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邀请?威胁?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199字
  • 2016-07-29 14:48:4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又多了一个人。刚才叶风尺不知道大白鲨只是试探他,所以一心只想着对付大白鲨,所以注意力是高度集中,愣是没发现这里又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出现在叶风尺的身后,现在正坐在一堵断了一半的矮墙上。双脚悬空,两只手肘抵在两个膝盖上,目光直视前方,面带笑容地看着叶风尺,仿佛是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

因为他坐着的原因,所以看不太出来他身高有多少,从他上身来推断,大约有一米八五往上一点。梳一大背头,正中间的一小缕头发染成了金黄色,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是放着电波的桃花眼,再往上点是两弯细眉。面容俊美且富有线条,嘴角上挂着能够勾人心神的微笑,用个现代词说这是“阳光男神小鲜肉”。大约二十来岁不超三十,比大白鲨大不了多少,反而因大白鲨那冷硬的脸而显得比这个人还大似的。

上身穿金黄色格子衬衫,外面套个黑马甲,系一条棕色底,蓝色斜条纹的领带。腰上是黑皮带,下身黑色西裤,深蓝近灰色的袜子配黑色皮鞋。看着叶风尺,缓缓站起身来,身上散发出了一丝冰冷的气息。

这可不同于大白鲨的寒气,大白鲨的主要是杀气,所以有一种肃杀的气氛,而他的感觉却是威严,宛如君主降临。如果说刚才他是“阳光男神小鲜肉”,那么他现在就完全是个“霸道总裁”呀。

“他居然也来了!”这是叶风尺心里的唯一一个念头了。

如果说刚才他在见到大白鲨,而且不知道人家只是来试探他,而是以为要取他性命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怎样拖时间来与他周旋,趁机找机会逃脱的话,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绝望了。

就刚才那么一句话,而且是没有带着一点内力和杀意在里面的一句话,就已经让叶风尺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了。亏的意志力强,马上就缓过劲来,但脑子还是抽抽,心里那叫一个乱,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瞳孔不断地收缩再舒张。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的一句话就能让他这样,原因很简单:

他是佣兵,是个远近闻名的佣兵,而且是地位远高于叶风尺的——白银佣兵!

没错,白银佣兵,在总排行:佣兵入门、三级佣兵、二级佣兵、一级佣兵、高级佣兵、白银佣兵、金牌佣兵、佣兵王中,位于出去佣兵王以外的第二位。之所以除去佣兵王,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且只有一个佣兵王,所以在低级佣兵们的眼中,实力高强而又没有人数限制的金牌佣兵才是至强。白银佣兵虽位列金牌佣兵之后,但只要提起其中一人的名号,那也是胆战心惊,更何况,这位还不是一般的白银佣兵。

之前就说过,大白鲨之所以四海闻名,是因为他在一个组合里,那个组合的老大,是个白银佣兵,也就是现在出现在叶风尺面前的“霸道总裁”。传闻中武功出神入化,已经无限接近金牌佣兵的大人物——金丝猴。

这位金丝猴前辈比叶风尺高了可不止一点半点,那可是白银佣兵,中间还隔了一个级别呢。这样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叶风尺会害怕成这样,你就想想你自己,你在公司里就一小员工,人大老板一直盯着你看,你心里能不毛吗?

叶风尺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跳比以往快了不知道多少,喘气声也是特别的重,赶紧丹田用劲,将内力运往全身,努力调整心态,现在这种情况必须静下来。越是危险的时刻就越要冷静,这是每个佣兵进入这行后都会听到的话,是这个行业的祖训,叶风尺在当了这么多年佣兵后,根据以往的经验也体会到了这句话。此时,冷静下来才是王道,有金丝猴、大白鲨两个高手在此,逃跑想都别想,而且现在已经知道他们并不是来杀自己的,不如听听他们想干什么。

“金丝猴前辈,找晚辈来,是有什么要指教的?”这金丝猴可跟大白鲨不一样,人家地位高了自己不少,而且是大前辈,所以说话就得小心着点儿了。

“指教倒是没有,不过,你今年就要从那所高中里毕业了,要去哪儿,你总得想好了吧。”金丝猴不急不慢的说道,仿佛是故意要吊叶风尺的胃口。

“额,这个……”果然,叶风尺反应不及,一下子没法回答他这句话。

“给你指条道,来这个地方,不会有错的。”说着,金丝猴的右手就多出了一个有点鼓的信封,一甩手,扔向了叶风尺。

叶风尺此时还是背朝着金丝猴的,不过他现在一直开着气场探测,不用回头就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头向后微微一转,眼睛往后一瞟,双刀全交到右手里,左手往后一伸,就抓住了那个飞来的信封。

“这是?”叶风尺刚想再问一句,后面就又传出了声音:“记住了,要是不来的话,后!果!自!负!”

