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宿怨姻缘 在一起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266字
  • 2019-09-25 17:46:43

“确定要这么做吗?”陆非宇看着走在自己旁边的叶风尺,做最后一次的确认,虽然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果不其然,叶风尺点了点头,在他的背上,是一个美貌的女子,她的美不是那种如鲜花般的艳丽,而是一种脱俗,有着独特的味道。叶风尺的双手轻轻向上一抬,感受到女孩身体里的气血流淌,略微松了一口气,至少身体并无大碍,但这神志……

叶风尺曾问过乔雨林,毕竟他是炼药的行家,但他却对此毫无办法,不过叶风尺并没有受到打击,他知道乔雨林在炼药方面一直精攻体外,再说了,对于这深及大脑的地方,一般人也不敢直接下药。

“罗克校长他那么强,应该会有办法的,我们之前不也见过他用药吗?想想那梦魇。他可不是乔雨林能比的,治好她应该是没问题,不过,你随便往学校里带人,这……”陆非宇说的是真话,对于罗克的实力,他是一点也不担心,而且他已经猜出荆花只是失忆而已,再加上邪恶的洗脑,才把她变成这个样子。这么些年在外面闯确实听说过有一些灵丹妙药,可以医治这方面,罗克那么神通广大,应该会有吧。

而他真正担心的,是罗克不允许荆花呆在靖海大学里。再怎么说是外人,而且还曾是敌人,虽然现在随着包金的死这层关系已经不在了,而且还有叶风尺爱人这一身份,但是,随便往里带人,这……似乎太随便了。

“我们是佣兵团,不是真大学,学校不让外面的学生私入,一个团队还不许人报名了吗?再说了,如果真的不行,我就让她在附近住下,也还不错,不过最好是能在一起。”叶风尺看了一眼陆非宇,丝毫没有担心什么,背着荆花,加快速度向靖海大学跑去。

包金这个任务刚刚结束,他们都还没回到学校里去报到,只有杨方一完事儿就把关天月带了回来,十几处刀伤再加上轻微的灼伤,这可不是小事。没有管其他人,杨方就先一步带着关天月回来了,毕竟,比起医院,他更相信自己的这位校长大人和一众强者。叶风尺和陆非宇都是十分劳累的,需要休息,但也只是一夜而已,隔天天刚蒙蒙亮,这两个人就来了,而其他人,则是被留下来,做善后工作。

两人刚到门口,铁栅栏门便被打开,叶风尺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北极熊。

“熊老师!”

“熊老师!”

陆非宇和叶风尺都向他问了声好,北极熊丝毫没觉得这个称呼不好听,反而觉得很受用,笑着点了点头,和蔼地说道:“校长在他办公室里等你们呐。”

说着,他让开了一点地方,让叶风尺两人进去,同时伸手指了指一扇窗户,示意就是那里。

其实,叶风尺他们在学校里也有段日子了,自然也是知道哪是哪,根本不用北极熊给他们指,直接跑向校长办公室。

罗克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闭目养神,桌上一杯香茗,还冒着一缕轻烟,散发着醉人心脾的芬芳。突然,罗克的嘴角上扬,轻轻睁开双眼,眼中带有笑意,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那木门。

似乎是约好的一般,刚开门,叶风尺两人便到了这一层楼,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前。

“说吧。”罗克面带微笑,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

陆非宇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但此时叶风尺却已经站了出来,后背背着的荆花已经被他抱在身前,往罗克那边微微一递,说道:“校长,您救救她吧。”

七个字,仅有七个字,但却饱含情感,从叶风尺的话语和眼神里,流露出的那种情感波动,让罗克都不禁微微动容,这是要有多深的情才能至此啊!

“她是谁?”罗克并没有直接否定或肯定,而是先问明她的身份。

“校长,她是包金的干女儿,但是,同时,她也是……叶风尺心爱之人……是青梅竹马。”陆非宇见叶风尺已经上了,也赶紧说道,不过他还并不知道叶风尺与荆花之间的关系,只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而且叶风尺还很爱这姑娘。在这种情况下,他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而且还怕罗克误会叶风尺是临阵爱上敌人,加上了那句“青梅竹马”。

罗克笑了笑,说道:“哦?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说完,把目光投向叶风尺。

叶风尺一直低着头,不知是在看他手中的姑娘还是在看地面,但他听罗克这么说,就知道是让自己说了,于是便把自己从小到大,怎么在孤儿院练刀不接触他人,怎么结识荆花,怎么在一起,怎么分别……这一些全说了出来。他说得很慢,是想让罗克听明白,让他自己,也不知不觉陷入了回忆之中。一旁站着的陆非宇,听到这故事,也不禁暗暗心惊,这遭遇,实在是太曲折了!

