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月光孤岛 变数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83字
  • 2017-04-03 22:36:24

“这应该是他们休息过的地方,这衣服应该是叶老大的。”陆非宇拿着叶风尺用来当绳子把荆花绑在身上的衣服,对步青天说道。

上岛之后,因为并不清楚叶风尺他们的前进方向,甚至都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在这座岛上,所以他们只能一直以扇形向里探索,一边寻觅,一边前进。叶风尺那本来没走多少的路,他们竟然在登岛后的第三个小时,才终于找到了这块被叶风尺他们当做临时床铺的青石板。

人家走了一会儿功夫的路,他们愣是走了三个点,要是让叶风尺知道了,不得无语到死。

如果他们一进来就笔直地到了叶风尺那里,恐怕,就不会有那样的事故了。

司马乌走到石板前,用手摸了一下,石板上还有些湿,明显是最近沾过水,因为这里本就有些阴冷,再加上没有阳光,所以没那么快干掉。

司马乌感受到潮湿,赶紧又向周围摸索了一下,干湿不一,一看就不是直接拿水放上泼的,而是有什么带水的东西曾在上面待过。司马乌仔细摸了一遍之后,抬起手来,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味道很淡,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但感觉似乎有点点海腥味。

抬起头,对步青天说道:“有水迹,应该是他们没错,这里周围没水,最近也并没有下雨,而且这好像是海水,就算不是他们也应该是有人来过了。”

步青天眉毛一动,微微偏头看了看陆非宇,又看了看司马乌,没有说话,转头朝落在最后的乔雨林使了个眼色。

乔雨林还没完全从晕船的阴影中走出来,脸色有些惨白,拖着肥硕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在后面,正一手拿着个怪花不断地往里吸气,看来昨晚的事对他影响不小。

说起他手里的那朵怪花,那自然也不是普通之物了,它名叫九玄还魂瑰,以各种药物滋养而成,本身就是一味药,所以无法再成为药材,据说唯一的使用方法就是吸气,可解毒、安神。对于乔雨林来说,没有什么比它更能解决目前的精神状况,但没办法,有些东西,不是药能治的。

乔雨林看到步青天给自己的眼神,脸上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开始拿手去翻自己的包。

似乎就在最上面的,乔雨林一下从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通体是白色的,拿在手里一股的冰凉。乔雨林打开盒子,将自己的九玄还魂瑰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又小心盖上,放回包里,手再出来的时候,从包里带出一小袋药丸,透明袋子里大约有二十几粒,粉红色的。

书中代言,先前他拿出的那个小盒子,本身并无特别之处,只不过,是用玉打造而成的。

这就是九玄还魂瑰的一个弊端,那就是存放极度困难,必须要用纯玉才可存放,烂玉还不行,非得用好的。除了好玉和人体,其他东西接触到它,轻的是药力大减,重的就是直接凋零,彻底失去功效。之前,乔雨林虽然种出了它,但一直无法采下,原因就是没有能存它的东西,直到包金一事结束,得到了那巨额的佣金,才买了玉盒,真正地能够使用得了这件圣物。

而后拿出的粉色小药丸,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否则也不至于那么草率地存放了。它的作用只是中和,用于在海上溺水的人。这种药遇到海水就会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中和作用,生成无害气体。一般在海中溺水被救上来的人,喂几粒这个药,让肚子里的海水清散掉,化成气再打几个隔、放几个屁,就没事儿了。这次因为听说要入海,他就把这个药带来了,因为十分稳定只是不能沾水,所以只需要拿防水袋装起来就行了。但是现在身在家门外,如果这东西用完了,可就没法再做了,所以乔雨林并不愿意把它用在这个地方,毕竟谁也说不准往后还会发生什么。

乔雨林伸双指从中夹出一粒,捏住了朝石头上一扔,“砰”的一声轻响,药粒消失不见,石板上的水迹也消失得快看不见了。

“海水。”乔雨林朝步青天点点头,肯定地说。

步青天没有做出回应的反应,回过头,开启自己的气场探测,把石板周围仔仔细细地探查了一遍,最终锁定了一个方向。伸手朝着那边点了一下,乔雨林立即会意,一甩手,一粒药丸就朝那边飞了过去。反正已经用了,那就破罐破摔呗。

