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月光孤岛 神医夏春来,穹窿沁天香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050字
  • 2019-09-27 14:49:24

“这是什么树,怎么好像有香味?”步青天指着一棵树说道,这座岛上,放眼望去,满是这种树。

乔雨林定睛看了一下,树干黄白相间,像孕妇一样中间向外凸出,而非直上直下。叶如柳,但纹丝不动,茂密的叶片组成了一个蘑菇顶,盖在树头上。乔雨林走近提鼻一闻,味道清香,说不尽的舒畅。

“这,这是穹窿沁天香!这真的是穹窿沁天香!这么多!步老师,我敢肯定,夏神医绝对就在这座岛上!”

步青天看着兴奋到不行的乔雨林,觉得他的话有点太过绝对,轻皱眉头,刚想出声发问,一旁的唐玳却抢先说道:“这穹窿沁天香是医药界人人皆知的天财地宝,听说只有合适的土壤、温度、湿度,再加上多种名贵的药材做基引,才能培育出来,据说,能培育出这种树的,普天之下除夏神医以外,再无二人。”

听了他的解释,步青天这才明白,既然这穹窿沁天香是夏春来的独家法宝,那么它出现在这里就已足以证明夏春来就在此处。而刚才也说了,想种出它来需要极为苛刻的外界条件,那么这座岛就一定是他找了很久才寻到的宝地,而且有这么多棵穹窿沁天香在,夏春来绝对不会轻易离开的。

想通了这些,步青天不由得也微微激动起来,来的时候,他还是心里没底,但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份保障。心情一放松,步子就快了,正巧这时,一声声悦耳的鸟鸣从林中传来,一行人走在路上,左右都是那散发着阵阵清香的的宝树,四周传来清脆的鸣声,感觉说不出的舒服。步青天抬头看了一眼,正好一只鸟落在了边上的一棵树的树杈上。那鸟大小如燕,五彩斑斓,拖着两条凤凰一样的锦尾,两只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正好奇地盯着众人。

果然是宝地啊!连鸟都像是从画中出来的一样,恐怕只有仙人才能在此生活吧。步青天这么想着,和众人一起,在这片好像没有边际的树林中,不断地走着,不断地走着……

而此时,这座岛的中心处,被数不尽的穹窿沁天香包围着的,是一片空地,绿草如茵,百鸟齐鸣。在空地中央,一颗比其他要大三倍不止的穹窿沁天香耸立着,在它之上,是一张纯玉打造的玉床,一位看起来约有五旬的男人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在他的身边,也有一只像步青天看到的那种鸟,只不过个头略大,有老鹰大小。

半晌,那男人睁开眼,对身边的鸟说:“时候差不多了,请贵客进来吧。”

话毕,那鸟张开双翼猛然冲入天空,头向下朝这岛内一声长鸣,一时间,岛上所有鸟全部应声,响成一片。那男人两眼眯成了两道月牙,笑吟吟一挥袍袖,一股劲风顿时席卷而出。

步青天等人正走在路上,忽然一股劲风吹了过来,力度大但却十分温和。所有人都下意识用手臂一捂脸,在放下时眼前是豁然开朗,鸟叫、清香,全都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空地,和一个男人。

步青天一看此人仙风道骨,定不是凡人,再一想之前经历的,不由大吃一惊。

幻术!

凡事都是如此,经历的时候也许不觉得怎样,但事后一想,那阵后怕会让人后脊发凉,尤其是像现在这种状况,经历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步青天背上有些微微冒汗。转头朝唐玳看了一眼,发现他也正好看向自己,两人对视,步青天竟从那狡猾的老狐狸眼中看到了震惊。

他们两个是谁?是佣兵中近乎顶峰的存在,两个白银佣兵!这世上竟有人可以让他们同时中了幻术,让他们在林中打转,最关键的是,如果不是人家自己解除,哪怕现在他们都还反应不过来呢。

“阁下便是夏神医,夏老前辈吧。”步青天向那人一拱手,作揖而语。而唐玳却没有说话,反而后退了半步,隐在了人群中。

夏春来笑眯眯地看着步青天,缓缓说道:“不敢,神医二字,只是抬爱,前辈之称,更是不敢当,老朽我便是夏春来,贵客来访,多有失敬。”

“不敢不敢,夏神医之名,如雷贯耳,小子早有耳闻,可惜无缘得见,想不到终见面时,竟是有事相求。”

“贵客何出此言,有何事,但讲无妨。”

步青天点了点头,道了句谢,转身朝叶风尺招了下手。叶风尺依旧面无表情,背着荆花,缓缓走出人群,向夏春来那边走去。等到了近前,夏春来自觉起身,下了玉床,而叶风尺也是老实不客气,直接解开布条,把荆花放在玉床上,放平。在这个过程中,叶风尺的表情一直保持冷漠,没有过任何波动。

夏春来站在一边,看着玉床之上与玉的洁白相对的荆花,又看了眼叶风尺,开口问:“女朋友?”