金丝猴最后的四个字是一字一顿,而且还加重了语气,这话音刚落,身后,已经找不到他的行踪了。前面的大白鲨冷哼一声,也不要他的双剑了,翻过身后的墙头,几个跳跃消失在了气场探测范围内。

而此时的叶风尺根本没管大白鲨,他在意的是金丝猴的速度,那简直是瞬移啊。“好快的速度,怪不得有这么个绰号。”金丝猴与大白鲨是一个组合里的,那个组合拢共就只有四人,有人根据他们四个的武功排名和绰号编了个顺口溜:“神鬼莫测金丝猴,铜拳铁臂北极熊,刀光剑影大白鲨,笔走龙蛇金丝雀。”

“神鬼莫测,好一个神鬼莫测啊。”

叶风尺自言自语着,从地上捡起袋子,双刀回鞘,拿着袋子,把信封放进放进口袋里,径直回家。回到家里,把袋子往架子上一放,衣服也不脱,来到书桌旁,拖过椅子坐下,把信封放在桌子上。

“呲啦”撕开信封,从里面倒出了几张信纸、一些照片和一个胸章。那些信纸是A4纸打印的,全是电脑文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无法让人看出笔迹。随意地翻阅了一下上面是在简介一所学校——靖海大学。

那些照片,是从靖海大学的各个角度上拍摄的,几乎可以看到靖海大学各个角落的情况,甚至很多教室里面的样子都被拍了下来。

“这可真像是宾馆在拉客啊。”叶风尺不屑地吐槽道,但是,他的视线马上就被一张照片上的建筑物给吸引了,那是一栋和教学楼一样高的楼,但比教学楼小,正是那栋神秘的建筑楼。没有里面的照片,只有个外景,那来自佣兵的敏感和直觉告诉他:这个地方不一般。

放下照片,仔细回想了一下,想起了金丝猴的话:“来这个地方……”“要是不来的话……”

“‘来’?什么意思?这种说话方式就说明他就在这个地方啊。”叶风尺终于明白了,金丝猴和大白鲨今天来找自己,就是让自己高中毕业后上这所大学,而金丝猴他们,就在这所大学里。那怎么办?去还是不去?答案当然是——去!

没办法,人家高自己不止一点半点,今天他们能找到自己,那么以后就也能。今天人家把话撂下了,不去的话后果自负,这当然是威胁,但人家有实力,当“威胁”从有着绝对实力的人口中说出时,那么就是“必将实现的未来”。

“看来,是非去不可了,我也不想离开这个城市,再说了,就算离开,凭他们的实力,想杀掉我也是很简单的事吧。”叶风尺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忽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靖海大学究竟是什么来头?金丝猴他们在那里究竟位在一个什么地位?他说有人让他和大白鲨一起来找我,这个人又是谁?竟然能支使得动金丝猴,是靖海大学的校长吗?他也是佣兵吗?”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萦绕在叶风尺的脑海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还很小,比起这个世界来说,自己就是一只井底之蛙,这么多的高手都在高风市他竟不知道,看来自己还是孤陋寡闻啊。

“这些事师父他应该知道吧。”叶风尺这么想着,伸手就要去那在一旁的电话话筒,但在快触及到的时候还是停住了。“算了吧,别给他打电话了,他应该很喜欢安静,这么去打搅他他又会发脾气吧;再说,我已经出师,应该自己去解决,嗯,靠自己。”这么想着,手又收回来了。

叶风尺的师父叫金眼龙,这肯定是因为他姓龙,不过真名叫什么已不得而知了,反正人们都叫他金眼龙。金眼龙的级别是金牌佣兵,在所有级别里,除去佣兵王,就属金牌佣兵了,所以他的地位可想而知,那可是世界的顶峰!他的刀法是佣兵界公认第一的,有个绰号叫刀神,就算是最强的佣兵王,单论刀法也不及他。只是因为他一生的精力都用在了刀上,所以在其它方面不精通,所以没登上佣兵王的宝座。

不过,金眼龙不会为了这个而气愤,他是个淡泊名利的人。在叶风尺的印象里,根本找不着金眼龙发脾气的样子,他似乎一直是那么平静,像一潭止水。没人知道为什么金眼龙那么致力于钻研刀法,也许在他眼里,除了刀就没有别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