司马乌两个人并没有上岛,凭他们的能力也无法勘明这岛上的情况,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岛上着火了。但他们能干嘛?他们还肩负着护船大任,脱不开身,只能急的在船上四处踱步,直到看见几人从天而降,才放下心来。

“夏神医,虽然这大事刚出,这么快让您帮助实属不该,但人命关天,请您为我的学生医治吧。”等几人站定之后,步青天立刻对夏春来说道。

夏春来笑眯眯点了点头,说道:“不要紧,现在就开始治疗,只是这里地方狭小,无法施展得开,能否到你船上去为她治疗呢?”说着看向了唐玳,两只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

唐玳略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了,一行人上了唐玳的船,当然了,陆非宇和司马乌依旧进行守船工作。

夏春来约摸着距离,来到甲板正中央,说道:“原本在那座岛上,有穹窿沁天香林还有玉床的帮助,解起毒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可现在这种情况想解毒,需要一些准备。”

“什么准备?”步青天立刻问道。

“刚才在岛上的时候,你们绕了那么多圈,她已经吸了足够多的香气,所以我才能那么快的给她植下疫苗,不过想让这疫苗发挥作用,还需一味药引。”

“敢问何物?”

“一种解毒圣物。”

乔雨林一听,一下子全身打了个冷战,伸手从包里取出玉盒,交个夏春来。夏春来接过玉盒,点了点头,打开,里面是九玄还魂瑰。

轻轻“哦”了一声,伸手取出宝花,再把玉盒盖上,放在了甲板上,朝叶风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吧荆花放在这里。叶风尺点了点头,把荆花放在甲板上,头枕在玉盒上面。

做完这些,夏春来直起身,对众人说:“我还需摆一套阵法,要很多人手,分内外三层站位。第一层四人,按四方站位;第二层八人,按八卦位站;第三层二十八人,按二十八星宿位站。你们可有人手?”

唐玳犹豫了一下,说:“我有。”

“够吗?”

“足够。”

“好。按我说的站。”

“嗯,来,你们与我一起,先从里面开始。”唐玳说着就往一边走去,却被夏春来制止。

“等一下,在场的几位,不能进行站位。”

“却是为何?”

“此阵人员要求极为苛刻,内四中八外二八,共四十人需力量相仿,你二人实力远超他人,不可进行站位;而其余几位也皆是实力不俗,恐这船上无法找出这么多有如此实力之人。”

唐玳被他这番说辞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两眼转了一会儿,才说道:“有,我想了一下,确实有四十个人皆非佣兵,实力相仿,可以摆出阵法。”说完,便开始招人过来。但是,谁也没有看到,他在招呼人的同时,偷偷给唐牢使了个眼色,而唐牢也是十分明了,不着痕迹地向一边移动。

唐玳的人都训练有素,不一会儿的功夫,外二十八,中八,内四,共四十人便按要求站到了定好的位置上。唐玳似乎有些好奇,虽然远离阵眼,但却一个劲地想往里看;相比之下,步青天他们倒是显得轻松,直接靠在了船舷,悠闲地欣赏着蔚蓝的的大海,只是偶尔向阵中瞟一眼罢了。

夏春来被四十人围在中心,盘膝而坐,身旁放着他的木杖,面前,是浑身墨黑的荆花,头下枕着那个玉盒。幸存下来的五色鸟此时全部盘旋在上空,齐声鸣叫。夏神医闭目半晌,再睁开,两眼满是精光,右手一招,一个瓷罐便已在握;左手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根柴木棍,一头缠着白布,上面洒满酒精,此时正燃着一撮火焰。夏春来将火棒放入瓷罐,不断地沿着内壁转圈,几圈之后一松手,原先的瓷罐变得像个火盆,里面的火苗不断向上冒,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灭不了。

夏春来把火罐放到一边,伸手把木杖执在手上,向上一抛,把它高高地掷到天空,同时双手运气连拍数掌,把它打成碎片。

“夏神医,这……”

“呵,既然林已毁,只它独活,又有何用?”话完,猛地抓起火罐,另一只手在底上一拍,一团火焰顿时飞升,砸在木杖碎片上,扩散开来,在内力维持下停在空中。做完这些,夏春来双手捧出那朵九玄还魂瑰,喃喃自语:“这九玄还魂瑰,实属天精地宝,所以它真正的长处,不在外,而在内。这一朵已经失去了一滴它的精华之液,不知以它为引,能否还魂,只能拼力一搏,各位,准备好了!”

