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月光孤岛 青龙居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431字
  • 2017-02-10 10:27:17

告别了关天月,荆花又回到了学校里,刚一进去,不知叶风尺从哪窜出来了,一下跳到她跟前,把她给吓了一跳。

“风尺,你干嘛?”

“过来。”叶风尺拉起荆花的手,带着她到了一个小角落里面,过程中,叶风尺一直开着自己的气场探测,毕竟嘛,这种事不能让别人看见。

荆花表情平静的看着他,嘴角微微有笑意。她一点也不紧张,因为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不会害自己的,再说了,就算是害,她也不说什么。

叶风尺拉着荆花到了一个小角落里面,荆花看了一下四周,很阴暗,而且听声音,周围应该是没有人的。

“干嘛?”荆花依旧微笑着问道。

与她相反,叶风尺倒是显得很紧张,头上微微挂着汗珠,左手伸进裤兜里,掏出了那张卡,右手拉过荆花的手,把这张卡塞的她手里。

荆花看着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轻声问他:“刚才在教室里怎么不给,现在想起给我来了,反正那时候大家那么支持,你也不顺坡下。”

叶风尺看起来很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道:“嗯……人太多,我……这个……”他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荆花看他这样,“噗哧”一声乐了,无奈的看着他说道:“行了行了,怎么这么傻?好好拿着。”说着,手一推,又把卡塞回了叶风尺的手里,而且还直接给他推到了胸口,示意自己绝对不会要。

“可……”叶风尺还想说什么,荆花用手轻轻捂住了他的嘴,眼中充满柔情,轻声说道:“不需要再说了,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我知道有很多女孩都要自己的男朋友或丈夫把钱放在自己那里,那是因为她们没有信心;但我不一样,我甚至可以把我得到的钱一起放在你那里,因为我知道你不会乱花钱,而且,只爱我一个人。”

是啊,如果一生只爱一人,那么这些小事又何足挂齿呢?看着此时荆花温柔的眼神,听到她充满爱意的话语,纵是铁打的汉子,也得被柔化了。伸手拉着荆花往自己这边一带,把她紧紧的拥在了怀中。两张脸上洋溢着来自爱情的幸福,那同样的柔和的目光中,分明是同样的那么一句话——

此生有你,足矣!

……

“啊——买了好多东西,好累啊!”关天月从商场回来,把双手拿着的一大堆东西一股脑扔到床上,然后就那么直接躺进了那一堆东西里面。反正那些全是衣服什么的,压也压不坏,躺在上面也不难受,最多就是袋子被压坏了。

抬起手看了看手上的表,已经三点多了,他们应该在忙活着大餐的事儿了吧。关天月这么想着,再看一眼,可就不是看时间了,而是看自己新买的这块表。要不说女人留不住钱呢,一有钱就逛商场,然后就全给花了,当然了,对于现在卡里有一百好几十万的她来说,买这些东西也不算什么。

“这表真好看,尤其是这个颜色,太棒了!正好还买了一件和它配的衣服,还有裙子、裤子,还有鞋,发带……嗯,都齐了,太棒了!”为什么女人买衣服买得多,因为她们总是能凭借着一件小玩意儿就挑出一堆和它配的东西。

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是很不明白,明明就她一个人,明明这些都是她买的,但她却还是很新奇的一件一件拿出来展示。就在她正高兴着的时候,突然电话响起了,悦耳的歌声瞬间把她拉回了现实。

都没看是谁打来的,直接接起,那边,响起了杨方的声音:“小月,你从商场回来了吗?来青龙居,聚会吃大餐了!”说完,没管关天月什么反应,直接挂死了电话。

关天月此时一脸蒙:“什么情况,杨方今天怎么了,给我打电话还这么急着挂电话,不过,不管什么原因,哼,敢挂我电话……”

突然,她就感觉到不对,晃了晃脑袋,自言自语道:“哎呀,我在干嘛?他挂我电话怎么了,他又不是我什么人。”一边说着,一边又想起自己在上出租车时荆花对她说的。

“都怪她!让她一句话把我带跑偏了!”说着一脸愤懑的看了一下自己的爱表,还不到四点。

“这么早,吃晚饭不需要这么着急吧,还有,青龙居,这不是全高风市最好的餐厅吗,这伙人真是的,有钱就作,真敢乱花钱。”她也不想想自己买了多少衣服。

青龙居在整个高风市,那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方,不过那里太过豪华,价格也太昂贵,很多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关天月就是这样。本来今天听说去青龙居,她还想看看这传闻中的全市第一餐厅,怎么就那么好,结果等真到了,她一下子就傻了——这哪是餐厅啊,这整一宫殿啊!

