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宿怨姻缘 拯救
  • 佣1天下之佣1团
  • 道金长老
  • 3324字
  • 2017-02-07 13:43:13

“叶老大!”杨方怒吼一声,瞬间闪身后退,想要去救援叶风尺,但也就在这时,叶风尺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极为强横的气势,连杨方也被迫地停下了脚步,落在了距他三米的地方。

“这,这是……”杨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叶风尺,而在他身后的蒋蛟,则漏出惊恐的神色,这种感觉,他经历过一次。灰色的气流从叶风尺的身上缓缓流出,原本眼中已经变得狠毒的古琦再次变得呆滞,而在叶风尺的气势再一次加强后,她直接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小古,小古,小古!

叶风尺双眼紧闭,泪水不自觉的淌出,沾湿了衣襟,原本插在他胸膛上的匕首此时已经支离破碎,掉在了地上,而叶风尺身上的那处伤口,却是一点血也没往外流。

天哭地泣斩!而且是升级版的!

叶风尺右手脱臼,只能左手挥刀,但在场所有人,却没有一个小看他。叶风尺依旧闭着双眼,左手持刀慢慢抬起,遥向众人,一刀横切。

似乎是毫无花哨的,那一刀就切在了空处,离他最近的杨方也有三米多远,这样的距离,根本是够不到的。但是,就是现在,杨方、蒋蛟这两位高手竟在拼了命的凝聚内力,想要做出抵抗,但这道攻击来得还是比他们预料当中的快,而且威力极强。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下一刻,一个灰色气流组成的圆环凭空出现,并瞬间向外扩散,转瞬便把整个屋子给笼罩了起来。包金不是没有想过开枪,但他那能让一级佣兵的身体炸坏的爆魄弹在那灰色气流面前,仅是闪烁了一下便熄火了。杨方和蒋蛟不是没想过反抗,只是他们那费劲凝聚起来的内力在与那灰色气流碰触的那一刻便土崩瓦解、荡然无存。

他没有给在场任何人任何反抗的机会。

“啊!”惨叫声还是响起了,尽管只有一秒这声音的主人便被灰色的火焰所吞噬,但它还是存在过的。恐惧,侵入了每一个人的心,但他们并没有精神崩溃,因为他们已经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于灰火中了。

杨方此时离叶风尺最近,他最能看到叶风尺脸上的表情,那表情是悲哀,那表情是绝望,那表情是无助。天知道他在使出这一招的时候,内心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叶老大,你振作点,还有机会,你还有机会,我们的任务就要完成了,你千万别做傻事!”杨方这一句话几乎是吼着的,为了能够进入他的灵魂深处,杨方还不惧消耗的动用了仅存不多的内力,不管有没有用,先用上再说。

事实证明,杨方的那一声大喝起效果了,叶风尺原本闭着的双眼睁开了,流露出茫然的神色。

“我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叶风尺喃喃这一句话,脸上的迷茫似乎也渐渐消失了。

包金在一旁看得清楚,一看叶风尺回归,自己又失去了六名枪手,再加上蒋蛟元气大伤,局势顿时倒向了他们那边。暗叫一声不好,包金赶忙朝密室跑去,耳听得身后一阵劲风吹来,接下来,他便体验了腾云驾雾的感觉。

杨方此时人在空中,右脚还保持着踹出的动作,但这一动作也引得他的伤口再次爆出一阵血雾,而他自己也是忍不住哼了一声,力量一泻,就要向后倒去。叶风尺似乎一下子被浑身是血的杨方吸引住了注意力,脚下一动,几乎是瞬间就来到了杨方身边,右臂一挥,挡在杨方身上,使原本是头仰天的杨方一下子站直,没挨这一下摔,而叶风尺自己,也因为这一下的撞击再加上有意摆的位置,“咔嚓”一声,脱臼的右手接回来了!

蒋蛟早已看出不妙,在叶风尺那一刀挥出后便有了逃跑的念头,一来是因为他曾见过他这一招的威力,二来是因为刚才那一招虽没伤到他,但是却消耗了他很多的内力。这内力可不是无限的,想他这样的,一旦内力耗尽而对手未被消灭,且还留有余力,那对自己必将是灭顶之灾。还有一个原因,他是明眼人啊,一看叶风尺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的实力比之前更胜一筹,以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状况,对上无疑是死路一条。

本想着下一招他接那杨方一下,然后不管强弱都装晕,他们的目标是包金,会放过自己的,这样做虽说有点不合道义,但自己未临阵脱逃,那就不算触犯佣兵界行规,谁都说不了什么。他想得挺好,但就在这时,叶风尺从原地消失,把他吓了一跳,但当他看到叶风尺到了杨方身边的时候,他不禁心头一喜——此时门口那边是空的!赶紧三步并两步来到门口,一把把倒在地上的古琪给抱了起来。

叶风尺本来是背朝他的,而且在蒋蛟跑向门口时也完全没有去看他,但此时,他却像突然感受到了什么似的,身体微微一颤,猛地回头,左手一挥,一道刀光立刻划出,同时,还有他的一声怒吼:“放开她!”