“嗯。”叶风尺立刻回答,但十分简便,也没有什么感情变化。夏春来看着他,不知为何,在心中把他与另一个身影重合在一起,可能是因为他们都一样的看破生死。

步青天、唐玳各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过来,夏春来看了一下脸上表情各不相同的众人,笑笑说道:“无碍,此毒虽强,但并非不可解。”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了,有的兴奋,有的放松,有的惊讶,有的暗喜,丰富多彩。只有一人,叶风尺,依旧保持着冷漠。

夏春来朝众人点了点头,又扫了一眼叶风尺,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感到丝毫困惑,转身面向玉床。左手伸双指一点,点在荆花眉心之处;右手一招,那颗巨大的穹窿沁天香的叶子稍动,一根木质手杖从中落下,准确无误的到了夏春来手里。那木杖一端有着叶片缠绕,夏春来手握木杖,用那端在荆花脸上一扫,口中吟唱着,内力外放。

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夏春来和荆花身上,连步青天和唐玳都减去了对身后的防备,因为他们都认为不可能还有人在这座岛,更不可能来到这中心地带。但就是这个时候,一个黑影出现在众人身后的林中,隐在阴影之下。

“可恶,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除了他的,没想到他们竟突然转向到这儿来了,也好,看我直接了结了你们!”说着,手上开始摆弄了起来。

夏春来闭着双眼,似乎在感受大自然的气息,口中吟唱的声音越来越大,但却没人能听得懂。空中,岛上的所有鸟都聚集在了此处,齐声和鸣。此番景象,对于步青天等人来说,仅仅是震撼罢了,但对于乔雨林和唐氏父子,那就是一种向往。一人之行,天下皆应,需要多少年,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就在此时,夏春来似乎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双目猛地睁开,口中的吟唱之声戛然而止,连空气之中的内力流动也变的紊乱起来,天上飞舞着的五色鸟也开始慌乱四散,发出一声声悲鸣。就在下一刻,接连不断地爆炸声从四周响起,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无数的穹窿沁天香轰然倒塌,然后炸成碎片,没入火海。一时间,岛上火光冲天,鸟鸣声、爆炸声、火烧木头的噼啪声,响成一片。

步青天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出事的下一瞬,气场探测便已扩到了最大,一下就找到了隐身于背后的幕后黑手,身影一动,转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那人的反应还算不错,虽然被突然出现的步青天吓了一跳,但还是立刻做出了反应,向边上一闪,就想再次溜走,不过可惜了,他又怎能与夜空飞鹰步青天的天青飞影步法相比呢。

下一瞬,步青天就再次到了他面前。这一次,他丝毫没留任何情面,直接一掌拍出,重重印在那人的胸口上。这一掌的力度,是他完全无法反抗的,护体的内力顿时溃散,口喷鲜血,身体倒飞而出。步青天还想再追上去,但这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后衣领,步青天回头一看,是夏春来。

“快走吧。”夏春来笑着说了这么一句,便凌空而起,被他拉着的步青天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直到这个时候,步青天才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两个人瞬间遁入空中,而在下一刻,两人原来所在的位置被炸成了一片火海。空中,唐玳拉着他儿子唐牢,叶风尺抱着荆花,他们两个都在第一时刻救起自己要救的人,飞入天空。

步青天看了一下,似乎没有人管乔雨林,刚想下去,却突然听到鸟声齐鸣,定睛一看,发现无数只五色鸟汇在一起,正朝自己这边飞来,而在这鸟群之上的,赫然便是乔雨林。此时的乔雨林虽然因为被吓到了,缩在上面瑟瑟发抖不敢动,还不住地发出惨叫,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伤,步青天也就放心了。

仅片刻的功夫,随着岛中央的那棵巨大的穹窿沁天香的炸裂,宣告着这座岛的灭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