只见那药丸在天上划出一条弧线,落在地上,“咕碌、咕碌”的滚了几下,最终到了一个地方,“砰”,又一声轻响,没了。

这是当然的了,不管干得多快,鞋子总会带有一些海水,虽然并不多,但确定方向足够了。

陆非宇和司马乌在看到药丸有了反应之后,根本没等步青天说话,就直接朝那边跑过去。步青天也没拦,因为他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刚才在搜索脚印和海水的时候,也顺便看了一下这周围是否安全,答案是——当然是安全的。

乔雨林把小药丸收回包里,和步青天一起也跟了上去。可能是因为终于找到了方向太兴奋了,乔雨林看起来整个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九玄还魂瑰也不拿出来了,脸色也好了许多,直接小跑着跟在了他们后面。

陆非宇跑在最前面,希望能快点找到叶风尺,心里想着可能下一秒就能看见叶风尺拉着荆花在林中漫步,可就在这时,在正前方密林之中,一道凌厉的刀光带着杀气直奔陆非宇而来。

陆非宇虽然跑得急,但也绝不含糊,双脚刹那间刹住车,上身向后一晃,左手一招,拦下了没及时停住的司马乌;右手一抡,握拳,提气,一气呵成,三虎天星拳全面施展,瞬间幻化出无数拳影,迎上了那刀光。

刀光与拳影碰撞,却并没有停下或是消散,仅仅是被阻隔了一下、慢了几拍,就又冲过来。

不过这个时间足够了,陆非宇左手反手一抓,薅住司马乌的衣领一甩;同时左脚猛一踏地,人便借着这股力侧飞出去。身上气势再盛,大喝一声,一拳轰出,从侧面砸在了那刀光之上。

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是有始有终的,不可能存在永动,只是没有到那个底线罢了。刚才那几拳,没达到他的承受极限,而这一次,那刀光就没有坚持住,中间凹陷一下,直接溃散了。

陆非宇手里抓着司马乌,运动步法平稳落地,心中是百感交集。为什么?因为这一招他很了解。

这是叶风尺的天哭地泣斩啊!

是世上只有他一个人才会的绝技!

当初在金马集团本部,他曾亲眼见识到这招的威力,虽然仅仅施展过那么几招,但那力量和那股气势,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中。今天,现在,这里,这一招,又出现了!

天哭地泣斩,叶风尺的绝技,当然只可能是叶风尺发出的了,而它的出现,则是意味着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叶风尺在这座岛上,还活着,而且就在前方不远处,地点、方向,都对。找到了叶风尺,这固然是件高兴的事,但是,关键的是第二件事,也就是他为什么要用出天哭地泣斩?

第二件事,出事了。

陆非宇绝不信他的要命绝技是无的放矢,能让他出这一招的,只有危险;而且极大的可能是荆花有危险。

他这边闹得动静这么大,步青天自然也能感受到了这边的情况,眉头顿锁,脚一踏地,整个人便已飘然而出。“唰唰唰”,带动一阵风来,快速越过陆非宇和司马乌,进入了前面那已经被刀光毁过的密林中,避开一棵棵连整的带不整的的大树,顷刻来到密林中叶风尺的面前。

就在一路之上,很多树都有一道很深的刀光,还有些小树甚至被直接切断,树叶还在空中飞舞着,构成一片绿色的天空。断掉的树枝、树干倒在地上,震起了一些微小的灰尘,夹杂在“树叶之天”中间。很明显,这些都是刚才那一刀天哭地泣斩的杰作。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跪在一片空地上,一手持刀,还保持着出刀的动作,看那样子好像还打算再来一下,而在他的另一着胳膊的臂弯中,躺着一个女人,是荆花。

步青天一看荆花的状态,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叶风尺这么不淡定。

荆花此时双眼紧闭,被叶风尺单臂抱着,头自然地靠在他的胸膛上,而她的身体和双臂,则是因为地心引力而向下垂着,两条修长的腿拖在地上,一动不动。步青天能够感受得到,此时的荆花不仅还有生命迹象,甚至她的呼吸还很是平稳,身上也并无外伤,但是,她却是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但是,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的皮肤,她皮肤的颜色,紫黑色,诡异的紫黑色,显然是中毒了,而且还不浅。

“风尺!”步青天喊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多说无益,事实在眼前,这比询问管用。

叶风尺也没说话,低着头,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

……

这一切要从叶风尺他们还在地洞中的时候开始说起。

荆花被那不知名的怪花扎了一下之后,也没有太在意,只觉得就是普通扎伤而已,但,就是这个伤口,让她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