蒋蛟反应得很快,一把松开了古琪,同时双脚一踏,身体倒飞出半步,躲开了这一道刀光。但是当这刀光从自己身边经过时,他还是感受到了什么,那是一种极其悲切的情绪,从自己的内心深处莫名奇妙的生出,几乎是瞬间便布满了全身,就在那一刻,他明显感觉自己的泪腺有些不受控制了。

强忍着没有哭出来,蒋蛟的眼中已是一片通红了,回过头看着叶风尺,而后者则是把头又转了回去,根本没有理自己,似乎是因为自己松开了古琪的原因。蒋蛟心中一阵后怕,幸好没和他硬拼,但现在知道了他的厉害,可是说什么也不敢再动古琪了,而是之用声音叫道:“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你快醒醒!”

古琪是包金的干女儿,他自然要尊敬了,尽管级别比他低,年纪也还小了他很多,但身份在那儿啊,不管心里怎么样,至少这称呼得有。他叫的声音不算小,再加上这整个屋子里除他以外没人再发出声音,所以他肯定叶风尺是能听得清清楚楚的,但叶风尺却是丝毫没有反应,只是一直看着自己怀里的杨方,这样的场面让人看着不免有些怪异。

“你说我还有机会?”叶风尺用右臂把杨方环在自己怀里,双眼炯炯地看着他,一脸紧张地问道。

杨方此时绝对是尴尬到了极点,身为一个取向正常的男同志,此时竟被一个男人抱着,而且是以这样的方式被抱在怀里,这……

“有没有搞错啊,老子当也得当攻啊,怎么现在我的地位成这个样了。”杨方心中一阵怒吼,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虽然姿势怪异,而且身上的伤很疼,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面前这位给弄醒了,刚看他这样子,肯定是记不清谁是谁了,要是发起飙来,一屋子的人都得死他刀底下。

想明白了这些,杨方朝着叶风尺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说道:“对,还有机会,你冷静一下,她肯定能醒过来,肯定能记得起你,你别冲动。”

杨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这几句废话能起那么大效果,眼看着叶风尺的脸色缓和,身上那恐怖的气势也放松了下来,杨方心里也吃了一惊,暗暗想到:“果然傻子是好骗啊!”

蒋蛟叫了一会儿,看着叶风尺,对方根本就没管自己,身上的气势也弱了下来,不免放下心来,但看着古琪,她却是丝毫没有转醒的意思,不免也有几分着急,语速也变得快了起来:“小姐!小姐!小姐!快点起来,快点起来!卧槽了,黑斗篷荆花,你个小丫头片子别在我面前装,赶紧麻利儿的给老子醒过来,别摆那臭小姐架子。”

可能是真生气了,他叫到最后,竟连敬称都没有了,直接叫了她的名字,甚至还骂了她一句。

但是,此时,生气的,不止他一个!

叶风尺本来已经渐渐的安静下来了,可是当他听见蒋蛟的那一声吼时,原本平缓下来的气势一下子又重燃起来,虎目圆睁,右手一下子把另一把刀攥住,抽了出来,起身转向蒋蛟,因为突然失去支撑点,杨方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蒋蛟在喊的时候正在气头上,也没多想,这时一看叶风尺出双刀冲着自己,一下子给吓了一跳,冷汗都出来了,双腿一软,险些坐到地上。

耻辱啊!耻辱!堂堂高级佣兵竟被区区一个一级佣兵给吓得差点站不住,这是天大的笑话啊!估计就算这次不死,以后也没招牌了。

“荆花,荆花,荆花,荆花,你叫荆花!不,不对,你是小古,是我的小古,你,你……”叶风尺此时似乎是大脑混乱了一样,看着昏倒在地的古琦,不,现在应该叫荆花,自言自语着,眼神晃动,看那样子,简直和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没什么两样。

“荆花?”杨方挣扎着坐起来,看着叶风尺和荆花,也是感到困惑,但是他毕竟头脑还清醒,仅想了一下便明白了过来,叶风尺曾说过她来到包金这里后突然变了,那么,她很有可能是因为不知什么原因失忆,之后就被改了名字。

“想这些没有用,先把他唤醒再说。”就在杨方准备去唤醒叶风尺的时候,一个危险信号响起,几乎是同一瞬,身后枪声响起,爆魄弹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而叶风尺连管都没有管那子弹,依旧直视着地上的荆花,双眼灰中带红。

不出预料的,爆炸声中,血肉横飞,叶风尺的后背被开了一个大洞,只是不知什么原因,那曾洞穿了杨方整个身体的爆魄弹,在叶风尺的脊骨之前便停了下来,没有再向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