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月光孤岛 活下来,小岛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91字
  • 2017-03-25 21:23:54

“哗啦,哗啦。”叶风尺单手搂着荆花,深一脚浅一脚走在海水里边。比起原来的单手负重游泳,现在似乎感觉更吃力了一点。

叶风尺的体力基本要消耗殆尽了,浑身的疲惫感全都袭上了他的大脑,但好在他的意识也已经不清晰起来,所以他也没有觉得太过劳累,但就是怕他一下子晕倒。身上不酸不疼,但就是感觉全身都在和自己作对,又似乎自己的身体和思想已经分离、不是一体。这份感觉十分难受,叶风尺能够看见眼前的岛,能够看见黑暗中围绕在身旁的海浪,但却听不清它的声音,那感觉似乎是在梦里一样。

双腿似乎不听使唤了一样,自顾自的往前走着,叶风尺并没有觉得自己给过它们这样的指令,似乎是因为自己得意时变得模糊了,失去了对它们的控制,所以它们就会一直持续执行自己给它们的最后一个指令。

荆花怎么了?怎么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了?明明自己用手抱着她把她抬起来的,为什么手上没有累的感觉或是酸痛感呢?难道是因为手也失去了控制,把她放下了?但似乎她的脚并没有拖到地上啊。

好怪啊,海水怎么变得温暖起来了?难道海神也会定时烧热水洗澡吗?这似乎有些搞笑吧。还是说我要死了,听说在雪山中被雪埋死的人在死的前一刻都会觉得雪很温暖,然后就会在雪里睡着,最后死去,原来在海里也会这样吗?第一次出海呢,之前从没有打听过海上的事情,看来现在我是了解了。

原来,原来我要死了啊。不,我不会死的,我才刚找到小花,我还没有娶她呢……至少,至少要把她救活。

就这样,叶风尺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向那座岛走去,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人的思维很奇怪,有的时候只需要想着一件东西,就会突然产生联想,然后不断跑偏,这种情况在一个人意识不清的时候尤为严重,例如困到快睡着的时候,也例如现在这种时候——将死之时。

万幸,叶风尺不是一般人,作为一级佣兵,他有着超越常人的毅力,哪怕是几乎晕倒的时候也是如此。这份力量让他没有一头栽倒在海中淹死,而是终于一只脚踏在了岸上。

上岛的时候,他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用一手拿刀杵地,才能勉强不让自己倒下。在这一刻,原来那些失去了的感觉一下子又回来了,双腿一下子停住,膝盖一弯就要跪在地上,幸好他用刀死死地撑着才没有倒下。抱着荆花的手一下子就软了,“呼”的一下,荆花的身体就往地上摔去。叶风尺一惊,身体一侧歪,用自己的胸膛去接她。

“嘭。”荆花摔在叶风尺身上。叶风尺本就体力不支、双脚发软,受了这一下再也坚持不住,“啪唧”一下仰倒在了沙滩上,荆花,头枕在他的胸膛上,整个身体都在叶风尺的身体之上。

“啊哈,啊哈,啊哈哈,咳咳咳,呸——”叶风尺倒在沙滩上,大口喘了几口气,一下子被呛到,右手肘支住地,侧身低头咳起来。

在海上的时候他已经自己摁出一些海水来了,但因为环境问题再加上情况紧急,没有吐干净,此时上了岸,体力慢慢恢复,身体内的内力也开始重新运转起来,肚子里的海水一下子就被全逼了出来。

“呕,咳咳。”叶风尺吐了一会儿,觉得吐得差不多了,再感受一下身体,已经有些知觉了,神志也清醒了些,借着微弱的月光与星光四处看了看,这里除了石头就是泥沙,一看就不适合休息。再往里走是大片的森林,往外就是海。

“可不能在这里呆着。”叶风尺喃喃一句,站住身体,撕下衣服当绳子把荆花绑在自己的背上,起身就向岛上走去。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全在往下流水,失去了海水的浮力,叶风尺感觉双腿像是被人拽住了一样寸步难移,但上身却有失重的感觉,轻飘飘的。这种纠结的矛盾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没走几步,叶风尺脚下一软,“扑通”一下单膝跪在了地上。

