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月光孤岛 觉奎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22字
  • 2017-03-12 20:29:16

不知名的小岛,密布的树林,半人多高的草丛里,数道人影正快速移动着,虽然他们来向各不相同,但他们的目标却是同样的。草丛中的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佣兵,只不过这级别,就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二级佣兵有三个,三级佣兵有六个,更多的还只是拥兵入门,连一个一级佣兵都没有。可见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直接剿杀,而是打算用人数来消耗对手。佣兵执行任务的方式有千万种,其中一种就是人海战术,远的不说,地头蛇金小刀,最惯用的便是人海战术。这么些年了,金小刀凭借这一方式,成就了他一级佣兵的地位,但谁也没说过他不道德,因为这确实是一种上得了台面的方式。

当然了,对于一些厉害的大人物,人海战术不起什么作用。人海战术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参与者的实力普遍不高,所以只能靠人数取胜,而当他们遇见了实力远超于他们的人物时,就只有当炮灰的份儿了。

在这里,会有人使用人海战术,就已经证明,他们的任务目标并不强大。但是,当你知道目标到底是谁的时候,你就会吃惊地发现,何止是不强大,简直是弱爆了好不好,一个仅会几下防身武术的小和尚而已。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和尚,却让这样一伙人在这座岛上耗了好几个小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和尚机敏无比,更加重要的是,雇主交代的任务是——活捉,所以,他绝对不能死了。

“喂,你没打死他吧,老大说这次可是要活的,你那破枪有没有准?”一个已经跑出去了好长一段距离的人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向在队伍最后面的那个人问道。刚才那觉奎小和尚中枪摔倒使得大家全都兴奋了起来,但却不能不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

当所有人都兴奋地快跑过去时,有一个人却十分悠闲地在后面缓缓前进,似乎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不过所谓鹤立鸡群,就是这样吧,比起那些只是凭着一腔血气往上冲的菜鸟新手,这一个人的可怕的镇静更让人无法小觑。

不过当然了,在那群小角色眼里,根本看不出什么大小好坏。

那么这个人长的什么样子呢?身高大约在一米七五上下,头发染成淡金色梳着背头,面容清秀,双目中满是冷峻。上身穿蓝色冲锋衣,下身黑色牛仔裤,脚上是登山靴,干净利索。右手拿着一把狙击枪,最让人惊讶的就在于,他的这把狙击枪,通体是金色的,就像是纯金打造的一样。很难想像,这就是刚才被人称作“破枪”的家伙。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与别人不同,那就是他身上的气势。太强了!他身上所散发出来气势绝不是那些小杂鱼能比得上的,只不过这一点,他们自己察觉不到的。

这人看了一眼那问自己话的人,他因为停下来问话所以成了仅次于自己的倒数第二。

“放心吧,不是要害。”口气十分平淡,像是在唠家常。

“那就好。”于是他转身跑去。

可能是因为他是唯一问了自己问题的人吧,这个金发男人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停留了很久,直到他几乎隐没在了草丛里才收回,然后扛着枪继续慢悠悠地走。

另一边,觉奎和尚在地上滚了两圈后就又爬了起来,继续向前跑去,但他刚跑出两步却发现,自己的前方、草丛的尽头,是悬崖峭壁!

觉奎和尚仔细一看,此时自己就站在山顶上,前方的悬崖,目测大约有十多米,跳下去不死也得残废,还得是被逮着。悬崖下是沙和石组成的海岸,看上去很硬。离着崖底不远便是海,可却没有船只,根本没办法逃到海上。

觉奎向后看了看,追兵以可见的速度赶来,看样子不到一分钟就能到自己这儿。而这个时间,自己是爬不下去的,爬下去了,也没有生路。

就在这时,“突突突”的声音,由远到近很快的传来,觉奎定睛一看,发现是一艘快船从岛的那一面绕了过来。船上站着两个人人,正往这边看过来,吓得觉奎赶紧隐到草丛里。不用问,这是那伙人派来堵截的。真是一点儿活路都不给!

