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月光孤岛 贵人?鬼手魔医唐玳!(4000字大章)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4120字
  • 2017-05-01 16:19:52

荆花平躺在床上,双眼闭合,一动不动,叶风尺坐在荆花床前,双眼呆愣愣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

整个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一个是九尺男子汉,一个是柔情好姑娘,一个身呈棕黄似小麦,一个体漫浑黑若碳煤。无言,无言……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交替响起,似乎是在谱写一段不知名的乐曲,似是爵士舞乐,无比优雅,又像是琵琶古音,回味悠长。所有人都没来打扰,只让他们两个,保持着这和谐的画面。

大概下午四点左右,步青天发现,天际线处,正对面方向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岛?不,不对。按地图所示,那座岛应该没这么近,而在这之间,也没有其它岛屿了啊。步青天皱起眉头,紧盯着那个越变越大的黑点,这两天突发的情况让她比从前更加谨慎。终于,凭借超越常人的目力,他,看清了,那是一艘船,一艘相对而行的船。

随着两艘船的接近,陆非宇、司马乌等人也都纷纷发现了来着,心上的那根弦一下子紧绷,摆开战斗架势。司马乌从包里取出自己的狙击步枪,又检查了一下柯尔特,到了荆花房间门口,借门窗朝里看了一下。叶风尺心思全放在荆花身上,完全没理会外面发生了什么,连司马乌站在门口都没注意到。

轻叹了口气,司马乌一跃到了船顶,隐身于金属篷之下,架好狙击枪,向陆非宇点了点头。陆非宇也回点了一下,几步走到了船头,一屁股就坐在了甲板上,盘着双腿,平视前方,默默提气。

不一会儿的功夫,对面来的那艘船到了切近。刚才离得远看不太清楚,现在离着近了,发现这艘船比自己所在的这艘船要大得多,从甲板上根本看不见那上面的情况。陆非宇眉头一动,不动声色地从甲板上站了起来,开始往回走。司马乌则通过狙击镜盯着那船上的动静,十字的中心点在船头上那圆圆的似乎是人脑袋的东西。

他注意到了,步青天自然也发现了,停下船,走出驾驶舱,上了二层甲板,看向对面船头。

“老大,狙击手已到位。”船上,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男子向正在往船头走去的人说道。

“嗯。”那人点了点头,回身说道:“如果他不妥协,直接开枪,注意,对方实力不俗;还有,以后叫我博士,我不爱听那个称呼。”

“是。”黑袍人应了一声,然后退去。

步青天双手插在口袋里,以掩饰他紧张时微抖的动作,他能感受得到,来者的实力于自己不分伯仲;人数上,自己只有五人,而对方则约有几十,其中也不乏高手,一旦开战,后果将无法估量。

渐渐的,步青天看清了来人。年龄大约在五六十岁,是一老头,古铜色皮肤,穿黑色长袍,把头露在外面;满脸皱纹,不怒自威,下巴上有一撮山羊胡,修的很规矩;一头半黑半白的短发,几乎与秃子差不了多少。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身上的气势,那是丝毫不弱于步青天的气势,白银佣兵的的气势。

“前辈为何当我去路?”步青天此时也顾不上掩饰不掩饰了,一拱手,向老者问道。人家与自己相对而行,到了跟前又停了下来,这么说倒是没错,只是他虽也是白银佣兵,但年纪资历却要老一些,这点尊敬还是要有的。

“几位可是要去前面的岛上?”老者开口道,眼光一直在步青天身上,丝毫没有管其他几个人。

“不错。”

“那里正在打仗,我刚从那儿出来,你还是不要去参合了吧。”老者说着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往别处去。

步青天听了这些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真怕那儿在打仗?当然不是,他身为白银佣兵,别说不知真假,就是真的,他也敢去。但,正是因为这个,他才知道,对方在说谎。试想,以老者白银佣兵的实力,加上几十人的力量,竟会因一场战争而决定去留,那战争该有多大。那只是一座岛屿,不是一片大陆,怎么可能发生大型的、能够让白银佣兵都怯了得战争,而他这么说,自然是有什么目的。

步青天心下一转,也没工夫想到底是什么目的,看他的样子,摆明是“你知道了我骗你又能怎样”的态度,绝对是有所依仗的。在他的船上,估计也正有狙击手隐藏在暗处,准星对着自己和几个孩子的脑袋。

“多谢前辈相告,但我船上有伤员一名,急需治疗,如不上岛医治恐命不久矣。”步青天没有犹豫太久,仅是一顿,就继续说道。他的目的很简单,想知道对方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令他没想到的是,那老者竟然对着步青天一拱手,说:“老夫不才,会一点医术,若是可以,请让我见一见你的那名伤员。”

他这一句话说的步青天愣了一下,这一点他倒没想到,心说,应该不会这么巧吧,万一骗人,那可就出事了。有心直接拒绝,但荆花危在旦夕,容不得拖。步青天在心里叹了口气,处于谨慎,还是问了一句:“敢问前辈大名。”

“不敢,老夫唐玳。”

“唐玳?鬼手魔医唐玳?”步青天还没说话,乔雨林不淡定起来,身为医药一行的人,他更明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鬼手魔医唐玳,这可是医界顶尖的存在啊!