红砖金瓦绿顶漆,模样格式都是按着中国古代亲王官宦人家的房子设计的。两扇朱红色大门,上面钉着黄铜钉,左右是两只神兽,威风凛凛,门上一条蟠龙,脚踩祥云,两只前龙爪抓着一块大匾,蓝底金字,三个大字——青龙居。

关天月看着这架势,一时间呆住了,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就这时,门分左右,里面出来十二位女郎,一水的都穿着羽衣霓裳,左右各六名,微微弯腰,说了声请。关天月这才回过神来,糊里糊涂的就进去了,后面十二位女郎翩翩而入,关上大门,左右散去。

进得里面来,关天月更是惊奇,门里是个大院子,左右是花圃,种着无数奇珍异草,是阵阵清香;中间一条小路,平平整整,隐隐放光,就像是金雕玉砌的一样。这还不算,往前不远,有一小湖,波光粼粼,小路到此有一拱桥,可以供人过河,河对面,又是花圃小路。

再往里走去,一栋高楼便在眼前,房高五层左右,金碧辉煌,雪白的墙、亮金的瓦,门窗全是木制,用手一摸柔顺无比,一看就是好木头。屋里约有百张大桌,不少人出来进去忙活着,抬头一望,觉得仿佛如天柱一般。

正在这时,杨方从里面出来了,一下就看进了关天月,赶紧跑过来,拉着她的手说:“来,这边,别迷路了。”

此时关天月早就傻了,也不管杨方拉自己手这回事儿了,直接被他带着往里走去。

这里面真是按着古代那么设计的,什么叫一进院、二进院,哪叫正厅长廊,都有!杨方带着她在长廊里转了好几个弯,才终于到了正地方。进了门,一间大屋子,中间一张圆桌,周围是椅子,面积很大,地板都是软的。面前,一个大舞台,想来是能有歌舞。另一面,是一扇推拉门,外面是院子,一片绿草地,有几棵树,有水池,不时竟还有几只小兔从面前的草地上跑过。

“这,这,这……”关天月连说了三个这,说不出话来。

金小刀一看乐了,说道:“我们刚来的时候也这样,这儿也太豪华了,我们以前只闻其名未见其面,今天来这儿一次,那真是长了见识了。”

关天月看了看周围,咽了口口水,定定神,才说了句明白话:“我的天啊,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太奢侈了吧,钱谁付?”

陆非宇在那边坐着呐,一听这话乐了,说道:“没事儿,付过了,不用你掏钱!”

关天月这才放心,找个地方坐下了,陆非宇接着说:“别看这儿这么豪华,看起来特烧钱,其实每天来这儿吃饭的人也不少,毕竟这高风市里,有钱人也不在少数,能吃得起这儿的,也是大有人在,为什么这么早就来?那是怕来晚了抢不上了!”

他这话说的对,这地方搁别的地儿能吃得起的没几个,但要是搁这高风市,那算是行了,整个市里,达官显贵也好,贪官污吏也罢,就是那些有能耐的佣兵,哪个手里没钱?就算是上不了版面,进来一次也是行的。

果不其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晚,青龙居内亮起盏盏明灯,一时间金光大放,远处看这里如同仙境一般。一些大人物也都进来了,老板这之类的也都像他们这样,来个单间,当官的可能能要个更好一点的房间,那些赚着钱的佣兵们、不法之徒,就只能坐前面的大场子里。但是不管怎样,在这一个晚上,人们都知道,青龙居里最贵、最豪华的那一个包间,被人给早早占上了。

“小兔子,别跑!”狄娜娜在院子里的草地上撒了欢地追一群兔子,此时此刻,她简直就是一邻家妹妹,那还有一级佣兵的样子。关天月在屋里,托腮看着外面胡闹的狄娜娜,在看台上,歌舞乐队已起,鼓瑟和鸣,数十名粉衣少女翩翩起舞,风姿绰约,屋中除她之外就只有司马乌、乔雨林两个人了,但他们也是无心看歌舞,只是听着曲儿罢了。

金小刀和杨方在院子里不知干什么,院子很大,从屋里根本看不清全貌,所以关天月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叶风尺和荆花早早的就不见了,估计是到哪个地方二人世界去了。陆非宇刚才倒是还在,这会儿刚出去,不知去干嘛,菜还没上,人也不齐,关天月心里不免觉得无聊。看来在古代,这有钱人的生活,也未必就是丰富多彩。

此时,陆非宇和一个人在一间房间里,说着些什么。

“让你伺候好就伺候好,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陆非宇显得很是生气,看着眼前一脸可怜的人,低声喊道。

那人也不敢顶嘴,苦着脸说:“少爷啊,您点的可是最贵的间儿啊,再加上歌舞和那些菜,这得亏多少!”

“我家产业我还吃不得了?好好的,没事,我爹要是找你,就说我吃的,有事找我!”

“少爷,您还知道这是您自家产业啊,您就不能省点吗?”

“嘿,我爹都没教训我你教训我?没事,我爹不会怪我的。”

“那是,不怪你,他怪我啊。”

“你……”

与陆非宇谈话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青龙居的管事儿的,而这青龙居,其实就是陆家的产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