足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叶风尺才把这一切说完。这么长时间了,罗克是一直站着听他说话的,但罗克却是丝毫没有怪他的意思,依旧微笑着,直到他说完,才点了点头,说道:“好一段感情啊,看来我是老了,没有你们年轻人这样的感情啊,要是有机会,我还真想年轻一把。”

罗克这么一打趣,让叶风尺的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忙不知所措的问道:“那校长您……”

罗克看了看叶风尺怀里那安详的小丫头,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个反应,要是看不出是什么意思,那是傻子!叶风尺赶紧跪下,手里还抱着荆花就要给他磕头,结果被罗克一股掌风就给带了起来。

陆非宇在一旁看着一脸喜色的叶风尺,再看看依旧保持微笑的罗克,纠结的说道:“那校长,她能不能留下来呢?毕竟是叶风尺的青梅竹马,万一这一下就成了,您总不能让这小两口分居吧。”

叶风尺一听,也是一个激灵,刚才陷入回忆,又因为罗克答应太过激动,一下子竟忘了还有一件事儿,果然是当局者迷啊!不过,陆非宇说的这个也太……还小两口,这才哪跟哪就小两口了。不过他说的也没错,佣兵团有规定必须住在学校里面,如果荆花不能留下来,那可就真是分居了。

叶风尺用试探的眼光看着罗克,而后者则是笑意更浓,似乎是被陆非宇的话逗得,看了看荆花,缓缓说道:“黑斗篷荆花,一级佣兵,嘿嘿,嗯,当然可以。”

罗克一边说着一边点了点头,这差点没把叶风尺给高兴死,两颊已经兴奋的全红了,眼中掩饰不住的喜色,深鞠一躬,向罗克致了个谢,而这次罗克没有阻止他,任由他行了个九十度大礼。叶风尺鞠完这躬,扭头看向身后的陆飞宇,今天这事儿能成,在他心中,可是少不了这位好兄弟帮忙啊!

而陆非宇此时一脸惊讶,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校长,真的可以随便收外人进来?”

罗克看着他惊讶的表情,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收外来人员当然不行,这不是随不随便的问题,国有国法,团有团规,如果是人就收,那这佣兵团,岂不成了菜市场,人声鼎沸的?”

“可是她这……”陆非宇的疑惑更大了。

罗克摇了摇头:“她可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内部成员家眷不算在外人范畴?陆非宇心里闪过这个想法,但马上被他否认,这太说不过去了。

罗克看到他这样子,再看看同样一脸疑惑的叶风尺,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都忘了你们刚进佣兵团时,金丝猴跟你们说了什么吗?”

这话一出,叶风尺和陆非宇都是一脸茫然,互相对视一眼,不知道是哪句话,毕竟时间过去很久了,再加上,当天金丝猴说了不少话,这怎么知道他指的是哪句。

“当时他说,我们这个佣兵团,这次一共招了十个人,来不来是这十个人自己的问题,我们不强迫,只是进来就不能私自退出。同样的,我们也不约束他们来的时间,随便什么时候来都行,只要来,当时就能加入。”

“在准确的开学时间来的,只有你们八个人,而当时金丝猴也跟你们说了,还没有到的那两个,都是女生。”

……

善后工作其实很简单,尤其是在这种没有光明势力管辖的黑暗之地,杀个把人还不是小事一桩嘛,只是因为这次是个大人物,所以略微麻烦了一点。

金马集团董事长包金死了,其干女儿及一众保镖也都死的死,丢的丢,这么一件大事至少能让金马集团所在的那一片区域轰动一阵的了。包金死了,自有其他人替他接管公司,至于是上次的那个副董还是什么其他人,那个就不是佣兵团该管的了,他们只是按要求杀人,又不是要端了金马集团,金马集团和他们在包金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半分关系了。

直到第二天上午,几个警察才一脸不情愿的来到了现场,幸好金马集团周围都是无人区,要不然,就这段时间,他的尸体都得让人踩烂了。

收了包金的无头尸体,稍微记录了一下,然后就草草了事了,回所里、局里,把事儿一挂,直接报个无解悬案,这事儿就过去了,至于之后金马集团再怎么进行人员调动,或是与凶手、仇家明争暗斗,那都是以后再考虑的了。

金小刀等四人处理好了事情就回了靖海大学,先去看了一下基本痊愈的关天月,再问一下叶风尺情况怎么样,然后就各自去休息了。毕竟,太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