听他这么一喊,周围四十人皆是立刻打起精神。只见那夏神医双手捧花小心翼翼往上一送,把它托进火海,紧接着双手一拢,天上的火焰一下子变作一颗火球,漂浮在空中。与此同时,四十人脚下方圆,各是亮出金光,所有人的屏气凝声,不敢乱动,生怕打乱了阵法。

夏春来口中轻轻吟唱着,双手控制着火球下落。三米,两米,一米。

火球的大小也在改变,由原来的车轮大小变作足球大小,又变成鸡蛋大小,而颜色,也由原先的鲜红变成了现在的亮金。夏春来的吟唱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火球也逐渐靠近荆花的额头,当它终于贴在了荆花额头上的时候,已经只有砂粒那么大了。

“解!”夏春来大喝一声,双手一指,那火球便融进了荆花的身体里,但也就是这时,夏春来的眉头皱起来了。

“使用过多,有了抗药性?哼!看你还能有什么本事。”夏春来自言自语,一伸右手,将中指指肚划出一个口子,点在刚才火球融入的地方。

霎时间,荆花身上的黑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耀眼的红光。

“成了!”唐玳心中大喜,只要荆花毒解,自己便可做出那人偶,实现多年以来的愿望了,可就是这个时候,唐玳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

不只是他,站在阵位上的四十人,都动不了了!

夏春来抓住荆花,一下子甩出去,目标正是步青天的船上,而步青天等人,早就像商量好了一般,跳回了船上。

原来,早在夏春来带着步青天飞往船上的时候,他就把计划告诉了步青天。他早就看出步青天与唐玳是两种完全矛盾的势力,他为让步青天一行顺利逃脱,假意上了唐玳的船,又摆出了那样一个阵法。其实那阵法与解毒丝毫没有关系,而是一个能够困住唐玳他们的陷阱。

“夏神医,多谢!”步青天人在空中,对着夏春来一拱手。

唐玳眼看着荆花要逃脱,心中大怒,规矩也不管了,一声大喝:“唐牢,给我杀了姓夏的那个混蛋!”

步青天听了他这一喊当时一惊!其实是两惊。第一惊是因为唐玳竟要对被定为佣兵届永世之友的神医夏春来下杀手;第二惊是他喊了唐牢的名字,这就说明唐牢是可以行动的。

果然,步青天侧眼一看,唐牢不知从何处跳出,跃到空中,双手一甩,各掷出一把手术刀。

唐牢鬼刀的名头的不是白来的,这两把刀子在空中旋飞,带着罡风阵阵,一把飞向夏春来;一把飞向步青天。一旦这刀真杀了夏春来,那这阵法便会瞬间被破解,那个时候,唐玳全力进攻,光凭步青天这几个人可挡不住。有心想拦截,但那唐牢却狡猾地在掷出手术刀后直奔荆花而去。步青天只有两只手,各发一道掌风也只能打下那两把手术刀,无心去救人。微微权衡一下利弊,步青天立刻做出选择,双手一拍,两道掌风呼啸而去,在半路上拦住了那两把手术刀。

手术刀在夏春来头顶上方不到半尺的地方炸裂,碎屑落在了他的头上、身上,但他丝毫不为所动,闭着双目轻轻吟唱着,保持着阵法的持续。唐牢哈哈大笑,身体一抖,无数刀影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奔涌而出,生生将叶风尺和陆非宇给拦了下来,同时伸手向荆花抓去。也就是这个时候,荆花身上的毒完全解除,醒了。

荆花刚刚把眼睁开,,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向自己扑来、凶神恶煞的唐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