“听到了吗?听到了吗?我们已到达!我们已到达!”一个人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这个人正是那三个二级佣兵当中的一个,也是这次行动名义上的领头人,也就是他才有与另一方面讲话的能力。

听到自己派去的人已到达,他脸上不由得满是喜色,停下脚步对那头说道“爬上来!抓他!”。

下面的人接了命令,立刻停船靠岸,从船上的工具箱中取出特制的攀岩手套。这手套上带有钢爪,能抓住岩石表面。

觉奎和尚在上面看着那两个人已经爬了,心中又慌又急,眼看着后面的人就要到自己背后了,心一横想着:“豁出去了!不能让他们给我包了,跳下去说不定还有机会!”

大喘几口气给自己定定心神,眼紧紧闭着,牙咬得“嘎嘎”响,猛地一脚迈出去,“呼”一下,跳了下去。

下面爬山崖的那两位显然是没想到他真敢往下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且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觉奎这一跳,正砸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两个人顿时一上一下全摔下去了。

另外一人在边上看着虽然吃惊,但好歹反应了过来。一看底下的两个人,自己的伙伴在下,觉奎和尚在上,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扭头再看看自己待的地方,也不算太高,就直接松开岩壁跳了下来,想看看情况。没想到他刚一下来,那觉奎和尚猛地把身子抬起来了,右手不知从哪里抄起了一把手枪,瞄准都没瞄准,扣动扳机,“啪,啪,啪”连响数声,将子弹打入了他的胸膛。

他有些不相信的瞪着觉奎,想要向前扑,想要用手里的匕首刺他,但终于还是被袭来的无力感给打败了,连一步也没迈出去,身体向后倒了下去,死在血泊之中。

那把枪自然是刚才他从被自己砸死的那个人身上摸出来的。而且因为有他当了肉垫儿,再加上撞击时的缓冲,他并没有受什么伤。

慌忙爬起身来,转身对着死去的人念了句“阿弥陀佛”,赶紧跑到了船上,手忙脚乱地发动,往远处驶去。这时那些追他的人已经到达了崖顶,但那又怎么样?他们下不去,下去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下面,这里又没有第二艘船,现调船肯定来不及。

最后一个缓缓来到崖顶的人看着远遁的觉奎,十分镇静地端起狙击枪,瞄准镜中十字中心的红点一下子就找上了觉奎那太阳下亮闪闪的光头。

“裘赛忑,老大说要活的!”那个领头人一见他抬枪,立刻厉声警告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差点扣下了板机,但还是险之又险的没有放出那一枪。斜眼瞥了一下那个家伙,把枪低了几寸,准备打那船的发动机。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如果船炸了,那他还是个死,就算没爆炸或是没炸死,天知道他会不会游泳。

把枪放下,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他们的脸上全是怨恨和沮丧,还稍微带着一些无奈。那个领头人在和其他人商量着该怎么办,船确实还有,但这些船性能相同,想追是追不上了。

“那个方向是泯月岛,他也应该去那儿毕竟在那里,多数人是上不了岛的”。一个人对领头人说道,他是另外两个二级佣兵中的一个。

“这事儿咱们不管了,老大说了。雇主早就又雇了一伙人去泯月岛拦截了,可惜了这一单大买卖落别人手里了!”领头人叹着气,甩了甩手,摇着头往回走,其余人也都跟了上去。裘赛忑看了看快从海平面天际线上消失了的和尚与船,说道:“我要一艘船,我去追!”

“嗯?”领头人回过头,用有些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追不上!咱别管了。”

“我要去!这里到泯月岛的距离不短,一旦路上出了事,雇主怪罪下来,老大也保不了你们!”裘赛忑依然坚持。

领头人见说不过他,也就答应了。至于雇主怪不怪罪,他从没想过,他也不会因为一个若有若无的理由,去挑战那变幻莫测的大海。

……

觉奎和尚向后远眺,确定没有人追来后才松了一口气,略闭了一下眼睛定定心神,转身到船舱里找出一些医用物品,先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完事后,他便开始责怪自己,并不断双手合十请求佛祖原谅,原谅自己破了杀戒,但又仔细想想,自己破的,似乎不止杀戒那么简单……

“完了,我可能是个废和尚了。”觉奎两眼一阵迷糊,身体向后一仰,以“和尚瘫”的姿势倒在了椅子上,呆呆地看着前方。半晌,他回过神来,又拿起老和尚给自己的那串佛珠,捻着开始念经给死了的那两个人超度。

没错,他确实是要去泯月岛,老和尚临终前跟他说,如果那一天他被人追杀,就到泯月岛上去。可是他没说,在那座毫无生机的岛上,这个觉奎小和尚要怎么存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