步青天在江湖上这么多年,鬼手魔医唐玳的大名他自然听说过,但传说中此人亦正亦邪,极难琢磨,谁又能搞得清他心里在想什么。略微一犹豫,唐玳笑了:“怎么?还不相信老夫?放心吧,我若是想害你们,不止于此。”

步青天一想,这话说的在理,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直接开战,别说孩子们了,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心里一琢磨,罢了,切让他看看,若是真医好了,也是造化。

“可以,前辈,这边请。”说着,步青天让出半步,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唐玳点了点头,说了声“嗯”,飘身而下,落在步青天面前。步青天见他只一个人下来,心里略松口气,带着唐玳走向荆花的房间。陆非宇瞥了一眼唐玳的船,又看了看步青天和唐玳,没动步子,朝乔雨林使了个眼色,然后就盘腿坐在了地上,假装闭目养神,实际是在监视那艘船上人。

乔雨林接收到陆非宇的暗示,抢先步入了船舱。船舱里面,叶风尺已经站起来退到了一边,把位子让了出来,但站的位置却是视角最好的的地方。刚才他虽然没出去,但外面步青天和唐玳之间那完全没有压低的对话自然也逃不过他的耳朵,所以当他看见唐玳进来时一点也不惊讶,也没说什么。

步青天看了看叶风尺,见他没反对,也松下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叶风尺和唐玳呛火,但现在他没说话,不由得暗暗夸她识大体,毕竟肯让一个来路不明、不知敌我的人给自己的挚(至)爱治疗,不是谁都做的到的。其实说实在的,叶风尺也不愿把荆花的命就这么交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的手里,但形式所逼,迫不得已啊!

唐玳走到床前,看着平躺在床上,全身如墨的荆花,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看的一旁的叶风尺心猛地痛了起来。白银佣兵、医界顶尖的存在,莫非都治不好他吗?

“前辈,这……”步青天刚想发问,却被唐玳伸手打断。只见他号了一下荆花的脉,双眼乱转,半晌才说道:“你们船上,可有解毒之物?”

乔雨林此时就在旁边,因为唐玳没说治疗时不许有人在场,而且有一个行家在这里也能提防他耍花样,所以步青天就让他留了下来,此时一听这话,立刻从玉盒中取出了那朵九玄还魂瑰。刚才怕出问题,他提前收起来了,省得唐玳起了强抢之心。但现在,显然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唐玳看着九玄还魂瑰,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步青天并没有从他的眼中看到丝毫的贪婪之色。

九玄还魂瑰拿在手上,唐玳另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个针包,打开,里面是数不清的牛毛针。把针包平摊在床上,唐玳运转内力一按,几十根牛毛针顿时飞了出来,立在空中。唐玳手一抛,九玄还魂瑰飞了起来,在空中被牛毛针组成的针阵架住,停在了荆花的头顶上方。唐玳眉头皱着,右手食指一动,一根牛毛针从上直接刺进了九玄还魂瑰的花蕊,又从底部钻出,但仅仅只是冒出个头,就不再动弹,停在了花里。

几个人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两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停在半空中的九玄还魂瑰。突然,花底的牛毛针尖上,似乎出现了一滴水珠---那是九玄还魂瑰的汁液。

那汁液在针尖上没有停留太久,就如脱线的珍珠一样落了下来,唐玳看准时机,左手食、中二指在荆花颈侧微微用力一点,荆花的口便张开了一点,那滴汁水就正好落入了她的口中。下一刻,唐玳手力一泻,荆花的口便又闭合了起来。

左手一甩,被架在空中的九玄还魂瑰侧飞而出,准确无误的落进了乔雨林手中的玉盒里,乔雨林定睛一看,发现那原先插在花蕊里的牛毛针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再仔细看看,觉得这九玄还魂瑰似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它的色泽似乎比之前暗淡了些。

他这边观察着自己的至宝,那边唐玳可没闲着,手指不断点出,空中的牛毛针顺着他的指点一根根有序的落下,扎进荆花身体的各处穴道。当最后一根针落下后,再看荆花,全身上下密密麻麻落满了牛毛针,密集恐惧症患者不敢窥视的那种。

唐玳要做的是,打开荆花身上的所有穴道,让那滴汁水发挥最大的作用。其实,连乔雨林都不知道,九玄还魂瑰做好的不在于它的气味,而在于它的花瓣、汁水,且属解毒上品。乔雨林没有想到,可唐玳见多识广,了解其中奥妙,刚刚在花蕊处插下牛毛针便是取其精华。只是此等生物不可多用,所以唐玳也只是取了一滴而已。

渐渐地,插针的部位,似乎有一缕缕黑气在缓缓冒出,几个人瞪大眼睛,他们都知道,如果黑气全部除净,那么荆花的毒自然也就解了。此时,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但叶风尺除外,除非荆花彻底康复,否则他绝不会放下心来。

唐玳此时也是大喜,双手一动,运转内力注入荆花体内,但就在下一刻,他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凝重起来。这一切都被步青天看在眼里,他知道绝对是出问题了。

再看唐玳,手上的内力快速的输出,头上汗都冒出来了,看那样子,竟好像是和高手对抗。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突然“噗”的一声,扎在进化身上所有的牛毛针一下子弹射而出,在空中化作一缕缕黑气。步青天眼疾手快,双手一招,内力外放,把那些黑气震散。再看荆花,刚刚被针扎的地方流出黑光,然后恢复原态,没有半分好转,像原先一样肤如墨汁。

“嗯!”唐玳闷哼一声,身体向前一倒,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硬生生憋在嘴里,嘴角处挂着血滴。

略微稳了一下心神,唐玳卷起针包,收入怀里,转过身看着步青天,摇了摇头。

步青天双手紧握,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眼球里血丝密布,红的像要喷火,没说出话来。乔雨林看了一眼叶风尺,发现他倒是冷静,一言不发地坐在床前,看着荆花,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乔雨林知道,这时因为他压根就没报希望,没有希望,也就没有所谓的失望。

步青天看着唐玳,半晌才开口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乔雨林听的出来,他这句话里,比起询问,更多的是试探,也许,步青天心里早就做好了听到肯定答案的准备。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唐玳突然说道:“不,还有一个机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