如此短的时间,体力不可能恢复太多。

叶风尺挣扎着站起身,又紧了一下身上背着的荆花,两手各抽一把刀,四肢并用向里走去。

叶风尺现在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如果此时有一架直升机在这座岛的上空的话,上面的人就会发现,这座岛除了近海的地方以外,其余的全是森林。从岛的正中央开始,向外延展开来,一直到近海处才停下,是一大片的原始森林。树木多且繁盛,浓密的枝叶完全的遮挡了阳光,使得地上长满了藻类和半人高的杂草。

叶风尺手脚并用以一种不快也不慢的速度前进,穿梭在这浓密的森林中,很快就远离了入口。但是慢慢的,叶风尺的神志再次不清楚起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只知道向前走、向前走。在绕过了一棵又一棵的树、越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土丘后,他终于在一块大青石板前停下了脚步。

这块青石板在很多粗树干之间,几乎是平着的,面积很大,在上面躺几个人是不成问题的。

叶风尺把双刀钉在地上,缓缓直起身,转过身来把荆花从自己身上解下来,放在石板上。轻轻解开了她身上湿透了的外衣,却没有再向里,也没有管裤子的问题,只是脱下她的鞋袜。毕竟这男女之间还是有别的。

双手轻轻按着荆花的肚子,想让她把水吐出来,但因为用力太小而没有成功,可他也不敢使太大力,只能慢慢来,终于试了好几次才找准力度。看着荆花一口口把水吐出来,肚子也渐渐缩了回去,叶风尺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荆花突然剧烈咳嗽一下,再喷出来的水里,可是带了血了。

叶风尺在水中的时候因为水压的原因被迫地喝了好几口水,其实这些水再从他腹中出来也都带了血,但他并没有注意到。本就没有救溺水人经验再加上关心则乱,让他一下慌了神,然后……“人工呼吸”这个念头就莫名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清水,哪儿有清水?”叶风尺急切地四顾了一下,他明白如果就这么直接进行的话,可能就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

周围似乎并没有水源,时间可是不等人的,情急之下,叶风尺只能用从树上摘下的叶子,来简单清理一下自己和荆花的口腔,然后就开始手忙脚乱地给她进行人工呼吸。

事实证明,人工呼吸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美好,相反,这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毕竟这可是人命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荆花终于恢复了正常,但还是在昏睡之中,而叶风尺则瘫倒在了一边。这人工呼吸看似比在水里拖着人单手游泳轻松,但却是把他累得够戗,果然这事儿不是一般人来得了的。

叶风尺以“大”字形仰躺在石板上,喘的不行,正常情况下以他的肺活量当然不算什么,可现在,他不正常啊……过程中,他丝毫没有占便宜的感觉,而他现在想的也自然不是这些。慢慢的,他的呼吸平稳了下来,身上也感觉十分的轻松,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叶风尺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

等他再醒来已经是早上了,天光大亮,叫醒他的是一脸担忧的荆花。

“天亮了。”叶风尺嘟囔了一句,爬了起来。

微微活动了一下,感觉几个关节还是有些酸疼,但体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点小问题也无伤大雅。

荆花在看到他醒来的时候脸上的担忧便已尽数褪去——这个男人,只要还能站起来,就不会有事。

果然如她所想,叶风尺在了解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后直接给荆花来了个熊抱,丝毫没有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问题。

你说什么?为什么尴尬?一男一女,一个光着上身,一个只有贴身衣物;野外小林子,你说尴尬不?

良久,叶风尺松开了双臂,与荆花四目相对,却吃惊地发现,对方眼神中流露出的情感竟与自己的一模一样。患难之时,心有灵犀。

……

活过来了,这自然是件大喜事,但是,相对的,他们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迷路了。

“我昨天到底从哪儿来的?”叶风尺挠着后脑勺,站在石板上环顾四方,却发现自己好像断片儿了。这里的地都很硬,而且竟是沙土,昨晚刀子钉出来的痕迹早就在晚上被风吹没了,而脚印,那更是难以寻觅。

“昨天迷迷糊糊的,应该离船停的地方没多远,只不过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这里,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还是走走看吧,反正这是个岛,一直走总会走到边儿的。哎,以前只知道喝多了酒会断片儿,没想到喝多了海水也会啊。”

叶风尺从石板上跳下来,一边拔下自己钉在一旁的刀、装进刀鞘里,一边对一旁的荆花说着,然后,还不忘添上一句:“我们先走走试试吧,也许,他们会以为我们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荆花听着他这并不吉利的话语,没有说什么,依旧微笑着,与他并肩向一个方向走去。

只是,他们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走的方向与来的方向是几乎相对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